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1章 真正的怪物
    这时候,罗菲和罗泰也进了院子,当罗泰看到血人的时候,身子明显僵了一下,罗菲想冲向血人,我立即朝她喊:“别妄动!”

    罗菲停下脚步来看我的时候,血人也突然转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他盯了我几秒钟,然后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他,就听他“嗷”的一声暴吼,然后我只感觉到他的身形闪了一下,然后他那只被火焰滋养而变得硕大的拳头,就到了我的面前。

    我以为我要死了。

    夏师伯曾经说过,只要我的两道生门都在身边,我就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夏师伯的推算从来没有出现过错误,这次也一样。

    就在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血人的拳风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嗖噜噜”的声音,那种声音,就像是有人将长鞭奋力甩出,狭长的鞭身从空中划过的声音。

    紧接着,原本飞速砸向我的那只拳头又快速远离了我。

    我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眼睛,朝着血人那边看过去,才发现血人此时被一条钢索勒住了脖子,他的整个身子都被吊在了半空中,而持钢索的人,竟然是仉二爷。

    仉二爷怎么来了?

    我心里正疑惑,就见血人奋力地拧动腰身,竟然挣断了钢索,从仉二爷的束缚中脱离出来。

    就算血人没有心智,他也能感觉到仉二爷身上的危险气息,他不再理会我,落地之后,就死死盯住了仉二爷。

    刚才钢索被血人挣断的时候,仉二爷也被割破了手,他拿出一块灰色的手帕,一边擦着手上的血迹,一边问我:“力气还挺大,这是个什么东西?”

    我对仉二爷说:“是修罗,原身应该是王磊。他现在还有残存的意识,如果能留他一条命的话……”

    仉二爷打断了我的话:“王磊是谁?”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院子又陆陆续续进来很多人,我师父、陈道长、李道长、孙先生、黄昌荣,他们全都来了。

    不等我说话,仉二爷就朝我师父他们摆了摆手:“都别插手,这东西力气很大,速度也快,人多了反而手忙脚乱。”

    看到师父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特别安心,我已经忘了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心情了。

    师父看了我一眼,朝我点了点头,又对仉二爷说:“这东西应该就是修罗,他身上的血非常烫,你小心点。”

    仉二爷问我师父:“怎么处理它。”

    师父说:“只能压制住他身上的那股燥性,这种事你在行。”

    仉二爷笑了笑,对着血人摆开了架势。

    而在此其间,血人就一直紧盯着仉二爷,他眼神中的暴戾变淡了,却多了一份很深的警惕。同时我意外地发现,仉二爷身上的那股煞气,竟然比血人身上的煞气还要烈。

    血人的身子经过了几秒钟的微微颤抖之后,终于还是动了起来,在我眼里,他还是身形猛地一闪,然后我就看到一个红色的影子到了仉二爷面前。

    仉二爷的反应速度超乎想象得快,我也没看清他做了什么动作,只听到“嘭”的一声,然后就看见二爷那只蒲扇一样的大手抓住了血人的脑袋,将血人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积雪被血人身上的温度融化,又有大量白雾扬起。

    透过这层雾气,我看到血人双手支地,似乎想要顶着仉二爷的力道强行爬起来,可他那一身怪力竟然还是败给了二爷,任他怎么用力,都被二爷狠狠钳制住,根本站不起来。

    当时我就怀疑,仉二爷可能不是人,一个正常人,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他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我们的常识了。

    血人一直被仉二爷压着,毫不停歇地挣扎,他的力气好像变得越来越大,到最后,仉二爷几乎压制不住他了。

    仉二爷松了手,同时一脚踹在血人的肩膀上,将血人踹出了好几米远。

    孙先生在一旁朝仉二爷喊:“怎么着了,这么一会就支持不住了?昨天喝酒的时候你不还说,自己一点没老来吗?”

    仉二爷白他一眼:“瞎扯淡,什么叫支持不住了!这怪物邪性着呢,越压着他,他的力气就变得越大。”

    我师父这时候说道:“修罗这东西是越战越强,估计化外天师弄出他来,就是为了克制你的。”

    “克制我?”仉二爷看着血人,笑了笑:“想得美!”

    血人远远盯着仉二爷,他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幅度和频率都比之前大得多。

    仉二爷看着血人,皱起了眉头:“他怎么了,我现在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我师父在一旁说:“他的人性在努力压制体内的魔性,你先等一等吧,等魔性占据主场再动手,不然的话,你有可能会伤害到他的精魂。”

    这一下仉二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盯着血人看了很久,可血人一直没有动,就是不停地颤抖。

    最后仉二爷对血人说:“歇会吧,你的魔性,我会帮你压制住,相信我。”

    也不知道血人是不是听到了仉二爷的话,在下一瞬间,他突然停止了颤动,身上额怨气、阴气和煞气也以很快的速度变得越发浓烈。

    可不管怎么变,血人身上的煞气都比仉二爷差了几分火候,这样的差别好像是出自本质的,就算血人身上的煞气再怎么增强,都无法达到仉二爷那样的境界。

    仉二爷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朝着血人扬了扬头:“你准备好了吗,我可要动手了!”

