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6章 破气海
    进院子的时候,我就看到屋子的墙角下有一个地窖,地窖的门关着,上面还挂了锁。

    王大朋帮我找到了地窖钥匙,又催着王倩和他爸妈睡觉去了。

    我让罗泰呆在客厅里,然后就带着梁厚载和刘尚昂进了地窖。

    这间地窖是王大朋家存粮食的地方,里面放了很多地瓜和芋头之类的东西,空气中飘着一股泥土和霉味糅杂在一起的怪异味道。

    我们将地窖的门敞开了一条很窄的缝隙,刘尚昂就凑在缝隙上,一动不动地朝着外面观望,而我和梁厚载则站在他身后,不时看看手表。

    凌晨三点半,刘尚昂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有动静了。”

    我立刻凑到缝隙前向外观望,就看到一阵烟雾顺着院门的门缝扑了进来,这股烟雾中夹带的炁场,和之前在我们的据点外出现的那股炁场一模一样。所以,不用改变天眼的特质我就能知道,这股烟雾中充斥了大量的怨气。

    梁厚载非常果断地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正气符,贴在了地窖的铁门上。

    烟雾很快蔓延过来,可正气符上的灵韵在距离屋门半米左右的位置形成了一堵无形的墙,遏制住了烟雾弥漫的趋势。

    又过了几分钟,之前出现在王大海家的男人翻墙进了院子,在他之后,又有四个女人也翻墙落地。

    刘尚昂赶紧拿出手机,对准这五个人拍了一张照片。

    他们发觉烟雾在屋门前停止了弥散,似乎是感觉到了事情不太妙,男人扬起手,朝着身后的女人们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我就看到他们动作整齐地俯下了身子,朝着屋子这边摸了过来。

    就在这时候,屋里响起了罗泰的闷哼声:“外面是什么人?”

    然后我就听到屋子里传来罗泰急促的脚步声,院子里的一男四女明显没有料到自己的行踪这么容易暴露,我看到他们的动作猛地顿了一下,似乎是受到了短暂的惊吓。

    屋子里传来一声轻微的“啪嗒”声,院子里的灯立刻亮了起来,借着灯光,我总算是看清了这五个人的样子。

    一个嘴角长痣,右眼下还有一颗泪痣的中年女人让我顿时警惕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不久前包师兄提到过的那个道姑,天生灵胎,犯过戒,和王大海生过孩子的那个道姑。

    她看起来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身上的皮肉很松弛,可穿着却有种和她的外形、年龄不相符的艳丽。尤其那条红彤彤的收身短裙,完全不适合她的身材。

    与此同时,她快速站了出来,我顿时感觉到她身上有大念力凝聚,那股念力的气势非常强,超乎想象的强。

    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打破了屋门上的玻璃,以极快的速度从屋里飞了出来,直直冲向了那个正在施法的女人。

    她的念力虽然很强,可身手显然不怎么样,她没能避开飞向她的那一小团黑影,被打中了气海穴。

    气海,这个穴位对于修行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只要它受到重击,人身上的气息立刻就散了,念力也无法凝聚成形。

    眼前的女人也是一样,被集中气海之后,她身上的念力瞬间就散了。

    看到这个女人捂着小腹,呲牙咧嘴地蹲下身,她身边的人也都慌了,赶紧将她架起来,匆匆忙逃离了王大朋的家。

    我们几个谁都没有追上去,只有罗泰从屋里出来,跑到院门那边朝着外面望了两眼,但他也没追,在望了两眼之后,就关上了院门。

    罗泰将门闩重新插好的时候,我们三个也从地窖爬了出来。

    我走到刚才那个中年妇女站立的地方,就看见地上有一个亮银色的东西,捡起来一看才发现,那是一个藏银色的柴油火机,我颠了颠它的重量,它比我想象中要沉重许多。

    罗泰来到我跟前,从我手里拾过火机,一边对我说:“这是额特制的暗器,表面上看是火机,其实里面是实心的,绑上绳子就能当流星锤使。”

    我说:“你刚才出手这么突然,是察觉到那个女人在施法了吧?”

