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6章 灵犬多吉
    刘师叔带着我们离开帐篷的时候还嘀咕一句:“没出息。”

    这三个字他是笑着说的,玩笑的味道很重,我们几个就跟在他身后笑。

    刘师叔带着我们在牧区里徒步行走,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牦牛,那些牛奔腾的时候,毛线一样的长毛就随着它们的动作上下抖动。

    而且我意外地发现,牦牛的脾气远不如它们的外表看起来这么温和,它们是很容易暴躁的,经过牛群的时候,我还看到两只公牦牛在顶角。

    我问刘师叔要不要拉开它们,刘师叔冲我笑了笑,说不用管。

    从小到大,我也没少在王庄见到放羊的人,但我从来没见过羊群爬山。在牧场中,有几个坡度非常大的小丘,我看见牧民赶羊路过那里的时候,羊群直接上了山,它们就用四肢蹄子踩着石头,很轻松就爬上了几乎笔直的山坡。

    刘师叔说,野羊的爬坡能力比圈养的羊厉害得多,野生的牦牛,体型比家养的牦牛要大一倍还多,是人类的圈养,让这些充满灵性的动物变成了俗物。但没有这些俗物,人类就无法生存。

    这原本就是天地之间的一种微妙平衡。

    那天下午,我们还跟着牧民学了骑马,我大概是兴奋过了头,还傻乎乎地跑去和牦牛角力,还好刘师叔眼疾手快拦住了我。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担心我出事,可他说他怕我伤到他的牛,弄得我这心里总有种怪怪的感觉。

    兴奋了整整一个下午,刘师叔带着我们到他的帐篷里休息,仙儿和罗菲因为是女孩子,和我们这大男人住在一起肯定是不方便的。族长很体贴,让人给她们单独起了一间帐篷,让她们两个单独住。

    我给师父打电话报了平安,手机刚放下,刘师叔就叫着我们去吃晚饭了。

    我目睹了牧民们做饭,发现他们烧的柴火是羊粪和牛粪,听一个藏民说,他们刷碗的时候,也用牦牛粪,刚开始我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但刘师叔说这事是真的,他还说,牧区里的牦牛粪非常干净,和我们那边养的牛是不一样的。

    虽然他这么说了,可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的表情都明显有些不自然。

    这一个下午,算是兴奋和惊奇并存吧,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没有从心里的这份波动中脱离出来,直到深夜才勉强睡着。

    孙先生说,明天一早,他就要带着我去特训的地方,还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当时我的心中只有期待。

    天刚蒙蒙亮,我就被一阵粗犷的狗叫声给吵醒了,那条狗的嗓门又粗又响亮,刚刚睁眼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在打雷,仔细听了一下才知道是狗叫。

    就在这时候,帐篷外面又传来了仙儿的声音:“不许叫!”

    之后又是一连串的狗叫声。

    仙儿怎么和一条狗杠上了?

    我赶紧爬起来,随便披了件衣服就跑到帐篷外观望。

    一出帐篷,我就看见仙儿正掐着腰,气势汹汹地面对着一条大狗,那是一条浑身长着很长的黑毛的狗,我从来没见过体型这么大狗,它四肢着地地站在那里,肩膀已经达到了仙儿的腰部以上,我估计它如果把身子之前来,恐怕高度要到两米以上。

    它怒冲冲地盯着仙儿,不停地狂吠。

    仙儿好像能听懂它的意思,指着它的鼻子吼了起来:“妖怎么了?我就问你妖怎么了?别狗眼看妖低,你惹急了我,小心我剁了你炖汤!”

    那条狗似乎也明白了仙儿的意思,它听到仙儿的话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丰富,可过了一会,它又冲着仙儿狂吠起来,期间我还看到它直立起了身子,好像要扑向仙儿。

    我怕仙儿有闪失,赶紧走过去,先把仙儿拉开,可仙儿却挣开了我的手,对我说:“有道,你别搀和,这是我和它的事。”

    这时候,那条狗突然朝我叫了起来,它一边叫,还一边用头来顶我,似乎实在警告我,让我离仙儿远一点。

    仙儿的脸色一下就黑了,她狠狠瞪着那条狗:“你才害人呢,滚开!”

    可黑狗完全不理她,就是不停地顶我,它大概是见我不肯远离仙儿,竟张开了大嘴朝我的小腿咬了过来。

    就在这时候,我身后突然响起了刘师叔的声音:“多吉,退后!”

