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5章 偷梁换柱
    梁厚载很满意地点点,有对我说:“你看看人家回答得多好。”

    我很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就是想,一点一点地给对方制造恐慌气氛,逐渐打乱他们的阵脚吗。说实话你这说白了就是玩,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怎么没有实际意义,”梁厚载笑了笑,说:“化外天师之前也不是把我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弄得咱们这些人有力没地方使,个个憋得难受。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反正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

    听他这么说,我也不得不仔细回想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掉包的事,分三天进行吧,时间不能再长了。”

    三天以后,增援可能就到了,那时候,我们必须把所有神像全部掉包。

    梁厚载也跟着我笑了笑。

    然后大家也没废话,立刻就开始行动了,我们决定先把村子西南一带的神像换了,王大朋家离那个区域很近。

    由于罗泰就住在王大朋家里,拔除那一带的媒介,让对方无法在那个范围施法,对方应该会将原因归结到罗泰身上。这样一来,他们会将更多精力耗费在罗泰身上,不过罗泰的处境也会更加危险。

    调换了西南一带的神像之后,我们回到据点拿了一些食物,然后就带着两个俘虏,转移到了村西南的暗哨中,以便保护罗泰。

    同时我们还给罗泰发了信息,标注了那几个被我们调换过神像的住宅,让他明天到那几座房子附近转一转。

    罗泰回信说,他自作主张将我们的计划告诉了王大朋,今天之所以能聚集这么多人跟他游街,也是王大朋帮得忙。完了他还问我这样做合不合适。

    是做都做了,现在问我合不合适有个屁用!

    我也没直接回答他,只是让让他不要把掉包神像的事告诉王大朋了,像这些事,王大朋知道得越多,安全就越没有保障。

    这一次,罗泰依旧很简短地回了一个字:“好。”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我们就一直在暗哨里待着,中午的时候,罗泰在村子里活动了一下,他从暗哨附近走过的时候,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除此之外,没有人留意到我们。

    我们不知道葬教的人今天都做了什么,只是在当天晚上,王大海家的男人照例到到暗哨来送饭的时候,我躲在暗处,就发现他的神色明显比前几天匆忙了许多,不对,那已经不是匆忙了,而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慌张。

    他将食物放在烤房门口,还没等仙儿控制着佣兵出去就急急忙忙地转身离开了。

    午夜过后,我们又调换了村子中部的神像,然后回到暗哨,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在接下来的一个白天,村子里没有发生特别的事,只是出门活动的人比以往多了,其中有村里的村民,也有租住在村里的外来户。

    我留意到,村民和外来户的精神状态有着非常大的差异。

    那些村民看上去都异常的精神,但走路的时候,肢体却不算协调,他们就像是在大梦一场之后刚刚醒来,而且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很疑惑的表情,似乎不能理解自己前些天为什么那样一个懒散的状态。

    而外来户们在看到村民的时候,虽然也会笑着打打招呼,但那种笑却浮于表面,他们再看到那些村民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疑惑和惊讶,就好像这些村民在自己村子里活动,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同时,我也留意到,几乎所有外出活动的外来户,都会有意无意地走到王大朋家附近,在那里停留一会,还有一个人趁着周围没人,爬上墙头,朝院子里观望。

    看样子,埋伏在村子里的葬教势力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术法正在失效,他们在怀疑罗泰。

    而罗泰这一天则没有离开过王大朋家,包括王大朋的家人,也是整整一天没有出门。

    也就在这一天晚上,送饭的人又换成了那个年轻的女人,她来到暗哨的时候,一边将饭菜放下,一边对那个被仙儿控制住心智的佣兵说:“最近没有发现异常吗?”

    过了小片刻,那个佣兵就在仙儿的控制下开口了:“那个姓罗的,很厉害,昨天他经过这边的时候,好像发现我了。”

    佣兵说话的时候,语速和语气都透着一种半睡半醒的感觉。

    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但只是皱了皱眉,没有深究,又对他说:“今天晚上,我们会潜入那个院子探一探情况,你帮我们打好掩护。”

    说话的时候,她还伸出手,指了指王大朋家所在的方向。

    佣兵在仙儿的控制下点了点头,然后女人就匆匆离开了。

    直到女人走远了,仙儿才冲出屋子,朝着东南方向的暗哨飞奔过去,剩下的人没有跟着一起去,没人能跟上仙儿的速度。

    梁厚载从阴影里探出头来,对我说:“葬教的人终于按耐不住了。”

