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7章 救兵来了
    趁着它心思不在我身上,我立即上前,反手一剑划向了山鬼的大腿,它的皮肤又厚又硬,这一剑划过去,竟然只是在它的表皮上留下了一道痕迹,连点血都没出。

    可山鬼还是有感觉,它的身子顿了一下,又急速地朝我这边甩头,要不是我提前退开,那对牛角,说不定就刺穿我的大腿骨了。

    山鬼两次甩头都没顶到人,变得越发燥怒了,它不断踏着一只前蹄,蹄子和地面摩擦,大量的青草被蹭飞,地面上露出一片光秃秃的泥土。

    它似乎正从我们三个中挑选一个目标,我有预感,当它确定攻击目标之后,就会以万钧之势冲向那个人。

    我立即朝它挥手,试图引起它的注意,刘尚昂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土球,这玩意儿就是他刚才用过的那种“闪光弹”。

    我的动作果然引起了山鬼的主意,当它将那张硕大的牛脸转向我的时候,刘尚昂大喊一声:“闭眼!”,随后扔出了“闪光弹”。

    嘭一声爆响,强光再次出现,我在闭眼的同时转身,朝着山鬼相反的方向迅速奔跑几步。

    强光暴起之后,山鬼又开始急躁地甩起了头,我停下脚步,朝孙先生那边喊:“怎么才能制服它?”

    从刚才开始,孙先生就一直没有什么行动,他只是站在原地,仔细打量着山鬼,此时他回应道:“找胎记,山鬼的胎记就是它的弱点。”

    找胎记?开什么玩笑!山鬼身上的毛这么厚,就算有胎记也被这些毛发盖住了。

    这时候,孙先生突然指着山鬼的牛角大喊:“胎记在左边的牛角上!”

    此时山鬼一直在拼命地摇晃脑袋,我朝着左侧的牛角观望,完全看不清上面的胎记,话说上面真的有所谓的胎记吗。

    孙先生解了马身上的缰绳,快步走到我身边,说:“断它的左角,左角一断,它能安分一阵子。”

    我皱了皱眉头,心想哪有这么简单。但我看了看孙先生手里的缰绳,又劝慰自己,他能这么说,也许有足够的把握。

    就在我心里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孙先生一个箭步冲向了山鬼,他的动作异常敏捷,来到山鬼面前的时候,山鬼的尖角正好从他身边划过,他立刻一个俯身,恰到好处地避开了。弯腰的同时,孙先生扬起了缰绳,绳子精准地挂在了山鬼的左角上。

    山鬼感觉到自己的角受到了牵制,也停止了摇头晃脑,强行睁开了眼睛。我想,在它睁眼的那一刹那,看到的就是孙先生那张因为吃力而有些扭曲的脸,当时孙先生的脸几乎贴着山鬼的左眼。

    它仿佛知道孙先生在干什么,惊恐地甩了一下脖子。

    山鬼的力量极大,孙先生竟然被它甩到了半空中,可他的手好死死地抓着缰绳不放。

    我赶紧冲上去,一手抓住孙先生的脚踝,另一手挥剑,斩向了山鬼的嘴巴。

    就在山鬼将孙先生甩到半空的时候,它还张开了长满利齿的大嘴,似乎要将孙先生一口吞下去。

    这一剑我用了不小的力道,锋利的剑身在山鬼的嘴唇上划过,立刻划开了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顺着伤口滋了出来。

    我右手猛一发力,狠狠拉了孙先生一下,就听“吧”的一声,缰绳被崩断了,孙先生总算是被我扯了回来。

    山鬼受了伤,一边用舌头****着嘴唇上的伤口,一边在地上狂躁地乱跳,从它的嘴里,还发出异常尖锐的鸟哨声。

    我拉着孙先生急退了几步,又朝刘尚昂做出了一个“攻坚”的手势,在这之后,我又指了指山鬼的左角。

    也就是我再次将视线转移到山鬼的左角上时,才发现它的左角上有一个黑色的斑,那应该就是它的胎记了。

    趁着鸟哨生不那么响了,我立即冲刘尚昂喊:“左角,黑斑!”

    刘尚昂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快速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登山镐,当山鬼将头转向他的时候,快速出手,投掷出了登山镐。

    不到十斤重的登山镐旋转着飞向山鬼的左角,在空中挂起一阵连续不断的“呜呜”的风声。

    随着“啪”的一声轻响,锋利的镐韧精准地嵌入了山鬼的左角,它命中的位置,恰好就是黑斑的正中心。

    可即便是胎记受到了损伤,山鬼却一点都没有安分下来的意思,它看到自己的角上悬挂了东西,就开始更用力地甩动脖子,想把嵌在牛角上的登山镐甩掉。

    我和孙先生尝试着靠近它的时候,它突然长啸一声朝我们奔了过来,我赶紧缩起身子,就地一滚,非常勉强地避开了它。当时我感觉它的蹄子就落在我身后只有几厘米的地方。

    等我爬起身来的时候,山鬼又朝罗菲那边冲了过去,罗菲的身手很灵活,她纵身一跃就踩着牛头攀上了牛背,可山鬼一感觉到背上有东西就拼命地甩,罗菲没等站稳就被它甩了下来。不过罗菲很聪明,当时山鬼离孙先生的马很近,她感觉自己快要掉下来的时候,用力一跃就跳到了马背上,之后驾着马,朝着远处奔跑了一段距离。

