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1章 老熟人
    第一条信息大概就是这么多内容。很快,包师兄又发来了两条信息。

    第二条信息上说,十年前,包师兄和庄师兄已经制定好了围剿计划,准备将那股********一网打尽,可中途却出了岔子。不是包师兄和庄师兄出了岔子,而是陈莲蓉他们出事了。

    陈莲蓉,包括她带领的那支二十人部队,在一夜之间突然失踪。没人知道他们遭遇到了什么,只是在包师兄带人冲入他们的据点时,发现据点中只剩下了一些零散的枪支弹药,现场还有非常激烈的搏斗痕迹。

    从现场来看,这一队身经百战而且全副武装的雇佣兵是被另外一股力量劫持了。

    这些人像人间蒸发的一样,包师兄和庄师兄找了他们三年,却一无所获。

    在这期间,庄师兄询问了附近的部队,任何一支部队都没有向那个地方派过兵,而且当时负责监视秘密据点的侦察兵,也没有听到任何的搏斗声。

    陈莲蓉一伙人的失踪从此成了一宗悬案。

    也就在他们这伙人失踪后不久,黑兵在东亚的分部以及北美的总部遭受不明势力袭击,在一夜时间彻底覆灭。

    包师兄说,对于那一次袭击,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组织站出来承担责任,也曾有很多个人和团体调查过黑兵的覆灭原因,可不管是谁,最终的调查结果都大相径庭。

    那就是,黑兵组织是被一股不明势力袭击,上层建筑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崩塌,下层人员也全部不知所踪。

    整个黑兵组织,人数在三百以上,却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这几乎是人力所不可能完成的事。他们就像是被吸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被黑洞的力场撕碎,连渣都没留下。

    在一些组织的秘密案宗里,这一次的事件,也被称作“黑洞”事件。

    包师兄说,陈莲蓉的出现似乎也印证了,黑洞事件也许和葬教有着极大的关联。

    最后一条信息是条彩信,内容是一个女人的照片。

    那个年代的手机像素是很低的,照片看上去虽然有些模糊,但我们还是能一眼认出来,她就是我们之前抓到的那个女人。

    只不过,照片上的陈莲蓉身材看上去更结实一些,她身上穿着佣兵的装束,背后背着一把微冲,在她的面颊上,还有因长时间暴晒而产生的晒痕。

    刘尚昂收起手机,似乎是自言自语地说:“葬教的背景好深啊。”

    我没接他的话茬,只是叹了口气。

    这些天,我感觉自己对葬教的了解越来越深了,可了解越深,我就觉得自己陷得越深,它就像是一个漫无边际的泥沼,一脚陷入,就让人寸步难行。

    也就在刘尚昂刚收起手机后不久,我的手机又在裤子口袋里震荡起来,发出一阵让人心烦的嗡嗡声。

    我接起手机,对面立即传来了庄师兄的声音:“我现在带一个人进村,你们出来接应我一下。”

    我先是愣了一下,转而问庄师兄:“怎么突然要进村子了?”

    庄师兄语气很急地说:“我刚推演了一下,店子村那边有一道冲天血煞,你们几个压不住,必须我上。赶紧找个人出来接应一下我们,我大概五分钟之后就到。”

    我沉了沉气,问庄师兄:“你从什么方向过来的。”

    庄师兄非常简练地回应了一个字:“南。”

    “我让刘尚昂出去接你们。”

    “行,你告诉刘尚昂,暗哨是三长一短。”

    三长一短?什么三长一短?是声音还是什么?

    我心里疑惑着,嘴上正要问,可庄师兄却匆忙挂了电话。

    于是我也只能将庄师兄的原话告诉刘尚昂,让他留意三长一短的暗号。

    没想到刘尚昂立刻就明白了庄师兄的意思,点了点头,之后就一阵风似地走了。

    关好门以后,我转过身来问梁厚载:“三长一短是什么意思?”

    梁厚载沉思了一小会,然后就很不确定地说:“大概……是声音之类的吧。”

    他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脸上的带着非常疑惑的表情,我估计我也是。

    仙儿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似的,走到我们身边来,歪着头看了我们两个一会,突然乐了:“哎呦喂,真稀奇了,你们两个还能碰上想不通的事情。”

    她说话的时候,罗菲就站在她身后掩着嘴笑。

    过了没多久,刘尚昂就带着庄师兄回来了,在庄师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人个头不高,可身板看上去却很硬,给人一种衣服里夹了钢板的感觉。

    那人一进屋就不停地冲我和梁厚载笑,弄得我一头雾水,不过不得不说,他看上去还真有点眼熟,可我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

