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8章 女人的哭声
    又走过了大概有三五十米的距离吧,我终于听到了异常的声响。

    那声音是从离我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里发出来的,是一种很尖锐的摩擦声,嗤嗤啦啦的,好像有人用锉刀在挫木头。

    都这个点了,什么人还会在自家院子里做木工活?

    我拉了刘尚昂一下,指了指发出声音的院子,刘尚昂则朝我点了点头。

    我记得出来之前,刘尚昂就说这声音持续了十分钟了,从他把自己身子搓热,加上我们又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声音就一直没停止过?

    这时刘尚昂凑到我身边来,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说:“从半个小时之前到现在,声音的大小、频率就没有变化过,我估计这声音可能是机器里发出来的。”

    我没发表意见,让刘尚昂继续走。

    因为担心院子里有人,我们是不敢翻墙进院的,加上这家人的院门堵得很死,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也不可能窥视到里面的情况。

    我们只能绕了个大圈,来到宅院后面,翻上了房顶,躲在烟囱的阴影处,悄悄观察着院子里情形。

    这家人的院墙很高,月光照不进来,我只能很模糊地看到院子的角落里好像有一个人影,声音就是从他那边发出来的。

    刘尚昂盯着他看了一会,就有些毛躁地挠了挠头,我弄不明白刘尚昂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吱呀——

    这时候,屋门被什么人打开了,一道昏黄的光从屋里照射出来,正好落在院角的那个人影身上。

    我这才看清楚,那是一个中年人,脸上的皱纹很深,可身子看起来却十分健壮,此时他正抱着一根粗大的圆木,不停地用矬子挫下木头表面的老皮,他的眼神呆滞而空洞,机械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就像是一个上了发条的木偶。

    从屋里走出来一个穿袍子的人,他头上带着一个帽子,我们看不清他的脸,只能从体态上辨认出那是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

    这个男人来到挫木皮的人跟前,将一个馒头掰碎,一点一点地塞进了挫木皮的人嘴里,又拿了一杯热水,灌进了他的嘴里。

    在这之后,男人就进了屋,院子里再次陷入了黑暗。我听到屋子里传来了女人的哭声,但很快那声音就消失了。

    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朝刘尚昂那边看一眼,刘尚昂此时也是一副眉头紧皱的表情,他给了我一个眼神,朝着宅院后面那条路指了指,同时做了一个口型:“撤!”

    之后刘尚昂就带着其他人先下了屋顶。我因为身子太重,落地的时候容易发出声音,刘尚昂和梁厚载就在下面接着我,可雪天地滑,刘尚昂接住我的时候,因为吃不住我的重量,一脚滑倒在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我很紧张地看了他一眼,他赶紧爬起身来,将身子贴在墙上,同时朝我们摆手,示意我们也像他这样做。

    果然,当所有人都把身子贴在墙上之后,我们身后的屋子里亮了灯。

    灯光通过窗户照在我们面前的雪地上,我们能清晰地看到窗前有一个人影,他现在应该正向窗外观望。

    刘尚昂一边盯着地上的影子,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摆弄了几下,天太黑的,我也看不清楚他手里拿得是什么,直到甩手将那玩意儿扔在雪地里的时候我才隐约看清楚,那好像是某种犬类动物的模型或者标本。

    而就在这时,那个标本竟然动了,它信步闲庭地窗户前走了过去,走路时,脚掌和积雪接触,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在我眼里,它就是一只从雪地里游荡的大型犬,不管是动作还是脚步声,都惟妙惟肖。

    屋子里的人大概认为刚才的声音就是这只“狗”发出来的,于是关了灯,脚步声渐渐远离了我们。

    直到确认他离我们足够远了,刘尚昂才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探路,带着我们远离了这个地方,在路过胡同口的时候,他还捡起了地上那只“狗”。

    由于刚才有可能被人发现,梁厚载建议不要原路返回,最好先找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避一避。

    刘尚昂带着我们来到村子正北的一片杨树林,他提前做过调查,这片树林里可以确认没有葬教埋下的暗哨。

    深入林子以后,我又朝村子那边看了一眼,远远就能看到村东头那盏明亮的路灯,隐约间,我看到路灯的上方好像漂浮着一层淡淡的黑气。

    但在夜幕中,整个村庄都是黑色的,所以看得极不真切。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听到罗泰问刘尚昂:“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牧羊犬模型。”刘尚昂一边说着,一边在那个模型上摆弄了两下,我就看到他手里的那条“狗”瞬间瘪了下去,之后就被他装进了背包里。

    罗泰对那玩意儿好像充满了好奇,又问刘尚昂:“刚才它是咋动的呢?”

