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6章 夜魔的传说(二)
    这支怪异的军队没有加入任何一方,她们摧枯拉朽般地同时歼灭了两个部落的军队,从那场战斗中活着回来的人说,从地底出现的妖魔使用了厉害的巫术,火舌吞噬了战场上的所有人。

    这个消息很快在附近的部落中传开了,刚开始,很多人并不相信那些幸存者的话,直到几个月后,传说中的军队不断现身,她们每次出现,都有一个部落惨遭屠戮,每个部落的幸存者都反复说着几个同样的词语:面具、女人、少女、血红、火焰。

    人面渐渐相信这些传说,由于那支奇怪的军队总是在夜间出现,很多都将那个戴面具的少女称作“黑夜里的魔头”,夜魔这个称号,也就由此而来。

    很快,夜魔就带着她的族群夺回了原本属于她们的土地,但那些曾遭受过她攻击的其他部落,却全部化为焦土。

    首领对自己的女儿说,他们攻击别的部落,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夺取他们的土地和人丁,还有牛羊,并嘱咐自己的女儿,下次和其他部落交手的时候不要下死手,要设法让他们臣服,而不是赶尽杀绝。

    对于此,夜魔的回答却异常简单,她告诉首领,她之所以打仗,就是为了杀人。

    夜魔的回答让首领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但她还是没有格外在意,毕竟夜魔是她亲生的女儿,她嘱咐夜魔,一定要设法多收拢几个部落,扩大自己的力量。

    那时候的夜魔只有十二岁,她的本性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她最终还是听从了首领的意见,设法去拉拢其他的部落。

    但她拉拢的手段却依然是残忍的屠杀,她的凶名让很多部落惧怕,这些部落争相归附,她的军队也因此得到了扩充。

    在当时,夜魔曾短暂地统一过岐周西方的部落,可她并没有就此满足,在平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心中的杀欲又开始躁动起来,而她也将自己的魔爪伸向了西王母国。

    历史上的西王母国是岐周附近一个小国家,和夜魔所在的部落一样,也延续了母系社会的传统,由女性全权治理国家,但这个国家却有一个由精壮男人组成的军队。

    夜魔和西王母国的交锋并不顺利,西王母国不但文明比她们发达,军队比她们强大,连国内的几个祭司,也有些不俗的巫术造诣。

    对于夜魔所在的小部落来说,那场延续了几个月的战斗算是一场持久战了,士兵死伤惨重,夜魔也几乎被西王母国的祭司打败。

    无奈之下,夜魔正能带兵回到自己的老家,养精蓄锐,等待下一个进攻西王母国的时机。

    几年的穷兵黩武让夜魔的族人也对她产生了怨言,她们渐渐发现,当初夜魔之所以带着他们杀回地面,不是为了拯救她们,而是为了满足她自己对鲜血的渴望。

    部落的首领也终于意识到了,夜魔和她天天带在脸上的面具,有可能不是神灵给予她的福音,那个面具,还有她的女儿,可能是妖魔的化身。她试图罢免夜魔的兵权,可夜魔忠实的追随者却提前将首领的计划告诉了夜魔。

    夜魔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了背叛,她变得更加疯狂了,她斩断了自己母亲的双腿,将她关在一个地窖里,又烧死了那些反对她的人。

    这完全符合石门上第二幅壁画的内容。

    成为囚徒的首领被关押以后,就用从其他部落那里学来的文字记述夜魔的所作所为,那时候她想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也许能拯救她的部落。

    也就在首领被关押后不久,夜魔在一次祭祀中狂性大发,以极其残忍的方屠戮了自己的部落,除了她最亲近的五个跟班和被关押的首领,无人幸免。

    后来,其他部落的人将首领救了出来,她看到了族人们已经腐烂的尸体,大多数人都是被某种巨大的力量生生撕裂的,他们的残肢和内脏洒得到处都是,引来了大量的食腐鸟和野狼。

    这些内容,也能和第三幅壁画对应起来。

    后来,首领在另外几个部落的帮助下到了岐周,找到了能救她们的人。

    敏度说,书上说,那个人是岐周的祭司,是从渭水之滨来的圣人。

    这时候梁厚载打断了敏度:“渭水之滨来的圣人,你说的该不会是姜子牙吧?”

