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5章 夜魔的传说(一)
    此时他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不断对我们做出噤声的手势,似乎很担心我们会突然和敏度说话。

    几分钟之后,敏度长长吐了一口气,他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瓦阿,突然笑了:“瓦阿,你是来保护我的吗?”

    瓦阿重新将草帽戴在了头顶上,帽子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只露出一张嘴,我看到他咧开了嘴角,给了敏度一个笑容,在这之后,他就快速离开了房间,轻手轻脚地推门,打算将门关上。

    这时候,梁厚载突然问他:“我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找敏度的?”

    瓦阿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他就伸出手,指了指趴在罗菲身边的多吉:“因为它。”

    说完,瓦阿就迅速关上了屋门。

    门外,瓦阿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和我所担心的不同,他并不打算偷听我们和敏度的谈话。

    敏度跳下椅子,跑到里屋拿了一杯水和一块看起来十分厚实的饼子,他似乎是饿了,回到桌前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半张饼,一大杯水,很快就被敏度塞进了肚子里,他这才心满意足地长吐一口气,转过头来对我们说:“有时候我看了不容易理解的书,就要用冥想的方式来消化书里的内容,如果冥想在中途被人打断,我的灵魂会受伤的。刚才瓦阿进来的时候,肯定嘱咐你们不要说话吧。”

    我点了点头。

    敏度笑着说:“瓦阿人很怪的,上一代敏度和偶尔到这里来的旅人都很怕他,可他人很好,我从小就跟他在一起,他的心很细的,我的衣服都是他做的。”

    听敏度这么说,我稍稍安心了一些。也许瓦阿是个杀手,可他对小敏度还是不错的。

    我不想再就瓦阿的事探讨下去,只是对敏度说:“十年后我们来接你的事,还有你要离开这里的事情,都不能告诉任何人,瓦阿也不行,土司也不行,任何人都不行。”

    敏度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对他说:“书看完了吧?说说书上的内容吧。”

    敏度挠了挠头:“要把全书都复述一遍吗?”

    我摇了摇头:“不用,只要告诉我们夜魔究竟是什么,以及怎么对付它就行了。”

    敏度低着头沉思了一会才对我说:“要想知道怎么对付夜魔,就要知道夜魔的由来,书上说,知道夜魔的经历,是对付夜魔的关键所在。”

    我朝他扬了扬手,示意他尽快开始陈述。

    敏度盘着腿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梳理着思路,过了很久,他才对我们说:“书上提到的事情太多,我只捡重点的说吧,有些地方我会尽量说得详细一点。”

    看他说话时一本正经的样子,你很难将他和一个八岁大的孩子联想在一起,此时的他的确不像一个孩子,而更像一个坐在私塾里,对着十几个少男少女讲经的私塾先生。

    我被他的样子逗乐了,不禁笑了笑。

    敏度也不在意我笑他,他有模有样地清了清嗓子,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陈述。

    敏度说,夜魔之所以会出现在世界上,起因是一个古老的面具。

    三千多年,在岐周的西方有着很多零星的小部落,其中有一个部落,虽然也和其他部落一样进入了铜器时代,但却一直保持着母系氏族的传统,从部落首领到部落中的长老,全都是女性,男性在部落中的地位很低,由于长长得不到足够的食物供给,身高、体格都和其他部落有着很大的差距。

    没人知道这个部落存在了多少年,只知道关于他们先祖的传说曾出现在三千两百年前的古代文献里,换句话说,他们至少存在了两百年,而在这两百年的时间里,他们和附近的部落应该一直保持着相安无事的状态,大概也正是这样的和平状态,让他们将母系氏族的传统延续了下来。

    但部落的首领肯定没有想到,在她刚刚统治部落不足五年的时候,战争开始了。

    在那个时代,因为岐周的医术传入了各个部落,导致各个部落的人丁都在快速增多,原有的资源已经不足以养育这么多人口,而资源的匮乏,就导致他们向相邻的部落亮出了利刃,一场部落间的混战就此开始。

    保留着母系氏族传统的部落在那样一个只靠人数和肉搏决定胜负的年代吃尽了苦头,他们的守卫者是一群身体还算健壮的女人和一些体格孱弱的男人,面对其他部落的猛烈攻势,这样一支军队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为了躲避战乱,保住自己的族群,部落首领决定带着自己的族人深挖地洞,转移到地下躲避敌人的追捕。

    他们在一个叫棕鹿山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洞群,那里环境幽僻,而且资源匮乏,其他部落的人根本不会留意那个地方。

