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0章 只有十分钟
    让我感觉奇怪的是,金人在抵挡了金甲尸的攻击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就是这么呆呆地站在我身边。

    我又朝金甲尸看了一眼,它此时盯着的是我,而不是我身边的金人。

    我稍稍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陈道长召出来的这个金人原本就是不会攻击,他的任务,就是在金甲尸对我不利的时候保护我。而眼前的金甲尸,好像根本无法看到他。

    这样的我,我只需要考虑如何压制住金甲尸的煞气就行了,而不用耗费精力去保命。

    虽然理论上是这样,可我对小金人还是抱有一丝怀疑的,我可不认为这样一个东西,能帮我挡住金甲尸的所有攻击,毕竟那可是金甲尸啊!

    但我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再次沉了沉气之后,就朝着金甲尸冲了过去。

    要封住它身上的煞气,并不算难,只要用番天印拍中他的血海和紫宫两个穴位就行了,血海在大腿内侧靠近膝盖的地方,而紫宫穴就在胸腔正中附近。

    金甲尸见我朝它那边飞奔,似乎迟疑了一下,身子稍稍顿了顿,但很快,他也朝我扑了过来。

    它的速度和刚才一样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又是一拳打向了我的天灵盖。它的攻击我根本无力躲闪,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金人身上,我咬了咬牙,不去理会砸向头顶的拳头,直接用番天印拍向了金甲尸的血海穴。

    头顶上再次传来“当”的一声巨响,金人又挡住了金甲尸的拳头,而我的番天印也拍中了金甲尸的血海穴。

    血海被拍中的一瞬间,金甲尸体内的煞气立刻减弱了一半,它大概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抬膝就朝我脸上顶了过来。

    它的膝盖上带着很强的风势,当时我就感觉朝我脸上冲过来不像是一只膝盖,而是一辆疾驰的卡车。

    就在这时候,又是“当”的一声,金人毫无征兆地出现了我的面前,又一次成功挡住了金甲尸的膝盖。

    这一击没得手,金甲尸就快速后退,和我拉开了相当大的一段距离。

    它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我能封住它的煞气,来开距离之后就远远地盯着我,足足过了一分钟就没发起攻势。

    金甲尸可以等,但我却是等不起的,再过七八分钟,陈道长召出的金人就要消失了。

    我试着朝金甲尸靠近,可我一迈出腿,它就立刻后退,一直和我保持着五米左右的距离。

    它的速度比我快太多,如果我硬朝它冲过去的话,它一样能轻松避开我。

    稍稍思考了一小会之后,我转过身,做出一副慌张的样子朝隧道那边跑了过去。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这招行不行,只是觉得,从我出了隧道至今,金甲尸好像一直把我当成了它的猎物,即便是和我保持距离的时候,它眼神中特有那种捕食者气息依旧存在。

    如果它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捕食者,当猎物将要从它面前逃走的时候,它无论如何也会有所行动的。但我担心我的推测是错的。

    由于我还担心它看出什么破绽,于是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朝隧道那边跑,可眼看隧道出口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身后还是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我心里有些着急了,但还是在不安中踏出的最后一步——将左脚踏进了隧道里。

    也就在这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风声。

    金甲尸终究还是动了!

    我立刻转身,就看到金甲尸巨大的身躯已经到了我的面前,我也没去管它要对我做什么,立即举起番天印,拍中了它的紫宫穴。

    耳边同时传来“当”的一声巨响,我只是,这是金人又一次帮我挡住了它的攻击。

    也就在这声巨响突然炸响的时候,我以为我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因为就在这一瞬间,金甲尸身上的煞气彻底消失了。

    但很快,我就发现《行尸考录》上对于金甲尸的记载确实是有纰漏的,它身上的煞气被镇住之后,并没有像书上说的那样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相反,它的动作依旧非常敏捷,再被我击中之后,它又向后退去,重新和我拉开了距离。

    在这之后,它就站在远处,死死地盯着我,一切又恢复到了刚才的状态。

    我心里默算着时间的流逝,从陈道长召出金人到现在,已经有段时间了。

    我朝金人看了一眼,就发现他的身体看起来已经有些发虚。

    其实就在刚才我拍中金甲尸的胸口时,就已经感觉到,金甲尸的拳头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衣服,金人已经无法完全挡住它的攻势。

