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2章 打乱计划
    刘尚昂说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上来,要等老包那边反馈信息。

    这一次,包师兄的效率出乎意料的高,就在我们几个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打过电话来了。

    刘尚昂接起电话,又将电话递到我这边:“老包让你接电话。”

    我接过电话来:“包师兄,是我。”

    包师兄也没废话,直接说道:“你们那的情况现在有点复杂了,单凭你们几个估计摆不平,你们还是撤回来吧,我和庄师兄联系了,他会调特战队过去。”

    我说:“我们不能撤啊,现在我怀疑葬教手上有人质,我们现在已经拔了他们的暗哨,万一葬教的人发现了异常,人质肯定有危险。”

    包师兄:“人质?”

    我顿了顿,对他说:“你对店子村的事了解多少?”

    “基本上都了解透彻了,”包师兄说:“小刘都跟我说了,你们的计划他也说了。可没说对方手里还有人质啊。”

    我立刻接上话:“我现在怀疑王大海就是他们的人质,另外,从王大海家里传出来的女人哭声,可能也说明了,他们手上除了王大海以外,还有其他人质。”

    沉默了大半天之后,包师兄才问我:“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说:“计划照常进行,我们尽量拖延时间,等待增员。对了,这边的事先别告诉我师父,以他的性子,肯定会过来,这里的情况师兄也是知道的,如果我师父真的来了,事情才真的麻烦了。”

    包师兄在经历了片刻的沉默之后,才有些无奈地说:“唉,你这孩子……哪危险往哪钻,真服了你了。行啊,不过你们一定要主意安全,特战队估计要五天以后才能到。”

    “怎么要这么长时间?”

    “没办法的事,威海那边出了点事情,现在特战队赶过去处理了,还没回来,你们只能等等了,其实五天还是最乐观的估计,你们得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说:“持久战就持久战吧,之前刘尚昂不是给你发了几张照片吗,调查有结果了吗?”

    包师兄说:“这几个人全都有黑历史,有在部队里打架被开除军籍的,有故意伤人坐过牢的,还有几个我怀疑是几年前持枪抢劫案的在逃嫌疑人。这些人是从95年到2000年之间陆搬进了店子村,这些年过去,没有一个人回老家探过亲。有道啊,我怀疑,在你们那个小城市里,葬教的势力可能不只这一股,你们千万小心啊。”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葬教好像很重视我们这个小地方啊?”

    包师兄说:“我和庄师兄商议过这事,我们怀疑,他们很可能是盯上了乱坟山下的那座地宫。之前刘尚昂说,李虎他们残害了那么多条命,好像是要召唤罗睺,先不说罗睺这种东西他们能不能召出来吧,可你知道在印度神话里,罗睺是什么样子吗?他是人身蛇尾,身上长了四支手臂,从李虎他们于受害人身上取走的器官来看,似乎就是想用这些器官拼凑出罗睺的样子,可组成罗睺身体的蛇尾,却只有在乱坟山下才能找到,那里是尸魃族人曾经居住的地方。”

    梁厚载一直竖着耳朵听我和包师兄的对话,这时候他也凑到手机旁边说:“既然葬教早就盯上了那地方,为什么等了这么多年都没动手。尤其是每年鬼市,柴爷带着道哥回川的时候,他们应该很容易得手才对吧。”

    包师兄能听到他的声音,于是解释道:“我和庄师兄怀疑,他们之所以一直不敢进地宫,要么是在忌惮柴师伯,要么,就是在忌惮地宫里的尸魃。你们还记得老城挖煤挖塌地基的事吧,就是因为老城塌了地基导致你们那的风水大变,破了乱坟山地宫的阴阳局,才迫使你们不得不进地宫镇尸魃。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确定,老城最大的一个煤厂,厂长就是葬教的人。有道,我们现在觉得,化外天师跑到你们那作乱,可能不仅仅是为了针对你,刁书彬的事也只是一个幌子,他真正的目标,是地宫里的东西。他们是打算将柴爷和你在内的所有人都调离乱坟山,他们好借机潜入地宫。”

    我一边听着包师兄的话,一边回想着,自从我们在地宫里镇住尸魃以后,乱坟山就一直处于有人监管的状态,平时是我师父,师父有事要离开的时候,就会请陈道长过去盯着,即便是我们到东乡寻找化外天师下落的时候,李道长也留在乱坟山。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是觉得,师父好像一早就知道乱坟山被人盯上了,所以他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至少会留一个人在乱坟山看守。

    这确实符合我师父的性格,很多时候,他总能先我们一步看透事情的来龙去脉,但不到最后关头,他却极少向我们透露。

    包师兄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还有件事,我们调查了王大海那三个养子的情况,他的二儿子王磊,有可能是他亲生的,十六年前,他曾和一个犯戒的道姑生过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极有可能就是王磊。”

    我定了定神,说道:“道姑?能说得具体一点吗?”

