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7章 陌生电话
    黄昌荣没头没尾地接了一句:“对了,自从咱们来到山东以后,澄云大师好像就没跟咱们一起行动过。”

    我师父白他一眼:“你别瞎白活,不可能是大和尚,他这些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说完,师父又将视线转向了梁厚载,问梁厚载:“厚载,你是怎么想的?”

    梁厚载想了想,说:“这种事不好说的,我觉得,与其在这里怀疑咱们身边出了内鬼,不如捋一捋案情吧。我刚才回想了一下,总觉得这个刘文辉很不对劲,李道长也说了,李虎和卯蚩种本来还好好的,可刘文辉一去,他们就出事了,而且去找李虎和卯蚩种这事,也是刘文辉自己提议的。”

    就在梁厚载说话的时候,一个穿白大褂的人来到了诊楼门口,冲着我们喊:“谁是刘文辉家属?”

    冯师兄走了出来,朝那个大夫点了点头:“刘文辉没有家属,有什么事找我吧。”

    大夫看了冯师兄一会,皱了皱眉头:“看着你这人挺眼熟的。你是刘文辉的朋友吗?”

    当然眼熟啊,头些年市医院的太平间丢尸,冯师兄可没少往这边跑。

    冯师兄走了过去,边走边说:“算是吧,怎么了?”

    那个大夫朝冯师兄招了招手,就转身走进了诊楼,冯师兄也跟着他一起进去了。

    过了一会,我听到楼道里传来了大夫的声音:“他心脏有问题,得动手术。他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后来他们就走远了,我也没听到冯师兄是怎么回应的。

    梁厚载对于刘文辉的怀疑,就这么被中断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冯师兄才从诊楼里出来,对我们说:“刘文辉今天受了重大心理刺激,突发心脏病,现在已经上手术台了,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他应该不是事件的主谋,不然的话,也不至于被刺激出心脏病来吧。”

    听到冯师兄的话,梁厚载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毕竟还是脸皮薄一些,大概是觉得自己错怪了刘文辉这样一个病人。

    仉二爷走上来,拍了拍梁厚载的肩膀,说:“再聪明的人,也有想错的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已经很不错了,要不是你在天台上提醒了有义,咱们现在全都遭殃了。”

    梁厚载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没说话。

    我师父则在一旁说道:“厚载的聪明,黄大仙的引魂灯,是今天晚上的两大变数。那些人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咱们这些老家伙身上了,却完全忽略了其他人。我觉得,要想把化外天师挖出来,还是得靠他们这些后辈。”

    仉二爷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说:“黄大仙用了一次引魂灯,现在估计也被盯上了,厚载也是,这一次初露锋芒,对方也知道了他的聪明,以后大概也会特意防着他吧。有道极有可能在很多年前就被葬教监视和观察了,估计那些人对有道的了解不比咱们少。”

    我师父先是沉默了小片刻,之后突然就笑了:“话不能这么说,有道虽然是我调教出来的,可他有很多手段,是我没有的。”

    师父这么一说,仉二爷和其他人都朝我投来一道疑惑的目光。

    而我师父则继续说着:“有道能催动番天印,还能修习守正一脉早年传下来的一些秘术,番天印两千年没人催动过,那些秘术,两千年来也没人施展过,别说是化外天师,这世上,可能根本就没人能摸清有道的底细。至于厚载嘛……我记得李良那家伙口口声声说自己巫术厉害,可我却极少见他施展,对于他的那些古巫术,一样没人能摸清底细。既然不了解,他们就不可能找到克制有道和厚载的办法。”

    听着师父的话,我都觉得有些热血沸腾了,好像我和梁厚载摇身一变,成了对付化外天师的杀手锏。

    可我师父向来比较喜欢泼冷水,我心里那点热情刚扬起来,那一盆子冷水就下来了。

    就听他说:“可问题是,有道和厚载学艺不精,秘术施展不了几种,巫术也只是入门,想靠他们两个来撑场面,终归不是件靠谱的事。”

    说完,师父又瞪我们两个一眼,一脸怒色地训斥道:“你们两个,这段时间好好给我研究术法,别整天琢磨那些个杂七杂八的事。”

    我和梁厚载对视一眼,互相吐了吐舌头。

    刘尚昂大概是见师父他们一直在讨论我和梁厚载,唯独忽略了他,他就有点耐不住了,在一旁嚷嚷道:“那我呢,这段时间我干啥?”

    我师父朝他挑了挑眉毛:“你狗屁不会,能干啥?”