    我点了点头:“等仙儿回来,咱们也到王大朋家里去,也好对罗泰有个照应。”

    梁厚载点点头,没说什么。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之后,仙儿才赶了回来,我问她女人又说了什么没有,仙儿摇摇头,说那个女人放下饭菜就走了,一句话都没说。

    之后我们几个又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仙儿和罗菲留在暗哨,万一葬教的人在我们走后突然过来,需要仙儿控制那个佣兵来应付一下。根据我们之前的调查,对方修的应该是一些召鬼控鬼的术法,罗菲对这种门道比较有心得,将她留下来保护仙儿,也是未雨绸缪。

    其实将她们两个留下,我也是有私心的,今天晚上在王大朋家,很可能要和葬教的人正面对峙,我不想让她们两个犯险。

    好在仙儿和罗菲好像都没看穿我的私心,乖乖留了下来。

    我和梁厚载在刘尚昂的引路下快速来到了王大朋家的左侧,翻墙进院子。

    罗泰不愧是练家子,刘尚昂落地的时候只发出了很微小的声音,他就从屋里冲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很长的柴刀。

    见是我们三个,罗泰才松了口气,将柴刀立在门旁,请我们进屋。

    王大朋一家人此时都在家里,我进屋的时候,王大朋就跑到我跟前来,对他老爷子说:“爸,这就是道哥,那边那个是小梁哥,他们就是我跟你说的高人。”

    王大朋他爸赶紧站起来,跟我握了握手,嘴上说着:“哎呀,大朋这些年多亏你们照顾了啊。”

    我也不得不客道地谦虚了两句,然后王大朋他爸又转过头去和梁厚载握手,一边说着:“这个小哥,还挺年轻啊,看着比我家大朋年纪还小呢?”

    他这么说话的时候,我心里最薄弱的地方就被刺中了。为什么这句话他只对梁厚载说呢,我和梁厚载明明是同岁。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长得老相,可我打心里不想承认。

    就在王大朋他爸跟梁厚载说话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在她手上还端着满满一盘坚果、瓜子一类的小零食。

    乍一看那个女人,我就觉得她很眼熟,可想了想,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

    她看到我和梁厚载,顿时笑了起来:“这不是恩人吗,什么时候来家的,大朋你也不说一声。”

    恩人,什么恩人?

    我一脸疑惑地望向王大朋,王大朋看到我的表情,也咧着嘴乐了:“我估计你们都认不出来了吧,这也难怪,我姐这两年变化挺大的,常年不见的确实容易认不出她来。”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眼前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亲姐姐王倩。

    都说女大十八变,我今天算是亲眼见识了,想当初我第一次见王倩的时候,她还是那种膀大腰圆的健硕身材,可这才几年不见,她就由一个健硕的假小子,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

    说实话,我不会轻易用“美女”这个词来形容一个女人,因为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下,我觉得这个词太俗气,可王倩确实能当上“美女”这两个字了。而且在她身上,能感觉到一种偏向于世俗的气质,像这样的气质,仙儿和罗菲身上都没有。

    我也是在进入社会多年之后才明白,这种气质,也只有那些在社会上打拼过、吃过亏的人才会有。

    王倩放下坚果盘子,先是冲我笑了笑,又走到梁厚载身边,说了一句让人很为难的话:“小梁哥这几年没怎么长个啊。”

    她的话一说出口,大家都沉默了,梁厚载也是一脸很无语的表情。

    过了一会,还是王大朋扯开了话题:“道哥,你们今天晚上怎么想起来到我家来了。”

    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说:“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一些麻烦的人潜入你们家里,我们过来,主要是防着他们做出太过分的事来。不过这些事和你们无关,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受到影响。”

    王大朋显得有些为难:“道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你有什么要我帮忙,说一声就是了,怎么还和我无关了,这不是把我当外人吗?”

    刘尚昂凑过来对他说:“不是把你当外人,是怕你有危险,总之你就听咱道哥的,不会害你的。”

    王大朋盯着刘尚昂看了一会,叹口气,对我说:“行,既然道哥不需要我帮忙,那我也不给你添乱。那什么,那我们现在该干点啥?”

    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非常晚了,就对王大朋简短地说:“关灯,睡觉。另外,把你们家的地窖钥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