    “资料太多了,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啊,”包师兄说:“你们不是从王大海家里听到哭声了吗,两个女人里说不定就有那个道姑。你们一定要小心点,那个道姑是天生的灵胎,念力非常强,虽然目前不确定她是不是葬教的人,可凭你现在的道行肯定是斗不过她的。那个女人的左侧嘴角上有一颗痣,右眼下还有一颗泪痣,你见到她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千万千万小心。”

    天生灵胎?这是生下来就能感知天地灵韵的特殊体质,我听师父说,有这种天分的人,几百年也出不了一个。可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体质的人虽然天资卓越,但从历史上出现的几个案例来看,这些人在修为上大多没有什么成就。反倒是那些天资愚钝的人,更容易取得一些修行成果。

    对于此,我也是一直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包师兄千叮咛万嘱咐地让我小心小心再小心,我被他唠叨得心烦,但也知道他在关心我,于是就默默地听着。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包师兄大概是说累了,加上见我也没什么回应,最后说了一句“万事小心吧。”,就挂了电话。

    我本来想把手机塞进口袋里,直到刘尚昂朝我伸出了手,我才想起来手机是他的。

    包师兄和我的对话,梁厚载全程都听到了,他有些担忧地问我:“计划还要照常进行吗?”

    我摇头:“不能照常进行了,咱们之前的计划太保守,我打算借着店子村的事,把化外天师引出来。”

    梁厚载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我:“保守?把化外天师引出来?道哥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着他,笑了笑:“我没疯。厚载,咱们既然来都来了,也不能就这么撤回去吧。再说暗哨都已拔了,咱们现在离开店子村,等葬教的人发现暗哨里的人不见了,村民们肯定要受连累。”

    梁厚载盯着我,沉默了好一阵子,最终叹了口气:“唉,真服了你了。计划还是照常进行吧,等罗泰进入葬教的视野之后,我会想办法把化外天师引出来……可现在还不确定化外天师到底存不存在啊。”

    我说:“不管他存在不存在,都要把他引出来。”

    梁厚载愣了一下,又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之后仙儿和罗菲弄了些吃的,大家简单地吃过饭,仙儿又控制着两个俘虏半睡半醒地凑到餐桌前吃饭,吃过饭,又让他们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如厕。

    我看仙儿这种操控人的手段挺厉害,就问她,能不能把这种术法用在刘文辉身上,仙儿说,如果刘文辉确实没有修行过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怕就怕他之前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道行。

    这种控心术对于凝练过念力的人不起任何作用。

    在我们卧床休息的时候,罗泰翻墙出了院子。

    按照我们的计划,罗泰要先离开村子,再由东面进村,在路灯下做一做文章,然后去找王大朋,以“为王大朋驱邪”的名义,将他的身份和到村里来的目的宣扬出去。

    我们给罗泰设计的身份,是陕北大罗门一脉的门人,这次来山东,原本是要到崂山派做学术交流,半路上推算出店子村有邪祟作乱,就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大罗门这个门派不是我们凭空捏造出来的,它确实存在,是一个位于陕北地区的隐修门派,这个宗门中的人大多名声不显,平时也极少出来走动,而且时至今日,也没有人知道大罗门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靠在床上,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醒了,然后就开始担心起了罗泰。

    在我们这些人里,除了罗菲,没有人了解他,也没人知道他的本事是大是小,我真的担心他会被葬教的人识破,更怕他丢了性命。看现在来说,除了罗泰,也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去执行这个计划。

    此时的罗菲也没睡着,她大概是见我睁着眼,就慢慢挪到了我身边,很小声地问我:“在担心泰哥吗?”

    我点点头,又叹口气:“我在罗泰身上没有感觉到念力残留的痕迹,他应该没有修行过吧。”

    “那要看是怎样的修行了,”罗菲说:“泰哥虽然没有学过术法,可他从小就跟着义父练武,在当代的罗家子弟里,他的功夫应该算是最好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