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8章 意料之中的强敌
    罗菲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扳指样的玉器,并施展术法,用这枚小小的扳指不断化解着从地底传来的阴气。

    我也咬破了手指,在雪地上画出了封魂符的符印,并用自己的念力不断加持着封魂符的灵韵,如果我不这么干,封魂符的灵韵很快就会被阴气消耗殆尽。

    在我们两个的合力之下,飘荡在空气中的阴气没有继续增强,但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了。我们只能阻止阴气继续增强,却无力驱散它。

    方雪梅显然也不轻松,她一直在凝练念力,身子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我看到汗珠正从她的额头上滑落下来。

    不过我心里很清楚,现在牵制方雪梅的人不是我们,而是躺在我脚边的血人。从地底浮上来的阴气,绝大部分都涌进了他的体内。

    我看着方雪梅,她也不断转动着眼珠,视线在我和罗菲身上来回跳转。过了很久,方雪梅很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你们是什么人?”

    我扯了个谎:“自己人,特意过来帮你压制修罗的。”

    但方雪梅理所当然地没有相信我:“你们是柴宗远的人?还是那个姓罗的带来的人?”

    刚才大伟开枪的时候,她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枪口的指向。

    我故意做出一副嘲弄的表情看着她,说:“呵呵,你说反了,我们可不是罗泰带进村的,他是受我们的邀请,才来到店子村的。”

    说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院子里的阴气场产生了轻微的变化,那些从地底溢出地面的阴气,有一小部分好像在向罗菲那边集中。

    我下意识地朝罗菲那边看了一眼,她大概是从余光里看见了我,微微朝我点了一下头。

    看样子,那些阴气,是罗菲故意吸引到自己那边去的。

    这样的炁场变化我们能感知得到,方雪梅当然也可以,但她好像并不是太关心,只是一直死死地盯着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疑惑,还有一些我看不透的东西。

    这时候,梁厚载很勉强地在地上翻了个身,对方雪梅说:“方雪梅,你真是个笨蛋,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方雪梅现在说起话来非常吃力:“你……什么意思?”

    梁厚载:“难道你们察觉到自己身边有内鬼吗?”

    听他这么说我就明白了,他打算说一个谎,一个对于我们来说很蠢的谎,可这样谎言对于其他人来说,尤其是对于那些疑心很重,或者身边的伙伴并不可靠的人来说,却有着极大的威力。

    方雪梅迟疑了一下,之后就用一种摇摆不定的眼神看着梁厚载。

    此时的梁厚载几乎无法动弹,只是动了动嘴皮子,说:“是杨聪让我们来的,他就是埋伏在你们身边的那只鬼。”

    方雪梅的表情变得更不自然了,她沉默了半天,才艰难地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她的语气极不坚定,恐怕她自己说出的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信。

    这时候,梁厚载好像瞅准了什么机会似的,突然朝着方雪梅身后大喊:“杨聪,你还不动手!”

    说真的,这种谎话实在太蠢了,蠢到别人根本不会相信这是一个谎言。

    方雪梅上钩了,当这句话从梁厚载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竟然真的转过身,朝着身后望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下,彻底分了方雪梅的心,她身上的念力突然变得散乱起来,院子里的阴气也跟着被弱化。

    血人这时候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方雪梅那边慢慢接近。而梁厚载也硬撑着站了起来,从身上摸出三张灵符,朝着方雪梅掷了过去。

    方雪梅很快就发现我们是在骗她,在她身后根本什么人都没有。

    可她还是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才转过身来,此时梁厚载的灵符已经飞到了她面前,她猛一挥手打掉了两张,只有其中一张辟邪符贴在了她的手臂上。

    梁厚载的辟邪符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切断了方雪梅和地底那股阴气的连接,我感觉院子里的阴气又弱了几分,于是不再管雪地上的封魂符,也冲向了方雪梅。

    我一边朝她那边奔跑,一边在右手上画下了血符,又使出背尸的手法,将黑水尸棺的一部分炁场转移到右手的掌面上,同时开始凝练念力。

    师父给我的那本秘籍上说,黑水尸棺的炁场加持封魂符之后,封魂符就不仅可以封魂,还可以封住念力。只要我将自己的右手掌打在方雪梅的石门穴上,理论上来说,她在几个小时之内都无法再使用术法。

