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1章 尸群
    我冲梁厚载使了个眼色,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手臂一甩,六张辟邪符就呼啸着朝甲尸飞了过去,梁厚载的辟邪符瞄准的是甲尸的左、右、上三个方位。

    那只甲尸的反应速度非常快,它立刻俯下了身子,同时躲过了六张辟邪符。

    但也就在它俯身的时候,我掷出了一张封魂符,我以为这一下肯定是十拿九稳的,就算它的身体再怎么灵活,也不可能在避开这样一个死角。

    可眼看封魂符还差一丁点就能贴在它脸上的时候,它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在石壁上掏了一个洞,缩身钻了进去。

    它掏洞的速度实在太快,我根本没看清它的两只手臂是怎么做出动作的,而在下一个瞬间,封魂符就越过它的头顶,飞入了黑暗。

    这只奇怪的甲尸钻洞之后就没再出来,而此时我们要面对的,却是从四面八方朝我们用涌来的黑僵。

    这些黑僵受到地藏墓磁场的影响,也发生了一些变异,他们的手脚仿佛长着吸盘一样,可以在石壁上自由爬行,看着它们那如同壁虎一样的姿势,我又一次想起了当年被罗有方炼成活尸的那个女生,不由地狠狠皱了一下眉头。

    但当时的形势已经不允许我多想了,从大量黑僵身上散发出的尸气,已经将隧道中的空气压缩得难以呼吸。

    有一只黑僵从我身侧的洞口一跃而出,朝我扑了过来,我一脚踏出,稍稍拉开和他的距离,同时反手一剑刺在了它的脊椎骨第六节。

    这一招还是前不久仉二爷教我的,他说脊椎骨第六节是邪尸用来集聚尸气的地方,虽然打击这个位置不能彻底镇住邪尸,但可以让邪尸在一段时间内处于瘫痪状态。

    那具黑僵和普通的黑僵果然不太一样,它身上的黑毛是软的,青钢剑刺进它的背脊时,几乎没有遭受什么阻力。

    一具黑僵倒地之后,更多黑僵朝我们涌了过来,我冲着梁厚载喊:“厚载,你给我争取点时间,我要走罡。瘦猴,你给我护法。”

    我这边话音刚落,刘尚昂就凑到了我身边,用一口乌木棍子驱赶我周围的邪尸,而梁厚载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翠玉护符,而后将护符缠在手上,身上快速凝练出了念力。

    梁厚载的念力一出,离我们最近的黑僵就变得行动迟缓起来,梁厚载立刻拿出几张辟邪符,贴在这些黑僵身上。

    他一边贴灵符,一边转过身来对我说:“这样能挡几秒钟,应该够了。”

    确实够了。

    我快速达到思存九天的状态,同时踏出了罡步。

    一套罡步,我现在也能在几秒钟之内完成,当我的脚落在天蓬星星位的时候,巨大的星力顿时压制住了离我最近的几具黑僵,梁厚载和刘尚昂早就知道会有重压出现,在我踩出第一个星位的时候,他们就缩身钻进了一个洞穴里。

    我沉了沉气,然后立即从丹田提一口气,而后凝练念力,将黑水尸棺的炁场,混杂在了罡步带来的星力中。

    这种手法,也是师父给我的那本秘籍上记述的,在星力中混入黑水尸棺的炁场,可以延缓星力消散的时间。

    罡步引来的星力本来就可以克制邪尸身上的尸气和阴气,再加上黑水尸棺的炁场,只要有黑僵进入星力的覆盖范围,几乎瞬间就会变成一具普通的尸体,他们尸变过的肌肉和组织在失去尸气的支撑之后,开始迅速溃烂,空气中的腐臭味一时间变得异常浓郁。

    可即便星力消散的时间被延长了,这股星力还是没能镇住所有的黑僵。

    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隧道里的黑僵被镇住,可洞穴里却依旧不断爬出新的黑僵,它们就像是大股大股的黑水一样从那些洞口里流淌出来,似乎无穷无尽。

    梁厚载和刘尚昂也很快被不断涌出的黑僵逼出了洞口,他们两个受到星力的重压,全都趴在了地上,而那些从他们身后洞穴中爬出来的黑僵,在出洞的瞬间就失去了尸气,立刻倒在他们身上,然后才开始快速腐朽。

    直到星力快要消散的时候,梁厚载和刘尚昂才从腐尸堆里艰难地爬出来,他们两个的衣服上都沾满了粘稠的腐液,脸上都带着十分厌恶的表情。

    梁厚载扔出一张辟邪符,镇住了刚要爬出洞口的一具黑僵,随后就地一滚来到我身边,对我说:“咱们估计是惹怒了那个小僵尸,它才招了这么多黑僵过来。”

    我皱了皱眉头:“邪尸的数量太多,咱们得杀出一条路才能出去。”

