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0章 祸不及亲人
    就在不久前,他还狂热地相信着真神的存在,相信只要将肉身献祭给神,灵魂就能得到神的一部分力量,得到永生。

    我问刘文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献祭这种事真的这么好,李虎他们为什么不献祭呢?”

    刘文辉说:“他们说,他们是神的使者,在人间有更重要的任务,他们还说,他们是怀有神力的。当时他们给我看了所谓的神迹,我从来没见过那些东西,就信了。”

    我一想就明白了,刘文辉口中的“所谓神迹”,大概就是李虎他们的术法吧,那些术法对于他这种没有修行过的人常人来说,确实可以算得上是神迹了。

    我又问他:“你是怎么开始怀疑他们的呢,因为他们在献祭你的时候对你行刑了?”

    “不是,”刘文辉摇头:“因为崔老说过,除了我们的真神,这个世界上其他的神都是邪灵,信奉那些神的人也是邪灵。邪灵也会邪术,但他们的邪术一旦碰到真神的信徒在场,就不灵验了。可我亲眼看到了那个姓孙的人在我面前使用法术,也亲眼见证了这位……仉先生挫败了崔老。崔老曾经说过,我们是真神的使徒,是不会败在邪灵手中的。”

    仉二爷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你怀疑葬教,就是因为那个小老头败给了我这个‘邪灵’?”

    刘文辉说:“其实那时候,我只是怀疑崔老,但也是你们让我觉得,崔老曾经对我说过那些话也许都不是真的。这些天我在医院里,一直在回想以前的事,我发现,不管是崔老他们跟我说过的那些话,还是教派里的那些教义,如果静下心来仔细去想想,全都经不起推敲,也就是这些天让我想明白了,葬教,很可能就是一个邪教。”

    刘尚昂开玩笑似地说:“在你们那个组织里,质疑教义,是不是就等同于邪灵了?”

    刘文辉却很严肃地说:“之前崔老骗我说,只要我们信仰真神的心动摇了,真神就会知道,并对我们降下天谴。曾经就有一个信徒因为质疑教条,身上无名起火被活活烧死了。我是亲眼看到那人身上起火的,我以为那就是天谴,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质疑教条,就是很机械地信奉。其实现在想想,那个人会被烧死,大概也是崔老他们的术法。”

    后来刘文辉又说道了祭品的事,他知道自己是葬教的祭品,也知道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五个祭品,崔老告诉他们,他们是在二十五年前就被真神选中了,他们的父母,全都是真神的信徒。他们出生时所带的使命,就是在二十五岁的时候用自己的肉身唤醒真神最强大的使者,那个使者叫做罗睺,但刘文辉并不清楚罗睺是个什么东西。

    崔老还说,真神预测到了,在罗睺被唤醒的时候,会有六个邪灵企图阻止他降临人间。这六个邪灵分别是,柴宗远、陈长生、仉侗、李良、张鸣,最后一个,就是我,左有道。

    其中的张鸣,就是澄云大师遁入空门之前用过的名字。陈长生就是陈道长。

    刘文辉说,崔老提到这六个名字的时候,是在一年前。

    这个名单里的人,除了我是师父的弟子以外,其他几个都是我师父在行当里最好的朋友。

    如果刘文辉的话是真的,那就说明,葬教对我们这群人的了解远没有想象中来的那么透彻,六人名单中出现了李良,至少意味着他们并不知道李爷爷在多年前出逃的事。而且这份名单里也没有出现孙先生、黄昌荣和李道长。

    不过刘文辉身上的疑点很多,他的话也不能全信。

    再接下来刘文辉透露的信息就有点让人火大了,他说葬教在一年前就开始调查名单里的人,他们的调查非常详尽,不但摸清了我们这些人平时使用的术法和法器,就连我们的家庭背景也都摸了个透。

    我就不用说了,我爸妈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还有日常的上下班时间,刘文辉都清清楚楚。仉二爷远在渤海湾的女儿也被调查过,刘文辉甚至知道她的恋爱情况。陈道长、澄云大师的至亲全都被摸清了底细,而且他们也知道李良的弟子就是梁厚载。

    葬教调查我们身边的亲戚朋友,说白了,就是想用我们的亲人来要挟我们。

    就在不久前,崔老发现我们开始着手调查李虎和卯蚩种,意识到我们要影响他的计划了,于是就想出了一个损招,想挟持我爸妈,以此来要挟我,再由我来要挟我师父,而这个计划的实施者,就是刘文辉。

    还好刘文辉在准备行动的当晚就被孙先生抓了个正着。据他说,当时孙先生抓住他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了挟持人质用的刀具,那些刀具就放在他的摩托车后备箱里。

