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3章 锣鼓喧天
    功夫吗?在我们这个行当里,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功夫确实是可以拿来保命的,但也仅仅是偶尔救救急而已。当然,像仉二爷那种级别的另当别论。

    罗泰,他真的能行吗?

    带着这样的担心,我靠着炕头坐了几个小时,却一直睡不着,直到眼快日上三竿,午时将近的时候,村路上出现了一阵嘈杂的锣鼓声。

    其间还有几个年轻的声音在说话,我离开了屋子,凑在院子里听了几耳朵,就听见他们在讨论村东头的路灯,这里面还出现了王大朋的声音。

    王大朋不知道在跟谁说话:“罗大师是真有本事的人,一到我家,就知道我被鬼上身了……”

    这时候锣鼓声再次想起,把王大朋的声音盖了下去。

    听他的意思,外面的锣鼓声应该也是罗泰搞出来的了。

    我们让罗泰设法将他的身份、目的泄露给葬教的人,没想到他敲锣打鼓地在村里声张起来。

    说实话,他这么干,还是很合我口味的。

    这时候仙儿和罗菲他们也出来了,罗菲也侧着耳朵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笑着对我说:“看样子,泰哥这次也打算大闹一场了。”

    站在我旁边的刘尚昂则皱起了眉头:“刚才说话的那个女人,在王大海家出现过。”

    刚才有女人说话吗?外面实在太嘈杂了,我根本没有听到。

    我转过头去,看向刘尚昂。刘尚昂在沉寂了一会之后才对我说:“就是在王大海家‘哭丧’的两个女人中的一个,声音比较大的那一个。”

    我问罗菲:“你有罗泰电话吗?”

    罗菲点了点头。

    我又对她说:“给罗泰发条短信,告诉他,他很可能已经被葬教的人盯上了,让他留意。”

    罗菲略作思考,编辑了一条简短的信息:“背后有人。”,给罗泰发了过去。

    没想到一分钟之后,罗泰竟然回复了一条信息:“我知道。”

    看到那条信息,罗菲就冲我笑了:“放心吧,做这种事,泰哥很有经验。”

    我也给了她一个笑脸,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锣鼓声一路向东行进,越来越远了。

    刘尚昂又等了一小会就翻身上了墙,应该是想出去看看,可他刚攀上墙头,接着又轻手轻脚地落了下来,还转过头来,给我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时我就听到门外的村路上有人说话:“怎么突然来了大罗门的人,这完全在计划之外啊。”

    说话的是个女人。

    然后就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声说:“要么是巧合,要么是柴宗远已经发现了异常,派这个人探风来了,我看这个姓罗的身上没有灵韵,应该不是个修行的人。”

    女人疑惑道:“如果他没有道行,怎么可能解得开王大朋身上的咒印?”

    听女人这么说,我就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梁厚载接触到我的目光之后,就冲我点了点头。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给罗泰那么多灵符,就是为了让罗泰驱逐王大朋身上的阴气,阴气散了,咒印之类的东西也会散。

    接着又是男人的声音:“我估计,这个姓罗的是得了柴宗远的封魂符,这种符箓专门克制咱们这一脉的术法。不过没关系,他到底有没有本事,今天晚上一试就知。”

    女人又说话了:“试,怎么试?天师交代过了,柴宗远他们到来之前,咱们不能用术。”

    “放心吧,”男人很笃定地说:“我就是摆个小阵法,试试姓罗的有没有念力。”

    在这之后,我感觉门外有人凝聚了念力,那股念力,不算很强,却邪得很,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我朝梁厚载那边看了一眼,梁厚载皱了皱眉,又冲我摇了摇头。

    直到念力退去,一股很怪异的炁场滞留在了门外,而门外的村路上,也传来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外面的一男一女走了没多远,就听那个女人又说:“天师传给咱们的那些术法,真能克制守正一脉吗?”

    男人笑了笑,说:“天师从不犯错,这一次,肯定也不会错的。”

    他说话的声音伴随着脚步,也变得越来越远了。

    梁厚载悄声对我说:“看样子,这些人还专门研究过你们守正一脉的术法呀,不然不可能找到克制的方法。”

    说实话,听说对方的术法能克制我们守正一脉,我一点也不吃惊,甚至不觉得意外。

    在我们守正一脉用的术法里,都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对于寄魂庄的人来说,这应该算是公开的秘密了,还有一些曾经和守正一脉交过手的门派,也都知道我们的术法有缺陷。

    至于这个缺陷是什么,很抱歉,确实不能说。不过这样的缺陷,或者说瑕疵,并不是守正一脉的术法本身就有的,而是我们这些门人在施术的时候,刻意让术法不那么完整,让它出现缺陷,为的是压制术法的破坏力,减小术法对施术者造成的反噬。