    庄师兄拍了拍他的肩膀,向我介绍道:“这是邢伟,你们在二龙湾见过,他那时候是梁子那支队伍里的神枪手。梁子转业以后,他就调了军区,自己带起队伍来了。”

    邢伟?听庄师兄这么说,我也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可还是想不起来梁子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

    这时候,邢伟走了上来,分别在我的梁厚载的胸口上擂了一拳:“怎的,真不认识我啦?我是大伟啊,在二龙湾的时候,咱们坐在一块吃过牛肉罐头呢。我老家是湘西那边。”

    哦,大伟,我终于想起来了。对,在二龙湾的时候,确实有他,我们确实围在篝火旁边一起吃过罐头。我记得他当初还向梁厚载问起了赶尸人的事,可梁厚载因为怕羞,也没应他的话。

    大概是见我脸上露出笑容,大伟也笑了:“哎,看你这样,我就知道你想起我来了。”

    完了他又对梁厚载说:“老乡,想起我来了吧?”

    梁厚载咳嗽两声,很腼腆地朝大伟笑了笑,那意思应该是想起来了。

    大伟拍拍梁厚载的肩,正要说什么,庄师兄这时却凑了上来,对我们说:“有时间再叙旧吧,咱们还有正式要办。大伟,你说一下情况。”

    “嗯,”大伟快速点了一下头,然后对我说:“杨聪离开店子村以后,去了一趟市区,并从市区那边带了一个人回来。我们现在怀疑,那个人有可能就是化外天师,最不济也是化外天师的亲信,杨翠对他的态度非常恭敬。”

    庄师兄在旁边补充道:“我认为,跟着杨聪回来的这个人,也就是你之前提到过的那个刘文辉。根据我的推算,店子村里的这道血煞,会在他到达之后达到顶峰。”

    我不明白庄师兄所指的血煞具体是指什么,但傻子也能听出来,杨聪一旦带着那个极可能是刘文辉的人进村,村子里必出大事。

    庄师兄又说道:“现在我和大伟的意见有点不统一,我是想,等杨聪进村以后,直接带队抓人。可大伟却认为,应该先摸清情况,他带来了窃听器,打算对杨聪一伙进行监听。有道,你们守正一脉的人擅长拿主意,这件事,还是你来做个决定吧。”

    我几乎是想都不想就对庄师兄说:“先把情况摸清再说。不但要监听,还要监视他们。”

    庄师兄犹豫了一下,可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按你说的办吧。不过……监听还好说,大伟已经把设备带来了。至于监视,村子里全都是葬教的人,难度很大啊。”

    我说:“在王大海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棵松树,枝叶很茂盛,应该可以藏人,从那个位置可正好可以看到王大海家的前窗。”

    这时候刘尚昂摇了摇头:“不行,那棵树所处的位置不好,咱们往那边走的话,很容易被发现。另外,树上雪很多,道哥,就你这体型,上树的时候难免要把积雪震下来。”

    “不管位置好不好,咱们只有这一棵树,”我冲刘尚昂和庄师兄笑了笑:“我会联系罗泰,让他搞出点动静来,牵引一下葬教的注意力。”

    说完,我就直接给罗泰发了短信,告诉他我的计划。

    罗泰很爽快地应一声:“好。”

    这几天,罗泰给我的感觉是,他好像很喜欢干这种坑蒙拐骗的事。

    几分钟以后,村子里响起了锣鼓声,其间我还听到罗泰的叫嚷声:“大家都出来,都出来了啊。额有事情要跟大家说,你们村子闹鬼的事情,额已经查清楚了啊,现在妖怪已经抓住咧,都出来看一看啊,看一看!”

    听着他的声音慢慢变远,我知道他肯定是朝着村子东边走过去了。

    我对刘尚昂说:“去王大海家盯着,如果他家里人全都出来了,你就回来通知我。”

    刘尚昂也没废话,立刻离开了烤房。

    庄师兄目送刘尚昂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又转过头来问我:“村里喊话的人,真的是罗泰?”

    我点头说是。

    然后庄师兄就做出一副很疑惑的表情,自言自语地说:“我记得他以前是个很沉稳的人啊,怎么现在……”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看到了罗菲,先是“咦”了一声,之后又冲着罗菲招了招手,远远地问:“这是小菲吧?”

    罗菲笑着对庄师兄点头,很乖巧地叫一声“庄大哥”。

    “哎呀,长成大姑娘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庄师兄说着说着,又看到了仙儿:“这个小姑娘是?”

    最后这句话,庄师兄是对我说的。

    我回应他:“这是仙儿,我的伴生魂。”

    庄师兄立刻朝仙儿那边投去了一个惊讶的眼神。

    我则在一旁问庄师兄:“杨聪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回到村里?还有啊,庄师兄,你们带望远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