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7章 腹背受敌
    他的智力很低。

    刚才和他角力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这家伙的力气虽然很大,但重量大概只在两百斤上下,这样一个重量,我应该是可以应付得了的。

    我脑子一边想着这些,一边挡在了庄师兄面前。

    血人大概也认出了我就是刚才试图挡住他的人,他看到我的时候,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我就看到他脸上的肌肉在抽搐,嘴里还发出“叽叽喳喳”的嘶哑叫声,那声音就像是正在下蛋的母鸡被人掐住了脖子。

    我知道,他是在嘲笑我。

    这样一个几乎没有智商的东西,竟然懂得嘲笑!

    不过这一次,我绝对让你笑不出来。

    他只是短暂地顿了几秒钟,接着就扑向了我,他的速度是很快,但和我比还是差一点,眼看他快要撞上我的时候,我立刻闪身,同时单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向我的左侧。

    他一心想要扑我,力量是笔直向前的,这一下被我带偏了方向,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百斤的重量,以我现在的力气,已经可以随意拖动了。他的力量确实很大,但只要我发力的方向和他不在一条对线上,他的力气对我来说就是无意义的,而我也能很容易地控制住他百斤重的身体。

    其实这样的巧劲,还是上次和仉二爷交手以后,我一个人研究了很久才悟出来的。

    他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歪着头看我,似乎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我掰倒在地。

    庄师兄又开枪了,每当子弹打在血人身上,血人的身体都会微微颤动两下,可他竟然没有没有理会庄师兄,只是歪头看着我。

    片刻之后,他又朝我扑了过来,我还是向上次一样,在他马上就到我面前的时候突然闪身躲避,然后从侧面发力,将他撂倒。

    他变得越来越愤怒了,我心里也开始焦急起来。从刚才邹露喊出声到现在,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谁知道方雪梅什么时候来,如果在她来之前我不能解决掉这个血人,到时候我们肯定会腹背受敌。

    连续被我撂倒几次之后,血人的攻势渐渐变弱了。

    他的身体结构和正常人应该差别很大,我也不知道他的动作为什么变慢了,是因为体力不足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又被我撂倒一次之后,他就在离我一米之外的地方盯着我看,动也不动一下。

    我能看出他的眼神里带着疑惑,他正在思考!

    其实从刚才我就察觉到了,他和我对峙了一阵子之后,就仿佛变得聪明起来,一举一动,都能看出一丁点章法。

    我觉得,他现在好像在迟疑什么,又好像在思考怎么对付我。

    庄师兄和大伟已经不再开枪,不管子弹打中血人的哪个部位都无法对血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们还要留着子弹对付方雪梅。

    片刻之后,血人眼中的光泽突然亮了起来,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朝一边闪,也就在我刚侧过身子的时候,他突然朝我冲了过来。

    这一次,他的速度比之前的几次都要快很多,我因为提前行动,才能勉强避开他。

    原本我还想像前几次一样伸手将他拽倒,可他又突然转头对着我,同时张开没有嘴唇的嘴,从嗓子眼里喷出了一道墨绿色的液体。

    我闪得很快,瞬间避开了从他嗓子里喷出来的水柱。

    哗啦一声,那些液体落在了我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立刻就将地面上的雪融化,我快速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些液体在融雪之后还冒了两个泡,大量水蒸气从液体上方飘扬起来。

    我不知道从血人嘴里喷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那种液体的温度非常高,几乎是沸腾的。

    血人见那些液体没有击中我,似乎变得非常懊恼,它嘴里不停地发出一阵阵嘶哑的低吼声,慢慢移动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死死地盯着我。

    我刚才朝身后看的时候,从余光里看到,院墙的墙角处摆着几支插草用的钢叉。这一次我忘了把青钢剑和番天印带来,面对这样一个血人全无底气。我需要其他武器。

    我试着后退了两步,血人也跟着我走了两步,他走动的时候,我看到一张辟邪符从他背上落了下来。

    他身上虽然贴着很多灵符,可唯独这一张脱落下来,在半空中飘荡了几下之后,就落在地上。

    这张辟邪符一看就是梁厚载的作品,看来在我血人交手的时候,梁厚载他们也曾试着帮我,但刚才我的注意力全都被血人吸引,也不知道梁厚载他们都做了怎样的努力。

    我一步一步地退到院子的角落,伸手拿起了一支钢叉,血人一直跟着我,和我保持着一米左右的距离,他似乎对我手里的钢叉感到非常好奇,一直歪头盯着那把钢叉。

    从余光里,我看到仙儿正朝我这边走,于是一边晃动着钢叉,吸引着血人的注意力,一边说:“都不要插手,这东西我一个人牵制就行了,你们看好大门,方雪梅很快就来了!”

