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2章 敏度
    屋子里只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我们找了半天才从脏乎乎的墙壁上分辨出一个同样脏乎乎的灯绳,点亮了天花板上的电灯。

    借着这枚灯泡的光亮,我们才发现屋子的四面墙上都摆着高大的书架,这些书架显然常年无人打理,在书架顶端和天花板的夹角处挂了厚厚一层蜘蛛网,还有活着的蜘蛛顺着蛛网移动。

    就在我们还惊讶于这个屋子的环境时,男孩抱着一本很厚的书从里屋走了出来,他一边朝我们这边走,一边回答着梁厚载刚才问他的问题:“确切地说,我是第三百代敏度。我们敏度是十年一更换,我今年年初的时候才成为敏度,正好是三百代。”

    也就是说,从第一代敏度至今,已经有三千年的历史了,这倒是能和悉达多的弟子进入地藏墓的时间吻合起来。

    我现在怀疑,那个将降魔杵放进石门中的人,就是第一代敏度。

    小敏度说话的同时,有些吃力地将他手里的书递向了我,我赶紧伸手接过。

    他舒了口气,对我说:“地藏墓是三千年一轮回,现在正好是三千年,预言上说,第一个轮回结束的时候,大圣祖的门人会来到这里,让地藏墓进入第二个轮回。在唐朝以后的书上说,李耳就是大圣祖,你们寄魂庄的门人都算是他的弟子了吧。”

    梁厚载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男孩:“说起来,当年唐玄宗确实追封了老子一个‘大圣祖’的庙号,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小敏度立刻朝自己扬了扬大拇指,做出一副显摆似的表情说:“我可是敏度啊,天上天下,没有我们敏度不知道的事。”

    听他这么说,梁厚载就笑了:“是吗,可我们刚才进门之前,你还说你没听说过左有道呢。你要是什么都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他?”

    小敏度一下就语塞了,他支支吾吾了一小会,脸色变得红扑扑的,但还是很倔强地说:“我说的是大事,像这样的小事,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了。”

    梁厚载只是笑了笑,没再和他争辩。

    而我则翻开了小敏度给我的书,这本书,其实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杂货铺,里面的书页有些是羊皮的,有些是草纸,只有到了书籍的最后一小部分,才变成了现在常用的纸张。

    这本书的开篇用的是一种不知名的文字书写的,我看不懂,就问小敏度:“这上面说的是什么?”

    小敏度说:“这本书上记录的,都是地藏墓从三千年前到现在发生的一些异状,哦,这样说也不对,地藏墓是一千多年前才有的,在早年的时候,当地人管那个墓叫做‘夜冢’。”

    我把书放在一边,问他:“我听说,地藏墓在早年是个古战场?”

    说起来,我们和小敏度还是第一次见面,互相之间谈不上熟悉,刚才小敏度和梁厚载说话的时候还伶牙俐齿的,可此时他的眼睛和我的眼睛对上之后,我明显感觉到他有了一点怯意。

    没办法,我跟着师父这么多年,眼神、气质都随师父,在外人看来有些凶悍,虽然我们身上的这种凶悍远不及仉二爷那么夸张,可一般的小孩子见到我们,还是会有些怕的。

    我心里有点无奈,就重新拿起了书,做出一副看书的样子,又尽量用亲和的口气重新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小敏度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才回应我:“其实是先有血冢,后有古战场的。当初战场的上的人沉入地下,也是因为血冢的缘故。”

    因为小敏度有些怕我,我也不好一次性问他太多问题,罗菲大概看出了我的苦衷,就在一旁询问小敏度:“夜魔到底是什么呢?”

    我从余光里看见小敏度摇头,接着就听他说:“那本书我才看了一点点,还没看到那里呢。”

    梁厚载的视线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他翘起了二郎腿,稍作思考之后对敏度说:“地上有积灰,可地上的书却没有,书架上几乎是空的。也就是说,这些到处乱放的书籍,都是最近才被你弄下来的咯?”

    敏度点了点头,很骄傲地说:“这些都是我昨天晚上看的书,这里的书太多了,不快点看的话,根本啃不完。不过你也很聪明,一下就看出来,这些书是刚刚从书架上拿下来的。”

    梁厚载又问他:“你一晚上就能看这么多书?能记得住吗?”

    敏度说:“我们敏度都是很博学的人,智力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比的。我状态好的话,一天可以看一千本书,所有的内容我都能记得住。”

    听着这些孩子的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小孩子年纪不大,却学会睁眼说瞎话了。一天一千本书是什么概念?而且还能记住所有内容,这已经不是人类的大脑了。

    不过,鉴于这些年也见惯了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将手中的书翻开,指着头几页的怪异文字问敏度:“这些文字你能看懂吗?”