    说真的,我很感激罗菲的这份急智,要知道,梁厚载当时就趴在马背上,山鬼离他这么近,随便一甩一下头,那对吓人的牛角就会伤到梁厚载。

    我握紧了青钢剑,视线盯在了山鬼的脖子上,在厚厚的毛发之下,我视线指向的位置,是一条勃勃跳动的动脉。

    我估计我当时可能流露出了杀意,孙先生不得不提醒我:“绝对不能动杀心,山鬼不能死。”

    听到孙先生的话,我狠狠皱了皱眉头,说真的,要杀死这只山鬼非常容易,我只要在它冲锋的时候闪到它的侧面,用青钢剑在它的颈部大动脉上来上一下,可要说制服它,却难比登天。我之前还想过,用青钢剑不断地攻击它,用疼痛来让它屈服,但没想到它身上的皮那么坚韧,我可以拼一次全力割破它的动脉,却不能反复在它身上留下伤口,我没有那样的体力。

    这时山鬼又转回身来,朝着我们冲锋,它完全没有固定的目标,这一次冲向了刘尚昂,而刘尚昂对付它的办法也异常简单——闪光弹。

    强光一起,正在冲锋中的山鬼顿时一个趔趄,硕大的身子翻滚着倒在了地上,可它很快又爬起来,冲向了我,我不打算再躲了,就算躲也未必能躲开,我看到缰绳还挂在山鬼的牛角上,于是定了定神,打算拼一次。

    山鬼巨大的身躯带着万钧之势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提前算准了时机,猛地跃起,单手抓住了缰绳,同时一脚踹向了它的左眼。

    我就不相信,它的眼睛也像它的皮肤一样坚韧。

    可我错了,我的脚掌踩在它的眼睛上的时候,那颗比沙包还大的眼珠上传来了石头一样的触感。

    我立刻就意识到这一脚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伤害,但我依旧没有松开那只抓着缰绳的手。

    山鬼愤怒地狂甩脖子,我双脚蹬在它脸上,一手紧紧抓着缰绳,避免被它甩飞,剩下的一只手则不停地挥动青钢剑去砍它的左角。

    每一次出剑我都很小心,因为稍不留神我就会砍中缰绳。我随着它甩动的频率左摇右晃,胃里翻江倒海直想吐,可青钢剑还是一次次地砍中了牛角上的黑斑。虽然有些头昏目眩,但我还是看到那块黑斑上此时已经被我砍出了一道缺口。

    那根牛角简直比钢铁还硬,我砍了这么多下,竟然只多了这样一道缺口。山鬼还在拼命甩着脖子,可我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腰上传来一股很沉的力道,我抓着缰绳的那只手顿时脱力,整个人从山鬼脸上跌落下来,然后我就感觉有人从地上接住了我。

    刚才是孙先生将我从山鬼脸上扑下来的,接住我的人是刘尚昂、罗菲和仙儿。

    我的头很晕,视线也还在摇晃,就听孙先生冲我喊:“救兵来了,咱们先闪。”

    他一边说着,一边和刘尚昂一起架着我朝远处走,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朝山鬼那边看,就看见一条黑色的大狗朝着山鬼扑了过去。

    刘师叔此时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他骑着他最好的那匹红马,不管是刘师叔还是他的马都在剧烈地喘息着,马身上布满了大量的汗珠。

    我们几个退到刘师叔身边,刘师叔气喘吁吁地说:“剩下的就……就让多吉处理吧,呼……在这时候不要打扰多吉。”

    我的视线摇晃得没之前那么强烈了,于是又望向了多吉。

    多吉大概是我平生见过跑得最快的狗,它以几块的速度围着山鬼转起了圈,山鬼还在不断地摇晃着脖子,并没有留意到多吉。

    而多吉在转了几圈之后,就在山鬼面前停了下来,它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它的眼睛,但从它高高抬起的头来看,它的视线已经是停留在了山鬼的左角上。

    我终于明白了,多吉刚才围着山鬼转圈,也是在寻找山鬼的胎记。

    山鬼脑袋晃得太厉害,多吉几次尝试着接近山鬼,都被山鬼飞速晃动的长角挡了回来。

    多吉稍稍后撤了两部,伸长脖子,朝山鬼大叫起来。多吉的嗓门非常粗,那一声声犬吠从它的喉咙里喷发出来,就像是阴雨天的轰雷。

    山鬼被多吉的叫声震住了,它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多吉。

    很快,我竟然在山鬼的眼神中感觉到一丝恐惧,也就在这一抹恐惧的光泽出现在山鬼瞳孔中的时候,多吉突然跃起,嗖一下就爬上了山鬼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