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5章 罗睺是什么东西
    这一次,老人的神情明显没有之前那么淡定了,他下示意地避开了仉二爷的目光,微微侧脸,好像是想朝身后瞄一眼。

    这时候我们才留意到,在老人身后的窗沿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望远镜。

    孙先生快步走到窗前,用手指触了一下望远镜的表面,顿时皱起了眉头:“还有残留的体温!”

    说完,孙先生又让冯师兄赶紧联系守在村口的警员,让他们要特别留意经过村口的纤瘦女性,尤其是骑着山地摩托的纤瘦女性。

    冯师兄那边立即拨通了电话,孙先生又看了眼窗台上的望远镜,很生硬地对仉二爷说:“刚才确实有其他人在这里监视我们。”

    孙先生是怎么推断出,监视我们的人不是眼前这个消瘦老人,而是“其他人”的呢?

    仉二爷沉吟了片刻,又问那个老人:“你是什么人?”

    老人用那双看不出任何感情的眼睛盯着仉二爷,过了好半天,从他嘴里慢慢吐出了四个字:“化外天师。”

    他一边说出这四个字,脸上一边浮现出了十分骄傲的笑容。

    仉二爷环抱着双手,冷冷盯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还是孙先生在一旁摇了摇头,说:“你不是化外天师,这些年来,化外天师一直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和身份,就算被我们抓住了,他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你不是,你绝对不是。”

    谁知在听到孙先生的话之后,老人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更张狂了:“嘿嘿嘿嘿,我说我是,我就是。不只我是,卯蚩种也是,李虎也是,我们都是化外天师。化外天师无所不在。”

    孙先生皱起了眉头,用商量似的口吻对仉二爷说:“看样子,化外天师果然就是一个名号而已。在葬教中,拥有这个名号人不只一个啊。”

    仉二爷对此不置可否,依然死死盯着老人,眼珠动都不动一下。

    我向前走了一步,对那个老人说:“你是红衣降头的最后一代门人吧?”

    老人愣了一下,一语不发地看着我,他眼神中的自信突然间弱了很多。我知道我说对了。

    我又对他说:“最近南洋那边的人正找你呢,头两天他们还发来了你的照片,不过说真的,你现在这长相……和年轻的时候差别好大呀,不会是整容了吧?”

    这一下老人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他怔怔地看着我,难以置信地问我:“南洋人怎么可能有我的照片?”

    南洋人大概是不知道他到底长成什么样子的,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多年都无法找到他的踪迹。

    至于南洋人发过来的照片,还有整容什么的,完全就是我胡诌的,就是想诈一诈他,没想到还真被我诈出东西来了。

    他果然就是那个南洋降头师千方百计都要找出来的红衣降头。

    我继续在他面前胡扯:“不就是一张照片吗,你激动什么啊?其实吧,我们在你们那个组织里安插了一条很深的内线,你们组织中个别成员的情况,我们是摸得很清楚的,你就是其中一个。”

    他眯着眼睛看我,我没和他对视,就是抱着手,低头装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过了片刻,他突然咬牙切齿地说:“你说的内线,是赵宗典吗?”

    突然听他提起了师伯的名字,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但我依旧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其实我特别担心师父这时会耐不住性子,突然问一句:“师兄果真加入了葬教?”,可我的担心是多余了,师父此时和我一样,也是什么都没说。

    我脸上的那一抹笑容好像让老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就这么一直死死地盯着我,像是要把我脑子里的想法看穿一样。

    我朝着他笑,对他说:“既然你已经落在我们手里了,有些事,告诉你也无所谓。其实呢,我们安插在你们那个组织里的内线,是罗有方。”

    他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出了几个字:“罗有方?不可能是他!”

    我还是冲他笑:“怎么不可能?你也不想想,如果罗有方和我们没有关系,东北邪墓那一次,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让他走了,你以为我们真的抓不住他?对了,你知道东北老黄家发生的事吗?”

    说着说着,我就发现老人脸上的表情都快要扭曲了,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什么。

    废话,罗有方当然不是我们的内线,不过在葬组织里和我们正面交过手,又能全身而退的,好像也只有他了。我也是突发奇想,觉得把他从我们手里逃走,说成是我们故意放他走的,好像还挺有说服力的。

    片刻之后,老人嘴里又吐出了几个字:“叛徒,无耻!”

