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4章 刘文辉其人
    在这之后,庄师兄和冯师兄就相互配合着说了起来。

    我也是这时才知道,从年前至今的这段时间里,师父他们看似清闲,但实际上,他们全都在调查刘文辉。

    之前梁厚载说刘文辉可疑的时候,师父他们都是一副不愿相信的样子,其实他们不是不信,而是不想让我们怀疑刘文辉,更不想我们因为心中的这份怀疑,去独自调查刘文辉。

    师父他们这么做,也是怕我们冒冒失失地行动,会中了葬教布下的圈套。

    谁知我们不但没有中招,而且几乎是靠自己的力量就解决了店子村里的巨大隐患。庄师兄说,对于我师父他们来说,这算是一个意外之喜了。

    既然我师父他们的主要调查对象是刘文辉,庄师兄和冯师兄的话题也大多是围绕着刘文辉这个人展开的。

    在调查刘文辉的过程中,有两个人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第一个是董家庄的老稳婆董春花,另外一个,就是被我们抓住的方雪梅。

    庄师兄他们也是在审讯过了方雪梅之后,才将刘文辉的身份彻底摸清了。当然,在审讯的时候,已经被催眠的方雪梅肯定不会主动招供,但,只要她的魂魄没有受损,庄师兄就有无数手段让她开口。

    顺带一提吧,我这里所谓的“手段”,都和私刑无关,正道中人的审讯,一般不会使用太过激烈的手段。

    庄师兄和冯师兄说,二十五年前,葬教之所以培育了刘文辉在内的几个“祭品”,其目的并不是为了召唤罗睺,而是为了从这些孩子里选出化外天师的接班人。

    在那个年代,化外天师还是一个具体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名号。而这个所谓的化外天师,我其实是打过交道的,她就是当初住在邮局家属院的那个李居士,李老太太。

    李老太太是化外天师这件事,当时的葬教核心成员几乎全部都知道,其中的绝大部分人也见过李老太太本人。

    当年李太太之所以千方百计将我们一家三口骗到邮局家属院,就是因为她得到了消息,守正一脉的柴宗远要收我做弟子,他将我们骗过去,原本不是想要我的天眼,而是要我的命。尽管我们守正一脉对葬教的了解并不多,但据董春花说,我们守正一脉一直被葬教视为最大的威胁。

    可当李老太太发现我有天眼之后,却起了贪心,在院子里摆开大阵,想将我练成小鬼、夺我的天眼。也正是因为这份贪心让她错过了最好的动手时机,直到我师父突然到访,李老太太虽然厉害,但还是棋差一招,被我师父废了道行。

    冯师兄说,其实李老太太一直都没死,我师父废了她的道行,但没要她的命,后来还是冯师兄带队将她押解到了西南地区的一个特殊监狱中,那个监狱,是专门用来关押他们这些歪门邪道的地方。

    在最近的几年里,庄师兄他们也曾试图让李老太太开口,让她交代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师从何人,又是为什么潜入到山东。可李老太太虽然被废了修为,但她修行多年,心智非常强硬,庄师兄他们用尽了所有办法,也只从她口中得到了些零星的信息。

    她只是说,她的师父是个南洋养鬼人,五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他之所以潜入山东,是为了一个宏大的计划,至于这个计划是什么,庄师兄他们没能问出来。

    庄师兄说,在李老太太被我师父抓住之前,刘文辉一直在她的指导下修行。

    在葬教于二十五年间培育出的几个祭品中,也只有刘文辉达到了要求,有资格成为化外天师这个名号的继承人,至于其他的人,则成了真正的祭品,随着他们年满二十五岁,将为召唤罗睺而献出生命。

    说到这里,庄师兄又提到了这些祭品的父母,包括刘文辉的父母在内,这些人也全部都是葬教的成员,换句话说,葬教在二十五年就已经存在了。

    根据孙先生的推测,在二十五年前,葬教应该还是一个规模很小的邪教,但其教众却似乎非常忠诚。

    当初,刘文辉他们的父母几乎是在一个月之内同时自杀身亡,董春花说,这些人的死都是出于自愿的,他们的死亡,实际上都是一场血祭。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在孩子身上种下了一份怨力,同时为自己的亲生骨肉改运,别人改运都是往好了改,他们改运,则是让孩子的幸运变成霉运。而他们的孩子,除了刘文辉之外,日子过得都非常凄苦。

    董春花还说,罗睺其实就是用怨力召唤出来的,这些祭品身上的怨气越强,召唤出的罗睺威力就越大。

    而在这些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一直有葬教的人盯着他们,防止他们因为运气太差,过早地死亡。

