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4章 开往青海的列车
    在我们那个小县级市里,葬教成员的数量就达到了三百以上,这么多人同时被抓,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是很容易引起动荡的。为此,庄师兄和孙先生他们花费了好大力气,才算是没让事情闹得太大。

    但也就是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市里谣言四起,说是器官贩子进了城,很多人一夜之间失踪,就是被这些卖器官给残害了。

    对于此,冯师兄曾发公告辟谣,然而没什么用,公告一出,谣言竟然传得更疯了。但这样的谣言本身也没什么依据,很快也就被大家遗忘了。

    不过时至今日我也没弄明白,那次的谣言到底是怎么传开的。

    同样是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庄师兄回了一趟四川,将刘文辉、董春花和方雪梅押进了那个特殊监狱。

    据庄师兄说,刘文辉和他的师父李老太太一样,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从他那里套出葬教的任何信息。庄师兄说他们已经用上了最保险的手段,可刘文辉的潜意识里好像被人加了禁锢,他们根本无力打开这个禁锢。

    除此之外,刘文辉在监狱里的日子并不好过,由于他为了阻挡我们而耗尽了养鬼人一脉数百年的底蕴,这一行为彻底惹怒了李老太太,李太太整天嚷嚷要清理门户,庄师兄只能让人将李老太太和刘文辉强行隔离开,不然的话,刘文辉能不能活下去都很难说。

    我曾试着问过庄师兄:“师兄,你说,当初咱们走到东乡中央地带的时候,刘文辉为什么不逃走,反而要耗尽修为去开启大阵呢?”

    庄师兄说:“因为他太紧张了,紧张到了手足无措的程度。这不是我的推测,而是刘文辉自己说的。除了紧张,大概就是不甘心了吧,他策划了整整五年的计划,却在几天内就被咱们彻底瓦解,对于他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无法承受的失败。”

    后来梁厚载曾分析过刘文辉的性格,他说,在这些年里,刘文辉早已经习惯了做一个幕后主使,他特别擅长躲在阴暗的地方,像个操线的木偶师一样操控自己手下的那些傀儡,他以为自己纵观全局、决战千里之外,其实就是一个躲在暗处偷窥的小人。

    这样一个人,习惯了玩阴损的招数,从来没有正面和什么人交过手,他就像吸血鬼一样,在黑暗和阴影中,他是魔头,可一到阳光下,他就会灰飞烟灭。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已经暴露的时候,会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紧张。同样,因为他常年的自以为是,当他发现自己快要失败的时候,就会变得失落、狂躁,大概在那时候刘文辉自己也发现了,他其实是一个输不起的人。

    梁厚载说,像刘文辉这样的人之所以可怕,有时候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强大,而是因为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在做事的时候,没有底线。

    不管怎么说,刘文辉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化外天师也不再是正道中人忌惮的对象。

    开课一个半月之后,冯师兄给我和梁厚载办了休学手续,孙先生则提前买好了票,打算带我们先回一趟四川,然后再去青海。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青海牧区,半个月前,刘师叔离开了四川藏区,去了那里。

    仉二爷因为要去庄师兄之前提到的那座监狱,所以和我们同行。

    这是我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师父却不在身边,虽然一路上仉二爷经常找我聊天,孙先生也偶尔对我们讲一些他所经历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可我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除了师父,这一次就连仙儿也没跟着我,孙先生说,我们这次去藏区是为了特训,如果仙儿跟着我,可能会让我分心。

    让我惊奇的是,当孙先生告诉仙儿,她不能一起去青海的时候,仙儿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一点也不像她的性格。

    仉二爷先我们两站下车,火车走过CD站之后,他就收拾了行礼,坐在卧铺上等着。

    漫长的旅途让每个人都显得有些疲惫,从几个小时之前就没有人说话了,仉二爷坐在我对面的下铺,车厢里的小床受到他那副巨大身板的挤压,再加上车身的轻微颠簸,发出一阵阵“吱呦吱呦”的噪音。

    就在火车上的播音器再一次报站的时候,仉二爷突然抬起头来对我说:“有道,你这次去的地方,应该还有冬虫夏草吧?”

    我从卧铺上爬起来,看着仉二爷说:“冬虫夏草是什么东西?”

