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9章 金甲尸
    先是放出了百鬼,现在又放出了无数蛊虫,此时的刘文辉,估计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走不动了。

    但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催动大阵的人不是刘文辉,而是一个修为更高的人。而这也是最让我感到担忧的。

    师父一边用封魂符击散厉鬼,一边拉着我向前走,我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陈道长也背着冯师兄快速奔跑着。

    冯师兄已经吃了师父给的守阳糖,但他依旧承受不住附近的大量邪气,整个人浑身无力地趴在陈道长背上,可他还硬撑着力气,一只手拿着风水轮盘,不断为我们指路。

    二十分钟之后,我师父的封魂符眼看就要用完了,这时候冯师兄突然奋力举起手来,指着正对面的一棵老槐树,用尽力气喊道:“阵眼就在槐树下面。”

    那棵树就在村路的正中央,它看起来至少有几百年的树龄了,树干粗壮异常,而在槐树的根部附近,还压着一个直径在一米以上的石盖。

    冯师兄又补充一句:“石盖下面!”

    我和师父立即上前,同时抓住石盖,同时发力,猛地一掀,将石盖整个掀翻。

    果然,在石盖之下,就是一个几乎垂直通向地下的幽深隧道,当石盖被我们掀开的时候,一股强烈到无以复加的尸气夹杂着煞气沿着隧道涌了出来。

    师父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是甲尸。快,有道,老陈,快进去!”

    他一边说着我,一边推了我一把,直接将我推进了洞口,随后,陈道长也背着冯师兄跳了下来。

    隧道并不深,我跌落洞底的时候还是双脚落地,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站在洞底我才发现,在我的正对面,是另一条更加宽阔、更加深邃的隧道,从洞口照进来的光只能照亮隧道十几米的范围,在这十几米之外,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尸气就是从更加黑暗的深处传来的。

    陈道长下来之后,冯师兄几乎是用最后的力气拍了拍陈道长肩膀,说:“我不行了,你们带上我只能多一个累赘,把我放下吧。”

    陈道长也没废话,直接将冯师兄放在了地上。

    冯师兄从身后拿出了一只手电和一把枪,将它们递给陈道长,陈道长没收,还摇了摇头:“这些东西用不上。”

    说完,陈道长就推了我一把,示意我快走。

    我在前面走着,身后突然出现了很亮的黄光,我回头看,就看见陈道长手里拿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东西,上面发出来的光芒很刺眼,以至于我也看不清楚那东西具体的样子,只能隐约看到一个椭圆形的轮廓。

    “别分心,快走。”陈道长又催了我一次,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眉头紧皱。

    我回过身来,一边快速向前走,一边努力感知着尸气的源头。

    此时的整个隧道里已经完全被尸气占据,黑水尸棺开始发挥作用,帮我抵御尸气的侵入。

    我只能感知到尸气的源头就位于我们的正前方,但我无法计算它离我们还有多远。

    在隧道里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前方突然传来了声响,我和陈道长几乎是同时停下了脚步,竖着耳朵倾听。

    隧道深处先是静了一会,之后又传来一阵漫长的“呼——哧——”声,我顿时就分辨出了那是什么声音。

    那是甲尸特有的呼吸声,它们由于在被炼化成尸前身体曾经受过一定程度的腐烂,肺脏上有很多小孔,在呼吸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类似于拉动风箱的声音。

    至于它们为什么要呼吸,这我解释不了,师父也从来没解释过这个问题。不过我想,这大概也是它们吸取天地精华的一种方式吧。

    陈道长走到了和我并排的位置,皱着眉头问我:“什么声音?”

    我说:“甲尸的呼吸声,这只甲尸身上的尸气很不寻常,应该是金甲尸。这种邪尸也是有机会成魃的。”

    陈道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怎么对付?”

    我想了想,说:“兵器和灵符都上不了它,只能先破它身上的煞气,再设法镇尸。煞气一散,甲尸就没有行动能力了。”

    陈道长略微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又朝隧道深处扬了扬头。

    我快步走上前,举着番天印打头阵,陈道长就走在距离我一个身位的地方。

    隧道深处的甲尸肯定已经感应到了我们,但它的职责是守住阵眼,不能随便离开阵眼所在的位置,我听到他的呼吸声变得越发急促,似乎已经变得躁动起来。

    我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对陈道长说:“甲尸行动的时候,会先停止呼吸,然后它身上的尸气会在一瞬间变强。”

    陈道长应声道:“这些我都知道,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也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感觉到甲尸身上的尸气在一瞬间变得非常强,可很快,它的尸气就恢复到了之前的水平。

    我侧着脸倾听,竟还能听到甲尸的呼吸声。

    这很不寻常,《行尸考录》上明明说,甲尸在行动之前,会先停止呼吸,只有和猎物交上手之后,它们的呼吸才会继续。

    难道说我估计错了,守护阵眼的东西,并不是甲尸?