    罗泰笑了笑:“不知道她站出来是干啥,可她既然站出来了,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嘛。额小的时候老爷就教过额,说,和修行界的人动手,三招不离气海,只要破了气海,他们就不行咧。”

    我看了看罗泰手里的火机,在心里叹了口气。

    原本还担心他着了别人的道,没想到,他的江湖经验远比我们丰富,我的担心,好像有些多余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葬教的人这次吃了亏,估计在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动作了。

    可我心里也很清楚,一旦他们再次做出动作的时候,一定是大动作。

    刘尚昂带着我和梁厚载回到暗哨的时候,仙儿和罗菲正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天,见我进来,她们两个立刻就停了下来,还用一种很警惕的眼神看着我。

    一看她们的样子我就知道,她们刚才谈论的事八成和我有关,而且很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快到清晨的时候,食物已经彻底被我们吃光了,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潜回据点,草草吃了点东西之后,大家就凑在炕上,很快陷入了梦乡。

    这一觉,算是我这几天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直到临近中午,我才被电话声吵醒。

    这通电话是包师兄打来的,他说他们那边已经基本摸清了葬教在整个山东省内的人员布置,也知道了昨天出现在王大朋家院子里的那一男四女是什么身份。

    包师兄说,葬教在山东的势力范围其实很小,主要就集中在我家乡这一代,店子村是他们的三大据点之一,另外另个据点分别是东乡一带,以及地级市火车站附近。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葬教就已经开始向山东输送教众了,那时候他们的人主要集中在火车站附近,可就在最近的十年,他们才开始向东乡和店子村转移,店子村在几年前人员就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而东乡那边,现在还持续不断地有新人加入。

    听到这些信息,我不无好奇地问包师兄:“葬教不是一向行踪诡秘吗,你怎么得到这么多信息的?”

    包师兄很神秘地笑了笑,说:“我十年前就在葬教最深处埋了一条内线,也就是你们那边出事了,不然在正常情况下,这条内线我是很少动用的。”

    我说:“包师兄,你在十年前就知道葬教的存在了?”

    “当然……”包师兄喘了很长一口气,说:“不知道。当初是东南沿海闹邪教,我就派了一个内线深入进去,可没想到,后来沿海邪教被葬教给兼并了,我的那条内线,还成了葬教内部的高层。不过……即便是我的这条内线,手中也几乎没有任何关于化外天师的信息,不然的话,刁书彬大概也不会死了。”

    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刁树彬这个人,可每次听人提到他的时候,我心里就感觉沉沉的,于是转移了话题,问起了昨天那几个人的身份。

    包师兄说,之前我依次给了他几张照片,他只是觉得照片上的人眼熟,但并不确定那些人的身份,直到这五个人同时出现的时候,他查都不用查,瞬间就想起了这几个人的来头。

    这五个人是同门师兄妹,都是黄天观的弃徒,十五年前,他们在新疆做了一起大案,但从那以后,五个人就销声匿迹了,正道中人曾通缉过他们,也试着寻找过他们,但他们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在五个人里,男人叫杨聪,是个黄天观第四十二代弟子中的翘楚,和我一样,也是天生天眼。

    天生灵胎的道姑在入观之前叫柳春花,前面已经提到过了,她就是王大海在十几年前的姘头。

    另外三个女人,身材最胖的叫邹露,不胖不瘦的叫邵紫容,还有那个看似年龄最小、体格最小的女人,她其实才是四个女人里头年纪最大的大师姐。

    包师兄让我尤其小心这位大师姐,这个女人叫方雪梅,几乎得到了黄天观的所有传承,当初也是作为黄天观下一代观主来培养的,她的道行,可比柳春花要高得多,而且这个人非常狡诈,我庄师兄早年还在她手里吃过亏。

    其实在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已经想不起他们五个的名字了,不得不找包师兄核对了一下,包师兄也只记得杨聪和方雪梅,后来他查了一下案宗,才查到另外三个人的名字。

    我也是在看过那部案宗之后才知道,这五个人里的邵紫容,曾在二十年前自荐入寄魂庄修行,想投入我师父门下,可师父见了她一面,就断言这个人心术不正,死活不肯收她,后来她去了黄天观以后,还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包师兄说,这五个人之所以被逐出师门,起因就是他们聚众钻研邪法,被发现以后,没等观主责罚,他们就畏罪潜逃,之后才被观主从师族谱上除了名。

    据说,他们当时研究的那种邪法,邪之又邪,施展的时候是要拿活人来献祭的。

    挂了包师兄的电话之后,我就将这五个人的信息告诉了大家,梁厚载说,昨天晚上那个柳春花就已经很厉害了,要不是罗泰打破了她的气海,一旦她展开了大术,我们几个估计都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又多了一个更狠的方雪梅,事情就变得越发棘手了。

    不过从昨天晚上的情形来看,这几个人好像都不太擅长拳脚功夫,气海被破的柳春花就不说了,另外几个人翻墙进院的时候,手脚上的动作都很笨、很重,一看就不是练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