    刘尚昂愣了一下,然后那张脸就耷拉下来了。

    这时我师父突然笑了,对刘尚昂说:“你说你,无门无派的,也没个传承,我们又不能把传承教给你……不过,传承上的东西虽然不能透给你,可一些驱鬼辟邪的民间土术,倒是可以教给你的。”

    刘尚昂想了想,问我师父:“民间的土术?好使吗?”

    师父拍拍他的头,笑着说:“你可别小看了民间对付鬼祟的土法子,那都是咱们的祖辈一代一代人积攒下来的智慧,看似没什么神奇的,可越朴实的东西,往往就越实用。”

    仉二爷也在一旁说:“正好咱们几个都在,把各自会的土法子都汇集汇集,全都教给他算了。”说着说着,他的语气就变得沉重起来:“葬教几乎摸透了咱们这些人的脉路,要想对付葬教,的确要花大力气培养新生代的年轻人了。”

    我师父吞吐两口烟雾,没说话,可他的眼神中,却带着几分赞许。

    刘文辉的手术是在临近早晨的时候才结束的,医生说他的手术很成功,只不过由于动手术之前身上就有伤,体质相对虚弱,需要在医院多躺一段时间。

    冯师兄派人在医院盯着刘文辉,又让人将我们送回了王庄。

    一夜不眠,我们都累得不行了,回到家就抓紧时间休息。

    我没记错的话,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仉二爷不在我屋里,从客厅里飘来了非常熟悉的饭菜香味,那味道我一闻就知道,今天晚上的饭是我师父掌勺。

    我揉着眼睛来到客厅的,就看到大舅正将一盘盘炒菜端上桌,仉二爷他们已经落座了,我师父还在厨房里忙活。

    大舅看见我,就朝我摆摆手:“赶紧,把厚载和胖墩也叫起来,一起吃个饭。”

    我又跑到梁厚载卧室,把他和刘尚昂折腾醒,等我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仙儿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塑料包回来了,从里面散发出非常浓郁的炸鸡香味,黄大仙跟着她一起进屋,一只手抱着小六,另一只手拎着一坛子老酒,可他进屋的时候,眼睛却一直盯着仙儿手里的炸鸡。

    都说黄鼠狼爱吃鸡,其实黄鼠狼更爱吃老鼠,只有老鼠不够吃的时候才会去偷鸡。不过看黄大仙那双直勾勾的眼睛,他大概是对仙儿手里的那只鸡上瘾了。

    这时候我师父端着一大盘红澄澄的肉从厨房里出来,我看到很多肉块上还带着骨头,就没头没脑地问我师父一声:“是羊排吗?”

    我师父看都不看我一眼就朝餐桌那边去了,边走边说:“红烧果子狸。”

    红烧果子狸?

    我赶紧问黄大仙:“杀人的果子狸呢?”

    黄大仙费了好大劲才把视线从炸鸡身上挪到我身上,他指了指餐桌,说:“盘子里的就是。”

    仉二爷远远地对我说:“它虽然是只什么都不懂的畜生,可它杀了人,按照咱们的行规,是不能留的。反正死都死了,就这么埋了怪浪费的,给咱们填填肚子,也算是它的一点功德。”

    他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可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二爷的话,我看到那一盘油红色的果子狸肉,就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化外天师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师父忙里忙外弄了这么一桌子菜当然不是为了庆祝,而是给仉二爷他们温居的。

    就在我睡觉的时候,仉二爷他们在租下了王大壮家的老宅子,打算一直住到化外天师的事彻底解决了再走。

    看得出来,这一次,仉二爷他们是决心和那个化外天师死磕了。

    由于王大壮家的老宅没有一个像样的客厅,原本应该在老宅举行的这场温居宴,就改到了我大舅家里。

    吃饭的时候,气氛总归还是有些压抑,不过比之在医院的时候,师父他们的样子轻松了不少,可我却觉得压力更大了,我心里清楚,这一次,师父他们把宝全都压在了我们三个小辈身上。

    饭席上,师父和仉二爷偶尔会说几句话,可我们几个小辈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只在刚开始吃饭的时候仙儿给我盛满一碗饭,我说了声谢谢。

    吃饭吃到一半,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手机来一看,是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号码。

    仙儿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盯着我的手机说:“谁啊,这个点打电话?不会是罗菲吧。”

    应该不是罗菲,我手机上存了她的号。

    当我接通电话之后,电话另一端却传来一个让我格外反感的声音:“左有道,你学聪明了,竟然敢诬告我!”

    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此时在电话另一端说话的人,是罗有方!

    我赶紧打开了免提,让我师父他们都能听到罗有方的声音。

    罗有方见我半天不说话,又补充了一句:“我是罗有方。”

    此话一出,我师父险些从座位上站起来,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又朝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