    秘籍上说,有大念力的人甚至可以用这种手法彻底废除一个人的道行,不过我可不算是有大念力的人,做不到那么绝。

    方雪梅在挡开梁厚载的两张灵符之后,第一件事是引导大量阴气将血人重新压制住,然后才腾出精力来对付我们。

    她以一边后退,一边以极快的速度凝练念力,试图从地下抽出阴气。

    就在这时候,罗菲也拿出一张灵符,快速掷向了方雪梅,那张灵符没有贴在方雪梅身上,而是落在她身前一米左右的地面上。

    紧接着,我就感觉这道灵符中涌现出了大量的阴气,这股阴气似乎对地底的那股阴气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它一经出现,方雪梅从地下抽取阴气的速度就变得非常缓慢了。

    方雪梅一看情况不对,就快速朝罗菲的灵符冲了过去,可我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伸手就拍向了她的石门穴。

    方雪梅虽然不是练家子,但她实战经验显然非常丰富,在我出手的时候,她就提前后退一步,同时快速凝练念力,我就感觉到一股非常强的煞气从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

    我背上的黑水尸棺可以挡阴气、怨气这样的邪气,唯独对煞气无可奈何,当那股煞气通过空气混进我的念力中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神经好像都受到了麻痹,手腕开始微微地颤抖,连双脚都有些站不稳了。

    这女人修炼的术法怎么都这么邪门,先是从地底抽阴气,现在又从身上释放出煞气来。要知道,我们修习的这些术法,虽然说都是对各种炁场的运用,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一个本身没有煞气的人能从自己身上提炼出煞气,也没听说过谁能越过地表的坤气,直接从地底提炼阴气。

    梁厚载这时候也来到了我身边,他刚想抬脚踹向方雪梅的小腹丹田,可方雪梅也就在这时候释放出了煞气,梁厚载的脚顿时没有准头,一下踹在了方雪梅的大腿上,方雪梅闷哼了一声,朝院门的方向退了两步,梁厚载的身体有些麻痹,没能立即稳住重心,呼的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可他很快又撑着地面奋力爬起来,加入了战斗。

    我们俩就像两个喝多了的醉汉一样,张牙舞爪地向方雪梅发动攻势,可每一次都打不准,任谁也无法伤到方雪梅的丹田。

    方雪梅在释放出煞气的同时,还在奋力地从地底提取阴气,罗菲虽然不断用念力加持自己的灵符,但我能感觉出来,地下的阴气终究还是被提取出来了。在与方雪梅的角力中,罗菲落了下风。

    除此之外,方雪梅还死死压制着我们身后的血人。

    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但她的弱点也非常明显。

    我和梁厚载虽然没有伤到他的丹田,但我们两个都是从小练功练到大,不能说一身钢筋铁骨吧,但也差不到哪去,每次我们打中方雪梅,不管打中的是她身上的哪个部位,她那副弱不禁风的身躯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她也只是死死支撑着,一边忍着疼,一边用煞气压制着我们两个。

    我能感觉自己的神经越来越麻木了,现在我的手掌打在她身上的时候,只能听到声音,手掌上却没有触觉的反馈。

    情急之下,我冲梁厚载大喊:“别管丹田了,打,就是打!”

    喊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快不会打弯了,只是短短几个字,说出来就非常费劲,我也不知道梁厚载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好在我喊完话之后,梁厚载那边的攻势突然变得猛烈起来,他几乎是手脚并用地胡乱攻击着方雪梅,我和他一样,也用上了浑身的力气,对着方雪梅一桶乱打。

    方雪梅忍着疼,不停地后退。

    我和梁厚载当时都是说不出的狼狈,但方雪梅也快支撑不住了,我能感觉到,在我们身后的院子里,阴气终于开始一点一点地变弱了。

    我一边挥动双手去攻击方雪梅,一边又听到身后的院子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应该又有人爬了起来。

    接着又听到一阵急促但又异常轻盈的脚步声,我知道,这是仙儿正朝我们这边奔跑。

    “有道,躲开!”

    我听到了仙儿的疾呼声,立刻扭动着几乎完全麻木的腰身闪到一边,就看见一道幽绿色的火光从我刚才战力的位置飞驰而过,直接落在了方雪梅的脚下。

    几乎是一瞬间,方雪梅的鞋子就被狐火点燃了,狐火的火势又以极快的速度变得旺盛,瞬间爬上了她的裙子、衣服。

    让我惊讶的是,仙儿的狐火竟然可以烧尽煞气,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在狐火越烧越旺的同时,方雪梅身上的煞气也在以很快的速度消耗着。

    方雪梅的表情立即变得惊慌起来,她朝着我身后投去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我知道她在看仙儿。

    虽然身上煞气消散了一些,但我的手脚依旧麻木,只能强撑着两条腿朝方雪梅那边靠了两步,用尽所有力气,一掌拍向她的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