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8章 一号区
    说话的时候,孙先生还抬起手,指了指我们的头顶。

    那个能够自行收缩的洞口,就是地藏墓的墓门。

    我环视一周,墓道中除了笔直的道壁和粗糙的石碑,完全看不到其他东西,而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每条墓道竟然都非常短,一打眼就能看到它们的尽头。

    不过,这个墓既然是豫咸一脉的先辈们建的,这些墓道里肯定还有其他玄机。

    孙先生分别指了指四个墓道,对我们说:“这四个墓道,通向地藏墓的四个区域,我也不知道古人是怎么称呼这四个区域的,我是按照石碑上的文字,叫它们一号区、二号区。我建议你们从一号区开始,逐区进行特训,如果一上来就进四号区的话,我估计你们几个悬能撑得住。”

    听到孙先生的话,我不由地挑了一下眉毛。

    担心我们撑不住?那个所谓的四号区里究竟有什么?

    就在我心存疑惑的时候,孙先生指着那个刻着“壹”字的石碑说:“一号区在地藏墓的外围,里面的磁场跳跃性很强,那样的磁场浮动会扰乱你们的五感,让你们很难凝练念力。我打算先让你们在一号区进行特训,直到你们能抵抗磁场干扰正常凝练念力了,才有进入二号区的资格。”

    孙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我们朝墓道里面走。

    来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次的特训主要是一些实战方面的训练,没想到一上来就是抗扰训练。其实在平日里,师父也经常对我进行相似的训练,比如说我在凝练念力的时候,他会突然拿着一个铁盆在我耳边拼命地敲打,有时候我师父还会拿着大头针在我眼前晃,做出要扎我的动作,而且有好几次他一时失手,真的扎到我了。

    但最近这一年多的时间,我已经完全适应了师父的这种干扰,基本可以在凝练念力的瞬间做到心无旁骛了。所以,对于将要开始的训练,我心里其实是有些轻蔑的。

    从墓道的入口看墓道,的确一打眼就能看见墓道尽头的墙壁,可走进墓道之后,我才发现这条墓道远比我想想得要长得多,虽然墓道的尽头似乎就在咫尺,可我们走了近半个小时,还是无法触碰到尽头的那堵黄墙。

    中途,我回头朝石碑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原本是想弄清楚自己到底走了多远,却发现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也出现了一面石壁,仿佛身后的路已经被完全堵死了。

    不过联想到这个墓是屯蒙一脉的先祖们设计的,我心里也就释然了。屯蒙一脉设计的东西就是这样,常常完全脱离常识和想象。

    孙先生走了一段路以后,就不断地用手去摸墓道的石壁,直到一个小时以后,他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停下了脚步。

    他伸出右手的食指,在石壁上轻轻敲打了一阵子,然后点了点头,将整个手掌放在石壁上,用力一推。

    随后就听“吭”的一身,那面石壁竟被他推倒了一大片,呈现出一个足够三人并排通过的大洞,可碎石落地的时候,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孙先生从墙上取下一支火把,将它递给我,并对我说:“里面的情况比较复杂,我和两个姑娘就不进去了,三个小时以后,我会来接你们。另外,你们身上有电子的东西吗,最好别带进去,这里头磁场紊乱,带电的东西都容易损坏。”

    我赶紧把手机和电子表都交给了孙先生,梁厚载身上没有电子产品,刘尚昂却东掏一下,西摸一下,从身上弄出了一大堆东西,窃听器、微型探照灯、录音笔、追踪器,算是应有尽有了。

    孙先生看着他不断从身上掏出东西来,也是一脸的惊奇。

    刘尚昂很宝贝他那些东西,见孙先生没东西装它们,还扒下上衣将它们包好以后才交给孙先生。

    仙儿想跟着我们进去,可这次孙先生是铁了心只留下我们三个,仙儿纠缠了半天,可孙先生还是不肯妥协。

    我们三个进了洞口,拿着火把四处照了照。和洞口相连的就是一个面积很小的土洞,洞里什么都没有,头顶、地面、四面都是泥土的颜色。

    而在我们进洞的同时,身后的那个被孙先生推开的洞口就重新还原成了一面光秃秃的石壁。

    梁厚载从墙壁上捏了一点点泥土,用手指碾了碾,之后对我说:“泥土上还带着潮气,这就是普通的熟——赏——”

    说着说着,梁厚载好像舌头麻了一样,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很吃力地张着嘴,可我就是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然后我就听见刘尚昂在笑,可他笑的时候却像被人捏住了嗓子,嘴里发出的是“叽叽叽叽”的声音。

