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5章 除三害
    大伟抬着他的双腿,而我则抬着他的上半身,将他的尸体运走的时候,我只能刻意地将视线从他的脑袋上挪开。

    67式消声手枪发射出的子弹,其破坏力还不足以将杨聪的头颅炸裂,但出现在他额头上的那个弹孔还是触目惊心。

    我们将杨聪的尸体藏在了村外大院的干草堆里,庄师兄他们则处理了地上的血迹。

    庄师兄说,还好我们几个没有私自动手,杨聪确实很厉害,在刚才的一个瞬间,他先是中止了自己正在释放的术法,又避开庄师兄的攻击,还施展术法,在我们脚下凝练出阴气。

    以杨聪这样的道行,单凭我们几个,确实是没办法和他抗衡的。

    说实话,此时的我也是出了一身冷汗,试想一下,如果几天前的那个晚上,杨聪他们没有被罗泰那枚小小的打火机震住,而是孤注一掷地往王大海家里闯,后果会怎样,我真的不敢想。

    我们几个还在后怕的时候,大伟却显得很兴奋,他搂着刘尚昂的肩膀,对庄师兄说:“这还真有点打仗的意思了,生死都在一瞬间啊,刺激。”

    刘尚昂白他一眼:“你有病吧。”

    大伟笑呵呵地对他说:“你懂什么?不都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吗?你知道我们这种人最怕的是什么吗,就是养兵千日,还没等用,就退伍了。”

    刘尚昂做出一副不信任的表情,说:“你这意思是,你们这些当兵的,还整天盼着打仗啊?”

    “闲的呀,”大伟很不爽地说:“放着好日子不过,打什么鸟仗!”

    刘尚昂正要说话,庄师兄却接过了话头:“战斗还没结束呢,现在不是碎嘴子的时候。有道,你觉得,咱们接下来该对哪一个出手?”

    我想了想,说:“方雪梅、柳春花,这两个人,是杨聪一伙中道行最高的。我还是趋向于先把最棘手的人解决了。庄师兄,你们平时偷袭作战,都是什么套路?”

    庄师兄笑了笑:“都是依照具体情况来安排的,哪有什么套路啊?一般来说呢,都是找敌人最薄弱的地方下手,但有时候也会率先破坏对方的优势力量。其实这次的行动,我认为,两种方式都可以,但都有很大的风险。”

    我说:“确实,这些人都很难对付啊,我也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对手。”

    庄师兄:“哼哼,那是因为你入行时间太短,等你成长到柴师叔那样的高度了,那时候你遇上的对手,都不会比杨聪他们差。行了,说说吧,你想打算先动方雪梅,还是柳春花?其实我建议先对柳春花下手。”

    梁厚载接上庄师兄的话,说道:“方雪梅所在的位置离王大海家很近,现在邹露还在王大海家里守着呢,直接动她的话……如果她像杨聪这样反应迅速,第一时间就施术抵抗,当她身上的念力凝聚的时候,邹露应该就能感觉到。我觉得,方雪梅和邹露可以放在最后再解决,先对柳春花下手,然后是邵紫容。”

    我又看了一下罗泰发给我的短信,柳春花现在在村外的大棚附近,可“附近”这两个字,又让她的具体位置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思考了一阵子,还是决定依从庄师兄和梁厚载的建议,先对柳春花下手。

    这个天生灵胎的女人,应该是比较容易对付的。至少她没有杨聪那样的反应速度,这一点,在她被罗泰的火机打中的时候就已经证实过了,我记得,当时罗泰投掷出来的火机,速度虽然很快,但它在飞进院子之前还打破了一层玻璃,一个反应敏捷的人,光是听到玻璃被打破的声音,就应该下意识地做出规避动作了。

    可当时的柳春花就是傻愣愣地站着,像个木桩一样被打中了气海。

    对了,气海!我想到活捉他们的办法了!

    我立即向庄师兄提议,让罗泰跟我们一起行动。

    庄师兄不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打算,可他还是很爽快地同意了。

    可当我联络罗泰的时候,罗泰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我。他问我什么要拉上他一起行动,我很诚实地说,想借他的力量活捉柳春花他们,我没说我不想杀人,只是说想留几个活口,方便问话。

    罗泰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刚一接通,就听他在电话另一头说:“左家兄弟,你这样做,不太靠谱啊。你要留活口也不是不行,可你只能留最后一个人,你想一哈,咱们要是抓住了柳春花,后头还有三个人没有抓住,万一他给同伙报信,你咋办?你能防得住她么?哎呀,平时看你挺聪明的一个人,咋到了这时候,就糊涂呢!”

