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4章 一百斤赝品
    而后我就转过身去对刘尚昂说:“瘦猴,你带上昨晚盗出来的神像,去找一个做石雕的厂子,仿制一批新的。带着我的银行卡去,密码你知道。”

    刘尚昂一听就知道我们想干什么了,他顿时就咧嘴笑了:“你不怕我携款潜逃啊?”

    我也对他笑:“不怕,反正就算你携款潜逃了,包师兄也能把你揪出来。”

    刘尚昂“靠!”了一声,又说:“大白天的行动不方便,我晚上再出去。”

    本来也没打算让他白天行动。

    之后我又和梁厚载商量了一下,怎么让葬教的人相信罗泰是有道行的。

    梁厚载说,刚才那个男人并不能确定罗泰还会走门外那条路,却在路上布下了怨气,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所以他推测,门外的那些怨气,应该是某个阵法的一部分,说不定现在葬教已经在全村范围内布下了怨气大阵,如果罗泰破得了,就说明罗泰道行高深,如果破不了,包括罗泰在内,全村的村民都会受到牵连。

    这是一个一石二鸟的计划,不但可以借此看穿罗泰的身份,也能在形势对葬教最有利的情况下,将店子村的事态闹大。

    只可惜,刚才那个男人在布阵的时候,没有发现隔墙有耳。

    梁厚载建议我先不要着急破阵,等罗泰处在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时,再用罡步破阵。

    对于这个建议,我也不得不表示赞同。虽然我不确定在我踩罡步的时候,罗泰能不能承受住那股从天而降的压迫力,但在各个门派中,好像也只有罡步能算是大家都会修习的术法了。

    罗菲给罗泰发了短信,让他找一个合适而又显眼的位置,将周围的人支开,在那里等着我。罗菲还嘱咐他,在他站立的位置附近,一定要有方便我藏身的掩体。

    罗泰很快回复了信息,就一个字:“好。”

    半个小时以后,罗泰又发来了第二天信息:“村西槐树第二间房。”

    也许是因为周围人多,仓促之下,他也只能这样简短地给我们发信息。

    不过当我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完全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可刘尚昂却看懂了,他说,村子西头有棵老槐树,从西向东数的第二间房,是王大朋一个发小的家。

    又是几分钟过后,罗泰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这条信息的内容还比较完整:“家里没人,我站在门外,快来!”

    我也没废话,让刘尚昂带路,然后就和他一前一后翻出了院子。

    由于现在的村子里潜伏了大量葬教成员,即便没了暗哨,我们走动的时候还是要尽量小心一些。刘尚昂带着我绕了一个大圈,才来到了村子西头的一座民宅,我们两个翻墙进院的时候,就听到罗泰正站在门外说话。

    他就像是在做演讲一样,声音很高地说着一些很没格调的话,内容就是江湖术士欺骗普通百姓的那一套。

    诸如他说自己是什么大罗金仙转世啊,说什么自己曾经斗过哪些妖魔鬼怪云云。

    不过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站在他对面的那些人全都被他牢牢的吸引住,加上他说话的声音大,也彻底盖住了我和刘尚昂的脚步声。

    我凑到院门前,轻轻敲了一下门,告诉罗泰我们来了。

    很快,罗泰也在门上随意敲了几下。

    然后我就听罗泰在外面喊:“大家都让一让啊,额要做法咧。对,后退,再退,再退!”

    我听到门外的人群退得远了一些,才凑到门上,悄声对罗泰说:“至少退一百米。”

    罗泰也重复我的话:“还不够远,至少要退出一百米,快退快退。”

    我靠在门上问罗泰:“罡步引发的重压至少相当于三百斤以上的重量,能承受住吗?”

    “好,这么远就可以了!”这时罗泰突然喊道:“我要开始了。”

    这句话在我听来,是罗泰在对我说他准备好了。

    我也没再多言语,向刘尚昂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到屋里避一避,然后我就凝神、思存九天,踏出三步九迹。

    我现在踩的这种罡步叫做重罡,也是秘籍上记载的一种术法,这种罡步施展起来,需要间断地将罡步反复踩上两次,第一遍三步九迹,踩下星位的时候只用五成脚力,只在星位上留下半只脚的痕迹,右脚只留左半脚踩星位,左脚用前半脚踩星位。第二遍的三步九迹,则是倒着踩。

    仅仅是用嘴说,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极有难度的,尤其是第一遍罡步踩出来的时候,事实上是要从思存状态中分心的。