    刘尚昂也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对,脸上的表情变得惊恐起来。

    我朝他那边看去,却发现他的脑袋变得很小,脖子却变得特别粗,我想问他“你怎么了”,可我张嘴说话的时候,舌头却像打了结,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孙先生的话,他说,这里的跳跃性磁场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五感。

    此刻,我们三个的感官已经被这里的磁场扭曲了。

    在这种时候,我心里是是有些恐慌的,我想伸出手,去拉住刘尚昂或者梁厚载,可我就想喝醉了一样,抬起头来以后,无论如何就是触碰不到他们。

    当时我另一只手里还拿着火把,因为身体已经完全丧失了正常的行动能力,后来我一刻也不敢多动,生怕烧到人。

    孙先生说磁场会影响五感,可它所影响的何止五感,几乎所有的感觉全都受到影响了,我有时候会突然觉得特别饿,有时候又觉得特别饱。

    就连对时间的感知也受到了影响,我以为我才刚进入这个地方五分钟,可孙先生已经来找我们了。

    他打开墙壁的那一瞬间,我们的感官立即恢复了正常,我看看了手里的火把,上面的裹布已经快烧尽了,火势也变得非常微弱。

    我又望向了孙先生,孙先生朝我笑了笑,说:“已经三个小时了。”

    这时候我听到身后传来“嘭”的一声,回头一看,就看见刘尚昂已经昏倒在了地上。

    我和梁厚载将刘尚昂抬出一号区,孙先生喂他喝了些清水,他才慢慢好了起来。

    其实我和梁厚载因为从小练功的关系,一号区的磁场对我们的身体倒没有造成太大影响,刘尚昂虽然身手也不赖,可他那种身手完全就是强练出来的的,成型太快,根基不稳,身体素质也比不上我和梁厚载。

    在一号区待了三个小时以后,刘尚昂身上的肌肉都有些痉挛了,下午无法跟着我们一起训练。

    孙先生拿出一些口粮分给我们,让我吃点东西,休息休息。

    我一边嚼着曲拉,一边口中有些含混地问孙先生:“孙先生,有件事我不明白,像这样的训练,刘尚昂为什么也必须参加呢,他没有修行的经历,不会凝练念力,应该也没必要吃这份苦吧。”

    孙先生摇了摇头:“这也是为了他好,我看这小子是跟定你了,以后你不管到哪都少不了要带着他。带他来一起特训,是为了让他提前见识到这些异常的环境,以后跟着你在外走动的时候,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我叹了口气,又朝刘尚昂看了一眼,他喝过水以后就再次睡过去了,睡得很沉,鼻子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孙先生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背,意味深长地冲我一笑:“身边有这样的朋友,挺好的。”

    我也笑了笑,但没说话,低头吃我的曲拉。

    能有刘尚昂和梁厚载这样的朋友,的确是我的福气。

    吃过饭,我们小睡了半个小时,临近下午两点的时候,我和梁厚载又进入了一号区。

    这一次我们一点也不敢大意,进入一号区以后就尝试着凝练念力,可我们很快就发现,当一个人的所有感官同时受到影响的时候,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去凝练念力。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嘈杂的夜店里做数学题一样,嘈杂也就算了,偏偏昏暗的灯光让你根本看不清题干。

    当时我真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上午,我们觉得时间过得非常快,可到了下午,我们就觉得时间流逝的速度变得异常缓慢,三个小时,就像三天那么长。

    孙先生打开石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快要饿死了,身体也因为虚脱而变得异常沉重。

    直到离开了一号区,我和梁厚载又花了很长时间才让感官恢复正常,可即便感官恢复了,身心依旧感觉异常的疲劳。

    第一天的特训,我们三个没有任何收获,除了疲惫,就只有疲惫。

    晚上,刘师叔烧了热水,让我们舒舒服服泡了个热水澡,这一身的疲惫才算是减轻了一些。

    柯师叔说,我们几个算表现比较不错的了,一般来说,像我们这个年龄的宗门弟子来这里特训的,八成以上都抗不过第一天,第二天就哭着闹着要走了,可我们三个却都是一脸的平静。

    这不是因为我们天赋异禀,而是因为我们的经历和别人不同。我不知道其他孩子在十几岁的时候都经历过什么的,但我觉得,应该极少有人在我们这个年纪就已经历经生死,见识过各种各样的无奈,也做过很多无奈的事。

    有时候我就想,像我们这样的人,之所以比别人早熟,也是因为这份逼得你不得不成熟的经历。有人说,我们是一群没有童年的人,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童年”到底是怎样一种含义,我只知道,我大概也不需要那样的童年,只要我身边有梁厚载和刘尚昂,有仙儿,有师父,有罗菲,有那些对我不离不弃的朋友,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