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8章 蛊炼百鬼
    大家都注视着地面,各自摸出了法器,严阵以待。

    就在这时候,出现在地面下的那股阴气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向我们靠近,我仔细感知了一下那股炁场,发现在阴气之中,还夹杂着一丝戾气和怨气,在周围的浓郁阴气影响下,这两种炁场显得过分微弱,但我还是能感觉到。

    我立刻反应过来,此时正快速接近我们的东西,是一只厉鬼,而从它身上那股阴气的精纯程度来看,这只厉鬼的凶戾程度,离凶神也只有一步之遥。

    难道说,这就是养鬼人一脉的真实底蕴吗?

    下一个瞬间,阴气的主人终于破土而出,那是一个有着血色眼睛的鬼童,它的脸上几乎已经形成了五官,果然是一只快要变成凶神的恶鬼。

    刚一冲出地面,恶鬼立刻盯上了几乎没有道行的冯师兄,我也仅仅是刚看清楚它的样子,它就在下一瞬间化成一道残光,朝着冯师兄扑了过去。

    澄云大师立刻取下胸前的佛珠,套在了冯师兄脖子上。

    鬼童眼看就要冲到冯师兄面前的时候,佛珠上突然显现出很强的念力,一道无形的墙突然出现在鬼童面前,隐约中,我听到了“乓”的一声微响,仿佛那只鬼童真的撞在了一堵墙上。

    紧接着,它就被这道墙反弹了回来,我师父看准机会,投出一张封魂符,正中鬼童的背心,瞬间将身上的阴气、怨气全部打散,炁场一散,鬼童也跟着消散了。

    这时候澄云大师又将手上的佛珠交给了庄师兄,并对大家说:“刘文辉的这套阵法号称百鬼阵,估计,像这样的厉鬼还有很多,大家小心点。”

    他这边刚说完话,我就感觉四面发放都出现了大量的精纯阴气,每一道阴气都比鬼童身上的强,每一道阴气中,都夹杂着怨气和戾气。

    很快,师父他们也发现了异常。

    这一次没有人指挥,大家都很自觉地渐渐靠在了一起,相互间背对着背。

    当所有人都靠在一起之后,师父侧过脸来,说道:“有道、有义,老陈,等地底下的东西都冲出来之后,我们设法牵制住它们,你们立刻冲击阵眼。”

    陈道长刚点头,大量阴气突然冲出地表,上百只快要化为凶神的厉鬼破土而出。

    大概陈道长也是感觉这些厉鬼就是埋藏在地下的所有邪物了,当场就要拉着我走,我反手抓住他的手腕,朝他摇头:“还没完,地底下还有其他的邪气,还有东西没出来。”

    我师父一边朝着厉鬼投掷封魂符,一边问我:“还有邪气,什么邪气?”

    我说:“说不清楚,从来没见过那样的邪气。但那种炁场,让我觉得浑身痒痒。”

    这时候,正用一柄断刀驱赶厉鬼的孙先生开口道:“那是毒物特有的炁场,应该是蛊虫。老柴,咱们得撤,不然今天都得喂虫子!”

    我师父却很坚决地说:“不能撤,尽量给有道他们拖延时间。黄大仙,你的引魂灯该排上用场了!”

    师父说话的时候,黄大仙已经将手伸进怀里,整个身子都蜷缩在了地上。他已经在取引魂灯了。

    每次黄大仙从身体里取出引魂灯的时候似乎都特别痛苦,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不能将引魂灯拿在手上四处走动,那盏灯和他的元神连接,他只要拿在手上,引魂灯就会发挥作用,以至于他只能将灯存在体内,防止引魂灯的灵韵外泄。

    我曾经问过黄大仙,从体内取出引魂灯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黄大仙脸上就露出了一副十分痛苦的表情,他说:“就好像是亲手把自己的胃扯出来一样。”

    我一直不敢去想想亲手掏出自己的胃是什么感觉,但从那以后,每次看到黄大仙取出引魂灯,我就感觉背脊发凉、头皮发麻。

    这次也是一样。

    黄大仙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取出引魂灯和勾魂锁,巨大的痛苦让他狂喘粗气。

    在这其间,仉二爷和孙先生一直护在他身边,帮他驱赶厉鬼。

    稍稍缓了一小会,黄大仙才站直了身子,用混杂了妖气的念力催动引魂灯。

    引魂灯一出,别说是厉鬼,就算是真正的凶神也会立刻被它吸引,顷刻间,所有厉鬼汇聚在一起,同时冲向了黄大仙,我师父也放下封魂符,踩出了罡步。

    可我却发现黄大仙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慌。

    连他的手也在剧烈地颤抖,引魂灯随着他手指的颤动剧烈摇曳。我突然意识到,以黄大仙的修为,完全不足以承受这么多厉鬼汇聚在一起的阴气。

    这时候,黄大仙猛喷一口老血,引魂灯脱手落地,他本人也直挺挺地向后仰去。

    一只红衣女鬼不早不晚地冲到了黄大仙身前,嗖的一下就钻进了他的身体。黄大仙的魂魄在那一瞬间竟然被挤出了体外。

    这只鬼竟要借黄大仙的身还阳!

