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8章 不打女人
    我最近发现,梁厚载这家伙越来越坏了,不过他这种“坏”,其实还挺实用的。

    简单商量了一下,我们又把刘尚昂放了出去,让他盯着村子的东面入口,并嘱咐他一旦发现情况立刻给我发信息,而我们几个则继续在烤房里等着。

    整整一个白天都没有事情发生,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冬季的天空已经黑透了。

    也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我赶紧点亮屏幕,就看到多了一条未读信息,点开一看,竟然是庄师兄发过来的:“我们已经到了市区武装部,你们在哪?”

    我立刻回执了信息:“我们已在店子村潜伏,庄师兄,你带来多少人过来?”

    庄师兄:“全副武装十四人。”

    我:“店子村情况非常复杂,最好不要直接进村。”

    庄师兄没再回复我,不过我估计,他心里肯定有计较了。

    在店子村潜伏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渐渐习惯了等待,现在我只要静下心,就觉得时间流逝的速度仿佛都快了很多。

    我也忘了在和庄师兄发完短信之后又过了多久,刘尚昂才给我发来了短信:“女人正从村东离开,我已经给她的摩托车放了油。你们来的时候走村北小路。”

    趁着天黑,我们几个快速离开了烤房,捡村北的小路快速朝着村子东头前进。

    快到村东头的时候,我朝着路灯那边望了一眼,就见那盏灯似乎比我前几次见它的时候暗淡了很多,盘在灯头上的黑影也不见了踪影。

    刘尚昂早就在村口这边等着我们来,我们转到村外的大路上时,就看到路旁有一堆雪突然散开,从里面钻出了一个人,光是看影子,我就知道那个人是刘尚昂。

    他拍拍身上的雪,快步走到我跟前,指着前方的村路说:“那女人走了有几分钟了,不过她的摩托车快没油了,走不了多远。”

    我回想了一下刘尚昂之前给我看过的照片,那个女人进村的时候,明明是靠双脚走路的呀,哪来的摩托车?

    一边这么想着,我就一边问刘尚昂:“她不是走路进村的吗?”

    刘尚昂说:“确实是走路进村,咱们边走边说吧,时间不等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沿着村路朝东边跑了,我们几个也赶紧跟上他。

    刘尚昂一边跑,一边沉住呼吸,继续说:“她把摩托车藏在了村外的松树林里,那辆车很重,轮胎是特制的,在这样的雪地里也不打滑。不过我给她放了油,以那辆车的重量,估计她走不了一公里就得抛锚。”

    仙儿在一旁说道:“可在抛锚之前,她已经拉开咱们一公里的距离了呀。到时候她弃车逃跑,就算我现在去追,估计也追不上她了。”

    我、梁厚载、刘尚昂,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她不会弃车。”

    仙儿依次看了看我们三个,很不解地挑了挑眉毛:“为什么?”

    我们三个都只是冲她笑了笑,但谁也没多做解释。

    开玩笑,她如果把车子扔在路上不管,光是通过那两个特制的轮胎,我们就能轻松查出摩托车的来路,从而摸清她的身份。在摩托车失去动力以后,她心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车子藏起来,或者销毁。

    不过在摩托车抛锚的一瞬间,她大概也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算计了。

    由于路比较难走,我们用了将近十分钟才走完这一公里的路程,远远就看到一台体积巨大、外形笨重的摩托车倾斜着躺在路面上,可骑车的女人却不见了踪影。

    我们立刻停了下来,在简单观察了一下摩托车附近的情况之后,刘尚昂抬手指了指离村路不远的一个草垛,同时做了一个“手枪”的手势,示意我对方可能带有武器。

    我点了点头,让刘尚昂退到我身后,然后就朝着草垛匍匐前进。

    今晚的月光远远算不上明亮,我们将身子压在地上之后,就和村路旁的阴影融为一体,而当我的眼睛藏进阴影之后,就觉得身旁那条覆了白雪的村路,似乎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更加明亮了。

    向前爬了没多远,刘尚昂突然触了我一下,又拍了拍我装手机的口袋。

    我明白他的意思,立刻拿出手机,将手机放在怀里,防止屏幕发光,然后按下了关机键。

    万一在接近草垛的过程中,我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估计对方如果真的有枪,在我手机开始震动的一瞬间,一颗子弹就会瞬间飞进我的脑袋。

    还好刘尚昂提醒了我一下,不然我真的不会想到关有机。不得不承认,在这种事情上,刘尚昂确实比我有经验。

    来到草垛附近,刘尚昂慢慢爬到了我身边,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从他身体的轮廓上,我大概能辨认出他的姿势,他现在应该是侧着头,倾听着草垛里的声音。

