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1章 破阵眼
    我一次次狼狈地躲闪,但几乎每一次都被打中。我根本不是金甲尸的对手,再过一分钟,金人消失,我估计我就要死在这个地穴中了。

    虽然有点绝望,但我心里还是很清醒的,我还记得,我之所以来到这个地方,绝不是为了和这样一具金甲尸纠缠,而是为了破坏阵眼。

    我反复提醒自己此行的目的,一边躲避着金甲尸的攻击,一边扫视着地穴,试图找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像阵眼的东西。

    可连着扫视了三圈,除了每次都能扫到眼前的金甲尸之外,整个地穴里面没有任何多余的……对了,金甲尸!

    我突然想起来,刚才陈道长说过,只要能镇住金甲尸,就能破阵。

    换句话说,金甲尸就是阵眼。

    想到这一点,我就感觉自己仿佛又看到了一丝曙光,立刻拿起番天印,也不管金甲尸的拳头一次次落在我的身上,专心凝练念力,很快就达到了“祭”的状态。

    番天印就像一个吸力极大的无底洞,我这边刚达到祭的状态,它就以极快的速度从我身上抽取念力和体力。

    几秒钟的功夫,我就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掏空了一样,两腿一软,几乎跪在地上。

    也就在这时候,有一股很重的力气冲击了我的腹部,我凝聚在胸前的一口真气瞬间就被破了,“祭”瞬间被解除,刚才还吸收了我大量念力的番天印先是震颤了一下,紧接着,上面才刚刚凝聚起来的一点点灵韵也跟着散了。

    我愣愣地看着手里的番天印,过了好半天才意识到我失败了,这一次我没能成功地催动它。

    此时,金人的身形几乎消失,金甲尸的拳头一次次落在我身上,每一次我都能感觉到很大的冲击力。

    我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我在这个时候泄气,绝对死路一条。

    刚才被番天印吸收了大量精气,以我自己的力量,现在已经无法再凝练念力了。

    眼看着金人的身形越来越不清晰,我狠狠咬了咬牙,用出了大空术。

    师父给我的那本秘籍上说,大空术属于强练念力的一种,一年之内只能用一次,不然魂魄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上一次我使用大空术,还是在河南对付罗刹的时候,虽然从河南回来至今经历了很多事情,可不管怎么说,从上一次施展大空术到现在,还不到一年时间。

    但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拼也是死,不拼也是死,我选前者!

    大空术一出,我身上瞬间就凝练出了念力,而且这股念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自身的潜能极限。

    它一经出现,我就感觉到了不适,但我没时间多想,立刻达到“祭”的境界。

    番天印又开始从我身上抽取念力,但这一次我已经没有其他精气可以供它抽取了,只有这些念力,我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催动番天印。

    但让我惊奇的,番天印在吸收了我的部分念力之后,竟然终止了对我的吞噬,从它表面上散发出的灵韵,也比我过去催动它的时候精纯得多、强烈得多。

    我立刻中止大空术,同时用最快的速度举起番天印。

    当番天印从金人几乎透明的胸膛前穿过的时候,金人就像是一道被狂风击中的雾气一样瞬间消散。这时候,金甲尸巨大的拳头也朝我砸了过来,但它没砸中我,而是砸中了番天印。

    当它铁锤般的拳头和番天印接触的一瞬间,竟然意外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番天印无声无息地挡住了它的攻势,而在下一个瞬间,我就看到金甲尸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极度惊恐的光彩。

    那有可能是我长这么大所经历过的最短暂的一瞬间,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短暂,在这一个瞬间,金甲尸身上的尸气突然间完全消失。

    不只是它身上的尸气,还有空气中的阴气、蛊虫特有的那股炁场,都在这一瞬间彻底消失了。

    当时我就有一种错觉,我感觉,番天印好像将整个世界都净化了,在一瞬间彻底净化了。

    金甲尸的身体仰面倒在地上,别的邪尸在尸气被耗尽之后,就会变成一具普通的邪尸,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腐烂,最终化为一摊脓水。可金甲尸在倒地之后,之前还坚硬无比的身体就像一个青瓷花瓶一样被摔碎了,而且是粉碎。那些碎末四处激荡、鹏飞,可当它们落地之后,就变成了土壤的颜色,就好像它们原本就只是土壤而已。

    就这样,金甲尸变成了土地的一部分,就算像它这么强悍的邪尸,在番天印面前也只有灰飞烟灭的命。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的番天印,自从师父将它交给我至今,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我还从来不知道,它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没等我惊讶多久,从我的胃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