    没等仉二爷说话,孙先生就在我下铺说道:“就是虫草,一种中草药,你刘师叔所在的那个牧区就有。”

    完了他又问仉二爷:“二爷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仉二爷没理他,站起身来,将一张被他叠得四四方方的纸塞进我手里,说:“这个药方,是几年前我打赌输给你师父的。今天算是还债了。”

    孙先生也快速爬了起来,靠在我床边问仉二爷:“你输给老柴的那个药方,不就是你们仉家……”

    “别声张!”仉二爷挥手将孙先生打断,又对我说:“这种药是用来做药浴的,你按照方子抓药,半个月泡一次,每次泡足两个小时。这种药没什么大用,但能强身健体,锻造筋骨。”

    我将药方收进口袋里,本来想说一声“谢谢”,可仉二爷的话还没说完:“这种药的药性非常烈,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只是勉强能承受得住,记住,每半个月只能泡一次,泡多了对你没有好处。还有啊,你那两个兄弟的体质没有你这么强,千万别让他们尝试,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在仉二爷说话的时候,梁厚载和刘尚昂也把头伸了出来,好奇地朝我这边观望着。

    孙先生有些担忧地问仉二爷:“药性这么烈,你不在身边看着,有道一个人抓药会有危险吧。”

    仉二爷说:“这不还有你嘛,不过咱们可说好了,药方你可以看,但绝对不能告诉别人。而且,你也不能把这味药用在自己身上。”

    孙先生露出一脸坏笑:“你信得过我?”

    仉二爷:“现在没别的招,只能信你了,你要是敢把我们仉家的强身药泄露出去,我绝对饶不了你。”

    孙先生很无奈地笑了笑:“说了半天还是信不过我。”

    这时候,火车已经进站,车速慢慢降了下来,仉二爷没再和孙先生纠缠,提着行礼离开了卧铺车厢。

    我看着手里的药方,突然觉得它沉甸甸的,从刚才仉二爷那副紧张的样子上看,这个药方对于他们老仉家的人来说,应该是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孙先生目送仉二爷离开之后,转过头来悄悄对我说:“你知道二爷这一身的钢筋铁骨是怎么来的吗?”

    我摇了摇头,孙先生则指了指我手里的药方,但他接着又说:“不过二爷也是天生体质特殊,正常人就是天天泡这种药,泡上一百年,身体素质也达不到他那样的境界。所以说,这服药对你来说,也就是一味强身健体的补药而已,你也不用太把它当回事了。”

    我冲孙先生笑了笑,没说什么。

    一分钟之后,火车到站,我靠在卧铺车厢的窗前,目送仉二爷离开了站台。这是仉二爷特意嘱托的,他上车的时候就对我们说,他下车的时候千万不要特意送他,如果真想送,就靠在车窗上,目送他一程就行了。

    直到火车再次开动起来的时候,孙先生突然敲了敲卧铺车厢的隔板,喊一嗓子:“你们两个,过来吧。”

    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仙儿和罗菲就跑进了我们的车厢。

    她们两个怎么来了,孙先生不是说……

    我心里一边疑惑着,一边看向了孙先生,孙先生看了看仙儿和罗菲,有些无奈地冲我笑了笑:“我也是火车快进川了才发现她们两个,明明说了不能跟着,可这两个丫头还是偷偷上了车。”

    仙儿咧着嘴冲我笑:“你们真自私,去那么好玩的地方都不带着我们。”

    罗菲也站在她身旁笑:“仙儿,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你明明说,藏族的姑娘豪爽热情,你不跟着,有道就被别人拐走了。”

    仙儿白了罗菲一眼:“这明明是你说的。”

    罗菲:“我是说藏族的姑娘热情豪爽,怕有道被人拐走这句话是你说的。”

    她们两个这样,反而弄得我有些尴尬了,我沉默了半天,才问仙儿和罗菲:“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变得关系这么好了。”

    她们俩几乎是同时回了我一句:“不行吗?”

    我赶紧说行。

    真是奇了怪了,我记得仙儿和罗菲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就好像仇人一样,干什么都要暗中较劲,从那以后,两个人好像也没有太多交集吧,她们两个的关系究竟是怎么改变的呢?

    这时候孙先生说话了:“这次去青海可不是去旅游的,接下来的半年里,我会给有道他们进行一场特训,在这段时间里,你们两个都不能打扰有道。”

    罗菲倒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仙儿却掐着腰,气势汹汹地问孙先生:“那你说,我们怎样才算打扰他?跟他说话算吗?他训练的时候我们在一边看看也算吗?”

    对于仙儿的无礼态度,孙先生一点也不气恼,他脸上慢慢挑起一道笑容,说:“你在他训练的时候跟他说话,就算。”

    仙儿后面的话一下就被孙先生压了回去,她瞪了孙先生好一会,一句话没说出来,就拉着罗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们的卧铺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