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0章 马王
    且不说小天山在哪,如果这样一个教条是从多吉的先祖那里传下来的,降魔杵在石门中存放了三千年,这个教条有可能也代代相传了三千年,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叫敏度的人还活着么?

    可多吉后来又说,它的父亲告诉它,一旦法器消失了,就要尽快去小天山,敏度一定会在那里等着它。

    我问多吉,它的父亲有没有说过,如果有一天石门被冰封了该怎么办?

    多吉说,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不管石门是不是被冰封,它现在都不能进去看,它只有在每年快到冬天的时候,才能进入那个地方,这也是它们代代相传的教条。

    但就在仙儿为我翻译这些话的时候,多吉突然问我现在该怎么办,它说它从来没有遇到过石门被冰封这样的事,它现在很慌张。

    我先搁置了一下它的疑问,问它对四号区里的甲尸了解多少。

    多吉无法理解“甲尸”这个词的含义,我就对它说,就是一只身材很瘦小的邪尸。

    我还担心多吉连邪尸是什么都不知道,多吉却问我,是不是能召唤其他邪尸,皮肤硬得像石头的那个小东西。我说是。

    多吉说,它对那个小东西了解不多,但它感觉得出来,最近这几年,那个小东西变得越来越聪明了,而且动作也变得越来越敏捷。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问多吉:“你知道小天山在哪吗?”

    多吉摇了摇尾巴,嘴里发出一阵短暂的“呜噜”声。

    这次不用仙儿翻译,我也知道它给了我肯定的回答,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去小天山,找敏度。”

    听到我的话,多吉立即变得兴奋起来,可很快,它又耷拉下了头,换成一副无精打采的表情。

    仙儿叹了口气,说多吉吃饭的时间到了,说完就跑到族长的帐篷里弄了一大堆水煮的牛羊肉过来,多吉一闻到肉味就慌慌忙忙地跟着仙儿跑了。

    说来也怪,它平时和仙儿总是相互仇视,可在它吃饭的时候,却只有仙儿和刘师叔能靠近它。

    我看着多吉随着仙儿的脚步越走越远,无奈地叹了口气。

    梁厚载从帐篷里钻了出来,问我:“怎么了这是,长吁短叹的。”

    我看了看他头上的绷带,问他:“你没事了?”

    梁厚载点了点头:“轻微脑震荡,死不了。刚才听到你和仙儿说的话了,你真的打算去找那个敏度?”

    “嗯,”我说:“不管敏度这个人还在不在世,都要去多吉口中的小天山看看,在那里应该能找到一些线索。唉,我刚才就在想,为什么石门多少年了都好好,偏偏咱们几个也来了,它也出问题了。就好像它特意等着咱们来似的。”

    罗菲在旁边笑着对我说:“你啊,走到哪,哪里就不安生。不过说真的,我还以为你会直接破了冰封进石门呢。”

    我也冲她笑了笑:“我就怕,咱们这么慌慌张张的进去,万一石门里的东西咱们对付不了,所有人的命都得交代在里面。”

    刘师叔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说:“我听你赵师伯说,你这家伙做事很鲁莽来着,现在看,好像也不是这么回事嘛。”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自从师父让我学会打头阵,让我学会为别人做决定的时候,我就变得比以前谨慎了很多。要为整个团队做决定,的确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很多时候都要考虑一大堆的事情,而团队成员的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过去我可以鲁莽,因为我知道自己命硬,不会轻易出事,但我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无法确保他们的生命安全。

    可不管怎么说,无论是直接破门还是先去找敏度,都有着很大的风险。

    现在我们靠着多吉的只言片语,完全无法搞清楚石门中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时候破门,确实有着极大的危险性。可如果我们花费大把时间去找敏度,到时候敏度没找到,石门里的东西却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破门而出,那我们就是千古罪人。

    两条路摆在我面前,但我却只能走其中一条。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选熊掌,去找敏度!而且我相信,多吉它们的族群之所以会严格规定进入石门的时间,这其中肯定是有道理的。

    多吉进食的时间是比较长的,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也吃了些东西,又准备了旅途上的食物和行李。

    直到多吉吃完饭,我才有机会问它小天山在哪。

    多吉依旧是从嘴里发出那种“呜噜呜噜”的声音,仙儿则很自觉地为我翻译。

    多吉说,小天山其实离这里不算远,以牧场里最好的几匹马的脚力,大概一个星期就能到,但它也说不清楚路线,但如果让它带路的话,肯定能到。

    和多吉聊完了,我就问刘师叔:“牧场里脚力最好的马一天能跑多远。”

    刘师叔笑了笑:“这我可没算过,不过要论最好的马,应该就是那几匹从土库曼斯坦买来的汗血马了。不过数量嘛,不多,只有五匹。”

    说到这,刘师叔低头沉思起来,过了片刻才接着说道:“要骑一个星期的马,我们几个老家伙估计够呛,还是你们几个小辈跟多吉去小天山吧。我们留在这里看着地藏墓,一旦出现了问题,也好搬救兵。哦,对了,这里的事情要告诉你师父吗?”