    我忍不住闷哼一声,巨大的疼痛让我整个人蜷缩在了地上。

    在这之后,剧痛由我的胃向全身蔓延,它钻进了我的每一根肌肉和每一块骨头,我感觉自己浑身的肉都像是被人强行扯断了一样,我的骨头也好像正被什么东西噬咬。

    那样的疼痛我这辈子也没经受过几次,太痛苦了,简直无法形容。疼到那种程度,我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脑子浑浑涨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昏迷还是休克。

    这就是过度凝练念力带来的副作用。

    像我这种情况的人,八成会死,剩下两成也会在后半辈子里成为废人。

    万幸的是我没有,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黑水尸棺中慢慢流淌出了一股寒气,它游走在我的全身,似乎在帮我修补因念力消耗过大而受到损伤的身体,身上的痛感明显没有那么强烈了,而且还在以很快的速度持续减弱,我感觉身上的力气也在渐渐恢复。

    几分钟之后,我重新站了起来,疼痛已经完全消失,我试着动了动手臂,力气已经恢复了,完全感觉不到疲惫。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但当我试着去感知黑水尸棺的炁场时,却发现它的炁场竟变得异常微弱,几乎感知不到。

    师父曾经说过,我们背上的黑水尸棺印其实都算是黑水尸棺的一种法相,只要这种法相不遭到破坏,我们每次感知黑水尸棺印的炁场时,所感知到的其实都是黑水尸棺本身的炁场。

    可是现在我能感知到的炁场已经很弱了,刚才为了保住我的命,我背上的黑水尸棺印已经受到了破坏。

    我顿时变得紧张起来,赶紧捡起青钢剑和番天印,准备离开隧道,出去找我师父。

    就在这时候,隧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借着淡黄色的光,我一眼就看到师父和孙先生一前一后地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孙先生将陈道长背在背上,还朝我竖了竖大拇指,又冲我笑了笑。可我现在一点也笑不出来了。

    我师父则朝我招招手:“快走,这地方快塌了。”

    这时候我才开口冲师父喊道:“师父,我的黑水尸棺印……出事了。”

    我师父原本想要扭头朝隧道入口那边跑,听到我的话身子也顿了一下来,但他还是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走!你现在能走得动吗?”

    见我点了点头,师父就快速朝隧道入口撤离了,我也赶紧跟了上去。

    在隧道中飞奔的时候,就已经能明显感觉到土地在震动,大量的泥巴从隧道顶端落下来,砸在我的头皮上、肩膀上。

    仉二爷他们已经在洞外等着了,我们一到洞口处,他们就赶紧伸手,将我们全都拉出了洞口。

    我是最后一个回到地表的,当我的两只脚都踏在地面上的时候,身后的地层深处就传来“轰”的一声闷响,我回头去看,就看见那棵粗壮的老槐树,有一大截树干都陷进了土里。

    不过在这之后,地面就不再震颤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我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每个人都显得非常狼狈,仉二爷和李道长身上沾满了粘稠的黑色虫血,澄云大师的头发比以前更加散乱了,脖子上的佛珠也不知道去哪了,庄师兄扶着黄大仙,两个人的脸上都是灰尘和黑血,黄昌荣和孙先生的衣服也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烂了。

    相比而言,只有我师父看起来还算从容,可从他的脸色上看,他好像比其他人更加疲惫。

    之前被阴气侵体几乎站不起来的冯师兄这时候也由仉二爷拉着重新站起身来,他稍显吃力地抬起一只手,朝着不远处的一座孤房指了指:“刘文辉就在那。”

    那就是一座孤孤的石头房子,房子外围也没有院子。

    师父点了点头,率先朝着孤房走了过去,其他人就跟在他的身后。

    快走到孤房门口的时候,黄昌荣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就见他快速冲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柴火堆,从里面拉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一个穿着迷彩的军人,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军绿色的对讲机。

    庄师兄朝黄昌荣摆了摆手:“是自己人。估计是承受不住阴气昏倒的。”

    在庄师兄说话的时候,我师父将一块守阳糖递给了我,而我则来到那个侦察兵身边,将糖塞进了他的嘴里。

    我和黄昌荣轻手轻脚地将侦察兵放在地上,之后我才抬起头,望向了师父。

    师父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封魂符,仉二爷则走到门前,单手伸出,用力一推。

    门是上了锁的,可耐不住仉二爷力气大,随着“咔嚓”一声,厚重的木门还是被他推开了。连门上的锁都不知道被崩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