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0章 心智泯灭
    仅仅是几秒钟之后,血人又一次像野兽一样俯下了身子,他趴在地上,眼神变得非常急躁,一双眼睛紧盯着刘尚昂手里的枪,不停地地上打转,嘴里还发出低吼的声音。

    他好像对刘尚昂手里的武器有些忌惮,又好像在寻找攻击刘尚昂的时机。

    血人这一次的样子和之前几次有着很大差别,前几次他虽然也像野兽一样趴在地上,但看上去还算平静,总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可这一次,我却感觉他体内的那只野兽已经彻底醒了过来。

    刘尚昂端了一下枪,也在寻找攻击的角度。

    就在这时候,血人突然停了下来,我感觉到他的眼神在顷刻间变得极其狂躁,顿感事情不妙,赶紧上前,准备在血人身上画下血符。

    虽然血符在他身上存留不了太长时间,但终究有一点作用。

    可还没等我走到他身前,他就突然转身,“嗷——”的一声咆哮,伸手朝我抓了过来,他的速度不快,我稍一侧身就闪开了。

    然后我就听到一声枪响,刘尚昂按下了扳机,一颗子弹破膛而出,瞬间击入了血人张开的口中。

    子弹打进了血人的喉咙里,可他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只是稍微顿了顿身子,之后又十分恼怒地朝刘尚昂嘶吼一声。

    此时血人的眼中几乎失去了一个活人应有的理性光泽,他已经彻底变成了野兽,在朝刘尚昂嘶吼之后,又转向了我,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我,在他的眼中,我竟然感觉不到敌意,但能感觉到一种……饥饿。他似乎把我当成了猎物,当成了他的一顿饱饭。

    我离他近一米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正在快速升高,他走在地上的时候,被他的手脚触碰到的积雪快速融化,升起一阵阵白雾,那些白雾笼罩着他的身体,渐渐的,我看不清他的脸和身子了,只能在雾气中看到一个不算清晰的轮廓。

    我很想现在就冲上去,阻止他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杀不掉他,也压制不住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盯着他。然后心怀侥幸地希望他自己能恢复正常。

    之前我也想过向师父求援,但葬教在店子村布下的局本来就是对付我师父的,即便是杨聪一伙人已经被我们清理得差不多了,但谁也不能保证,我师父他们来了以后不会遭遇到什么。

    就在我心里还想着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时,雾气中的影子突然闪了一下,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只血红色的手臂就朝我的脖子抓了过来。

    我被他抓了个正着,然后就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直接将我推翻,压在了地上。

    血人身上的温度很高,我的脖子接触到他的手掌,就有一种被灼伤的痛感,他压住我之后,张开嘴就朝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我趁着他重心不稳,立刻抬脚,用双脚顶着他的腰将他顶到了半空,他大概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双脚离地,显得有些惊慌,手上松了几分力道,我立刻掰开他的手指,身子一缩,同时脚上发力。

    将他蹬翻在地的同时,我就地一滚,退到了梁厚载身边。

    血人翻落在地之后,很长时间没爬起来,我还以为他又要恢复正常了,可他没有,几秒钟之后,当他爬起身来的时候,突然朝着我们一声暴吼,在这之后,我只看到他身子一闪,接着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

    这一次他的速度,比他袭击方雪梅的那次还要快!

    我刚刚伸手护住要害,立刻就感觉仿佛有一条铁棍打在了我的手臂上,我几乎被巨大的力量打飞,连着退了好几步,才算稳住阵脚。

    刚才站在我身边的梁厚载也受到了攻击,他的体重比我轻得多,一被打中就飞了出去,他现在就落在我身后,我也看不到他到底怎么样了,但一直没听到他重新爬起来的声音。

    从余光里,我看到庄师兄和刘尚昂都端着枪,枪口正对着那个血人。

    血人在突袭我和梁厚载之后,又愣在了原地,他的目光不断从我、刘尚昂还有庄师兄身上跳来跳去,似乎在选择一个最合适的目标。

    庄师兄身手不行,刘尚昂身子骨太弱,我担心,血人如果对他们两个下手,万一他们被打中,很可能就是伤筋动骨的大伤,甚至丧命。

    我忍着手臂上的疼痛,开始慢慢挪动脚步。

    血人原本还盯着刘尚昂,他感觉到了我的动作,又朝我这边看了过来,他歪着头,一直看着我移动,但并没有扑上来。

    他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疯狂地进攻,时常会犹豫一下。我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他时常给我们一点喘息的时间,我们几个人里已经有人倒下了。