    他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说明他相信了我编出来的谎言。

    之后我又对他说:“所以说,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化外天师,你就别瞎白活了。来,说说看,你在你们那个组织里,到底是个什么职务啊?你们这次跑到我的老家来,又是想干什么?”

    眼前的老人是个喜怒无常的人,刚才他还是一脸怒色,听我这么一说,他脸上的肌肉竟毫不做作地展开了,露出一个笑脸:“你们不是有罗有方这个内线吗?这些问题还要来问我?你们问他呀,让他告诉你们呀!”

    我故意作出一副很了解他们那个组织的表情,摊了摊手,说:“可惜啊,罗有方在你们这个组织里就是个负责圈钱的人,这些事,他根本接触不到。不然我还用在这跟你费口舌吗?”

    老人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罗有方真是你们的人?”

    我叹了口气,说:“你现在都落在我们手里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骗你吗?快说吧,你们跑到我的老家来,到底要干什么?我可没什么耐性。”

    老人盯着我看了好一会,露出一脸阴沉沉的笑容,说:“告诉你也无所谓,反正就凭你们这些人,什么都改变不了。你们知不知道,这个世界是要被净化的,你们也要被净化,只要我们将罗睺大神……”

    说到这,他突然间没了下文。

    他的眼睛还盯着我,他的嘴巴还张着,脸上的表情维持在他说出“神”字时的状态,可他整个人就像定格了一样,保持着说话的姿势,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忍不住伸手拍了他一下,想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可我就是这么轻轻地一拍,他竟然直挺挺地仰面倒了下去。

    在我的手触到他的肩膀时候,我终于明白刚才孙先生为何能断定监视我们的人不是眼前老人了,因为他的身体很冷,就像死人一样冰冷,根本不可能在望远镜上留下体温。

    可他现在好像就是死了,他倒在地上的时候身子非常僵硬,他身上的生气,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彻底消失了。

    孙先生赶紧俯下身子,伸手探了探老人的鼻息,之后抬起头来对我们说:“还有呼吸,可人已经僵了。”

    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话说到一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孙先生蹲在老人跟前,翻开老人的眼皮看了看,之后就抬起头来,冲我们摇头:“魂魄散了。”

    魂魄散了?怎么散的?

    我和仉二爷也迅速跑到老人跟前,我学着孙先生的样子扒开老人的眼皮,他的瞳孔已经完全没有焦距了,眼皮被翻开的时候,视线就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没错,这确实是失魂的征兆,可刚才明明什么也没发生,他的魂魄,怎么就这么凭空散了呢?

    仉二爷叹了口气:“唉,到最后还是被人摆了一道。”

    我看着仉二爷,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可他却没有下文了,我又看了看陈道长,看了看我师父和孙先生,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似乎大家都无法相信,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的这个老人,就这么平白无故地失了魂。我们一直以为他就是这次事件的主谋,以为从他的嘴里,能挖出更多关于葬教的线索,可他竟然就这么失魂了。

    之前从乱坟山劫走刘文辉的女人是谁,李虎他们为什么要偷走橡胶厂澡堂的锅炉,他们这伙人和南洋养鬼人有什么关系,葬教中的化外天师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在这些问题都搞清楚之前,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可随着老人的失魂,我们手中最关键的一条线索也断了。

    这时候,我师父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别灰心,咱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刚才他提到了罗睺。”

    我转头望着师父:“罗睺是什么东西?”

    师父想了想,说:“是印度神话里的一条恶神,具体的你自己去找典籍吧,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在师父说话的时候,刘文辉的情况似乎好了一些,他用手扶着墙壁,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同时开口道:“他们就是要把我们献祭给罗睺,用我们身上的器官……召唤罗睺。”

    仉二爷动了动眼珠,斜眼看着刘文辉说:“你能站起来啊?”

    说话的时候,仉二爷的语气中是带着很深的敌意的。

    刘文辉对仉二爷不是一般的惧怕,他立即缩了缩头,面朝着我和我师父说:“之前被那女人喂了麻药,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麻药,只是吃了以后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那个老头子用铁刷刮我的时候,我只能感觉到疼,却没办法抵抗。”

    说话间,他的视线转向了屋子的一个角落,我们也顺着他眼神所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见在屋子的一角摆着一把用粗铁丝攒成的刷子,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把刷子上沾满了血迹。这下我们总算是明白,刘文辉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弄出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