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2章 大清洗开始
    我、梁厚载、刘尚昂三个人面面相觑,眼看孙先生离开了洞口,我们也赶紧跟了上去。

    孙先生带着我们来到了墓道入口的石碑前,他朝石碑的背面吹了口气,尘土被吹落,我就看到石碑上刻着一排金色的小字:贰陆柒壹。

    孙先生指着那一排小字对我们说:“这是你们进去之前的邪祟数量,包括所有的邪尸和鬼物。之前一共是2671,你在上面吹口气,上面的数字就会变化。”

    我吹了一口气之后,那排小字真的发生了变化,变成了“贰伍柒壹”,2571,少了整整一百。

    其实我从四号区出来的时候就大略算了一下,被彻底镇住的邪尸,数量确实应该在一百上下,但我没想到这么巧,就是整整一百具。

    这对我们来说也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当初在陕北王家村,我们镇住的邪尸估计要上千的,虽然那里的邪尸都是最普通的紫僵。

    可孙先生显然不认为这是一个正常数字,他反复念叨着石碑上的金字,过了半天,突然转过头来问我:“一百?”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

    这反倒让我觉得有些不自然了,我踌躇了一下,说:“是不是太少了?”

    孙先生立即翻了翻白眼:“太少了?整整少了一百只邪祟你还嫌少,要是让你们在四号区待上一个月,估计里面的邪祟要被你们全部清空了。”

    我想了想,说:“只是镇住了一百具黑僵,应该是很正常的事吧。说起来,黑僵倒是容易对付,可那只怪异的甲尸却厉害得很啊。”

    “什么叫黑僵倒是容易对付?”孙先生苦笑:“唉,你们守正一脉的人果然都是怪物。你知道吧,过去来这里特训的人,只要能在特训结束的时候,在两个小时之内除掉四只邪祟,那就算是大圆满了,你们可倒好,第一天进四号区,一个小时就干掉了一百只邪祟,真是要亲命了!”

    站在我身旁的梁厚载这时突然笑了:“孙先生是怕我们在这样下去,会把四号区的邪祟全都清理干净吗,那样的话……特训还要继续吗?”

    孙先生叹了口气:“当然要继续,既然刚才有道说那只甲尸很厉害。那就这样,你们什么能将那只甲尸活捉,这次的特训就算是结束了,如果捉不到,两个月以后,也算你们特训结束。听好了,我说的是活捉。”

    当时我就想,活捉就活捉吧,虽然那只甲尸看起来很难对付,但只要摸清了它的行动方式,要抓住它应该也不是特别难的事。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为了抓住这只瘦小的甲尸,我们不但足足耗尽了两个月的时间,最后能抓住它,还多亏了多吉的帮助。

    其实那地特训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不是抓甲尸,而是隐藏在四号区深处的真相。

    当天中午,我们草草吃了些东西就睡了,这一觉睡得很沉,直到下午两点,孙先生才将我们唤醒,说下午的训练要开始了。

    我们几个跟随孙先生路过石碑的时候,梁厚载又朝石碑上的金字看了一眼,而后问孙先生:“四号区邪尸的数目,是怎么统计出来的?”

    梁厚载说话的时候,我就走在孙先生身旁,我清楚地看到孙先生的咧了一下嘴,但他没有回应梁厚载的问题。

    见孙先生不搭话,梁厚载又问了一次,这一次,孙先生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尴尬了,可他依旧没有回应梁厚载的问题,只是嘱咐我们这一次进四号区,也不要托大,不要走得太深。

    我觉得孙先生的反应很不正常,这里面估计有什么隐情,不过既然他不想说,我们也不方便多问。

    可我这么想,刘尚昂却不这么想,他从小就是那种刨根问底的性子,此时凑到孙先生身旁来,盯着孙先生的眼睛问:“孙大叔,你为什么不回答载哥的问题?”

    孙先生看了他一眼,先是皱了一下眉头,可很快又做出一副服软的表情来:“得了得了,真服了你们了,见我不想说还要问……算了,反正四号区里的邪祟早晚是要被你们清空的,有些事,告诉你们也无妨。其实吧,你们在四号区里见到的那些邪尸,除了甲尸以外,都是养尸人一脉供应的,在千多年的时间里,他们每年会往这里送三十具邪尸,每次有邪尸送达的时候,我们就会负责记录一下数目……”

    没等孙先生说完,梁厚载就插嘴道:“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道哥朝石碑上吹气的时候,上面的数字会变化,我们真的除掉了整整一百具邪尸吗,如果没有人进行统计的话,数字的变化到底准不准?”

