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3章 灵异帖子
    澄云大师在一旁说道:“可这些天,有义查了刘文辉近五年的所有行动记录,他完全没有任何异常,而且在他身上,我也感觉不到念力,像他这样一个什么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不太可能是化外天师吧。”

    梁厚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问我冯师兄:“只能查到五年之内的行动记录吗?”

    冯师兄摇头:“一个人在五年内如何行动、都做了那些事,是绝对不可能查清楚的,我们也只是对他的乡亲进行了走访,另外也调查了他身边的人,刘尚昂也动用老包的关系网参与了这次调查。可不管我们怎么查,刘文辉都没有任何问题。说实话,在不久前我也怀疑过他,可调查结果摆在面前,他确实没有问题。”

    梁厚载抿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冯师兄就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厚载啊,我知道你狠聪明,但很多事,还是要讲证据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刘文辉有这么大的疑心,当初我怀疑他的时候,完全是出于直觉,可是现在看来,我的直觉也有不准的时候啊。”

    梁厚载冲我冯师兄笑了笑,没说话。

    我冯师兄又问他:“你看了这份文件有什么想法吗?”

    梁厚载将文件给了我冯师兄,一边说道:“盯一盯这个叫董春花的老太太吧,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

    这时候澄云大师突然插上了话:“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办法推算葬教以后的命数,可推来推去都毫无结果,我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葬教的命运大数,似乎是和天理脱节的。”

    我没完全听明白澄云大师的话,忍不住问道:“和天理脱节是什么意思?”

    澄云大师说:“我的这套推算术,是从佛道经典中悟出来的,所有推算都是以佛法大道为依托,虽然没有屯蒙一脉的推算术那么精准,但好处是可以在不知道对方任何信息的情况下进行演算。可我竟然无法推算出葬教的大命大运,这就说明,葬教本身就是违逆天道的,它是一种完全超出我们常识的存在。”

    看得出来,这番话澄云大师之前就对冯师兄说过,当他再次将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冯师兄的脸上没有惊讶,却显现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奈。

    这时候澄云大师又对我说:“有道啊,我为你算过了,你的这场劫难还远远没有结束,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里,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点头:“我会小心的。”

    我这边刚说完,就听梁厚载问我冯师兄:“冯大哥,咱们上次在乱坟山镇住尸魃以后,县城里的炁场恢复正常了吧?”

    冯师兄说:“正常了,都正常了。”

    梁厚载:“那,县里还有没有风水不对劲的地方?”

    冯师兄想了想,说:“风水异常的地方多了去了,不过,目前来说已经没有炁场紊乱的大风水,异常的风水,也都是一些很小的风水格局。你问这些干什么?”

    梁厚载笑了笑,说:“没啥,就是问问,那什么,今天罗菲来了,冯大哥要是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哦,罗菲来了呀,帮我给她带个好,”冯师兄说:“现在也没有别的事情了,你们要走就走吧。我这边一有情况就会联系你们,你们最近没什么要紧的事吧?”

    话说到后半段的时候,冯师兄看向了我。

    我一边说着:“现在是寒假期间,我能有什么事,放心吧,随叫随到。”,一边拉着梁厚载进了电梯。

    本来我还以为冯师兄叫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想到只是看了一份文件,怀疑了一个完全不必要的人。

    说实话,以冯师兄现在的状态,我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我看得出来,这一次,冯师兄有点慌了。

    出了警局大门,梁厚载凑到我跟前小声地问我:“道哥,我怎么感觉,冯大哥今天的气势不对啊。”

    我挑了挑眉毛,看着他问:“怎么气势不对了?”

    梁厚载想了想,说:“过去见冯大哥的时候,他不管遇上多棘手的事,总归是非常自信的,好像什么都难不倒他一样,可这一次,他看上去明显有些颓了。”

    我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在滑溜溜的地面上,一边对他说:“我感觉,师兄这次有点慌了。其实不只是冯师兄,就是仉二爷他们都有点慌神。化外天师是个违背常理的人,冯师兄和仉二爷他们在外行走这么多年,大概也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对手,这一次,咱们不但处在极大的劣势中,而且被人牵着鼻子走,想想我心里就难受。”

    没想到梁厚载突然笑了,他跟在我身边,一边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一边问我:“可我怎么发现你一点都不慌呢?化外天师这次盯上的人可是你啊。”

    我叹了口气:“关键是慌也没用啊,难道我慌了,他就放过我了,这不开玩笑呢么。”

    梁厚载笑着点了点头,又问我:“道哥,你知道你最厉害的地方是哪吗?”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天生天眼,命带精阳?”

