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1章 埋伏
    我和刘尚昂立即抄小路朝姜井那边赶,梁厚载则带着仙儿和罗菲去了烤房。

    此时的刘尚昂已经穿上了雇佣兵的那身行头,我们打算借着天色够暗,偷梁换柱,让刘尚昂暂时顶替暗哨里的佣兵,那两个佣兵的身材都比较瘦小,也只有刘尚昂能有他们的扮相。

    我们一路飞奔,先一步来到了暗哨,刘尚昂潜进去之后,我就用草垛盖住了洞口,之后又躲在了不远处的雪堆里。

    几分钟过去,送饭的人终于来了,他先是抽出草垛里的钢管,又移开草垛,以固定的频率敲击着洞口。

    看我刘尚昂将头伸出洞口的那一刹那,我的觉得我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即便是光线很暗,可只要对方仔细看一看,还是能看清刘尚昂那张脸。

    送饭的人将一个油纸包放在地上,刘尚昂头也不抬地拿起纸包就要朝洞里撤。

    就在这时候,那个送饭的人突然说一声:“等等!”

    这两个字一从他嘴里吐出来,我的身子都跟着僵了一下,我死死盯着他,而刘尚昂则停下了脚步,转身对着送饭的人,却不抬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也如同被冻僵了一样。

    我知道,刘尚昂现在绝对比我还紧张。

    就见送饭的人又从随身带的编织袋里拿了两个馒头出来,递给刘尚昂:“馒头。”

    刘尚昂将油纸袋衔在嘴上,伸手接了馒头,而送饭的人也没再迟疑转头就走了。

    虚惊一场,我不由地长出一口气,可这时候我才发现,虽然身子被雪盖着,可我的手心里,却满满都是汗。

    等送饭的人走远了,我才爬出雪堆,和刘尚昂一起冲向西南方向的暗哨。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偶尔能听到身旁的宅院里有脚步声,脚步声出现之后,又会出现轻微的开门声音。

    这些声音是梁厚载他们弄出来的,之前刘尚昂算好了送饭的人要走的几条路,就让梁厚载他们翻进沿路的院子里,弄出脚步声和将要开门的声音,那个送饭的人也是暗中活动,他一定到附近的人家要开门,必然会停下来,找个地方先躲一躲的。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拖住他行进的速度了。

    在梁厚载的那个小组里,仙儿负责给院子的主人种梦魇,防止他们被院子里的声音吵醒。而罗菲在直接感到烤房附近,负责向我和刘尚昂放哨。

    这些计划全都是刘尚昂想出来的,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他的思维在很多时候是非常缜密的,过去好像有点小看他了。

    我和刘尚昂来到烤房附近的胡同里,先是朝烤房那边瞅了一眼,此时罗菲就站在烤房的门口。

    按照之前的设计,只要她站在门口,就说明送饭的人还没到,如果她不在,那站在门外的人,应该就是那个送饭的人了。

    刘尚昂潜入暗哨之后又过了很久,那个送饭的人才来,这一次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送饭的人留下了油纸袋和馒头就走了,一句话都没多说。

    直到他走得足够远了,我才松了口气,从烤房的阴影里走出来,对刘尚昂说:“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基本完成了,接下来,就看罗泰的了。”

    刘尚昂当时正不断扫视着烤房附近的几座民居,没回应我的话。

    我见他一直皱着眉头,忍不住问他:“怎么了?你又发现什么了?”

    刘尚昂这才看我一眼,说:“道哥,之前我在侦查的时候,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挑了挑眉毛:“什么事?”

    刘尚昂想了想,说:“这个村子里的人,除了王大朋和他那几个朋友家的人,其他人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好像都极少出门啊。而且你不觉得奇怪吗,咱们进村这么长时间了,从来就没听到过狗叫声。”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是啊,这么大的村子,怎么可能没有狗呢,在我们那个地方,村子里头几乎是每个人家都要养狗的啊。

    这时候刘尚昂又说:“我印象里,好像只有王大朋家有条狗,而且那条狗好像从来不叫。”

    我也是越想越不对劲,就问他:“为什么会这样?”

    “我哪知道,”刘尚昂说:“不过老包说过一句话,他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觉得这句话,还是挺靠谱的。”

    我点了点头:“先回去吧,咱们得和梁厚载商量商量。”

    说完我又转过头去问罗菲:“罗菲,你对罗泰了解多吗,你觉得,他靠谱吗?”

