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6章 残缺不全的资料
    庄师兄点头:“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葬教对于柴师叔和六大世家的情况,就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我今天来,除了和你们互换信息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组织传个话,嘱咐你们两个一定要尽快成长,也尽快担负起柴师叔在组织里的责任。如今,六大世家也加大力量,着手培养新人了。”

    一边说着,庄师兄看了一下手表,加快了语速:“现在刘文辉还和陈莲蓉待在一起,他们位置在东乡,几天来都没有改变过。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刘文辉有着养鬼人和红衣降头两脉传承,兼会一些蛊惑人心的邪术。关于他的具体信息都在这份文件里,你们两个看一看。设计一下,咱们该如何行动。”

    说话间,庄师兄将一个档案袋放在了我的床头上。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和大伟商量一些事情,你们早点休息。”庄师兄一边说着话,一边和冯师兄一起走向了门外。

    直到冯师兄带上房门之后,梁厚载才对我说:“咱们在店子村潜伏的这几天,柴爷爷他们也没闲着啊。”

    我笑了笑,没说话。

    在这种时候,我师父如果能闲下来,那他就不是我师父了。但我也没想到,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师父他们已经将刘文辉的底细摸得这么透彻了。

    我和梁厚载在店子村的时候还在讨论,如何从杨聪这帮人身上挖出刘文辉的底细呢。现在看来,我们两个完全是白操心一场。

    过了没多久,病房的门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从门缝里看了进来。

    那双眼,还有那眼神,我实在太熟悉了,立刻朝外门吆喝一声:“瘦猴,干嘛呢?”

    刘尚昂好像愣了一下,之后他才敞开门,笑呵呵地走了进来,他一边朝我这边走,一边说着:“我们几个刚才就到了,就听见庄大哥和冯大哥叽里呱啦地说着话,我们怕打扰你们,就没好意思进来。”

    在刘尚昂进屋之后,罗泰和罗菲也跟在他身后进了屋,我发现罗菲手里还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飘出了很浓的香气。

    那股香气我也熟悉得很,那是我师父做的饭菜。

    他们这边刚进屋,冯师兄也急吼吼地跑了进来,他跑到我床边,说一声“东西忘拿了”,然后就提着之前他带过来的那个果篮风一样地走了。

    罗菲走过来,将两个小饭刚缸分别递给了我和梁厚载,然后又拎着一大包饭菜跑到仙儿那边去了。

    我打开饭缸一看,发现里面装了半缸小米粥,另外在饭缸上层的碟里还盛了一点水煮的青菜。

    然后我又朝仙儿那边望去,就看到罗菲从袋子里拿出了很多饭盒,那些饭盒里装得山珍河鲜,我隔着一个床位就能闻到从那边飘过来的鲜香,最后罗菲又拿出了一个小碗,里面竟然是黄玉太岁熬成的浓汤。

    罗菲给仙儿拿了餐具,然后就冲仙儿笑:“吃吧,柴爷说了,你这次是三魂七魄受损,不但要好好修养,身子也要大补。”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我靠,不是吧,我们两个是小米粥加青菜,仙儿为什么有这么多吃的?”

    罗菲转过头来看我一眼,然后她就笑得比刚才还灿烂:“柴爷说了,你们两个现在是内伤未愈,只能吃清淡的。来的时候他还特意为你们熬了一大锅鸡汤,什么作料都没放的那种淡鸡汤,柴爷说,喝的时候还得配上田七。哈哈哈哈,我觉得那汤太难喝了,就特意没给你们带。”

    我叹了口气,看着只有小米粥和青菜的饭缸,心里要多不爽有多不爽。

    过了一会,我突然觉得饭缸里好像少了点什么,就听梁厚载那边也嚷嚷起来:“大姐,你至少给双筷子吧。”

    罗菲愣了一下:“哎呀,来得太着急,就带了仙儿这一套餐具。”

    仙儿也回过头来,对我们说:“没事,你们先等等,等我吃完你们就有用的了。”

    我和梁厚载同时翻了翻白眼,因为耐不住饿,我们两个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用手抓着青菜,陪着小米粥,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刘尚昂就坐在我们两个病床中间,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听刘尚昂说,这次的事处理完之后,师父打算让孙先生带我们回川,不过这一次我们不回寄魂庄,而是要去藏区,到时候,刘宗厚师叔会负责我们的日常起居,而孙先生将在那里对我们进行一场为期半年的特训。

    说起来,我也有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刘师叔了。

    罗菲照顾仙儿吃完晚饭就收起了碗碟,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罗菲怕影响我们休息,就叫着罗泰和刘尚昂离开了。