    我沉了沉气,盯着金甲尸,计算着我和他之间的距离。

    它现在和我相距大概六米左右,我抓不住它,只能用罡步来镇压它身上的尸气,但目前来说,我能踩出的罡步,威力最大的区域是以我为中心,半径三米左右的这片区域。

    我试着朝金甲尸靠近,我迈步,它就后退,我疾走几步,它几退到了地穴的尽头,将后背贴在了潮湿的泥墙上。

    万幸的是,它仅仅是贴着泥墙,没有继续拉开距离,此时它和我,只相差不到三米了。

    我不敢再耽搁时间,立刻踩下了罡步,踩完三步九迹,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

    当星力沉入地下,朝金甲尸压过去的时候,我却发现它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它体内,好像有一股区别于尸气和阴气的炁场,正抵御着罡步带来的重压。

    星力在片刻之后就消失了,而金甲尸依旧站在那里,它看我时的眼神变得更加疑惑了。

    我试着去感知金甲尸体内的怪异炁场究竟是什么,那是一种十分火燥的炁场,有些像煞气,又有点类似于戾气。

    很快我就明白了,这具金甲尸,恐怕也是用蛊术炼化过的,出现在它身上的这股怪异炁场,就是蛊物身上特有的那种炁场。

    我又试着拿出一张封魂符,朝它投掷过去,它不躲不避,灵符在半空划过一道金弧,贴在了它的腰上。

    仅仅几秒钟之后,封魂符就从它身上脱落了下来。

    我明明能感觉到,封魂符上的灵韵还是满载状态,几乎没有什么消耗,可它为什么会脱落呢?

    而也就在封魂符从它身上脱落的时候,它却突然暴怒起来,它像头巨熊一样朝我咆哮一声,然后就朝我扑了过来。

    它挥拳砸向我的面门,金人立刻去阻挡它,当它的拳头离我只有十几厘米远的时候,随着一声金属交接般的锐响,金人用双手接住了它的拳头。

    我意外的发现,金人的一只手臂从我的脸颊上穿了过去,但我却没有任何感觉,这时候我才知道它是没有实体的。

    如果在平时,我肯定会疑惑,没有实体的金人,是如何挡住金甲尸的攻击的。

    但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显然没有这样的时间。

    就在金甲尸的拳头被金人接住的下一瞬间,我突然感觉腰部受到了冲击,不由地后退了几步。

    金人虽然挡住了金甲尸的拳头,却没能完全抵挡住金甲尸踹向我的那条腿。

    眼见终于打到了我,金甲尸仿佛变得兴奋起来,他不断用手拍击着自己的肩膀和后背,不断发出金属撞击般的“当当”声,我感觉,它好像是在向我挑衅,而且它一边发出那样的声音,一边迈着蹲步,围着我转来转去。

    它看我时的眼神,越发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

    罡步镇不住它,封魂符对它来说无效,青钢剑也无法穿透它那坚硬无比的表皮,我手中剩下的牌,就只有番天印和黑水尸棺了。

    由于番天印还要留着破阵,对付金甲尸,我只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后背上。但我心里也很清楚,就算用上了黑水尸棺,也未必能将眼前这具邪尸镇住。而且,用后背去贴它的胸口,也意味着我要冒极大的风险。

    我正视着金甲尸,却用余光看了身旁的金人一眼,此时,金人的身体已经快处于半透明状态了。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既然封魂符能让金甲尸愤怒,我就将第二章封魂符掷向了金甲尸身上。

    这一次,它敏捷地避开了,好在它闪身避开封魂符之后,立刻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立刻转身,让后背正对着金甲尸,计划着当金人抵挡住它的攻击时,我就借着它停顿的功夫用后背贴它。

    很快,金属交接的声音再次出现,我猛地向后一跳,就感觉后背像是撞在了一大块铁上,从背上传来的疼痛和震荡感让我有些想吐,但我终究忍住了。

    我能感觉到黑水尸棺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化解着金甲尸身上的尸气,对于一般的邪尸来说,黑水尸棺就算将它们浑身的尸气全部化解掉,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可金甲尸身上的尸气过于强悍,连黑水尸棺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化解。

    金甲尸受到黑水尸棺影响,动作停滞了一秒钟左右,在这之后,我身后的那种坚硬触感就快速离开了我。

    它竟然再次和我拉开的距离,在被黑水尸棺贴身的情况下,它依然可以全身而退!

    我试着感应了它身上的尸气,在刚才那一秒钟内,黑水尸棺化解的部分尸气,还不足它身上全部尸气的十分之一!

    金甲尸被黑水尸棺化解了一部分尸气之后,变得更加愤怒,它朝我扑过来,巨大的拳头像鱼点一样砸向了我的头顶和胸口。

    金人还在努力抵挡着金甲尸的攻势,可金人正变得越来越弱,他无法完全挡住金甲尸的拳头,顶多也就是能减小金甲尸那只大拳落在我身上时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