    黑狗立即闭上了嘴,它看了看我,又看看仙儿,从嘴里“呜呜”一声,才后退了几步。

    刘师叔走到黑狗身边,伸手拍了拍它的头:“没事没事,都是自家的人,仙儿也是自家人。”

    黑狗又朝仙儿这么看了一眼,我发现它的眼神里竟然流露出了深深的疑惑,这种带着深思的疑惑,我过去只在人类的眼睛里见过。

    它盯着仙儿看了一会,又看向刘师叔,喉咙里发出一阵“呜噜”声音。

    刘师叔用手指捋着它后颈上的毛,对它说:“都是自家人,都是自家人,多吉不伤害自己家的人。去吧,去族长那。”

    在刘师叔说话的时候,黑狗慢慢转过身子,朝族长的帐篷奔了过去。

    刘师叔拍了拍手走到我们跟前,对我们说:“这是我养的藏獒,它叫多吉,是一只灵犬,天生就能通灵的。仙儿是妖,多吉看见你,肯定会发出警戒的。不过,它刚才没咬你,大概也没把你当成坏人。”

    仙儿拿起自己的尾巴对我刘师叔说:“怎么没咬我,它刚才还想咬我尾巴来着!”

    刘师叔愣了一会,很勉强地帮多吉辩解道:“狗看到这种毛茸茸的东西,出于本能都会扑上去咬的。”

    仙儿翻了翻白眼,没搭腔。

    这时候罗菲正好抱着一盆衣服从远处走了过来,我说她刚才怎么没和仙儿在一起呢,原来是洗衣服去了。

    她看到我们都在外面,就笑着朝我们招手,可很快,她就发现仙儿的表情不太对劲,就一边走进我们一边问仙儿:“怎么了仙儿,谁惹你了?”

    仙儿很不爽地朝族长的帐篷那边看一眼,说:“一只浑身长毛的畜生!”

    她说话的时候,族长正好带着多吉出来,就听罗菲说:“那不是多吉吗?它好聪明的,早上我们洗衣服的时候,它还帮我们叼盆子呢。”

    仙儿给了罗菲一个很无奈的眼神,正要说什么,我怕她揪着多吉的话题不放,就抢了仙儿的话头,说:“孙先生说今天要带我们去地藏墓,你们去不去?”

    仙儿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我牵引了过来,立即回应我:“对啊。地藏墓,一听就是个好玩的地方。”

    刘师叔看她一眼,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不对啊,仙儿,难道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去地藏墓了,而且一早就打算偷偷跟着我们去?”

    仙儿很心虚地避开我的视线,说:“没有啊,怎么了?”

    我说:“我问你要不要一起去,你应该说‘好’或者‘不好’吧,可你为什么要说‘对’呢。好像我刚才的话,提醒你想起了这件事。”

    “你想多了。”仙儿低着头说:“我那是口误,是吧,罗菲。”

    她试图把我的注意转移到罗菲身上去,我朝罗菲看了一眼,就看见罗非正掩着嘴笑。

    我就问罗菲:“你们两个怎么知道地藏墓的,难道昨天晚上我们入睡之前,你们俩还跑来偷听来着?”

    罗菲没理我,一手抱着盆,一手拉着仙儿回帐篷去了,我想跟过去,罗菲才白我一眼说:“这是我们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进来算干什么的?”

    这一下反倒弄得我尴尬起来,站在她们的帐篷入口,眼睁睁地看着罗菲放下了帐帘,却也没好意思跟进去。

    就在这时候,孙先生从我们的帐篷里出来了,他先是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然后对我说:“把厚载和刘尚昂叫起来,赶紧吃点东西,咱们今天要开始特训了。”

    昨天的时候,孙先生身上还穿着一件干净的中山装,头发很整齐地梳在脑后,可现在,他却又换上了那身脏兮兮的乞丐服,头发也乱蓬蓬地散落在额头上,遮住了眼睛。

    不过说起来,好像也只有这副乱糟糟的形象,才更符合孙先生身上的那股闲散气质。

    我跑回帐篷去叫梁厚载和刘尚昂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醒过来了,正睡眼惺忪地穿衣服。我眼看着刘尚昂把裤子都穿反了,不得不赶紧提醒他一声。

    早上我们吃了些曲拉,喝的羊奶,吃过饭之后,孙先生准备了当天中午的口粮,之后我们就骑着马,朝地藏墓所在的方向前进。

    吃饭的时候孙先生明确说了,我们这次的特训,仙儿和罗菲都不能跟着去,可在仙儿的百般纠缠之下,孙先生最后也不得不妥协,说她们两个跟着可以,但不能影响我们训练。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孙先生家里也有一个和罗菲差不多年纪的女儿,而他确实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没什么抵抗力。

    对了,在这我不得重新更正一下孙先生的年龄,从外表上看,他确实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可实际上,在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已经四十有七。

    孙先生先是带着我们来到了横穿牧场的那条溪流附近,将带来的四五个水袋灌满,然后指了指溪流的上游,对我们说:“沿着这条溪走,到它的源头,就能看见地藏墓了。”

    他刚说完,仙儿就策马朝溪流的上游冲了过去。

    仙儿不愧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隐藏技能,就比如说马术,连刘师叔也说,仙儿马术,已经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估计在当下这个年代,根本没有人能比得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