    我点了点头:“刘师叔,你和我师父联系一下吧,我估计石门里面的东西,光靠咱们几个可能压不住。”

    刘师叔当场就乐了:“什么叫咱们?我先声明,我可干不了那些抓鬼镇尸之类的事啊。到时候进石门,也是你们几个进,我可不掺合。行了,我去给柴师兄打电话去,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族长,要马的话,就去找扎西次仁,另外,你别忘了把卓玛也带上,她也是五匹汗血马之一。”

    刘师叔口中的卓玛,就是他刚才骑的那匹枣红马。卓玛是一匹性格异常暴烈的母马,除了刘师叔,我还真没见过有谁能驯服它,也不知道我们几个人里有谁能骑上它。

    多吉吃完饭,就趴在帐篷外面晒起了太阳,而我们几个则忙忙碌碌地准备接下来几天的口粮。

    我让仙儿问过多吉,要不要给他带肉,多吉说不用,它自己能找到食物。

    还好不用带它的食物,以它那惊人的食量,我们要想喂饱它,只少要带上两百斤以上的肉,如果带不够,我就怕它饿急眼把我们几个都吃了。

    后来族长又给我们弄了一些搭帐篷用的毛毡和拆开的铁架,我们去找扎西次仁之前,还准备了足够的风干肉和曲拉,带了五个满水的大水囊。

    当所有事情都准备妥当了,我们才到扎西次仁那里去领马。

    扎西次仁平时和我们走得很近,他很喜欢听我们讲的那些神神鬼鬼的故事,而我们第一次骑马,也是他为我们选的马,并教会我们简单的马术。

    因为混的熟,加上扎西次仁的肤色很深,在平日里,我们都叫他小黑。

    原本我是打算和刘尚昂一起去领马的,可罗菲也要跟着,她极少会向我提出什么请求,突然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我们是在牧场东北方向的一个小丘附近找到马群的,扎西次仁正骑着一匹马,站在最高的山坡上看守着正在吃草的马群。

    我远远地冲他挥手:“小黑!”

    扎西次仁愣了一下,然后寻着声音朝我望过来,接着就露出了笑脸,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远远地问我:“你们怎么来了?”

    我一路小跑地攀上了山坡,边走边说:“最近有些事要出趟院门,刘师叔让我把几匹汗血马领走。”

    扎西次仁朝马群张望了一下,问我:“所有的汗血马你们都要吗?未多大叔也去吗?”

    我刘师叔的藏名叫做“未央多吉”,不管是他的汉名还是藏名都是我师叔祖取的,藏名中的“未央”这个词其实是汉语中的词汇。在藏族这里,名字的简称通常是名字中的第一个字和第三个字连成一个简练的词汇,未央多吉,简称就是“未多”。而扎西次仁的简化名就是扎次。

    我朝扎西次仁摇了摇头:“刘师叔不去。”

    听我这么说,扎西次仁就皱起了眉头:“那你们还要把卓玛也带走吗?除了未多大叔,没人能驯服它。”

    看扎西次仁的样子,似乎很不乐意让我们带走卓玛。不过他这个样子我也能理解,卓玛虽然是一匹母马,但它却是整个马群的头马,如果卓玛跟着我们走了,马群就会变得不容易管理。

    我冲扎西次仁笑了笑,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一共五个人,必须把所有的汗血马都带上,其他的马跟不上多吉的速度。呵呵,你也别这么苦大仇深的,你们这里养的马,不都是有灵性的嘛,就算卓玛不在,它们也不会到处乱跑的。”

    扎西次仁撇了撇嘴:“我不是怕马群到处乱跑,我是怕你们骑不了卓玛。”

    这时罗菲也来到了山丘上,对扎西次仁说:“我可以试试。”

    扎西次仁稍稍犹豫了一下,可还是点了点头,他下了马,到马群中把包括卓玛在内的几匹汗血马都牵了过来,当卓玛离开马群的时候,很多马儿大概以为要回牧场了,都跟着它一起走,卓玛仰起头,朝着身后的马群嘶鸣了一声,马群就停止了骚动,自顾自地吃起了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