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9章 人性
    可惜我还是拍偏了,这一掌没有打中她的丹田,却拍中了她的侧腰,她也终于吃不住力,仰面倒在了地上。

    梁厚载看准机会,赶紧上前,一脚踩向她的气海,但梁厚载根本连站都站不稳,他这一脚不但没踩准,自己还倒在了地上。

    方雪梅狠狠瞪了梁厚载一眼,接着又看向我,我看到她的眼睛几乎是红的,在肆意燃烧的狐火衬托下,她看上去,就像一只地狱里的厉鬼。

    她发狂似地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我们咆哮:“你们全都得死,都得死——”

    最后一个字被她拖出了很长很长的长音,随着她的咆哮,一道具化成形的淡红色念力像鲜血一样从她口中喷出,飞向了血人所在的方向。

    还没等我转过身去看身后发生了什么,方雪梅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念力,与此同时,院子里的阴气突然变得非常微弱。

    刚才她就算是耗尽力气,也没见她能凝练出这么强的念力。

    还趴在地上的梁厚载立刻朝我喊:“她没有这样的修为,她在强行凝练念力!”

    强行凝练念力,说白了就是透支潜能,方雪梅这是要同归于尽啊!

    我立刻支撑着身子站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来到方雪梅面前,伸手拍向了她的石门穴。可这一次我依旧没拍中。

    方雪梅身上的煞气散了以后,按说我的身体应该很快就能恢复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正在阻止这样的恢复,每次我做出动作的时候都仿佛要克服巨大的阻力。

    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了罗泰的声音:“躲开!”

    又让我躲开,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拧着腰闪避了,只能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

    倒地的时候,我那被麻痹的身子几乎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紧接着,我就听到身后传来“嗖”的一声长音,一道亮银色的光泽破空而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方雪梅的气海上。

    几乎在一瞬之间,她身上的念力就散了,而我身上的麻痹感也终于开始快速消退。

    念力没了,方雪梅身上的狐火也快速熄灭,这些狐火没有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仅仅是烫红了她的皮肤,就连之前被狐火点燃的鞋子和裙子都没有受到任何损坏。

    有时候我就觉得,仙儿的狐火和她本人一样,也是让人看不懂摸不透的。

    方雪梅捂着自己的小腹,面带痛苦的表情慢慢蹲在了地上,她朝着罗泰那边看了看,又看向了我们,露出一脸的怨恨,然后她又挣扎似地站起来,大概是想逃走。

    可气海被破以后,不单单是无法凝练念力,连行动都变得很困难,她还没完全站起来,就再次龇牙咧嘴地蹲了下来。

    我的身体很快恢复得差不多了,起身走到方雪梅身前,伸出左手将她拎起来,又用右手的手掌在她的石门穴上轻轻拍了一下。

    方雪梅大概感觉到了自己的念力被我彻底封住了,就用一种非常惊恐的表情看着我,忍着疼,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我怎么了?”

    我没理她,转身走到院墙边,靠着墙坐了下来。罗泰就趴在我旁边。

    我长吐一口气:“你什么时候来的?”

    罗泰用手撑着身子坐起来,淡淡地说:“早就来咧,你们打的欢,从院子里一直打到外面,没看见额。这女人好厉害来,咱们这么多人才把她制住。”

    我看着方雪梅,这时候她正一脸惊恐地朝着村子东边爬,可她已经没什么力气,几乎爬不动,我也懒得去管她,只是对罗泰说:“多亏了你,不然这一次就完蛋了。”

    罗泰先是笑了笑,又问我:“客气个啥嘛,都是应该的。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方雪梅推门进院子,听动静,你们已经在院子里打起来了,院子里还有别的人?”

    听着他的话,我脑子里就想:“原来你来得这么早,那你不早出手,还要等……”

    想着想着,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血人。

    那个血人还在院子里!

    也就是“血人”这两个刚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时候,院子里的仙儿突然喊了一声:“有道,你快来看!”

    当时我的身子还有一点麻木的感觉,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站起来,扒着门框快速冲进了院子。

    在一脚跨过门槛的时候,我留意到方雪梅的表情变得更加惊恐了,但我没时间理会她。

    一进门,我就看到那个血人挺直了身子站在院子中央,他不再用四肢爬行,只是靠着两条腿,朝着屋门的方向走了三四步,但他很快又停了下来,仰头望着天空,胸口随着呼吸的频率不断地起伏。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他好像恢复了神智,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他将两只手举起来,放在自己的眼睛前面。

    我发觉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似乎正变得越来越激动,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从他身上,我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

    刘尚昂从地上爬起来,拉着罗菲和庄师兄退到我身旁,大伟此时就靠在院子的角落里,他和血人之间的距离是最远的。

    血人没有理会我们,就是看着自己血红的双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候,梁厚载走了进来,他站在我身边,试探性地朝血人唤了一声:“王磊?”