    没等我说话,罗泰就挂了电话。

    庄师兄离我很近,加上罗泰说话声音大,他肯定也听到了罗泰刚才的话,他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膀,有点无奈地说:“有道啊,知道你心善,可在这种节骨眼上,你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啊。”

    我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我真的不想杀人,不想看着那些温热的生命在我的面前渐渐冰冷下去。但我也知道,有些人不杀,就会有更多人遭受屠戮。

    在这一点上,我真的很矛盾。

    定了定神之后,我长出一口气,依旧让刘尚昂带路,前往柳春花所在的位置。

    离开村委大院的时候,我朝着附近的几座民居看了看,除了其中一户传来了炒菜做饭的声音,还从烟囱里冒出了一点烟雾,另外几户人家都异常安静,静得让人以为里面根本没有活人。

    刘尚昂稍稍放慢了脚步,退到我身前,小声对我说:“罗泰很会挑地方,除了方雪梅所在的村东口,另外几个人所在的位置都脱离了葬教的监视范围,附近这几座民居,都是普通村民的住处。你说,罗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没回应他的问题,只是皱了皱眉头:“可这几户人家,也太安静了吧。”

    刘尚昂笑了笑:“安静啥呀,里面有人说话呢,还有人在……那啥。唉,最近耳朵变得越来越好使了,其实有时候还挺困扰的。”

    我好奇道:“那啥是啥?”

    刘尚昂转过身来,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少儿不宜。”

    说完,他就突然加快了脚步,我也没好意思继续问下去。

    来到村外的田地附近,远远就能看见一大片菜棚,刘尚昂停下来,踮着脚尖观望了一下,然后朝着正北方向指了指,又将望远镜递给我:“柳春花就在那边。”

    我举起望远镜,朝着刘尚昂所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身穿紧身裙,身材却臃肿、松弛的女人,不是柳春花还会是谁。此时她正直挺挺地站着,双手不停地挥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放下望远镜,转身对庄师兄和大伟说:“这个女人是天生灵胎,念力非常强,但她应该没有什么实战经验,反应很慢。”

    大伟说:“这里的视野太开阔了,不太容易接近她。”

    刘尚昂接上话:“接近她应该没问题,对她来说,8点钟方向是个视觉盲区,只要她不移动位置,咱们匍匐前进的话,大棚完全可以挡住她的视线。不过目前不确定那座房子里有没有人。”

    说话间,刘尚昂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小砖瓦房,那不是住人的房子,里面好像是用来存放一些小型农耕器械的。

    刘尚昂又说:“如果里面藏了人,咱们只要再向前走十米,就会被发现。”

    我拍了刘尚昂一下:“怎么这么多废话,过去看看不就完了!”

    刘尚昂讪讪地笑了笑,就窝着腰,朝砖瓦房那边摸了过去,大伟也跟着她一起过去了。

    他们两个来到房前,快速开了门,大伟一个闪身冲进去,很快又出来,朝我们这边招了招手,示意里面没人。

    之后我们几个也弯着腰凑到房门外,又在刘尚昂的带领下,朝着柳春花那边悄悄靠近。

    年关以后,村外的这片田地应该就没人来过,积雪非常松软,脚踩在上面,会发出很重的“吱呀”声,为了防止声音过大,我们只能将整个身子趴在地上,一边将面前的积雪扒开,一边向前爬行。

    来到离柳春花最近的一座菜棚处,刘尚昂慢慢爬起来,蹲着步子转过身来,朝我投来一道询问的眼神,而我则看向了庄师兄和大伟。

    大伟和庄师兄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在庄师兄数过三个数之后,大伟突然起身,按下了扳机,在一阵轻微的火药味之后,不远处就飘起了一阵血腥味。

    又是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

    柳春花的死状和杨聪是一样的,也是被击中额头,一枪毙命。我记得,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她应该是背对我们的,在大伟站起身来的一刹那,她应该是听到了动静,在转头观望的瞬间被一枪穿颅。

    我和大伟将柳春花的尸体藏进了一个菜棚里,庄师兄他们处理了地上的血迹。

    收拾妥当之后,庄师兄走到我跟前,说:“别自责,杨聪这伙人不除,全村的人都会有危险,你这是在救人。”

    我叹了口气,朝着大伟手里的67式手枪看了一眼,说了句:“人命这东西,有时候真的很脆弱。”

    庄师兄没有应声。

    柳春花之后,我们又去了已经结冰的蓄水池,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就解决了邵紫容。

    说实话,我已经完全忘了和邵紫容交手的经过了,她好像做出了一些反击来着,但我真的记不起具体过程了。实际上,对于邵紫容这个人,我也只记得她曾和守正一脉有过一些瓜葛,至于她具体的长相什么的,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了。

    一连解决了三个人,大家的心态变得比之前轻松了很多,这些修行圈里的所谓高手,在现代的热兵器面前,似乎也不算是特别强大的对手。

    我不知道当时有这种想法的人多不多,反正我觉得事情变得比想象中容易了,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告诉我们,在这种时候掉以轻心,简直就是作死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