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1章 2003年春节
    仉二爷在一旁插话道:“你在乱坟山的时候就认出她来了吗?”

    刘文辉摇头:“当时她带着头盔,我没看到她的脸,直到我进了崔老的那间房,崔老对我用药的时候,她才摘了头盔……这些年,她瘦了很多,皮肤光滑了,人也俊俏了,我乍一看到她那张脸只是觉得眼熟,并没认出她来。后来这位小哥问我记不记得她长啥样,这话一下就点醒了我,她那张脸再次浮现在我脑子里的时候,我总算想起来她是谁了,可惜已经晚了。”

    我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问他:“当时在房间里拿望远镜监视我们的人,是你说的这个董翠萍吗?”

    刘文辉皱着眉,低着头,似乎在很用心地回忆他在屋里看到的情形,过了很久,他才抬起头来,有些不确定地对我说:“好像……不是她,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当时在屋里,好像还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太。我那时候被下了药,看的不太清楚,也记不太清楚了,那个老太太好像是后来才进来的,她好像一直背对着我,我好像……没看清她长啥样。”

    仉二爷不禁皱起了眉:“怎么都是好像?你到底看没看见她的样子。”

    “记不清了。”刘文辉很无奈地摇头。

    我问他:“你说的那个董翠萍和老太太,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怎么离开的?”

    刘文辉还是摇头:“不记得了。”

    我盯着刘文辉的眼睛看了一会,之后就把视线从他眼睛那边挪开了。

    我没再说什么,刘文辉的话到这里也结束了,他也没再说话。

    没过多久,陈道长和李道长过来把刘文辉接走了,仉二爷护送着我们这几个小辈回家。

    走在回家的路上,仉二爷突然问我:“考试考得怎么样?”

    我脑子里还在想刘文辉的事,被仉二爷冷不丁这么一问,我先是愣了一下,之后就叹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全考糊了,估计这次又要在级部里垫底。唉,就这么下去,我觉我考大学一点指望都没有。”

    考试成绩是在五天以后发布出来的。

    学校里非常重视这次的考试,直接在我们教学楼前面张贴了大榜,我原本以为我这次的考试肯定黄了,直到我从榜上找到自己的名字,看了我名字后面分数才发现,这次的考试……果然考得一塌糊涂。

    梁厚载平时和我一样不务正业,他的成绩是级部第六。

    说真的,拿我的成绩和梁厚载对比一下,让我心里的落差非常大。

    这就是真正的聪明人和我这种靠着被聪明人的聪明劲滋养了好几年看起来比以前稍微聪明点的伪聪明人之间的差别。我知道这话说得有点绕口,可我就是想说,那时候的我有了一种很短暂的自卑感,我觉得我在梁厚载面前就是个白痴。

    好在我是一个自我调节能力很强的人,从校院返回教室的时候,这种自卑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期末考试成绩下发之后,很快就迎来了新年。

    2003年的年夜饭是伴随着一场大雪开始的,过年了,我肯定是要回家的的,这一晚,家里来了很多人,大舅和师父来了,仉二爷他们也来了,同到我家吃饭的,还有王强和刘寡妇,黄大仙也带着黄枢和小六来蹭饭。

    小小的客厅里几乎无法容下这么多人,可大家还是很开心,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红光,温暖了这个在几个小时之前还有些冰冷的小屋子。

    让我惊讶的是师父他们的大心脏,化外天师的事还没有解决,可他们全都忘了烦恼,几个老头子闹成了一片。

    可我还是有心事,就靠在窗户上,看着院子里越积越厚的雪出神,电视开着,播着春节联欢晚会,却没几个人看。

    梁厚载坐在离我不远的沙发上,捧着一本卡夫卡的《变形记》装模作样地看着,刘尚昂抱着他的GBA专心致志地玩着,仙儿就和我一起坐在窗台上,陪着我看雪。

    我一直没说话,还是仙儿先打破了沉默。

    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望向她,问她干嘛。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没头没尾地问我:“你是不是想罗菲了?”

    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摇了摇头:“化外天师的事还没解决呢,我现在哪有时间想她呀。”

    仙儿咬一下嘴唇,又问我:“如果现在没有化外天师的事烦着你,你会不会想她?”