    重罡的破坏力远没有纯粹的罡步那么强悍,但它的覆盖范围很广,这种罡步一经踩出,方圆几里之内都能受到星力的影响,而星力下沉时产生的重压,只会在百米范围内出现。

    当我倒着踩中最后一个星位的时候,门外没有任何动静,我本以为,罗泰受到三百斤的重压,多少会有一些动作,可透过门底的缝隙,我却看到罗泰的脚一动不动,他投在地上的影子,还是我踩出罡步之前的样子。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我施术失败了,可当我在院子里环视的时候,却发现堆在院子角落里的雪堆都被星力压出了痕迹,种在院子里的树也被压得变了形。

    等到星力散去,那棵树又渐渐直起了腰。

    这时候,我的手机震了一下,拿出来一看,是罗菲发来的信息:“门外的雾气散了。”

    看样子,葬教布置在村里的阵法应该也破了,我又凑到门前,对罗泰说:“阵已经破了,我们先撤,你不要在村里走动了,到王大朋家待着吧,最近这段时间,咱们不要见面,手机联系。”

    说完,我就叫上了刘尚昂,抄小路回到了我们的据点。

    现在,罗泰应该已经成功吸引了葬教的注意力,接下来,就要着手实施偷梁换柱的计划了。

    一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刘尚昂才决定出村,他临走前嘱咐我们,如果能搞到几个主谋的照片,就尽快发给包师兄。

    关键这件事的主谋到底是谁啊?

    刘尚昂走了以后,每当王大海家的男人去暗哨送饭,仙儿都会控制着两个佣兵回到暗哨等饭,这样做的风险是非常大的,仙儿在佣兵身上种下梦魇之后,佣兵体内就会带着她的妖气,虽然这股妖气很弱,但如果对方仔细感应,还是能感应得到。

    好在对方好像是一个粗线条的人,完全没有发现佣兵的异常,借着他送饭的机会,我还暗中帮他拍了两张照片。

    刘尚昂走了两天,第一天给佣兵送饭的是那个男人,第二天给佣兵送饭的人,则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年轻女人,她明显比男人警觉得多,送饭的时候,还试探性地跟佣兵说了几句话,佣兵在仙儿的控制下回了话,没有显出异常,这也算是有惊无险吧。

    而我同样给女人照了相,连同每天晚上到路灯下注入阴气的女人,也被我拍了下来。

    三个人,三张照片,我全部发给了包师兄,包师兄说因为我拍照的时候天色太暗,对方的特征不太清晰,要花一些时间辨认。

    也就是我发出照片的当天晚上,刘尚昂终于回来了,他翻墙进院的时候背着一个黑大包袱。

    我其实是听到院子里有声音,才知道他回来了,立即跑出屋子去接他,刘尚昂将包袱放在地上,吐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然后冲我笑笑,从包袱里拿出了两尊黑神像给我。

    我一手拿着一尊神像,仔细看了半天,没发现有什么差别。

    刘尚昂指着我的右手,说:“这是原版的。”

    完了他又指着我的左手:“仿造的。”

    我退回了屋子,窝在厨房的角落里,用手电仔细探照着两尊石像,除了仿造版的重量稍微轻一些之外,两者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其他人也都凑过来看,都说仿造版的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刘尚昂这次出去,一共做了五十多具神像,每具神像的重量大概再两斤左右,材质是加了料的黑玻璃。

    刘尚昂将银行卡还给我的时候说:“算上我这两天的吃饭和住宿,一共花了不到三千。”

    我白他一眼:“吃饭睡觉还从我卡里提钱?”

    刘尚昂很贼地笑了笑:“我这可是出公差,不花白不花。”

    这时梁厚载在一旁说:“既然仿制品已经到到手了,咱们就开始行动吧。道哥,我觉得,咱们最好不好一次性把村里的神像全都换了,分几天,一点一点地将神像掉包。”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呢,这样岂不是很麻烦?”

    梁厚载说:“我是觉得,反正还要等庄大哥的增援,稍微拖延一下时间也没什么。道哥你想啊,如果你有天早上一起床,发现自己道行突然没了,什么术法都使不出来,你会怎样?”

    我说:“没了就没了呗,再练就是了。”

    梁厚载愣了一下,叹口气:“唉,也就是你会这么想。那你再想想,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念力正一点一点地衰退,而且这种衰退还不断地持续,你会怎样。”

    我说:“赶紧找个徒弟,把传承延续下去再说。”

    这时候,仙儿忍不住说话了:“厚载,你问他这种问题,绝对得不到你想要的答案,这家伙的心理比较变态。”

    我正想反驳她来着,罗菲又接上了梁厚载刚才的话茬:“如果道行一夜之间全都没了,我想,大部分人都会抓狂吧,在那种心态下,有可能做出一些很疯狂的事情来。疯狂的人,通常是不可能控的,他们的行为无法预测。可如果道行是每天都衰退一点,一直一直延续,一开始不会觉得特别恐怖,可随着时间的延续,人也是会发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