    孙先生笑了笑,说:“这一点你大可放心,石碑上的计数绝对是真实的。不过这其中的原理吗,你问我没用,我也解释不了,这种事你们应该去问豫咸一脉的人。”

    听着孙先生的话,我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既然邪尸是养尸人一脉送过来的,为什么孙先生要编造那样一个古战场的故事,他又为什么要说,那种特殊的甲尸是天然形成的,而且之前从那些黑尸的行动方式上看,他们生前,确实应该是习惯于服从命令的军人。

    孙先生大概是从余光里察觉到我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于是仰头看着我,问:“怎么了,有道,在想什么?”

    我说:“我在想,孙先生为什么要骗我们呢,这个地方在过去,也不是什么古战场的遗址吧?”

    听我这么说,孙先生却摇了摇头:“我没骗你们,这个地方确实曾是一个古战场的遗址。而且你应该也发现了,四号区里的黑僵和普通的黑僵是不一样的,他们的毛发没有那么坚硬、行动非常统一,擅长使用人海战术。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它们在进入四号区之后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异变,而这种异变,连养尸人一脉的人都无法解释。”

    我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又问孙先生:“四号区里的甲尸和厉鬼,也是从外面运进来的吗?”

    孙先生说:“厉鬼大多是鬼门提供的,不过百年前鬼门势微,从那以后,他们就没有能力向我们提供厉鬼了。”

    在说话的时候,孙先生特意向罗菲瞅了一眼,我也望向了罗菲,罗菲只是低头望着地面,轻皱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孙先生立即转移了话题:“不过你们看到的那具甲尸,在地藏墓改建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据说,当初为了抓捕这只甲尸,豫咸一脉是花了大力气的,可最终也没能抓住它。不只是你们,每一波到地藏墓特训的人都见过那具甲尸,但你们应该是第一批敢和它正面叫板的特训生了。”

    这时候,走在我身后的梁厚载又接上了话:“四号区藏着这样一具甲尸,真的没问题吗?”

    “没什么大碍,”孙先生说道:“那只甲尸虽然时不时会在学生们面前露个脸,可它最多也就是捣捣蛋,招引一下附近的黑僵。不过它也不是经常出现,对学生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危害,地藏墓建了这么多年,每隔三年就会有人过来特训,虽然也出过一些事故,但这些事故和甲尸都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我们也就懒得理它了。”

    最后,孙先生又补充道:“虽说,当年豫咸一脉花了大力气也没能捉住它,可豫咸那一脉毕竟不是专门对付邪尸的,所以你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要对自己有信心。”

    这是在鼓励我们吗?

    我表面上恭敬地点头,心里却在发笑,说起来,对于活捉甲尸这件事,我相信梁厚载和刘尚昂和我一样,都是志在必得的。

    进了四号区之后,我和梁厚载简单商议了一下,决定先将四号区的邪祟清理干净,然后再去寻找甲尸的下落。

    看得出来,孙先生是绝对不想看见我们将四号区大清洗的,我们这么决定,绝对不是想给他添堵,确实是没有别的办法。毕竟甲尸的动作敏捷,还会打地洞,而那些到处都是的邪尸和厉鬼,无疑给我们的行动增添了极大的难度。

    和上午的时候一样,我们先进隧道,走了约莫二十分钟之后,隧道的石壁上再次出现了密集的震动,而孙先生口中“不经常出现”的甲尸,再次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既然看到了它,当然没有直接放弃它的道理,可当我和梁厚载向它掷出灵符的时候,它毫无意外地逃走了,而且它逃走的方式也和上一次一样——打洞。

    甲尸走了以后,我们就开始料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黑僵了,上一次对付黑僵,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杀出一条血路,因为我担心那只麻烦的甲尸会突然出现。

    可通过上午的经验来看,它似乎只是负责号令尸群,并不打算和我们正面交锋。所以在下午的特训中,我们三个就放开了手脚,尽可能地多铲除一些邪尸。

    这一次,我们在四号区待了足足两个小时,刚开始的除尸效率是很高的,几乎能和上午保持持平,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动作就慢了下来,黑僵的包围圈也缩得越来越小。直到我们感觉快要支撑不住了,才朝着隧道入口那边撤退。

    虽然撤退的过程也险些出现意外,但总的来说还是有惊无险,我们退到黄墙附近的时候,孙先生已经在石壁上打开了通路,一脸急躁地等着我们。

    一出四号区,我们三个就直接躺在了隧道里,眼皮都不愿抬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