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6章 突现山鬼
    孙先生问我们需不需要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我说边走边吃吧,孙先生点了点头,在墙壁上敲打了几下,嘴里发出一阵“噜噜”声,我们的头顶上很快显现出了一个洞口。

    进地藏墓之前,我们就放马儿自己撒欢去了,现在太阳还没下山,马也没回来。

    孙先生从随身的口袋里拿了一些风干肉出来,让我们就着清水随便吃点。

    我们就这样一边徒步走着,一边吃着肉干,水囊里的水没有了,我们就直接在溪流里灌满。

    当梁厚载将水囊沉进溪流中灌水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这条溪流是怎么来的了。

    这里的溪水,应该就是四号区的冰在融化之后形成的,回想一下,峡谷中泉眼的位置,应该就在石门附近。

    可在石门的另一侧究竟储存了多少冰晶,能在几千年的时间里,源源不断地供给着这条溪流。

    不对,也不是源源不断,孙先生曾说过,没到冬天的时候,这里的水就会干涸,在那个最寒冷的季节里,四号区的冰应该是停止了融化,才导致了溪水的断流。

    就在我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仙儿突然跑过来拍了我一下:“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被她拍得生疼,白她一眼,说:“我在想,溪水是从哪来的。”

    仙儿见我给了她一个白眼,又狠狠地拍了我一下,我发现这丫头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了。

    这时候我发现罗菲正朝着远方眺望,她用手遮着光,手的影子挡住了她的眼,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她好像在皱眉头。

    片刻之后,罗菲转过身来,朝我们这边喊:“马儿回来了。”

    我也朝着她刚才眺望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我们的马正飞快的朝溪流这边飞奔,刚开始我还在想,难道是马儿感应到我们出了地藏墓,特地回来接我们了,可很快我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

    和这几匹马相处了几个月,我也算是比较了解它们的习性了,通常来说,每天我们从地藏墓出来的时候,它们都是踏着小碎步,充满欢乐地朝我们这边慢慢地移动。可这一次,几匹马全都是四蹄腾飞,奔跑中偶尔还发出一阵阵嘶鸣声,好像在向我们发出警示。

    孙先生看着我们的马时,脸色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直到马儿快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才发现每匹马的眼神里都带着慌张。

    大家都意识到出事了,赶紧翻身上马,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山坡上传来一阵极长的鸟哨声,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庞大的黑影从山顶窜了下来。

    “快走,是山鬼!”孙先生惊呼一声,催马狂奔。

    我们几个的马根本不用催,在黑影出现的一瞬,它们就开始朝着牧场方向飞奔了。

    山鬼和我们之间距离大概还有三四里路,离着这么远,我就能感觉到它身上的煞气,那是一种阳气很足的阳煞,和仉二爷身上的煞气一样魄力十足。

    可既然是阳煞,就说明山鬼是阳间的东西,是个活物。

    我的马跑在孙先生的马旁边,而我和孙先生则同时回头,去看那只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山鬼。

    面对这样一只活物,我是不可能害怕的,可孙先生脸上的表情却非常凝重。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啪嗒”一声,好像有人从马背上落了下来。

    我心里一惊,赶紧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就看见梁厚载已经落下了马,他大概是摔到了头,整个人因为惯性,在地上无意识地翻滚着。

    我立即拉动马缰,马儿急停,随后“希律律”一阵暴叫,两个前蹄同时抬了起来,我也来不及管那么多,直接跳下马背,朝梁厚载奔了过去。

    而我的马为了逃命,在我下马的一刻就继续朝牧场那边跑了,毕竟相处的时间还不够长,它也没把我当主人,在这危机关头,竟然完全不理我的死活了。

    不只是我的马,梁厚载的马在他落地之后也跑了。

    我来到梁厚载身边,试着拉了他一下,他确实被石头撞伤了头部,此时额角的位置破了好大一道口子,血不停地往外流。

    我将梁厚载背在背上,又估算了一下我的速度和山鬼的速度,我发现,就算我不背着梁厚载,也逃不过它的追击。

    孙先生驾马回到了我身边,朝我伸出了手:“有道,快上来。”

    我摇了摇头,将梁厚载放在马背上:“不行,三个人骑一匹马,马是跑不快的。”

    一边说着我,我就从背后抽出了青钢剑。

    孙先生显得有些焦急:“你想和山鬼对峙吗?”

    我说:“只能这样了。我先拖住它,你们回去找我刘师叔,让他把多吉带来。听刘师叔说,多吉曾斗败过山鬼。”

    在我说话的时候,仙儿和罗菲,还有刘尚昂,他们三个竟然也回来了,而且他们都没有骑马。

    我看了看他们三个人,顿时有些恼火了:“你们回来干什么,马呢?”