    罗菲听到我的话就笑了:“他呀,天生就和‘靠谱’这两个字没什么缘分。不过这次的事情你完全可以信任他,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江湖骗子。”

    我们回到王大朋的三舅家时,梁厚载和仙儿已经先我们一步回来了。

    他们两个也发现了一些问题。

    梁厚载说,他们一共潜入了四户人家,每户人家都养了狗,可不管谁家的狗都是一副很萎靡的样子,看到他们也只是抬了抬眼皮,根本不叫。

    仙儿也说,这四户人家里,有三家人也是处于这种萎靡状态,她往这些人身上种梦魇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他们的魂魄很虚弱,像这样人通常嗜睡,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就算他们不睡觉的时候,也是浑身犯懒,躺在床上不愿活动。

    这似乎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村里人平时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不太出家门。

    不过仙儿也说,他们最后去的那户人家明显和前三家不同,这家人的男女主人是身子虚弱,可魂魄却像是被某种力量滋养过一样,异常强健,她用了很大力气才在他们身上种下梦魇。

    梁厚载和仙儿在这户人家侦查了一下,发现他们家的厨房里有个暗格,里面供着一尊黑乎乎的神像。

    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刘尚昂还是决定趁着天还没亮,重新侦查一边,这一次,他打算入室侦查。

    见没有人反对,刘尚昂就快速翻墙出院子,再次潜入了夜色中。

    我和梁厚载趴在墙头上,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一个小巷子里。

    从墙上下来的时候,梁厚载问我:“你说,你包师兄到底是干什么的,能把刘尚昂训练成这样?”

    我摊了摊手:“谁知道啊,包师兄的身份可能是个机密,不是咱们能接触的那种深层机密。”

    梁厚载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答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说道:“上次从东北回来的时候,刘尚昂不是说只有半年的休假吗,可他休假都休了多久了,也没见你包师兄催他回去过。”

    说到这,梁厚载也转了话头:“也还好刘尚昂没回去,这次如果没有他,还真是不好办。”

    想想也是,这一次的刘尚昂的确带给了我们很多惊喜,在我的感官里,他仿佛是在一夜之间成长起来了。

    我知道,现实中,一个人有可能在某种契机下悟透一些事情,思想在顿悟的同时得到质的飞跃,可身手、本事、经验,这些东西可不是一朝顿悟就能得到了。刘尚昂能成长到今天这样所付出的的努力,大概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两三个小时之后,刘尚昂翻墙回到院子的时候,我还在回忆他小时候做过的那些奇葩的事。

    见他从墙上跳下来,我就想起了住筒子楼的时候,有一次他爬邻居家的窗户偷东西吃,结果下来的时候裤子挂在了窗檐上,瞬间被撕开了好大一道口子,当时刘尚昂听到“嗤啦”一声响,以为是自己的屁股被撕开了,顿时吓得嚎啕她哭。

    我有多少年没想起过筒子楼里的事了,可每次想起那时候的事,总是忍不住笑。

    刘尚昂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见我冲他咧嘴笑,就很疑惑地问我:“你想什么呢?”

    我摆摆手,说没想什么,又问他查到什么没有。

    刘尚昂皱了皱眉头,说:“在这个村里住的人,大约两成是外来务工的,这些人过年不回家,全都留在了当地,仙儿和载哥说得没错,这些人家的厨房里都有暗格,都供着这样一尊神像。”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尊乌黑的小雕像。

    乍一看至尊雕像,我也不由地惊了一下。这雕像,和我们在乱坟山下的地宫中见到的那种黑石雕,简直一模一样。

    刘尚昂的话还没说完:“在这些人家里,家家户户都有管制刀具,而且极个别人家里面还藏着枪。我拍了几个人的照片,发给老包了,估计他很快就能查出结果来。”

    梁厚载则在一旁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些人是外来务工的。”

    刘尚昂说:“我看了他们的身份证,全是外地的,而且五湖四海,什么地方的人都有。这些人里头最大的四十岁,最年轻的三十岁出头。所有人都是以夫妻的形式凑成一家,可在他们的家里,没有看到养孩子的迹象。”

    我知道外出务工带着孩子的不多,可在三十到四十这个年龄段的人,大多都是有孩子的吧,大过年的,每户人家里都没有孩子,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之后刘尚昂又说:“还好重新侦查了一遍,我觉得这些外来务工的人,身上问题很大。你们说,这些人会不会全都是葬教的人?化外天师把柴爷爷他们引到店子村来,不会是想让这些人打伏击吧。他们人多势众的,柴爷爷他们肯定招架不住啊。”

    梁厚载这时也摸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头说:“按说,如果这些人全都是葬教的人……也不是不可能。可这些人,应该不是近期才聚集在店子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