    我看了梁厚载一眼,心中有些疑惑。眼前这个血人,就是王大海幸存的二儿子,王磊?

    当梁厚载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血人的动作明显僵硬了一下,他慢慢地转身,将那张被撕掉皮肤的血脸正对着我们,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几乎是哽咽着说了一句话。

    他没有嘴唇,说出来的话含混不清,但我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王磊已经死了。”

    话音一落,我感觉他身上的怨气、煞气、阴气突然以极快速度变得异常醇厚和暴烈,他眼神中的理智,也在这三种炁场出现的时候中快速泯灭。

    几秒钟之后,他又变成了一只狂躁的野兽,四肢同时着地趴在地上,贴在他身上的那些灵符就像被点着了一样,发出一层一层的荧光,然后快速脱落。

    我们也没敢耽搁,在他发生变化的同时已经围了上去,我在他身上快速画下了血符,而梁厚载则将大量的辟邪符贴在了他身上。罗菲也在血人身上贴了不知名的灵符,仙儿挑着狐火灯笼,照着血人的天灵盖。

    所有人都想将血人身上的三种邪气压制住。而刘尚昂则跑到大伟身边,捡起了地上的枪。

    可惜我们几个都失败了,我的血符很快就被血人自身的血液溶解,梁厚载和罗菲的灵符也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失效了。

    刚开始,血人受到狐火灯笼的影响,还显得比较温顺,但随着我的黔驴技穷,他也在一瞬间变得狂躁起来。

    我画在他身上符印被彻底消解的时候,他突然暴吼一声,伸手抓向了仙儿。还好罗菲反应快,一把将仙儿拉开。血人抓住了狐火灯笼,瞬间将灯笼捏碎,那盏灯笼是用仙儿的念力做出来的,和仙儿的精魂相连,灯笼一碎,仙儿也受到了伤害,她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非常虚弱。

    我赶紧将仙儿和罗菲支开,然后又扑到血人身前,在他的后背画下了封魂符的符印。

    说真的,我们在场的人都不想伤害他,只要他不作出太出格的事情来。

    我感觉,血人体内好像有一个非常狂躁的东西想要冲脱出来,此时的他正用自己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压制那个东西。

    他时而变得暴躁,朝我们咆哮,有时又变得非常安静,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反反复复,毫无规律地在两种状态中切换。

    他安静的时候,会故意离我们远一些,而在他暴躁的时候,则会试图接近我们,尤其是接近罗菲和仙儿这两个女性。

    我只能让仙儿和罗菲先把大伟抬出院子,然后和梁厚载、刘尚昂还有庄师兄一起守着他,罗泰没进来,他听说院子里有一个被扒了皮的血人,就死活不肯进来。

    庄师兄已经没有子弹了,刘尚昂从剩下的四颗子弹里拿出两颗来分给庄师兄,然后对我说:“道哥,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咱们如果能帮他,那就帮,可如果帮不了他……”

    说话间,他朝我扬了扬手里的枪。

    我明白他的意思,叹了口气,眼睛盯着缩在角落里的血人对他说:“子弹对他没用的。”

    刘尚昂:“那也未必,这要看往哪他,打他的表面肯定是没用了,可如果能把子弹打进他的嘴里……我就不信他的内脏也这么硬。”

    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联想到从血人嘴里喷出来那一股沸水,我估计他的内脏应该也比常人坚韧得多。

    就在这时候,在角落地蹲坐了十几秒钟的血人突然站了起来,我还以为他总算又回复神智了,可紧接着,他又趴在了地上,龇牙咧嘴地朝我们这边看。

    然后他又站了起来,接着又趴下……不断地重复,可我发现,随着时间的延续,他站立的时间正渐渐变短,而他像野兽一样趴在地上的时间,却在延长了。

    我已经意识到事情正在朝不好的方向,立即朝刘尚昂使了一个眼色。

    刘尚昂点头会意,他朝着血人那边走了几步,举起了枪,对准血人的嘴巴。

    这时候,血人还是站着的,刘尚昂大概也不想在他理智尚存的时候攻击他,没有开枪。

    这不是犹豫,而是人性。我们都知道血人此刻一定非常痛苦,我们也知道,如果他能恢复理智,以我师父和仉二爷他们这些人的能耐,也许可以找到有能力为他治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