    快走到院角的时候,我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梁厚载正半蹲半跪地俯在地上,他的右手无力地垂着,似乎是脱臼了。

    来到院子的角落,我又拿起了一只钢叉,深吸一口气,朝着血人慢慢靠近。

    这柄钢叉似乎唤起了他之前被我牵制时的那段记忆,他见我向他靠近,一边朝着我低吼,一边抖动着脸上红彤彤的肌肉,做出一副狰狞的表情。

    他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牵制住他,但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试试。

    来到他身前一米半的距离时,我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进入了钢叉的有效攻击范围。但只要他没有动作,我也不会主动去招惹他。

    他盯着钢叉看了一会,终究还是动了,他仿佛是试探似地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钢叉的尖头,我没动,继续盯着他。

    他见我没有任何动作,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朝我扑了过来。

    我虽然看不清他的动作,但可以大体判断出他飞扑的方向,立刻手持钢叉横扫,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从钢叉上传来的坚硬触感我就知道,这一下我打中了,血人的身子当时应该是浮空他,他没有着力点,顿时被我击倒。

    可他刚一落地,又爬了起来,再次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朝我飞扑过来。

    他的动作和刚才同出一辙,我再次挥动钢叉的时候,他也第二次被我击倒。

    我感觉,他的速度虽然变得更快,力气也变得更大了,但攻击的方式却比我第一次和他对峙的时候更加单一。

    他不断地从地上爬起来,不断地朝我飞扑,我就一次次地用钢叉将他击倒。

    他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我的体力却变得越来越少,二十斤重的钢叉在我手里也似乎变得越发沉重,最后几次将他击倒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快握不住手中的武器了。

    我也数不清血人倒地了几次,只知道他又一次爬了起来,并朝我扑过来。我还想用钢叉击打他,可我的节奏已经跟不上他的速度,在我将钢叉挥舞到一半的时候,一道红色的影子已经到了我面前。

    我赶紧扔掉钢叉,试图收回手来格挡。

    可我慢了一步,血人坚硬的躯体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我的胸口上,他的力量变得比之前强了太多,我根本不敢硬抗,一感觉到他的巨力,我就迅速后撤。

    虽然我的后撤能化解一部分冲击力,但他的速度比我快太多,我的胸骨受到撞击,感觉整个胸腔都好像被压扁了,骨头和内脏几乎快要碎裂。

    我被他撞飞,落地之后就觉得浑身骨头都快散了一样,不只是疼痛,还使不出任何力气。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刘尚昂的叫喊声:“怪物,往这看!”

    我估计血人应该听不懂刘尚昂的话,他只是因为听到声音才突然驻足,朝刘尚昂那边望了过去。

    刘尚昂刚才大概是进了屋子,此时他手上拿着一个黑漆漆的坛子,在血人转身的一刹那,他就将坛子里的液体泼向了血人,空气中顿时飘起一股浓浓的酒精味。

    紧接着刘尚昂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火机,他将火机扔向血人,同时举枪射击。

    那只火机飞到血人面前的时候,正好被子弹击穿,随着一声短暂的爆响,血人身上的白酒呼的一下就被点燃了。火焰很快蔓延了他的全身,高温将附近的大片积雪融化,蒸汽飞扬起来,又被他身上的火焰驱散。

    这时候的血人已经变成了一个被烈火包围的火人,可他依旧动也不动地趴在那里。

    刘尚昂和庄师兄一直举着枪,对着被火焰吞噬的血人,可他们谁都没开枪。其实现在拿枪指着血人,也只能是庄师兄和刘尚昂的习惯性动作了,他们都知道,67式手枪射出来的子弹根本无法对血人造成伤害。

    火焰一直燃烧了十几分钟才熄灭,血人的身体表面变成了炭黑色,可不知道为什么,被火焰灼烧之后,他的身体看上去竟比刚才魁梧了很多。他抖动了一下身子,那些被烧成炭的体表组织立刻破碎,一片一片地脱落下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被火焰洗礼过之后,血人身上的肌肉变得更加圆实和饱满了,他的身子整整大了一圈,眼神中的狂躁也变成了暴戾。

    他死死盯着刘尚昂,我想站起来,但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庄师兄接连向他开了两枪,可每一次子弹都被弹飞。血人也不理会朝他开枪的庄师兄,就是一动不动,死死盯着刘尚昂。

    我的内脏可能受了伤,从嘴里呼出来的气都带着几分血液的咸腥味,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视线也稍微有些模糊,我看到血人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错觉。

    如果不是,那就说明王磊的意志还在,他还在努力抵制着体内的那股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