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9章 无卦可卜
    我拿了张手巾将沾了糌粑和酥油茶的右手擦干净,一边展开卷轴看着,一边对柯师叔说:“对了师叔,刚才我和师父通电话的时候,师父想让你帮我卜卦,还要我把结果告诉他。”

    这一次刘师叔先开口了:“给你卜卦?在咱们寄魂庄,谁都可以卜卦,唯独你不能,难道柴师兄不知道么?”

    我抬起头来看着刘师叔,疑惑道:“为什么?”

    刘师叔说:“你是命带精阳,没有阴字能帮你合卦。原本呢,你命格过刚,应该一生坎坷,可你却和梁厚载、刘尚昂互改命数,加上你在东北老黄家的时候又吃了土地内丹,坎坷中平白多了一份福运,这样一来,你的命数命理就更难算了。哦,不过我听夏师兄说,你到了十八岁以后,命理趋稳,到了那时候,屯蒙一脉的人就能帮你卜卦了。”

    我说:“不对吧,半年前夏师伯不是还帮我算过命?”

    刘师叔笑了笑,说:“他那哪是帮你算命,他算的是寄魂庄的大运,寄魂庄有劫,劫在华东北首,自然就是山东那边要出事了。现在就有义、你和柴师兄在山东,肯定就是你们那边要出事。夏师兄把你们三个身边的人全算了一边,才得出了结论,说祸患最终会出在你身上,再说确切点,是出在一个和你有着很大干系的人身上。”

    听他这么说,我也回想起来,当初化外天师的事能被挖掘出来,好像还多亏王大朋被鬼缠了身。

    这时候梁厚载也在一旁说:“可我听说,寄魂庄的运势不是不能随便算的吗?”

    刘师叔说:“不是不能随便算,而是十年之内只能精算一次。为了抓那个刘文辉,这一个十年的精算已经用过了,再想精算,就只能等十年以后。”

    我问刘师叔:“这也是一世祖定下的规矩吗?”

    刘师叔却摇头:“不是规矩,而是规律。其实说白了,这算是个魔咒吧,咱们寄魂庄在过去也碰上过十分紧急的情况,无奈之下在十年内进行了一次以上的精算,可不管在十年内进行第二次精算的人是谁,卜卦之后,都绝对活不过三天。久而久之,就有了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说完,刘师叔沉默了一小会,又商量似地问柯师叔:“有道的命数没办推算,我记得这事柴师兄应该是知道的啊,可他怎么……”

    柯师叔沉思了片刻,笑了笑,说:“他是想让咱们帮有道,又拉不下脸来求人,才把事说得这么隐晦。”

    可在我的印象里,我师父对同门中人都是直来直去,有什么说什么吗?

    我心里正这么想,就听柯师叔对我说:“在咱们寄魂庄啊,你师父谁都能求,就是求不得你刘师叔。”

    我问为什么,柯师叔却笑而不去,我又看向了刘师叔,刘师叔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看我一眼,很含糊地说:“还不是因为赵宗典的事,唉,都过去多少年了,柴师兄怎么还记我的仇呢。”

    柯师叔就冲他笑:“柴师兄不是记你的仇。”

    刘师叔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随口这么一说。”

    说完,刘师叔和柯师叔就都没有下文了,也不知道刘师叔和我师伯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他们不说,我作为一个小辈也没办法多问,就一边看着手里的地图,一边吃着东西。

    直到我快把饭吃饭的时候,刘师叔突然对我说:“我们两个老家伙,不像你师父,我们要身手没身手,要本事没本事,就算跟着你们下墓也是累赘。所以我想吧,我们还是不拖累你们了,不过既然柴师兄让我们帮忙了,我们肯定全力配合你们,虽然不跟着你们下墓,但我们会在地面上摆一个辟邪的阵法,给你们提供一点助力。另外,你们需要准备什么东西,直接告诉我就行,我肯定给你们备妥了。”

    我赶紧给刘师叔一个笑脸:“谢谢师叔。”

    刘师叔却翻白眼:“有啥好谢的,又不是外人。”

    我当时的心思全都在手里那份地图上,也没再说别的,依旧冲刘师叔笑了笑。

    其实刚看到这张底图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将它和我们之间进过的地藏墓联系起来。

    在我的印象里,地藏墓的中央区域应该连着四条笔直的墓道,一号区到四号区的入口,就位于这么墓道的墙壁上。

    可从地图上看,整个地藏墓里根本就没有一条路是直的,墓的中央区域确实连通着四条墓道,可每条墓道都是毫无规律地扭曲蜿蜒着,每一个训练区域,都位于这些墓道的尽头。

    不过联想到地藏墓是豫咸一脉的先祖们建造的,我心里也就释然了。

    我很快就在地图上找到了四号区,在四号区隧道的末端,连接着四十条长短不一的隧道,而除了我们之前标注出的十五号隧道,其他的隧道都是死胡同。

    石门的另一侧的区域按照八卦图的原理被分割成了八个等份,每一个小区域中都有着很多形状怪异的建筑。

    其实我也不知道画在平面图上的那些东西是不是建筑物,由于地图的年代过于久远,那些写在这些建筑旁边的标注也已经模糊不清了。

    在这八个小区域的中心位置,画出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圆圈。

    我想,这里大概就是放置降魔杵的地方了。

    我挺直了后背,朝着帐外喊一声:“多吉!”