    说话间,我已经提着青钢剑朝尸群冲了过去,梁厚载犹豫了一下,可还是跟上了我的脚步。

    而此时的刘尚昂一边跟着我向前冲,一边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了几个血包。

    这些血包里装着的,全都是狗龄在二十年以上的黑狗血。

    眼看快要和尸群短兵相接的时候,我停顿了一下,刘尚昂快速上前,破开血包,将黑狗血洒向了我们面前的邪尸。

    黑狗血这东西,说它辟邪,是因为它阳气重,而且性中正温和,这种东西对阴气的克制力很强,但对于邪尸,顶多只能让它们的动作迟缓一段。

    刘尚昂的手法很好,黑狗血被他挥洒在半空,形成了一道血雾,覆盖了很大的面积。

    被黑狗血淋到黑僵当时就变得行动迟缓起来。

    这时候,刘尚昂后退,我和梁厚载则冲进了尸群,我不断挥动着青钢剑,梁厚载则将一把一把的辟邪符投向了黑僵。

    我们的效率还是很高的,紧紧几分钟时间就杀出了一条路,倒下的黑僵头尾相连,有几十米的长度。

    但梁厚载的辟邪符已经快用完了。

    刘尚昂一边挥洒着黑狗血,一边和梁厚载一起,阻挡从后面围上来的黑僵,而我则靠着一个人、一把剑,和挡在我面前的黑僵死磕。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最近四个月的药浴确实是有作用的,青钢剑虽然是乌木制成,却非常有分量,在过去,我连续挥剑几分钟就会觉得胳膊酸麻,可这一次,我从开始挥动青钢剑至今,已足足过去了近二十分钟,手臂上却完全感觉不到疲惫。

    就连挥剑的力道也比过去大了几分。

    每次挥剑,我要么就是刺向黑僵的中庭,要么就是在黑僵背对我的时候,一剑砍断他们的第六脊骨。我只能让它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却没有足够的时间彻底镇住它们。以至于在十几分钟之后,最早被我砍翻在地的黑僵又重新爬了起来,快速朝我们这边围拢。

    我们一直处在一个狭小的包围圈中,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延缓这个包围圈缩小的速度,同时尽最大的力气朝四号区入口那边靠近。

    而我在奋力杀出一条血路的同时,心里还担心着另一件事,我担心,那个身体瘦小的甲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我们脚下钻出来,它的速度很快,而从它瞬间就能挖穿石壁上来看,它的力量应该也非常大,如果它在这种时候突然出现,肯定会给我们制造极大的麻烦。

    万幸的是,它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虽然包围圈越来越小,可我们三个还是咬牙杀回了四号的入口,看到那堵黄墙的时候,我特意低头看了看表,从我们进入四号区到现在,还差五分钟就满一个小时了。

    我砍翻了挡在黄墙方向的几具黑僵,然后背靠黄墙,和刘尚昂、梁厚载一起抵御不断涌上来的黑僵。

    我一边挥动着青钢剑,一边对梁厚载说:“再帮我争取一点时间,我要走罡。”

    梁厚载却摇了摇头:“估计不行了,我那个玉佩是夜郎大巫留下来的,现在我在巫术上造诣不够深……”

    说到这,他一脚踹翻了一具扑上来的黑僵,又对我说:“一天只能催动一次。”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和他们一起抵御着邪尸。

    在抵御黑僵的时候,我意外地发现刘尚昂竟然十分生猛,他一手拿着刻了咒文的乌木棍,一手拿着一根尺长的黑驴蹄子,用这两样东西不断击打着围上来的邪尸。

    被乌木棍砸中的黑僵立刻就倒在地上,要过很久才能站起来,而被黑驴蹄子砸中的黑僵则一边惨叫着,一边抱着头到处乱窜。

    过去我就听师父说过,黑驴蹄子因为火性足,专门炼制以后,确实能成为一种抵御邪尸的利器。

    通常来说,人在死后是没有知觉的,邪尸身上的神经元基本全部坏死,也没有知觉。可当它们被黑驴蹄子打中以后,却能感觉到极大的疼痛。

    不但黑驴蹄子能辟邪,其实活着的驴也是辟邪的,尤其是脾气火爆的驴子,那些被它们咬中的邪尸,一般是活不过当天晚上的。

    以前师父说起这些的时候,我完全就是当故事听的,从来没有验证过。可现在看,黑驴蹄子镇邪的事果然是真的,而且看刘尚昂把邪尸打得鬼哭狼嚎,我觉得还挺好玩的。

    又过了没多久,我感觉到身后吹来了风,就知道孙先生已经开启了我身后那堵黄墙。

    黄墙一开,之前还在围攻我们的黑僵像是接收到了某种指令,竟然同时停了手,退回了隧道深处。

    孙先生目送尸群离开,又看看了我脚下那几只还没恢复行动能力的黑僵,问我:“你们没进去吗?邪尸怎么跑到门口来了?”

    我擦了擦头上的汗:“进去了,尸群出现以后,我们一路杀回来的。”

    孙先生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又望了眼浩浩荡荡退回黑暗中的尸群,咂了咂舌:“先出来吧,顺便看看你们的成绩。”

    成绩?这是考试吗,还能看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