    敏度眨眨眼,很吃惊地看着梁厚载:“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没说到那里呢。”

    梁厚载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就是当年姜子牙在渭水之滨无饵垂钓,碰上周文王的事。而且你多次提到了岐周,三千年前的岐周,就是姬昌和姬发统治的小国家。然后你又提到了渭水之滨的圣人,那只能是姜太公了。不过有一点我必须纠正一下,姜太公可不是岐周的祭司,他应该是周王的老师,拜为‘太师’的。”

    敏度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哦,怪不得书上说姜太师、姜太师的,原来太师是这么来的,我之前从一另外一本书上看到过,太师确实是一个官职……”

    我赶紧把他们两个打断:“姜太公的事有机会再聊,先说说夜魔后来怎么样了。”

    敏度这才回归到正题上来,他说,那个部落首领找到姜太公以后,就将夜魔的事合盘告诉了姜太公,姜太公虽然感觉到事情不妙,但他当时正忙着帮周国备战,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处理夜魔的事。

    可夜魔为了追捕逃走的首领,竟然带着几个随从就来到了岐周,向姜太公要人。

    毕竟姜太公是三千多年前的人了,虽然关于他的传说一直流传至今,可谁也不知道当年的他是怎样一个人。敏度说,他看的那本书上提到过姜太公的性格,说姜太公有大智慧,他行事果敢,但脾气又非常大,属于杀戈决断的那种人。

    原本姜太公打算等周王得到天下以后再处理夜魔的事,没想到夜魔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书上没有记载夜魔和姜太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说那一次夜魔败得非常惨,连她带到岐周的随从都几乎死绝。可姜太公竟然没有要了夜魔的性命,甚至没有羁押她,而是将她放走,并告诫她要遵守岐周的礼数,如果再敢作乱,她将面对岐周十万雄师压境。

    夜魔有生以来第一次怕了,她承诺不会再作乱,灰溜溜地离开了岐周。

    敏度推测,姜太公这一次能饶过夜魔,可能是因为夜魔的母亲为她求情所至。

    这一次的失败没有让夜魔收敛,她开始变本加厉地残害周围的部落,很多人发现,夜魔杀害的人越多,她的法力就变得越发强大。在那几年里,面具一直带在夜魔的脸上,她好像从来不吃东西,从来不摘下面具,以至于很多人都忘了她原本的样子。而当时的岐周已经和商纣开战,姜太公也无暇理会夜魔的事。

    直到天下初定,姜太公在齐境平乱,顺利成为齐王。这时候,又有部落首领千里迢迢赶赴周都,在周天子姬发面前陈述夜魔几十条罪状,周天子感到事情不妙,立即召回了远在齐国的姜太公。

    年过百岁的姜太公一路奔波回到了岐周故地,并派出兵士,到棕鹿山一带传唤夜魔。

    这时候的夜魔已经凶残成性了,姜太公两次派人去传唤,两个使节都被她残忍杀害,她还想被杀的信使剁碎,包在羊皮里让人回赠给姜太公。

    谁也不知道姜太公看到这些碎肉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书上只是说他先是让人从雪山上取来了一块巨石,并亲自将石头的表面切平,又让夜魔的母亲连夜在石面上画下了三幅壁画,并告诉夜魔的母亲,三天以后,她还需要在石面上画下第四幅壁画。

    敏度说到这的时候,我和梁厚载交换了一个眼色。

    其实屋子里人应该都想到了,那块平整的石头,后来被改造成了地藏墓中的石门。

    一切都准备妥当以后,姜太公让九个力士抬起石板,又带上夜魔的母亲,挥师来到了棕鹿山。

    敏度说到这的时候,梁厚载将他打断:“棕鹿山不是夜魔的部落当年隐居的地方吗?”

    敏度点头说是,并说他为了节省时间省略了书里的一些细节,当初夜魔将自己的族人屠戮殆尽之后就回到了棕鹿山,不过没有回地下,而是大兴土木,在棕鹿山上建了一座祭坛,在那里将自己的亲信炼制成了五个石人。

    石人?听敏度提到了石人,我又想起了地藏墓里那只皮肤如石头一般坚硬的甲尸,不过我没有立即发问,只是等着敏度继续说下去。

    敏度说,姜太公来到棕鹿山的时候,夜魔带着自己的军队、石人,和姜太公正面交战,结果又被姜太公打败。

    姜太公要抓她问罪的时候,突然天空中乌云涌动,一道惊雷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夜魔的面具上,夜魔身上立刻燃起了大伙,道道黑烟从她的头顶倾泻而出。

    姜太公好像早就料到了会这样,立即让夜魔的母亲把这一幕画下来,而这,也正是第四幅壁画的由来。

    夜魔的身子很快被烈火烧成了灰烬,可她戴在脸上的面具却完全没有损伤,那些从她头顶上发散出去的黑气在天空中凝结成了一条黑漆漆的蛇,面具却依然戴在蛇脸上。

    那条蛇朝姜太公发起了攻击,却依然被姜太公制服,后来姜太公将蛇的半截身子埋在地下,又让人将画着四幅壁画的巨石压在蛇身上,并差九个力士日夜看守,直到四十九天之后,才算是彻底镇住夜魔。

    不过姜太公在镇住夜魔的时候就说,夜魔原本就是天地间的一股精纯阴气所化,就算现在镇住它,总有一天,它还是会出来作恶。

    果然,姜太公离开后不久,棕鹿山附近的几个小国无缘无故燃起了战火,这些国家好像是受到了夜魔身上那股杀性的吸引,竟然将战场选在了棕鹿山,可就在几支部队刚开始交锋的时候,大地震荡,所有士兵全都陷入了地底。这些内容,和孙先生说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