    刘文辉的话虽然可气,但我并没有感觉到太过强烈的愤怒。

    之前我也曾担心葬教会对我的家人下手,可几天前我才和梁厚载探讨过这件事,得出的结论是,葬教虽然有时候行事很张狂,可那个组织的高层大多是些聪明人,他们绝对不会傻到动我们的亲人、朋友。

    祸不及亲人,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门歪道都要遵守这样一个游戏规则,倒不是说邪门歪道和我们一样讲究一些原则,正相反,他们在很多时候做事是没有底线的,这也正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而他们之所以遵守这样的规则,完全是为了自保。

    就目前来说,虽然正道中的各大门派都站在葬教的对立面,可这也仅仅是大家的姿态而已,事实上,现在的很多名门大派并不把葬教放在眼里,因为葬教至今还不敢露出它的爪子和獠牙。而那些小一些的门派则大多被其他事情牵扯了精力,没有太多时间去理会葬教的事。

    毕竟对于这些小门派来说,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将传承延续下去,同时还要应对大门派带给他们的一些压力。

    如今唯一能对葬教上心的,要么就是像我们寄魂庄这种和国家瓜葛比较深的宗门,要么就是在葬教手中吃过亏的大世家,再不然,就是澄云大师和孙先生这样的隐修或者散修。

    而现在最让葬教忌惮的,也是我们这三种人。

    可它忌惮归忌惮,却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尤其是不敢对我们的亲人、家庭怎么样。一旦他动了我们身边的亲人,对于那些名门大派来说,就相当于葬教已经率先露出了爪牙,而且彰显出了足够的凶性,在这种情况下,大门派就要站出来主持公道了,这绝对是一直藏首藏尾的葬教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而我们这种人和大门派的牵扯可能不会太深,但身边却总有那么几个关系密切的小宗门,平时那些小宗门没有多余精力管我们的事,可一旦我们的亲人受害,那就相当于我们被人断了手脚,这些关系密切的小宗门出于道义,一样会站出来和葬教开战。

    这些年葬教一直将自己藏得很深,先不说它是不是因为实力太弱才这么做,可就算它势力强大,但终究不愿进入正道中人的视野,更不想和正道发生太大的冲突。

    我很早之前就体会到了,在我们这个行当里走动,很多时候要瞻前顾后,任何事情都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葬教虽然是邪教,但它毕竟也是这个行当里的教派,一样要遵循同样的游戏规则。

    我记得前些天和梁厚载商量这些事的事情,梁厚载曾说:“对咱们的亲人下手,和对咱们下手是不一样的。如果葬教对咱们下手,而且还能赢了,就说明他们还是有实力的,正道中人在对付他们的时候,也会多几分谨慎,有些门派为了减少损失,甚至有可能选择避让它们,不与他们作对。可如果是对咱们的亲人下手,就说明葬教奈何不了咱们,只能通过这种旁击的方式来掣肘咱们。这样一来,就说明他们很弱,至少咱们这些人是可以对它造成威胁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门派会主动去衡量葬教的真实实力,也会有一些势力庞大的门派为了一些或实际或虚伪的原因,直接对他们下狠手。葬教的人不傻,他们不会作出严重危害自己利益的事情。”

    我虽然没有梁厚载考虑得这么深,不过他所说的,和我心里想的大多可以吻合起来。

    看着刘文辉说到葬教要对我们的家人动手时那副唾沫横飞的样子,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这个人变得越发可疑了。

    最后,刘文辉说像他这样的祭品,在献祭的时候没死,三个月内就会受到葬教杀手的屠戮。

    我问他怎么这么肯定葬教会向他下手,还能预言出“三个月”这样一个不算特别精准的时间?

    刘文辉说,因为之前有过这样的先例,在他们之前,崔老和李虎就曾举行过另外两次献祭仪式,第一次仪式还算成功,第二次仪式中有三个祭品当场逃过了一劫,但都没活过三个月,那三个人都是被葬教的杀手刺杀,而且每个人的死相都极惨。

    我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又问他:“那天从乱坟山把你劫走的那个女人,你之前就认识吗?”

    刘文辉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说:“认识,她叫董翠萍,我和她是三年前认识的。唉,那时候,我和她还是男女朋友,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了,可她家里看不上我,说我要娶她可以,但要准备十万的彩礼。像我这种人,能结个婚不容易,我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又问李虎借了很多钱,总算是凑够了礼钱,可等我把彩礼给她们家以后,他们却举家搬到了别的地方,我才知道自己被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