    我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坐起身来,打开了庄师兄送来的那个档案袋。

    梁厚载和仙儿也没睡,他们听到我这边的声音,就跟商量好了似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又都凑到了我的身边。

    档案袋里是一份只有三四页的材料,这份材料没有封皮、没有装订,而且页码也不连贯。

    梁厚载在一旁对我说:“看样子,这几页纸只是某个文件中的一小部分。”

    我撇了撇嘴,也没多说什么,仔细阅读起了材料上的信息。

    材料开篇是一些不连贯的句子,这些句子里的大部分词汇用黑色水彩笔涂过,内容无法识别。

    直到第一页纸的后半部分,黑色水彩的痕迹才彻底消失,出现了比较连贯的句子。

    资料上说,刘文辉虽然继承了养鬼人和红衣降头两脉传承,但道行并不算高。他之所以难对付,也不是因为他的修为和传承,而是养鬼人和红衣将头这两脉的数百年基业,全都掌握在他手上。

    养鬼人一脉数百年间炼化出的无数凶魂厉鬼,以及红衣将头数百年培育出的大量蛊虫,全都在他手上。

    据可靠消息称,刘文辉已经在东乡摆下了百鬼大阵,这个阵法传自养鬼人一脉,他却将红衣降头的蛊术也糅杂了进去。

    而我们这一次不但要抓捕刘文辉,还要将这个大阵彻底破除,光是那些为了布阵而被刘文辉安置在东乡的厉鬼、蛊虫,现在不除,日后必将遗祸百年。

    但我们这次的对手,说白了,并不是刘文辉这个人,而是养鬼人和红衣降头这两脉的数百年底蕴。

    而中原道门对于养鬼人的传承以及蛊术都不太了解,所以,用番天印来破阵,应该是目前来说最好的选择。

    由于番天印可镇天底下一切邪气,只要用它镇住阵眼的炁场,大阵必破。

    这就是我必须跟随师父一起行动的原因。

    资料上还说,刘文辉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的丧心病狂。用两个宗门的所有底蕴来布阵,看起来很厉害,但以刘文辉的道行,根本没有能力控制这个阵,别说是他,就连当年的李老太条,也不敢贸然用养鬼人一脉的所有底蕴和我师父对抗,不是她不想,而是不敢,连她也无法同时控制那么多厉鬼。

    写这份材料的人推测,刘文辉如果真的启动大阵,极有可能会因为修为不足而导致大阵失控,到时候,百鬼和虫群四散,极有可能引发一场更大的危机。

    材料上能辨认出来的内容大概就只有这些了。

    看完这份残缺不全的材料,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仙儿就在一边问我:“这是什么破文件啊,重要的信息全都被涂黑了!”

    我叹了口气:“我和梁厚载在庄师兄供职的那个机构里,只算是外线人员,有些核心的东西,我们是不能知道的。”

    在我和仙儿说话的时候,梁厚载一直是一副沉思的表情,片刻之后他才问我:“道哥,庄大哥刚才留下文件的时候,是想让咱们给想个行动方案,可我想来想去,好像只有一种方案啊,没有别的选择。”

    我说:“嗯,刘文辉在他的阵法里糅杂的东西太多,想要发动大阵的话,估计要耗费不少时间。目前来说,咱们只能集中所有优势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冲击阵眼,防止他发挥出大阵的全部威力。”

    梁厚载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片刻之后,梁厚载又对我说:“其实现在想一想,当初刘文辉出现在店子村的时候,就是咱们抓捕他的最佳时机了,可惜了,眼睁睁看着机会从手指尖溜走了。”

    见梁厚载的表情变得有些失落,我笑了笑,对他说:“材料上虽然说刘文辉的修为不高,但这也看和什么人比,和我师父、陈道长他们比,刘文辉的道行可能确实不高,可和咱们比呢,我想,不好说吧。你想啊,如果这个刘文辉和方雪梅是一个级别的,咱们当时贸然出手,肯定制不住他,当时屋里的人也快醒了,万一咱们没抓住刘文辉,还被杨聪他们夹击,我估计,不但咱们几个要完蛋,咱们在店子村的行动也要泡汤的。哎呀,所以说嘛,这种事,本来就是有很多不确定性的,没必要懊恼。”

    仙儿凑到我跟前,用一种很惊奇的眼神看着我。

    我问她干嘛,她咂了咂嘴,说:“以前碰到这种事的时候,都是梁厚载劝你来着,现在怎么反过来了?我感觉,在店子村走了这一趟以后,你整个人的气质好像都变化了。”

    我笑了笑,说:“见了王磊当时的惨状,说实话,最初是震惊,觉得他可怜,可通过他,我也想通了很多事情。”

    仙儿朝我眨眨眼:“想通什么了?”

    我说:“我是觉得,只要还活着,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