    这种体现在术法上的缺陷,说白了,其实是我们守正门人自保的一种措施,也可以说是给自己留的退路或者后手。

    如果一个修行者和守正门徒对垒的时候,发现守正门人的术法突然变得很纯粹、很完整,连术法的威力都提升了不只一个等级,那就意味着,守正一脉的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以命搏命了。

    当然,我也是最近这半年才敢在施术的时候留后手,在过去,我连一个完整的术都很难施展出来,更不用说在术法中刻意制造残缺了。

    说化外天师研究过我们守正一脉的术法,这我信,可说他研究透了,我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的。

    和我们守正一脉的人交手的时候,刻意针对我们术法中的所谓“缺陷”,不管是对于我们还是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异常危险的。

    梁厚载大概是见我一直没回应他,就伸手拍了我一下:“想什么呢?”

    我这才回了回神,然后就跟他打起了马虎眼:“我在想,我们守正一脉的术,都是顺应阴阳易理的,除非是对手的念力比我们高出太多,不然的话,应该是无法彻底克制的吧。葬教的人究竟在想什么呢?”

    梁厚载托着自己的下巴沉思了一会,咧了咧嘴:“谁知道呢,反正你还是小心点吧。”

    我冲他笑笑,之后就凑到门前,将门板向外推了推,从门缝里朝外面观望。

    村子上空依然有怪异的炁场滞留,我开了天眼,就看到街道的角落里有一股铅灰色的雾气渐渐漂浮上来。

    那种雾气,不像是阴气凝聚而成的,可除了阴气,还有别的炁场能凝结出这样的迷雾吗?

    梁厚载也凑过来,朝着门外看了两眼,接着他就皱起了眉头:“葬教的手法果然都很怪异,完全看不透是什么路子的。”

    “野路子。”我一边说着,一边咬破指尖,将指尖血点在了自己的眼皮上,然后沉息、提劲,再凝练念力。

    这是一种暂时改变天眼性质的术法,是我前阵子才从师父给的秘籍上学到的。

    天眼受到我的指尖血影响,先是变得更加敏锐,接着又受到念力的催动,当其灵敏度达到一顶高度的时候,性质就会改变,无法再看到邪祟和阴阳气,但能看到很多异样的炁场,如怨气和晦气。

    可书上也没说怨气和晦气是什么样子的,只是说,当施术者看到它们的时候,就能认出它们来。

    事实证明,书上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通过天眼,我看到街道上飘散的雾气变成另外一种颜色,其实那是一种介于黑和紫之间的颜色,偶尔,黑紫的雾气中还有阴红色的光在闪动,就像是一片阴云中爆发出的闪电。

    这就是怨气在天眼中呈现出的形态,那是一股非常浓郁的怨气。

    我的视线越过村路,超村子的东入口那边看去,隐约看到路等那边也有这样的一团云雾。

    我散了念力,又擦掉了眼皮上的血迹,问梁厚载:“你昨天都给了罗泰什么符箓?”

    梁厚载想了想,说:“就是辟邪、正气、还阳这三种符。”

    我说:“听刚才那一男一女的对话,王大朋身上的咒印,应该是在罗泰出现之后才被清除的。也就是说,当初你将辟邪符交给王大朋之后,那张符箓只能保证邪祟不近他的身,却不能清除他身上的咒印。”

    梁厚载点头:“对,应该是这样。罗泰应该是用正气符和还阳符清除了王大朋身上的咒印。”

    我又问他:“你给他的这三种符,哪一道是可以用来驱逐怨气的?”

    “怨气吗?”梁厚载说:“那就是正气符了,你的意思是,王大朋身上的咒印是用怨气结成的?”

    我点头道:“现在滞留在门外的炁场,就是怨气。”

    梁厚载想了想,说:“怨气和阴阳气不同,阴阳气可以从天地间直接提取,可怨气,只有活物和邪祟身上才有,而且要让怨气滞留,还需要一定的媒介。可对方竟然完全不用媒介就能……”

    说着说着,梁厚载突然停了下来,转身问刘尚昂:“住在这附近的几户人家,都是外来户吗?”

    刘尚昂翻着眼睛,仔细回想了一下,然后就非常肯定地朝梁厚载点头。

    梁厚载这才对我说:“我懂了,那些外来户家里供奉的黑色神像,应该就是这股怨气的媒介,道哥,我知道怎么对付这些人了。”

    我冲梁厚载笑了笑,说:“你是想偷梁换柱吧?”

    梁厚载冲我竖了竖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