    敏度依旧是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当然能,这难不倒敏度的。”

    我将书放在了桌子长,又帮敏度搬了一个椅子,指着书对他说:“这样吧,这么厚的书,我一时半会看不完,你来看,看完以后,告诉我们上面的内容。”

    敏度看我时的眼神还是有些惧意,他侧过脸,不敢看我,嘴上却说:“可我为什么要帮你,我有好处吗?”

    梁厚载当时就乐了:“呵呵,怎么还有条件?你们敏度一代代地居住在这里,不就是为了等待地藏墓的第二个轮回吗,现在寄魂庄的人已经来了,你应该有义务为他提供帮助吧?”

    “咦?”敏度很吃惊地看着梁厚载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梁厚载一边说着,一边懒洋洋地靠在了椅背上,接着说道:“而且我还知道,是上一代的敏度告诉你,当寄魂庄的人来了以后,不能让他们太舒坦了,他们需要帮忙的话,你是要提出一点条件的。”

    敏度的表情变得更吃惊了:“你怎么又知道?”

    说真的,至于梁厚载是如何推测出这个结论来的,我也有些猜不透了。

    梁厚载的回答和刚才一样:“我猜的。好了,快看书吧,看完告诉我们上面的内容。”

    敏度先是惊奇地看着梁厚载,又带着些畏惧地看向了我,我赶紧冲他笑了笑。

    沉思片刻之后,敏度才说:“可是,这样我会不高兴。”

    听他这么一说,梁厚载也懵了:“不高兴?为什么不高兴?”

    就听敏度说:“上一代的敏度说,你来寻求帮助的时候,不管我提出什么条件,你们都会满足我的,其实……嗯……其实,我一直想要一个东西,可是老土司一直不肯给我买,我们的钱在你们的世界里无法流通。所以,我还以为,只要你们来的,我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了。”

    看着敏度一副很失落的样子,我也有些于心不忍,就问他:“你想要什么?”

    敏度很快跑回了里屋,里面立刻传来一阵翻找东西的声音。

    趁着敏度不在,梁厚载凑到我身边来,对我说:“道哥,刚才小家伙说,他们的钱在咱们的世界不流通,难道说,他不是阳间的人?”

    我摇头:“他身上的除了比常人多出一些灵韵之外,炁场和常人无异。他肯定是阳间的人,而且是凡人。”

    梁厚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过了大概三四分钟的样子,敏度拿着一本很薄的书从里屋跑了出来。

    当他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一本几乎被翻烂了的旅行杂志,杂志的封皮是一张客机照片。

    敏度凑到我跟前,用手指指着封面的飞机,很认真地对我说:“我想要这个,书上说,人能坐着它在天上飞。”

    这可是飞机啊大哥!这玩意儿你把我卖了我也买不起好吧!

    这时候,我身后传来了仙儿和罗菲的笑声。

    敏度抬起头来看看了仙儿和罗菲,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漂亮姐姐”,然后又很急切地问我:“你能帮我买这个吗?”

    我只能抱以苦笑:“这东西很贵的,我买不起啊。”

    敏度用一种很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可我看向他的时候,他又避开了我的眼神,他低着头,嘴上说着:“可上一代敏度说,你们寄魂庄特别有钱。”

    我笑了笑:“寄魂庄有钱是不假,可寄魂庄有钱,不代表寄魂庄的门人也有钱啊。不过,虽然我买不起飞机,可如果只是带你去坐一下的话,还是可以的。”

    听我这么一说,敏度就极兴奋地看着我,问:“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

    可敏度很快又变得有些失落了:“可是,最近这十年,我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我就问他:“十年以后呢?”

    敏度说:“大部分敏度离开小天山之后,都回到了家乡,但也有人去了你们那个世界,再也没回去过。”

    梁厚载在一旁问他:“你的家乡在什么地方?”

    敏度却冲梁厚载摇头:“土司不让我们说,土司说,如果外面的人知道了我们的家乡,就会占领我们的土地。”

    梁厚载转移了话题:“十年以后,你打算去哪?”

    “不知道,可能回家乡,也可能到你们的世界里去。”敏度很认真地说道。

    我问他:“那些到我们的……世界里的敏度,为什么没有返回家乡呢,是因为去了我们的世界,就回不去了吗?”

    敏度说:“原本是可以回去的,可土司说,你们的世界里有魔障,我们的族人一旦去了你们的世界,心中就有了魔,从此以后,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笑了笑,对他说:“这里离你的家乡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