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7章 炼五毒
    我说完这句话以后,仙儿盯着我看了很久,也不知道多了多长时间,她突然说:“为什么听你这么说,我突然觉得好尴尬呀。”

    我挑了挑眉毛:“为什么尴尬?”

    仙儿:“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很尴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尴尬呢。哦,是这样,我是觉得,你说的这句话,和我问你的问题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我笑了笑,没再就这件事深究下去,而是给庄师兄打了电话,将我和梁厚载的想法告诉了他。

    庄师兄同意了我的想法,他也说,目前来说,直冲阵眼有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了。

    挂了电话,我就催着梁厚载和仙儿回去睡觉,他们两个走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睡着。

    其实现在再回过头去想当时的情形,我想,我当时大概是想对仙儿说,见证了王磊的惨状之后,我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以至于我的整个心态都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但我也说不清楚,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

    又过了两三天,我的病情已经稳定,可以下床随意走动了,就立刻联系师父,说可以行动了。

    在这两天时间里,庄师兄和冯师兄从附近调来了四个连的兵力,在市里构建了包围圈,将葬教的暗藏势力全部围了起来。

    一直没有停息的大雪虽然让部队的行动能力打了折扣,但这场大雪也让市区和乡村都变得非常安静,不管是城镇的马路上还是村路上,几乎都没有几个行人,这也让我们的侦查工作变得容易起来。

    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展开行动的那天应该是正月十五,这原本是应该是一个合家团圆的日子,我们这群人却冒着大雪来到了东乡。

    这时候的东乡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样子,我们进村的时候,几个孩子正凑在村路上放鞭炮,随着暗红色的鞭炮被点燃、炸响,村路旁的院子传来一阵激烈的狗叫声。

    有一个孩子看到我们,立刻跑了上来,挨个作揖行礼,嘴上很甜地叫着:“叔叔好,哥哥好,爷爷好……”

    说着说着,他的视线突然落在了仉二爷身上,虽然仉二爷当时是对他露出笑脸的,可这孩子还是被仉二爷身上的煞气吓了一跳,当场眼睛一红,险些哭出来。

    仉二爷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票,塞进了男孩手里,孩子看了看手里的钱,想笑,可他大概又想起了仉二爷可怕的样子,转头就跑了。

    在我们那的农村,一个村里的人,大多都是亲戚,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孩子见到行人就上来拜年、要压岁钱的并不少见,少见是仉二爷这么阔绰的长辈,因为村里孩子太多,乡里乡亲走在路上,往往在口袋里塞一些零钱,有孩子上来拜年,给个一块两块就打发了。

    刚才得了钱的男孩显摆似地挥舞着手里的红票,乐呵呵地冲向了路旁的伙伴们,他的小伙伴们见他得的压岁钱多,也好奇地朝我们这边看过来。

    仉二爷大概是觉得这些孩子都可能跑上来拜年,就提前从口袋里拿了钱出来,可那些孩子一看到他就跟见了瘟神似的,一窝蜂地跑了。

    孙先生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还用一种充满调侃的眼神看着仉二爷。

    这一下弄得仉二爷很尴尬,他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说:“那个……小孩嘛,胆子小,正常。”

    他说完话之后,大家先是一阵沉静,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这样的一个小插曲让大家紧绷的心弦都稍稍松弛了一些,但随着我们越来越靠近东乡的中心区域,村路上就越来越难见到行人,犬吠声和鞭炮声都消失了,空气中透着一分不正常的寂静。

    又走了大约五分钟之后,冯师兄突然停了下来,对我们说:“阵眼就在东乡的中心地带,刘文辉现在也在那边,他的位置离阵眼很近。”

    我师父回过头去问庄师兄:“咱们就这么进阵里,不会被刘文辉发现吧。”

    庄师兄无奈地笑了笑:“我昨天算了一卦,咱们这一次走的是血煞运。换句话说,不管咱们怎么做,都会被刘文辉提前发现。”

    听着庄师兄的话,我心里就在想,既然刘文辉一定能发现我们,那他会不会提前跑路?

    我师父不由地皱了一下眉头,又问他:“这次的赢面大吗?”

    庄师兄说:“五五开,不过全胜的几率很小。”

    全胜?怎样才算是全胜?