    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我的脚步不由地慢了半拍,陈道长就在身后问我:“怎么了?”

    我就将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陈道长沉默了一会,说道:“在这种时候,别想这么多,那样会扰乱你的心智。你和厚载一个毛病,有时候就是想得太多。”

    在这种时候,你不也还唠唠叨叨地教训人嘛。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没说什么。

    说实在的,虽然隧道尽头的尸气强烈,但我并没感觉特别紧张,毕竟有陈道长这样一个长辈跟着我,我心里就踏实了很多。

    师父不是也说过,陈道长是有大修为的厉害人物么?

    在这之后,我们两个又走了几分钟,透过隧道的出口,我终于看到了尸气的源头。

    我没猜错,那就是一具身形庞大的金甲尸。

    我也是平生第一次亲眼见到金甲尸,从外形上看,它和我当年入行的时候遭遇过的那具铜甲尸其实没有太大区别,只是身体更庞大,浑身钢筋般的肌肉显得更加坚实。它和铜甲尸最大区别,还是它那双带着翠黄色的瞳孔。

    我知道它为什么不行动了,因为我所在的这个隧道根本容纳不了它那副巨大的躯体,可一旦我们离开隧道,它就会立刻攻击我们。

    陈道长在看到它之后就立刻拉住了我,并对我说:“我要施术,你帮我护法。”

    我没有做出口头上的回应,只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站在距离隧道出口不到两米的地方盯着金甲尸,而金甲尸也盯着我。

    这是一种很怪异的经历,它看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它眼神中的狂躁,但它却一动也不动,又给人一种异常平静的感觉。

    我曾听师父说过,自古以来,碰到过金甲尸的人没有几个能全身而退,这种甲尸不但不怕刀枪剑刃,还有着很高的智商,以及比铜甲尸还要卓越的战斗本能。碰到这种甲尸,如果不能在照面的瞬间将它击溃,一旦进入了消耗战就会变得异常危险。

    而且据师父说,就连他和我的师祖也没有见过金甲尸,所有对于金甲尸的记载,都是先人留下来的。至于这些记载中有没有纰漏,没人验证过。

    在我身后,陈道长凝练出了一股非常强的念力,他口中念诵着我听不懂的咒文,可他每念出一个字,金甲尸的眼神就变得越发狂躁,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念诵咒文的声音大概持续了几十秒钟,陈道长口中突然喊出一个“临”字,然后我就感觉身旁金光一闪,一个浑身发金光的、看起来有些熟悉的身形出现在了我身旁。

    当时我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陈道长竟然能凭空造人!

    这时候,陈道长的声音突然响起:“这具金仙法身只能持续十分钟左右,速战速决!”

    他的声音不是从我身后传来的,而是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先是一惊,然后转身望去,却发现陈道长竟然躺在了地上昏迷不醒了。

    他的声音再次出现在我脑海中:“别浪费时间,镇住甲尸,就能破阵!”

    说这段话的时候,陈道长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一个“阵”字,微弱到几乎难以分辨。

    我知道,他的声音大概不会再出现了。

    虽然我不明白陈道长为什么会认为镇住甲尸就能破阵,但我知道,确实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我颠了颠手中的青钢剑,将番天印挂在腰上,深吸了一口气,就冲出了隧道。

    和预想中的一样,我一出隧道,金甲尸就朝我奔了过来,虽然我早有准备,但我没想到它的速度竟然那么快,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就到了我面前,巨锤般的拳头挂着风声落向了我的头顶。

    如果这一拳被打中,我的天灵盖绝对会被砸个稀巴烂。而以我的速度根本躲不过这一拳。

    突如其来的巨大紧张感让我不由闭了一下眼,接着就听到头顶上传来“当”的一声巨响,仿佛是两柄金属打造的锤子撞在了一起。

    我睁眼朝头顶上看,就看见那个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我身边,他抬着一只手,接住了金甲尸带着千钧巨力的拳头。

    金甲尸立刻后退几步,到了距我五米左右的地方才停下,它依旧像之前一样紧紧盯着我,可他的眼神中除了狂躁之外,还多了几分疑惑。

    竟然还懂得疑惑,这种邪尸的智商果然很高。

    我看了眼身边的小金人,他直挺挺地站在我身边,我不知道它在看哪里,因为他的眼睛整个是金色的,没有瞳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