    我可以确信,现在的血人肯定听不懂仉二爷的话,可他还是在仉二爷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行动了,他的速度比刚才还要快,我已经完全无法靠肉眼捕捉他的动作了,只看到一道红色的影子朝着仉二爷呼啸而去。

    仉二爷一样快得惊人,他以极快的速度动了一下肩膀,好像是挥出了拳头,但我看不清他的拳路和拳头,实在太快了。

    然后我就听到“嘣”的一声闷响,就像是石头和金属的剧烈碰撞声。

    血人被仉二爷一拳打飞了,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重重砸在了院墙上,还没等他爬起来,仉二爷已经冲到了他面前,先是一脚将他踩住,在他的脸上狠狠砸了两拳。

    就听“嘣、嘣”两声,血人的身子压在墙上,几乎把墙壁压出裂纹来,我看到墙上已经暴起了大量的灰尘。

    血人试图反抗,可仉二爷已经骑在了他身上,铁锤般的重拳不断落在血人的脸上、脖子上、胸口上,他也在反击,仉二爷攻击他的时候,他也用拳头不断击打着仉二爷。

    墙壁终究还是没能承受住他们两个的怪力,轰的一声倒塌了。

    碎裂的砖土砸在仉二爷和血人的身上,可他们两个完全不去理会,还是在不断地互相攻击。

    在我眼里,仉二爷和血人的对决,完全就是两个怪物在战斗。

    血人身上的肌肉异常坚硬,就连子弹都无法打穿,他甚至不怕火烧。可在仉二爷的攻势下,我竟然发现血人正渐渐落了下风。

    仉二爷像打了鸡血一样,越打越狠,他的拳速也越来越快,力气也越来越重,他的拳头打在血人身上发出一阵阵闷响,这响声变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刺耳。

    可血人在和仉二爷对攻了五分钟之后,拳头的速度就渐渐慢了下来,至少我能看清楚他的拳路了。

    他身上那些如同钢筋一样坚固的肌肉似乎也无法再承受住仉二爷的猛攻,他开始扭动身体,并龇牙咧嘴地怪叫,从他嘴里开始流出滚烫的血液来。

    又是几分钟过去,血人的最后一拳像棉花一样碰到仉二爷的胸口,在此之后,他的整条胳膊就瘫软在了地上。

    仉二爷也停止了攻击,扶着半截断墙站了起来,他看来也耗费了很大的力气,必须扶着膝盖才能站稳。

    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用一种极为惊愕的眼神看着仉二爷,仉二爷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眼神,他转过头来,朝我看了一眼,然后又带着些尴尬地笑了笑:“这家伙还挺能扛的,呼……我也快没力气了。”

    这时候,孙先生他们跑了过来,黄昌荣拿出钢筋,想把血人捆绑起来。

    仉二爷却朝黄昌荣摆了摆手:“别绑他了,他身上的阴煞已经被我打散了,不会再发生异变了。”

    我问仉二爷:“他现在这个样子,能治好吗?”

    仉二爷摇了摇头:“皮被扒了,机体又发生异变,肯定治不好的。不过我倒是可以确保他恢复心智,而且他的身体强度非常高,机体功能也和常人不同了,虽然没了皮,但活下来应该不难。可心智恢复以后,以他现在这个样子该怎样生活下去,就要看他自己了。”

    这时候,孙先生走了过来,给我把了把脉,说我问题不大,修养几天就好了,之后我师父朝门外招呼了两声,有两三个人从外面进来,我师父嘱咐了他们几句之后,他们又抬来了担架,先将大伟抬走,然后是梁厚载,最后是我。

    他们将我抬上担架的时候,屋子里突然传来了“哐当”一声闷响。

    院子里的人立即紧张起来,仉二爷朝屋子望了一眼,问我:“里面还有人?”

    我点点头,指了指昏迷不醒的血人,对仉二爷说:“是他的父亲,王大海,人已经疯了。”

    仉二爷没说话,缓缓皱起了眉头。

    片刻之后,屋门被推开,王大海怀里抱着一根被削了皮的圆木头,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他的眼中没有任何光彩,出门以后,他就呆立在门前,用那双无神的眼睛扫视着院子里的人,直到他的视线落在血人身上的时候,我感觉他的眼中突然多了一丝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