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6章 修罗
    处理好邵紫容的尸体以后,我们围在一起简单商量了一下后面的行动方案。

    我打算先潜入王大海家解决邹露,在王大海家中等着方雪梅回去,打一个伏击。

    当时的庄师兄和梁厚载都不太熟悉王大海家里的情况,于是就同意了我的提议。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犯了一个非常低级的错误,可遗憾的是,在场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这其中也包括对王大海家的情况了如指掌的刘尚昂。

    要知道,在王大海家里,可不仅仅是邹露一个人,虽然王大海已经失神了,可在他身边的那个铁笼子里,还有一个不知名的活物。

    我们很快来到了村子东部,在进入王大海家之后,我先给罗泰发了一条短信,让他到找机会到村子东边来,对付方雪梅的时候需要他的支援,在短信里,我还提供了一条相对隐蔽的路线,告诉罗泰,来的时候走这条路,不容易被葬教的眼线察觉。

    发完信息我就关了机,然后和刘尚昂、梁厚载、邢伟一起翻进了院子,这也是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对付邹露,只由我们四个人和她面对面,其他人在门外把风。

    其实把庄师兄和仙儿、罗菲留在外面也是不得已的事,庄师兄身手其实是很差劲的,让他算个命还可以,可如果让他翻墙,那就有点难为他了,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我还要把仙儿和罗菲留在他身边。

    我们四个人先后进了院子,然后就快速挪动到了窗台下方。我落地的时候弄出了一些动静,屋子里的邹露似乎有所察觉,我靠在窗沿下,就听到屋子里传来她脚步声,那声音由远及进,正朝着屋门这边靠过来。

    大伟已经拿出了枪,瞄准了门口的位置。

    但也就在这时候,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哐当哐当”的声音,是那个铁笼子正在剧烈地跳动起来,里面的东西,似乎想要从那个狭小的空间中挣脱出来。

    邹露的脚步声快速远离了屋门口,我感觉到屋子里有念力凝聚,在这之后,铁笼中的躁动就渐渐平息了下来。

    前几次我们来的时候,每次都能听到王大海挫木头的声音,可当念力出现,那阵声音就突然消失了。

    一直到铁笼中的活物彻底安静下来,念力依旧没有消退的迹象。

    屋子里肯定出了什么事,而这股经久不散的念力,很容易将方雪梅吸引过来。

    刘尚昂将耳朵贴在墙上倾听了一会,突然转过身来,压着声音朝大伟低吼一声:“动手!”

    大伟没有犹豫,立刻起身,举枪指向了窗户。可就在大伟的视线望向窗户里面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表情突然僵住了。

    他好像被某种力量给镇住了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套在扳机上的那只手指,迟迟没有按下去。

    也就在同一时间,我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炁场发生了变化。

    我立刻起身,也顺着大伟的视线朝屋子里望去,这一次,我清楚地看到了笼子里的东西,也不由地愣住了。

    那是一个上半身的皮肤全都被人撕去的血人,他的身上贴着大量的灵符,一根根带着血渣的肌肉就这么裸露在外面,在他的身上,还长满了一些血色的棱角,它们看上去就像是厚实的蜥蜴鳞片,但又像是一颗颗饱满的玻璃晶、或者癞蛤蟆身上的疣。

    我真的很难形容看到他的时候,心里的那种感觉,只是觉得整个人都麻嗖嗖的,从头到脚一阵冰凉。

    同时我也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怨气、阴气和煞气,此时他应该是刚刚从铁笼中挣脱出来,笼盖不断晃动,盖子上的灵符也跟着剧烈地摇曳。

    之前应该就是笼盖上的这些灵符封住了血人身上的炁场。

    血人趴在笼子顶端,没有眼睑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邹露,而邹露则不断地凝练念力,应该是在施术压制这个血人。

    当时邹露脸上的汗不停地流淌下来,将她的衣服领子都洇湿了一片,我能感觉到,从她身上凝练出的念力正大量流失,而她的身子也像是渐渐被掏空了一样,正变得越来越虚弱。

    我心里很清楚,以她的能耐,恐怕也不能压制住那个血人。

    片刻之后,邹露大概是支撑不住了,突然大喊一声:“大师姐!修罗压制不住了!”

    这东西就是修罗?

    我心里刚刚有这样的想法,就看到邹露一边喊着一边转身望向了窗户,她的视线虽然是朝向村东口的位置,可当时我和大伟就紧贴着窗户站着,她转过头来,正好看到我们。

    邹露看到我们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我就听到一声微弱的枪响,窗户上的一块玻璃被击碎,子弹划过半空,精准地射进邹露的额头。

    邹露是不能死的,她死了,谁来压制那个血人?