    以我的估计,方雪梅早就应该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她拖了这么久。

    仙儿好像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从我的视野中退了出去。

    我不断晃动着手里的钢叉,同时改变位置,朝院子北面走,那个地方有一口井,我打算把血人弄到井里去。在这个季节,井里全都上了冻,井壁光滑无比,只要掉进去了,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一时半会也出不来。

    快走到井边的时候,我手里的钢叉碰到了井上的辘轳,钢叉的杆子是一根中空的钢管,受到震荡以后,立刻发出一阵刺耳的“嗡嗡”声。

    血人听到这阵声音,顿时变得暴躁起来,他张开嘴,朝我手中的钢叉咆哮,瞪大的眼睛几乎能喷火。

    咆哮的尾音还没等消失,着他就跳离了地面,又朝我扑了过来。

    我立刻后退,同时使出天罡剑对付邪尸的手法,用钢叉刺中了他的大腿。

    从钢叉尖端反馈回来的触感非常生硬,完全就是金属和金属撞击才有的那种感觉,震得我两手发麻。还在血人刚才跳离了地面,他的双脚没有支撑点,被钢叉撞到之后,也向后退了一段距离。

    刚一落地,他又朝我扑了过来,我只能一边后退,一边用天罡剑的手法来阻挠他,有时候他双脚不离地地朝我这边急冲,我只能快速避开他,然后用钢叉将他绊倒。

    每次出手的时候,我都必须尽量的小心,生怕弄掉了他身上的灵符,刚才庄师兄和大伟开枪的时候,已经将一些灵符打破,而当那些灵符失去作用以后,血人身上的阴煞明显比之前强了很多。

    有几次,他向我喷吐那种绿色的液体,而我因为靠着钢叉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避开。

    我发现每次他喷吐出来的液体都会比上一次少很多,最后他只能喷出一两滴绿色的水滴,已经无法对我造成威胁了。

    这是一场没完没了的对峙,他碰不到我,急得哇哇大叫,可我也奈何不了他,心里变得越发焦躁。

    而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的。

    我这边还在和血人对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推门声音,当时我的脸正好就对着院门,视线越过血人的肩膀,就看到一个身材偏瘦弱的中年女人跨过了门槛。

    她就是方雪梅!

    看见她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分心对现在的我来说是异常危险的,可当我重新将注意力放在血人身上的时候,却发现血人也停了下来,转头朝方雪梅那边望了过去。

    方雪梅大概也没想到王大海的院子里会聚集这么多陌生人,她看到我们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而躺在地上的大伟则艰难地端起了枪,枪口对准了方雪梅的脑袋。

    我看着他的手指吃力地将扳机压了下去,几乎是同一个瞬间,血人发出一声低吼,以极快的速度扑向了方雪梅。

    那种速度,绝对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只是看到血人闪动了一下身影,接着就看到方雪梅面前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影子。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从大伟的手枪中喷射而出,枪口处暴起一朵微弱的火花。

    但这颗子弹却没有打中方雪梅。血人的身体为方雪梅挡住了这一枪,子弹打在他身上,又发出了那种类似于金属猛烈碰撞的声音。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血人的身子在空中停滞了一下,紧接着,他就朝我这边飞了过来。

    他倒在我的脚边,脸上一根根的肌肉都在快速颤抖,似乎想要做出一个非常痛苦的表情,我能感觉到,有一股异常庞大的阴气在他体内滞留,这股阴气和他身上的阴气区别很大,他身上的阴气是狂躁而混乱的,而这股阴气,却异常的精纯,他就是被这股阴气压制住了。

    不只是血人,庄师兄、仙儿、梁厚载、刘尚昂,还有大伟,都仿佛被一股很强的力场束缚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方雪梅身上凝聚着一股极其醇厚的念力,这股念力不但精纯,而且有一种非常强势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我上一次见到的这样的念力,还是几年前我师父在鬼市走罡的时候。眼前这个女人的道行,已经能达到我师父七八成的水准了,可她看上去却比我师父年轻得多。

    我感觉到她的念力正不断融入地面,与此同时,更加精纯的阴气从地底涌了上来。

    黑水尸棺立刻发力,帮我抵挡着这股从地底传来的阴气,而此时除了我之外,只有罗菲还能正常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