    刘尚昂说:“原理和线控的木偶很相似。”

    仙儿也在旁边说:“你背上那个包还真是百宝箱啊,连这种东西都有。”

    “嘿嘿,我这里头何止百宝啊,”刘尚昂很得意地说:“这里头,有得是你想不到的东西。”

    完了他又转过脸来对我说:“之前我对村里人作过调查,刚才那个在院子里挫木皮的人,应该就是王大海。我的线人告诉我,他们这家比较特殊,早年王大海的父亲是村里头的神汉,破四旧的时候给斗死了,据说,他们祖上传下来的那些术法,王大海也会一些。”

    我说:“你还记得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跟你提到过,店子村刚开始闹邪祟的时候,村里有三个亲兄弟中招的事吧?”

    刘尚昂点了点头:“记得啊,就是死了两个,活着的那个还被人威逼在网上发帖。”

    我点头道:“那三个胞兄弟,都是王大海的亲儿子。对了,刚才那个喂王大海吃馒头的人是谁,你能辨认出他的身份来吗?”

    刘尚昂想了想,摇头:“看不清脸,没办法辨认。不过可以确定,那人不是王大海的儿子,据线人说,王大海的三个儿子体型都偏瘦。而且,王大海五年前就跟老婆离婚了,家里应该没有女人才对,可你们刚才听到没有,他家里有两个女人的哭声。”

    两个女人?我只听到了一个人的哭声啊。

    就听梁厚载也在一旁说:“有两个人的哭声吗?为什么我只听到一个人的呢。刘尚昂,我怎么觉得,你的听觉好像比我们所有人都要强很多呢,以前没发现你有这种特长啊。”

    刘尚昂“嘿嘿”地笑了笑,挠了挠后脑勺说:“黄昌荣前阵子给了我一副洗练耳朵和眼睛药方,我照着药方抓了几幅药,又每天做他交给我的护眼护耳操,这才多久啊,视力和听力都提升了一大截。”

    “冶眼冶耳?”我不无惊讶地说:“这不是黄昌荣他们那一脉的看家功夫吗,怎么还外传了?”

    刘尚昂说:“我听柴爷爷说,上次你们帮了黄家那么大的忙,其实也不白帮。柴爷爷去东北之前就和黄老太爷约定好了,他帮着黄家找回金顶和尚,而黄家呢,则将家传的一套功夫赠送给他。好像黄家这次赠送的,就是这门冶眼和耳朵的方子吧,只不过柴爷爷说,这种方子是强行激发人体潜能,你们这些修行的人用了会损道行,于是就转送给我了。”

    听他的话,好像是说自己得了多大的便宜,心中有愧似的,可他说话的时候,却明明就是显摆似的语气。

    说句实在话,刘尚昂说得没错,像这种强练感官的功夫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确实不宜修习,可谁不想有一双好眼睛、好耳朵?

    我不想再就这件事继续讨论下去了,就转移了话题:“先说正经的吧。你们刚才也听到女人的哭声了吧,难道不觉得那阵哭声……很怪异?”

    这时罗菲说:“确实挺怪异的,那哭声,好像就是为了哭而哭,不带任何感情。”

    梁厚载也点头附和:“道哥,你还记得咱们在河南朱家村对付黄大仙的时候吗,当时从朱家老太爷灵堂里传出来的哭丧声,就和刚才听到的那种哭声差不多。”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两种哭声听起来很相似了。

    刘尚昂开口说道:“不对,两个哭声,有一个确实不带感情,可另一个,听起来却冷冰冰的,那声音,说不上多悲苦,可给人一种很凄凉的感觉。”

    听到刘尚昂的话,我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因为暗中行动的关系,我们说什么都要进那座房子里看看的,可是现在,为了防止葬教的人发现我们,我们却只能在这里讨论两个女人的哭声。

    想一想,这种事虽然很可笑,但对我们来说也是无奈之举。

    沉思片刻之后,我说:“王大海家的两个女人有可能是被挟持的,咱们得想个办法进去看看。”

    梁厚载却在一旁摇头:“现在还不行,如果贸然进入王大海家里,咱们肯定会暴露行踪。道哥,我觉得,咱们最好还是先把葬教埋伏在店子村的势力彻底摸清楚,再做其他的打算。”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道哥,在这么紧要的时候,有些事你不能太心软了。”

    靠,这货是在说我妇人之仁!

    不过我也没和他一般见识,只是让刘尚昂再找一条路,带我到路灯那边看一看。

    路灯的光很亮,所有人一起行动非常容易暴露,我们权衡了一下,最终只有周泰和我们同行。

    之所以带着周泰,是因为葬教的人应该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