    可当时的大伟已经慌神了,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别说是他,就连我看到血人的时候,也在一瞬间惊慌起来,那个血人给人的感觉,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惊悚。

    邹露倒下的时候,那双眼睛还盯着我们,而在她的身后,还有另外一双眼也朝我们望了过来,那是血人的眼睛。

    下一个瞬间,血人突然动了,他呼的一下从铁笼上跃起,朝着我们直扑过来。

    直到它身上的怪异炁场马上就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被刺激得清醒过来,赶紧抓住大伟的胳膊,将他拉到一边。

    就听哐啷一声,血人撞在了窗户上,大片大片的玻璃被他撞碎,碎玻璃和玻璃渣四处乱飞,就连金属制成的窗架都被他给撞散了。

    刘尚昂为了护着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梁厚载,胳膊被碎玻璃划出了很长一道伤口,鲜血直流。

    血人落地以后,大概是闻到了刘尚昂身上的血腥味,立刻转过身,又朝着刘尚昂扑了过去。他四肢着地,像狗一样爬行,可速度却很快,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刘尚昂面前,我也一个箭步来到刘尚昂面前,伸手抓住了血人的脖子。

    原本我还想用天罡锁的手法***可当我接触到他的血肉时,才发现那一根根裸露的肌肉简直比钢铁还要坚硬,根本无法***而且他的体温非常高,我抓住他脖子的时候,甚至感觉非常烫手。

    我只能用上两只手,一手掐着他的脖子,一手按住他的胸膛,将他挡住。

    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刘尚昂那边,根本不理会我,被我挡住以后,他也没有如预想中一样攻击我,而是顶着我,继续向刘尚昂那边冲。

    眼前这个血人看上去很瘦弱,可力气却大得出奇,我的力量对他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丁点阻力,即便被我当着,他依旧能以很快的速度朝刘尚昂那边靠近。

    刘尚昂看到血人以后似乎也愣住了,我背对着他,却听不到他起身逃走的声音。

    眼看血人就快到刘尚昂面前了,梁厚载先回过神来,冲上来,在血人的脸上狠狠踹了一脚。

    血人的身子仅仅是微微颤抖了一下,几乎没有被这一脚撼动,梁厚载反而被自己的脚力顶了出去,他反应快,在自己后退的同时不忘将刘尚昂拉到一边。

    可是血人仿佛盯上了刘尚昂,甩动一下脖子就轻松挣脱了我的束缚,然后他就改变了方向,继续朝刘尚昂那边猛扑。

    一声轻微的枪响在院子里响起,一颗子弹精准地击中了血人的后脑勺,可那颗子弹只是在血人的脑袋上蹭破了一道很短的口子,然后就受到反弹,打在不远处的墙壁上。

    血人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头,朝着大伟看了过去。大伟现在也恢复了镇定,又是一枪,子弹打中了血人的眼睛。

    接着就是“嗷——”的一声惨叫,血人双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在地上剧烈地翻滚起来。

    我立即拉上梁厚载和刘尚昂,又招呼大伟朝院子外面跑,这时候院门被人打开了,庄师兄站在门外,一脸焦急地问我们:“怎么回事……”

    没等他把话说话,站在他身后的仙儿就朝我喊一声:“背后!”

    其实在她说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身后的血人正往我们这边扑,我赶紧将梁厚载和刘尚昂推开,然后立即转身,却看见血人朝着大伟冲了过去。

    他虽然被打中了眼,但子弹却无法穿透他的眼睛,只是在他的眼白中出现了很多淤血。

    大伟现在是彻底恢复镇定了,他也快速转过身,举起枪,对着血人的额头就是一枪。

    在大伟开枪的时候,血人抬了一下身子,这一枪没打中它的额头,却打中了它的胸口。而子弹就嵌在血人胸口的肌肉里,大半截弹衣还裸露在空气中。

    大伟不再慌张,站定之后,准备开第二枪,这时候血人却突然加速,没等大伟按下扳机,就被他撞了个满怀。

    这一撞,就相当于一只两百斤重的铁锤狠狠砸在胸口上,大伟闷哼一声,然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他手里的枪也被砸脱了。

    落地之后,大伟嘴里溢出了一股鲜血,看样子是内脏受了损伤。

    但血人没打算收手,大伟一落地,他又朝着大伟奔了过去。

    庄师兄一看情况不对,也赶紧拔枪,朝着血人连开数枪,每一枪都命中了,可每一刻子弹都只是嵌在血人的一根根肌肉里,却无法将这些肌肉打穿。

    庄师兄接连的几枪终于激怒了这个血人,他再次调转方向,扑向了庄师兄。

    我发现,眼前这个血人完全是靠着本能行动,谁激怒他,他就会攻击谁,甚至能放下马上就能到手的猎物而转移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