    敏度说,书上只是提到了那个洞群,却没有对洞群进行特别具体的描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洞群中应该有着足够的食物和水,因为部落的首领在发现这个洞群之后,就带着几十个族人住了进去,并且这一住,就是十二年。

    入住地洞的第一天,首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到一个带着面具的女人围着自己不停跳着奇怪的舞蹈。第二天,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多了一个用石头雕刻出来的面具,你是一个正好能和她的脸型完全吻合的面具。

    在那样一个时代,人都是极为敬畏鬼神的,她看到的这个面具,就认为是身边出现了神迹。

    她认为,突然出现在她身边的这顶面具,也许会带着她的族人离开地底,找到一个更适合居住的地方。

    的确,那个面具的确能带着他们离开地底,但那也正是灾难的开始。

    由于部落的祭司在战争中被杀,首领同时担负起了祭司的责任,自从发现那个面具以后,每次举行祭祀,她都会带上面具。

    每当她将面具带在脸上的时候,她都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还能看见一些肉眼看不到的“神灵”。

    敏度推测,那些所谓的神灵,应该就是盘踞在洞群中的游魂,那个面具似乎有通灵的能力。

    自从面具出现以后,部落中的女人开始大量地怀孕,人丁一下子多了起来,在这种时候,首领突然有了自己的野心,她想要将这些即将出生的孩子培养成勇士,带着他们重新杀回地面上去。

    同时,她也更加确信面具就是神灵赐给她的宝物,它将帮助她的族群离开这个阴暗潮湿的地底。

    但也就在首领刚有这种想法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也有了身孕。

    在母系氏族里,盛行的是一妻多夫的制度,所以首领无从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不关心孩子的父亲是谁,她只顾着欣喜,等到孩子出生,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继承人。

    她一孕就是整整一年,当她怀孕的时间超过正常期限以后,她就已经感应到腹中出现了神灵的力量,她知道,这个将要出生孩子,一定和面具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也许,这个孩子也是神灵给她的另一个礼物。

    一年后,一个浑身赤红的女婴降生了,她就像是被剥了皮一样,浑身都透着新鲜的血色,而且从一出生开始,面目就格外的狰狞。

    但这并不能阻挡首领对自己女儿的喜爱,她依旧认为,这个新生的女儿是神灵给她的礼物。为此,她还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仪式,来庆祝这个新生儿的出生。

    听敏度提到了“仪式”,我立刻就联想到了在石门上看到的第一幅壁画,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一幅壁画上所描绘的,应该就是仪式上的情景。

    敏度说,女婴出生的时候,不只是首领,所有的族人都很兴奋,书上说,当时的很多族人都说,这个女婴是天神下凡,是神灵派来拯救他们的。

    在首领和族人的呵护下,女婴一天天地长大了。她从小就展示出了卓越的天赋,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能像大人一样说话、思考,甚至思维比族群里最睿智的智者还要细腻。而在她六岁的时候,首领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女儿真的拥有神力,她能让河流停止流动,也能凭空让干燥的木头燃起火焰。

    但在首领的女儿年满七岁的时候,族人却发现,这个被他们从小呵护的继承人有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凶残,她喜欢虐杀一切她看到的动物,甚至有人亲眼见到她离开地底,跑到其他部落的战场上去偷食死尸。

    这些话传到了首领的耳朵里,但首领并不在意,她认为自己的部落如果想离开地底,早晚要和其他部落一绝雄雌,而一个勇猛无畏的继承人,正是她所需要的。

    在那时候,首领的女儿虽然凶残,但并没有将这份凶残用在自己的族人身上,久而久之,大家也渐渐习惯了她这些怪异的行为。有些孩子觉得她勇敢凶悍,在她成为首领之前,就自愿成了她的跟班。

    首领的女儿身上似乎有一种非凡的感染力,那些经常跟着她的人也会受到她的影响,心性一天天变得残忍嗜杀。

    女儿八岁那年,首领又有了新的发现,她发现,当女儿拿着面具的时候,不管是女儿的法力还是面具上的神力都会变得更强大,于是她干脆将面具交给了女儿,让自己的女儿训练一只英勇的军队,等到时机成熟就杀回地面上去。

    四年以后,当两个最强大部落在棕鹿山附近交战的时候,突然从地底杀出了一支怪异的部队,这个部队里的绝大部分士兵都是身体异常强壮的女人,领军者却是一个头戴面具的少女,没人知道少女长什么样子,只知道她有着一身血红色的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