    我想冲过去帮忙,陈道长却一把拉住我:“别乱跑!”

    好在李道长也留意到了黄大仙的情况,他立即转身,打了两个手结,然后伸出右手,一掌拍在了黄大仙的背上。

    我就看到李道长的念力凝练成了一只巨大的蓝色手掌,当他拍中黄大仙的时候,那只大手也将厉鬼拍出了黄大仙的体外,之后李道长又攥了一下左手,那只蓝色手掌又推着黄大仙的魂魄,将他的魂魄塞回体内、轻轻扶正。

    黄大仙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先是失魂接着又还魂,他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变化,听“哇”的一声,大口地呕吐起来,一边吐还一边剧烈的咳嗽,感觉苦胆都快要被他吐出来了。

    可他还算清醒,立即将引魂灯收回了体内,没了引魂灯的吸引,那些厉鬼又散开了。

    刚才还想借黄大仙的身还阳的那只女鬼这时候像疯了一样,朝李道长扑了过去,李道长用念力凝练出的手掌已经消散了,他也来不及结手印,立刻从怀里摸出一张符箓,朝女鬼投掷过去。

    李道长的速度很快,我也没看清符箓上究竟是什么符印,只是看到当符印撞击到女鬼的时候,女鬼的身形一下就散了,可下一个瞬间,女鬼被击散的魂魄又重新凝聚起来,它似乎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恢复形态之后先是短暂地愣了一下,接着又冲向了李道长。

    这时候,一张封魂符从我身边呼啸而过,直直贴在了女鬼的额头上,这一次,女鬼才算是真的被打散了。

    我师父朝着李道长喊:“这些鬼物在大阵里很难被打散,还是以镇为主。”

    李道长冲我师父点了点头。

    在师父喊话的时候,我有点担心地朝师父看去,果然看到师父的脸色惨白,似乎非常虚弱。

    黄大仙收起引魂灯的时候,我师父也强行中断了思存,罡步引来的星力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反噬。

    师父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黄大仙承受不住厉鬼的阴气,引魂灯很容易失控,到时候,那盏灯可就不只能引来厉鬼了,我们这些人的魂魄弄不好也要受到影响,黄大仙收了灯,厉鬼就散了,师父的罡步无法镇住所有的厉鬼,但从天而降的星力也是不分敌我的,到时候,罡步镇不住所有厉鬼,却对自己人造成伤害,所以不得不强行中止。

    大概是看到了我担忧的眼神,师父特意朝我摆了一下手:“我没事。”

    他这边刚说完,仉二爷那边突然喊了一声:“小心,虫子上来了。”

    话音一落,我感觉到地面可是以极快的频率、极小的幅度震动起来,几秒钟之后,雪地上就出现了一个个手指大小的东口,几只外形酷似蜈蚣、蜣螂的虫子从其中几个洞中钻了出来。

    它们出来的时候,那些围绕着我们的厉鬼突然僵硬了一下。

    我还天真的以为事情出现了转机,可很快,大量蛊虫像从地底溢出的黑水一样从那些洞口中疯涌而出,那些厉鬼也在这一刻变得越发疯狂,不断冲击着我们几个人围成的小圈子。

    仉二爷一掌拍碎了爬到他身上的“蜈蚣”,黑色的虫血溅得到处都是,他转过身,朝我师父喊:“老柴,这样下去不行啊!”

    我师父则立刻朝澄云大师那边喊:“大和尚,用大慈悲力驱虫。老李、老仉,为大和尚护法。”

    在师父说话的时候,澄云大师已经盘腿坐下,念起了经文。而李道长和仉二爷也快速凑到了他身边,为他驱散蛊虫厉鬼。

    师父又朝孙先生招手:“老孙,你和我护着老陈和有道他们去阵眼。”

    孙先生二话没错,快速来到了师父身边,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护着我们朝阵眼靠近。

    一边走着,师父还不忘问我一句:“这附近还有别的炁场吗?”

    我说:“阵眼那边有很强烈的尸气。”

    师父的表情先是显现出了一丝犹豫,但过后他又点了点头,说:“阵眼应该有邪尸镇守,胖墩和厚载都不在你身边,你自己小心吧。”

    说话间,我师父将一只厉鬼驱走,又对孙先生说:“看样子大阵已经被完全催动了,这下刘文辉肯定跑不了了。”

    孙先生却显得没什么信心:“还是先把阵破了再说吧。”

    我师父为什么说刘文辉肯定跑不了了?

    原因很简单,这么大的阵法,以刘文辉原本的修为,是绝对催动不了的,除非他提炼出了超越修为的念力,也就是强炼念力。当大阵彻底启动之后,刘文辉虽然不用持续催动大阵,可光是之前的巨大透支,就能让他彻底变成一个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