    刘尚昂很实诚地说:“跑了。”

    我看了眼孙先生胯下的黑马,心里有些无奈,这么多人,一匹马肯定是驮不走的,这下可好,大家都走不了了。

    我从鼻子里长出了一口气,对孙先生说:“孙先生,你回去搬救兵吧,再拖下去,咱们这些人都得完蛋。”

    谁知孙先生不但没照我说的做,反而翻身下马了,他的马和我们的不一样,在他下来之后,那匹马就站在他身后,一点逃跑的意思也没有。

    我估计,那几匹马在遇见山鬼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回牧场而是来找我们,应该也是它的功劳。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孙先生,孙先生朝我笑了笑:“多吉在百里之外就能闻到山鬼的气息,它现在肯定已经带着老刘他们往这边赶了。”

    说完,孙先生又望向了山鬼:“其实山鬼并不难对付,可问题在于,人类是不能伤它性命的。如果你杀了山鬼,就会激怒山神,到时候,方圆几千里的牧民都会受到山神的惩罚。”

    我问:“什么样的惩罚?”

    孙先生望着离我们越来越近的山鬼,缓缓说道:“瘟疫,大型的瘟疫。”

    如果放在平时的话,我肯定还会问山神是什么,可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也想不到那么多。

    我们没再说什么,各自拿出了武器、法器,孙先生看到刘尚昂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电棍,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但也没多说什么。

    山鬼的速度很快,眼看它就快到我们跟前了。

    这时我也看清了山鬼的真面目,它其实就是一只体积很大牦牛,通体的毛都是纯黑色的,牛角向前弯曲,看起来和牧场里的牦牛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它的体型,光是肩高就足有三米以上,从它鼻子里喷出的热气形成了一道道的浓雾,随着它的飞奔,这些雾气不停地朝它身子两侧散开。

    如果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以这么快的速度冲过来,绝对没有人能承受住它的攻击。

    我侧着头,朝刘尚昂喊:“瘦猴,让它放慢速度。”

    我知道刘尚昂肯定有办法。

    刘尚昂稍作思考,片刻之后从背包里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出来,那玩意儿看上去像是用泥巴糊成的,上面坑坑洼洼的,十分丑陋。

    刘尚昂沉了沉气,大喊一声:“闭眼!”,然后就将那个东西扔向了山鬼。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让我们闭眼,但我还是将眼睛闭上了。

    在这之后,我先是听到远处传来“嘭”的一声爆响,紧接着,隔着一层眼皮我都能感觉到从正前方爆发出的强光。

    而就在强光出现的同时,离我不远的地方又出现了那种尖锐的鸟哨声,那声音异常尖锐,而且分贝非常高,我感觉自己耳膜都快被它震破了。

    强光稍微散了一些,我立即睁开了眼,就看到山鬼此时就站在离我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它受到强光的刺激之后停在了那里,闭着眼睛不停地甩头。

    它一边甩头,一边张着嘴,发出鸟哨一般的锐响,而从它张大的嘴中,我看到了一口如锯齿般锋利的尖牙,这样的牙绝对不是牦牛该有的。

    孙先生皱起了眉头:“这只山鬼属于比较麻烦的品种,别被它咬到,它的牙有毒。”

    我快速点了点头,接着就冲向了山鬼。

    它的体积太大,绝大的重量也决定了它的力量也会非常惊人,要想在不伤它性命的情况下制服它,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快速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尽力将它拖住,等多吉来救场。

    做了决定以后,我朝梁厚载和仙儿使了一个眼色,同时向他们伸出了左手的大拇指、食指和中指,这个手势是刘尚昂教给我的,意思是前进、包围、干扰。

    刘尚昂就不用说了,仙儿对这些手势也是很熟悉的,她的速度最快,身子也最轻,一阵风似地跳上了山鬼的后背,拿出了狐火灯笼,在山鬼头上晃动起来。

    仙儿大概是打算在山鬼身上种下梦魇,但山鬼身上的阳气太足,仙儿的种梦术对它不会起任何作用。

    果然,山鬼感觉到眼前有绿色的火光在晃动,立刻睁开了眼,可它一见到狐火就变得暴怒起来,猛地一甩身子就将仙儿甩了下来。

    好在仙儿也是早有准备,落地的时候蜷了一下身子,给了自己一个缓冲,之后又快速后撤几步,和山鬼拉开距离。

    山鬼没有太高的智力,行动全靠本能,刚才仙儿惹怒了它,它就甩着脖子,用一对尖锐的牛角朝仙儿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