    现在已经过了多吉的用膳时间,它一阵风似地跑进了帐篷,我就指着地图上的圆圈问它:“这里就是陈放降魔杵的地方了吧?”

    多吉歪着脑袋看着我手里的地图,嘴里发出一阵呜噜声声。

    仙儿就在旁边翻译:“它问你这幅画画的是什么?”

    我一边在地图上比划着,一边对多吉说:“这是地藏墓的地图,这一片,画的就是石门后面的区域。我问你,这个画圆圈的地方,是不是陈放降魔杵的地方?”

    听我说了这么多,多吉的眼神却变得更加疑惑了,它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呜噜声,仙儿就帮它翻译:“多吉说,它也不太清除石门后面具体是什么样的,那地方很黑,它沿着一条小路一直走,走到降魔杵附近的时候就几乎见不到光了。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什么样子的。”

    梁厚载问多吉:“在那么深的地下,本来就没有光吧?”

    多吉说,进了石门以后,头顶上就是泉眼,光就是从那里照射进来的。

    头顶上就是泉眼,而且还有光照进来?我一时间也想象不出那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景。

    我又指了指地图上画的那些“建筑物”,问多吉:“这些东西是什么?”

    多吉说,可能是石碑,它进去的时候,就只见过这样的石碑,石碑上没有字,但邪气特别重,而且很臭。

    我皱了皱眉头,又问刘师叔:“师叔,你回寄魂庄的时候,找过豫咸一脉的师叔师伯吗?他们应该知道地藏墓的情况吧。”

    刘师叔摇头:“找了,但他们就听说过地藏墓这么个地方,但都没有深入了解过。这个墓也一千多年了,你别说是他们,就是我们这些守墓的,都不知道里头什么情况。我在藏书阁里找了一圈,除了这副地图,也没找到其他有关地藏墓的信息。对了,你打算什么进墓?”

    我将地图重新卷起来,回应刘师叔:“还有些事没弄明白,最晚明天中午之前吧。已经拖了半个月,再拖,怕会出事。”

    我因为要准备明天用的辟邪符,就让刘尚昂留下来帮着刘师叔一起准备东西,而我则和梁厚载一起来到了牧场外围的溪水旁,着手准备灵符。

    收拾供桌的时候,梁厚载突然问我:“道哥,你想明白敏度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吗?”

    我摇头:“我今天给师父打电话的时候也和师父讨论过这件事,可师父一时间也说不明白‘回到夜魔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师父说,夜魔的本体应该是那个面具,而不是部落首领的女儿。”

    当时我师父在电话里说,部落首领应该是因为带着面具,被面具的邪气入体,才导致胎儿发生了异变,而且,她的女儿在小的时候没有展现出过多的杀念,应该是因为没有受到面具过多的影响,但在她带上面具之后,面具中的邪气就开始渐渐在她的意识中占据了主导,直到两种意识完全融合在一起,首领的女儿才完全变成了夜魔。

    我将师父的话详细地告诉了梁厚载,梁厚载帮着我收拾好供桌之后,也不忙着准备辟邪符,就一个人坐在不远处沉思起来。

    我没有打扰他,拿出朱砂笔和符纸,一个人站在桌前画起了封魂符,另外,定魂符和锁魂符我也打算准备一些。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吧,我觉得灵符的数量差不多了,就将它们摞好,装在符纸袋里。

    收拾妥当之后,我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此时的他还在低着头沉思。

    我走到他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赶紧准备吧,养好精神,明天估计也是一场硬仗。”

    梁厚载抬起头来,对我说:“道哥,我知道回到夜魔的过去是什么意思了。”

    我心里顿时一阵惊喜,嘴上问:“是什么意思?”

    梁厚载顿了一下,说:“柴爷爷对对夜魔的判断给了我一个新的思路,我想,敏度声称的‘回到夜魔的过去’,事实上,就是要唤醒首领女儿的意识。”

    他这话说得有些含混,我没听懂:“唤醒首领的女儿的意识,什么意思?”

    梁厚载说:“道哥,你有没想过,为什么当初首领收回夜魔兵权的时候,夜魔没有将首领杀死,却只是砍了她的腿,将她关了起来。”

    我说:“砍断双腿扔在地牢里,不是比直接杀死她更残忍吗?”

    “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是这样。”梁厚载说道:“但道哥你别忘了,夜魔出现的那个年代,除了中原,很多地方的人还是以最原始的部落形式聚居在一起,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没有脱离那种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方式,或者是刚刚脱离了那种最野蛮的生活方式。那时候的人可没有现代人这么文明,原始的生活方式也让他们无法从人类的野蛮本性中脱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