    我没回答她,又把脸扭向了窗外。

    有这么一小段时间,仙儿没有说话,可她最终还是开口道:“再过几天,罗菲就该来了吧,我担心,到时候她也会被化外天师给盯上。”

    说实话,如果不是仙儿提醒,我都忘了罗菲要来的事。

    的确,像现在这种情况,确实不该让罗菲来了,她来了就是犯险。

    我赶紧跑到卧室拿了手机,给罗菲打电话,可罗菲的手机竟然停机了,我又问师父要了罗老汉的电话,罗老汉的手机一直关机。

    我又问师父要其他罗家人的联系方式,可师父却说,他只知道罗老汉的电话,我就问其他师兄弟有没有和罗家有联系的,师父说罗家人的联系方式不轻易给别人,现在能联系上他们家人的,好像也只有我们师徒二人了。

    因为打不通电话,我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总觉得罗家可能出事了,罗菲可能出事了。可师父却显得完全不在意似的,说这种事很常见,让我别放在心上。

    除夕、初一、初二、初三,连着三四天的时间里,我给罗菲和罗老汉打了不下一百次电话,可他们的电话永远打不通。

    当时我就想,化外天师不会是在我们这吃了闷亏,将气撒在罗家人身上了吧?

    其实我也知道,这样的想法根本经不起推敲,化外天师就算是报仇,也找不到罗家头上去。

    可我当时真的是太急了,脑子完全乱了套。

    大年初四清晨,我睁开眼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抓枕边的手机,可我的手指刚触到手机的边缘,手机竟然自己响了,我拿起来一看,亮起来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出了“罗菲”的名字。

    我接通了电话,另一头立刻传来了罗菲的声音:“起床了吗,太阳公公晒屁股啦!”

    她的声音有种很奇特的力量,让人听到以后,往往能在一瞬间就放下心里的重担或者紧张、愤怒一类的情绪,整个人都变得开心起来。

    我松了口气,问她:“这几天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啊,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能出什么事啊,”罗菲笑呵呵地说:“我手机最近停机了,你怎么打也打不通的啊。”

    我说:“大姐,手机停机了你不会去充点钱吗?我连着打了三四天电话一个也打不通,真以为你遇难了呢。”

    罗菲还是笑:“哎呀,我这块手机几个月也不用一次,我也是今天要给你打电话才发现停机了。你怎么老是觉得我会出什么事呢?不会是故意咒我吧?”

    “别闹了,我哪有那闲情逸致,”我叹口气说:“我惹上事了,现在葬组织人正处心积虑地对我下手呢,前阵子我们才刚挫败他们一次,可事情还没完全解决,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卷土重来。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给你义父打电话他也不接,我还以为你们也出事了。”

    罗菲:“我义父平时从来不看手机,加上手机万年静音,你能打通才怪了。对了,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呀,还连着打了三四天?”

    她说话说到后半段的时候,我能听出她的口气明显变得比之前还要欢快。

    我就对她说:“我给你打电话,主要是跟你说一声,今年过年别来找我了。”

    罗菲在电话那边顿了一下,接着问:“为什么?”

    我说:“我们这边有葬教的人潜入进来,已经不太平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到这来,说不定会有危险。”

    “哟,那坏了,”罗菲半笑半认真地说:“我已经到你们家属院门口了。”

    我说你别开玩笑,我这边真的不太平。

    可罗菲却说:“我现在已经进你们家属院了,不信我按两下喇叭你听听。”

    他正说着话,我就听见大院里传来“嘀、嘀”两声喇叭响。

    罗菲没跟我开玩笑,她真的来了!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随便找了一件大衣披上,穿着一双厚拖鞋风风火火地出了卧室。我路过客厅的时候,仙儿迷迷糊糊地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睡眼惺忪地抱怨着:“谁啊,这大早晨的鸣喇叭,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是罗菲。”我简单地说了这么一句,推开了屋门。

    这几天市里一直在下雪,此时院子里还飘着细碎的雪花,我一开门,一股寒风立即吹进了我的大衣里,我就像是被人用冰锥扎了一下似的,顿时打了个寒战,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依旧快步朝外面走。

    仙儿一阵风似地跑到我身边来,扒着我的胳膊问:“罗菲?她来了?”

    我怕她冷,将大衣从背上掀下来裹在她身上,一边对她说着:“已经到了家属院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没等仙儿说话,院门就被敲响了,我这时候正好走到门前,顺手开了门,就看见罗菲穿得鼓鼓囊囊地站在门外,在她身后还有一个模样很中正的中年人,他手上拎着一些年货,身上也是足足裹了好几层衣服,远看上去就像个苞米一样。

    仙儿一看到罗菲的样子就乐了:“你怎么裹得跟个大地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