    我心中带着这份疑惑望向了庄师兄,庄师兄见我朝他那边望去,就朝我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我师父这时候则点了点头:“五成的赢面已经不小了,走吧,用最快的速度靠近阵眼。”

    说完,大家就由师父带头,朝着东乡的重心地带快速前进。

    可走了没多远,庄师兄挂在胸前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有人在对讲机另一头语气急促地说:“一号一号,我是六号,听到请……”

    没等他说完,庄师兄立即回应:“我是一号!”

    对讲机中先是出现了一阵“嗤嗤啦啦”的忙音,然后就听另一端的人说:“目标有异动,重复,目标有异动。”

    庄师兄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正常说话,什么异动?”

    我们只听到对面的人说了一声:“供桌”,然后对讲机的信号就像是被截断了一样,只能听到嘈杂的忙音。

    庄师兄摆弄了一下对讲机,抬头对我师父说:“波段被拦截了!”

    我师父没看他,只是仰头望着天空,过了一会,才对庄师兄说:“不是被拦截,是被邪气干扰了。赶紧走吧,很快就要变天了。”

    说完,师父就开始继续赶路了。

    其实说起来,我的修为虽然不如师父,但对于炁场的感知能力,我比师父还要强出一些来,但我完全没有感应到任何邪气啊,也不知道师父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可刚走没多远,果然有一股很重的邪气从东乡的重心地带爆发出来,并以极快的速度朝我们这边蔓延。

    那股邪气的成分很复杂,有阴气、怨气、煞气……其中竟然还掺杂着一股浓烈的尸气。

    这些炁场混杂在一起,不断地翻涌着,每一股炁场都想要占据主场,它们不断地互相争斗着,而越是争斗,每一股炁场都变得越来越强。

    我师父停下了脚步,同时抬起手,示意后面的人也停下来。

    李道长问我师父:“怎么停下来了,趁着邪气还不是很强,赶紧冲阵眼吧?”

    我师父摇了摇头:“怪不得刘文辉能在百鬼阵里糅杂红衣降头的传承,他这是用上了蛊术里炼五毒的手法啊,把几种邪气揉在一起,让它们互相争斗,直到其中一个把其他的都吞噬了,才算是大阵初成。”

    听到师父的话之后,李道长的语气显得更急躁了:“那就快点吧,不能让他成阵。”

    他一边说着就想向前走,却被我师父伸手拦住。

    我师父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你这急躁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你也不想想,炼五毒炼五毒,咱们现在进去,不也成了五毒之一了吗。这时候进去,咱们肯定也要被那些邪气给吞了。等等吧,等到那里的炁场不再变化,咱们再冲阵。”

    因为看不清李道长的脸,我也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只看到他顿了一下脚步之后,就停了下来。

    在这之后,是一段不算太长的等待。

    就如我师父说的一样,从东乡中心区域传来的那股邪气在经历了十几分钟的变化之后,渐渐开始趋于稳定了。

    刚开始的时候,每一种炁场都变得越来越强,似乎是想将自己强行撑大,然后吞噬对方。可随着时间的退役,怨气和煞气开始慢慢变弱,最终还是阴气占据了主场的地位,又是几分钟过去,怨气和煞气彻底消失,而那股阴气,却变得异常强大。

    不过,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掺杂在这些邪气中的那股尸气在经历了前期的增强之后,就没再发生变化,就连阴气完全占据主场的地位之后,它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改变。

    我有些疑惑地望向师父,师父应该也感觉到了那股怪异的尸气,我看到他猛地皱了一下眉头。

    远方的阴炁场在保持了短暂的平静之后,突然以更快的速度蔓延开来,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已经覆盖了我们所在的区域。

    我看到师父再次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就听他说:“冲阵!”

    师父说话的时候,一边前进,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了几张封魂符,而我则抽出了青钢剑,又将番天印攥在了手里。

    我们没有像之前一样飞奔,只是迈开大步快速地走着。

    师父提醒我:“有道,等一会不管出了什么状况,都由我们来应付,你只有在到达阵眼的时候,才能使用番天印。”

    我朝师父点了点头,可师父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并没有留意到我的反应。

    在村路上走了整整十分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其他人还好,可从李道长不断挠头的举动上来看,他似乎变得越发焦躁了。

    澄云大师就走在李道长的身后,他看到李道长的举动之后,脸色也变得非常凝重。

    而就在这时候,我们觉脚下出现了一股更为纯粹的阴炁场,我立刻拉住师父的胳膊:“师父,不对劲!”

    我师父停下来,问我:“怎么了?”

    我用很快的语速说:“地面下方有东西靠近。”

    师父立刻转过头,朝所有人挥了挥手:“散开!”

    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立刻散开,围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