    “我不是说这些,”梁厚载摇摇头说:“你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你这脾气,说真的,我跟你在一块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见你怂过,不管碰上什么事,你都没缩过头。在我的印象里,你好像从来不会逃避问题,而且还种……有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感觉,好像天下太平了,你就会觉得很无聊似的。反正挺变态的。”

    挺变态的是几个意思!

    我眯着眼瞄了他一会,最后应了一句:“我就当你夸我了。”,说完我就继续朝宾馆那边走。

    没等走几步,梁厚载又问我:“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啊?咱们总不能一直这么被动挨打吧?”

    我叹口气说:“谁想被动挨打啊?可现在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葬教的人还真是能沉得住气,上次的事情都过去多久了,他们竟然还没有行动。”

    梁厚载在我身后笑出声来了:“你果然是唯恐天下不乱,我一点也没说错。”

    我自动把他的话屏蔽了,接着对他说:“我觉得你的想法是对的,刘文辉这个人绝对有问题,可他伪装得太好,麻痹了大多数人,咱们得想办法让他露出马脚才行。”

    梁厚载沉默了一小会,说:“道哥,这不像你的风格啊,按照你平时的性子,你既然认定了刘文辉有问题,早就动手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又把我识破了,我只能很坦诚地告诉他:“其实,刘文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身后的势力,我其实是想通过他,尽量挖出关于葬教的更多信息。可目前来说,我一直没想到什么好办法,你记得我前阵子问过你,怎么通过化外天师把葬教的根基挖出来吧?”

    梁厚载又是一阵沉默,过了片刻,他才对我说:“道哥,其实我认为,葬教最近肯定已经有所行动了,只不过咱们还没察觉。你想啊,现在对于葬教来说,最大变数就是咱们这些后辈,他们应该不会傻到等咱们都成长起来再动手,如果是我,我就会把这些巨大的变数和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不得不说,梁厚载的话是有道理的,如果不是他提醒,我还真没有想到这么多。

    梁厚载接着说道:“前天我到王大朋的网吧上网的时候,翻了翻常逛的几个灵异论坛,上面有个帖子引起了我的主意。帖子上说,市北的一个村子里传闻闹鬼,说是村路上刚装了路灯,有三个人走夜路,被自己的影子给缠上了,其中有两个死了,剩下的一个带着祖上传下来的护符逃过一劫,发帖子的人就是他。不过他那个帖子发布以后就没更新过,也没有回复过留言,有人说,他在发完帖子的第二天也丧命了。”

    我听他说完,才****他:“市北?那个市?”

    梁厚载说:“就是咱们这啊,出事的村子就是市北的店子村。”

    店子村?

    我觉得这村名耳熟,仔细一想才想起来,那地方,不就是王大朋的老家吗?头两年我还听他起来过。

    梁厚载的话还没说完:“刚才我问了冯大哥,他说市里已经没有炁场混乱的大风水局了,一般来说,没有大风水作支撑,人气重的地方是不容易闹邪祟的。我查过店子村的情况,是个大村,附近有工场,村里住了很多打工的人,邻村还有一个大型的员工宿舍。在那么一个人气旺盛的地方,如果闹邪祟的事属实的话,那邪祟,有可能就是人为地招引进村的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怀疑,店子村闹邪祟的事有可能和葬教有关系。

    可网上的言论,很多不可信,目前来说,也不能确定这个帖子里说的事情是真是假。

    我说改天去店子村走一趟吧,先查查事情的真伪再说。

    说话的时候,我看了看地上又厚又硬的积雪,不禁又是一阵头疼,路这么难走,店子村离市区又不算近,我们该怎么去呢?

    来到宾馆楼下,我拨通了罗菲的电话,没等多久她就接通了电话,我问了她的房间号,就和梁厚载一起上了楼。

    到了罗菲下榻的房间,我一进屋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张身份证,是仙儿的,证件照是她的脸,可银发变成了黑发,出生日期上写着:1984年6月18日,那时候的身份证还不是现在这种带磁卡的,就是一张花里胡哨的反光纸,外面敷了一层塑料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