    当时的我也同样竖着耳朵倾听,可除了自己的呼吸声,我什么都听不见。

    就在这时候,刘尚昂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头撞向了草垛。

    就听“嘭”的一声,本来就没什么重量的草垛被撞散,一个在月色下显得有些惊慌的女人从中露出了身子,但在一瞬间之后,她那因为紧张而变得局促的身体又快速舒展开来,我看到她快速从腰间摸出了一个类似于手枪的影子。

    刘尚昂的速度比她快,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掰。

    女人大概是被刘尚昂掰疼了手腕,鼻子里闷哼了一声,手中的“枪”也落在了地上,可她又像泥鳅一样,猛一缩手,挣脱了刘尚昂的束缚。在这之后,她就转过身,靠着正东方向狂奔。

    她的鞋子似乎也是特制的,在雪和冰交织成的路面上,她依旧能以很高的速度奔跑。

    除了仙儿以外,她应该是我见过跑的最快的女人了。

    只可惜,凡人的速度和仙儿这样的妖物相比,还是差得太远了。

    在女人奔出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仙儿突然动了,她像道白光一样冲了出去,以肉眼难以计算的速度瞬间冲到了女人身后,然后仙儿很从容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女人的脖子。

    我感觉到仙儿的身上有念力凝聚,她正为女人种下梦魇!

    如果换成是没有接受过特殊训练的普通人,这一下肯定就中招了,可眼前这个女人显然是个特例,被仙抓住以后,她先是猛地停下脚步,然后一记后踹踹向了仙儿的大腿,仙儿躲开了这一脚,但没能多开接踵而来的肘击。

    当时我也在朝仙儿那边奔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仙儿被打中,好在仙儿的身体很轻,被击中之后,她立刻就顺着女人肘上的力道飞了出去,但并不会受到多少实质性的伤害。

    那个女人大概也没想到仙儿的身子会这么轻盈,她回头看了一眼,愣了一下。

    也就是她一愣神的功夫,我已经到了她跟前,一手抓住她的左肩,另一手抓住她的右手肘,虽然用上了天罡锁的手法,可她毕竟是个女人,我不敢**太深,怕把她的骨头压断,只是钳制住她,让她无法行动。

    可她竟然背对着我使出了一记撩阴脚,狠狠踹向了我的裆部。我稍一侧身就躲过了她的攻击,但她看准了我侧身的时候,手上力道稍微松动的时机,猛地拧了一下身子,险些从我手里挣脱出去。

    也就在这时候,罗菲突然冲了上来,一个标准的砸肘,狠狠砸中了女人的后颈,女人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昏迷过去。

    我在松开女人的同时,也长长松了口气。

    虽然我们最终制服她了,可她绝对是我入行这么多年前,遇到过的最难对付的人之一,仅仅是几个极短的瞬间,她险些三次挣脱我们的束缚,而且她体现出来的反应速度,已经是我交过手的人中最快的了,比仉二爷还快。

    梁厚载走到我身边来,看看地上的女人,带着些唏嘘地说:“好家伙,竟然能从天罡锁下挣脱出来,我记得,就连仉二爷对上你的天罡锁,也没办法这么直接地挣脱来着。”

    这时候仙儿也过来了,她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白我一眼,说:“怎么不用全力,对付这种人你还要怜香惜玉是怎么的?”

    我做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对仙儿说:“不能弄伤她,等一会,说不定还要放了她。”

    仙儿似乎无法理解我的意思,她朝我眨了眨,大概是在询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干。

    可说真的,对于这种事,我实在是懒得解释了,就扯开话题:“你先给她种下梦魇吧,别等一会咱们还没开始审讯,她先醒过来了。”

    仙儿好像看出了我不想跟她多做解释,很鄙视地白我一眼,但也没多说什么,径直走到女人身旁,在她身上种下了梦魇。

    而我们几个男丁,则很自觉地承担起了重劳力应有的责任,将那辆死沉死沉的摩托车扶起来,推回了女人之前藏匿它的地方。

    我们将女人拖回西南暗哨的时候,杨聪正好在这个时候过来送饭,他突如其来的到访让所有人都变得异常紧张,可当时杨聪好像心事很重的样子,他来的时候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嘴里嘀嘀咕咕地不知道说着什么,他敲了几下门,将食物放在门外,还没等仙儿操控着佣兵将门打开,杨聪又嘀嘀咕咕地走了。

    看着杨聪的背影消失在村路的拐角处,我又看看被仙儿和罗菲抬着的女人,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