    葬教在八十年代初期、中期派到我们这个县城来的人,全都是来监视这些祭品的。

    董春花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因为当年葬教培育祭品的计划,就是她提出来的。她和李老太太师出同门,是李老太太的师妹,但李老太太学的是养鬼,她学得却是医术。她和李老太太一起加入葬教之后,李老太太靠自己的手段上位,成了葬教两大护法之一的化外天师,可她因为没什么本事,很难受到葬教的重视。

    而她之所以弄出这个一个计划,说白了,也是为了在教中给自己争取权利。

    可是董春花没想到,她和李老太太从小看大的刘文辉在成年以后,变得异常狠毒,简直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而刘文辉的这种性格,也是葬教青年一代共有的特质。

    李老太太死后,刘文辉没有直接继承“化外天师”这个名号,不是他不想,而是因为他的资历不够,不能服众。

    在刘文辉看来,化外天师的位子落不到他的头上,也不能被别人抢了去。他担心葬教那些比他更有能耐和资历的人抢走他的位子,就像葬教高层提议,说是将化外天师变成一个虚名,并以催眠和蛊术控制一些教众,让他们自以为自己就是化外天师,用化外天师的身份在外走动,以此来迷惑正道中人。

    刘文辉的提议得到了葬教高层的认同,从此以后,化外天师不再是一个固定的人。

    这只是刘文辉的第一步计划,他还是想成为化外天师,他认为,这个名号最终只能为他一人所有。在此之后,他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步计划:提升自己的资历,也就在这时候,他看中了董春花的二十五年计划,并想将功劳据为己有。而一直照顾他长大的董春花,则成了他必须除掉的人。

    庄师兄说到这的时候,我忍不住插嘴将他打断:“葬教高层?除了化外天师和另外一个护法,葬教的高层,不就只有葬教的教主了吗?”

    庄师兄摇了摇头:“据董春花说,在教主和护法之间,还有九大长老。但不管是刘文辉还是她,都没见过那些长老,更没见过教主。而他们和葬教高层联络的时候,通常都是和教主的传讯人联系。对了,说到这,不得不说一下董翠萍这个人,哦,董翠萍,是刘文辉调教出来的一个女人,她的原名叫陈莲蓉,原本是个老佣兵组织的成员。”

    我说我知道她,她是刘文辉的传讯人。

    庄师兄依旧摇头,说陈莲蓉不是刘文辉的传讯人,而是化外天师的传讯人,如今化外天师已经成了一个莫须有的名号,刘文辉私自调遣陈莲蓉,让她作为自己的传讯人四处活动,算是一种越级行为。但葬教高层对于刘文辉的这种行为好像并不在意,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里面,似乎是有隐情的。

    据董春花的推测,在化外天师成为一个虚名之后,陈莲蓉很可能就变成了教主的传讯人,几乎每一次葬教高层有什么新的决定,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由陈莲蓉通知刘文辉的。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陈莲蓉没有见过教主,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葬教高层,所以连董春花也说不清楚,葬教高层是怎样将信息传达给陈莲蓉的。

    董春花还交代,刘文辉这些年之所以能在教中吃得开,主要是因为那个能操纵疯虱的崔老。

    崔老仗着自己是最后一个红衣降头,兼会使用大量蛊术,很受葬教高层的重视。当初他和李老太太一起来到我们的小县城,两个人的关系很暧昧,虽然他们没有承认过,但董春花知道,她的师姐李老太太,其实是崔老的姘头。

    李老太太死后,崔老也和董春花一样担负起了照顾刘文辉的责任,只不过随着刘文辉渐渐长大,董春花和他的关系越来越远,崔老和他却越走越进了。

    崔老对于刘文辉可以说是视如己出的,不但照顾他的起居,而且还将自己那一脉的传承传授给了刘文辉,这其中就包括操纵疯虱的手法。

    刘文辉得了崔老的传承之后,就越发不把董春花放在眼里,他之前想要除掉董春花,大概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在从那以后,他就将这种想法付诸行动了。

    而这也导致了董春花和刘文辉的决裂。

    董春花自己供述,在最近的几年里,刘文辉曾偷偷向她下毒,也曾偷袭过她,每一次都被经验更老道的董春花识破,而且董春花也知道,刘文辉就算下毒,也不会使用能将她直接杀死的计量,就算偷袭,最多也只会将她打昏,不会要她的命。

    刘文辉只是想控制住她,让她交出一样东西,在这之后,董春花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