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4章 天台上的暗房
    仉二爷和孙先生同时看向了我,目光中都带着期待和询问的味道。

    我简单地说了一句:“刘文辉还在他们手里。”,说完我推开了钢板焊接成的房门,见里面有光,就大步走了进去。

    仉二爷也跟在我身后,低头钻进了门,这时候我隐约听到孙先生叹了口气,听得不真切,若有若无的。

    有了前两次的经历,我变得更加小心了,一边走着,一边解开了火蚕丝布,将番天印拿在了手上。

    只要我的手一感受到番天印上坚硬光滑的触感,心里就会变得莫名愤怒,就好像全世界都是我的敌人一样,看到谁我都想上去踹两脚。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只能强压着那股怒火,不断调整着呼吸,用尽全力让自己变得平静一些。

    房子不大,也就是十平米左右的面积,除了墙角放着一个油漆桶和一把刷子之外,屋子里看似什么都没有,可在我正对面的墙角处却开了一个很小的开口,灯光照射进去,能清楚地看到里面是一条倾斜向下的楼梯。

    我回想了一下整栋楼的结构,这条向下延伸的楼梯,应该是贯穿了好几层住宅吧。

    什么样的建筑师会设计这样一条楼梯?

    我立刻将番天印夹在腋下,又拿出了琉璃卵,将它托在手上,此时的琉璃卵上感觉不到任何牵引力,阴煞炁场的源头就是在这个天台上。

    我不由地停下脚步,皱起了眉头。

    仉二爷凑到我身边来,问我:“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我说:“不对劲,阴煞的源头就在天台上。”

    仉二爷稍微沉默了片刻,然后他就指着楼梯,小声对我说:“你仔细看,上面有两对脚印,其中之一就是刘文辉的,我看过他的脚。”

    楼梯上有脚印?我瞪大眼睛,对着台阶仔细观察的半天,可什么都没看到啊。

    可仉二爷说话时的语气,却又异常笃定。

    我看了看台阶,又看看仉二爷,仉二爷则冲我点头。

    我也没再多说什么,手中托着琉璃卵,迈开步子走下了台阶。

    这条向下延伸的楼梯坡度很陡,垂直距离应该在两到三层楼之间,随着我不远向下走,琉璃卵上出现了一股牵动力,这股力量是向上的,它出现的时候,琉璃卵的重量仿佛都轻了一些。

    来到楼梯的最底端,是一条朝着我右手边延伸的水泥路,这段路的两侧都是墙壁,地面被打理得非常干净。

    我试探着问仉二爷:“还有脚印吗?”

    仉二爷非常笃定地点头:“还有。继续向前走。”

    我沉了口气,继续托着琉璃卵前行,很快我们就来到了这条路的尽头,同样是我的右手边,一条以大坡度向上延伸的楼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从这条楼梯上去,好像就是电梯间的位置了吧。

    我转过头去和仉二爷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仉二爷动了动嘴唇,摆出一个无声的口型:“小心。”

    我点点头,将琉璃卵放回口袋,拿好青钢剑和番天印,蹑手蹑脚地朝着楼梯上方爬去。

    这段楼梯不算太长,我却花了至少五分钟才来到它的制高点,这里通着一扇挂了黑布帘的门,透过布帘的缝隙,能感受到非常强的阴煞气息,也能闻到一股非常刺鼻的气味,那是福尔马林防腐液的味道,我在警局的停尸房里见过这种溶液。

    仉二爷从后面拍拍我的肩膀,我转身去看他,就见他朝门指了指,然后又指了指我,指了指门的右侧,指了指他自己,指了指门的左侧。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要我快速冲进去,然后朝着门右侧移动,他进去以后,则朝着门的左侧快速移动。

    我先是点了点头,然后望着黑乎乎的布帘子,深吸一口气,同时猛跑两步登上最后两级台阶,掀开布帘冲了进去。

    按照仉二爷的计划,进屋以后,我先是向右闪出了一段距离,然后才快速观察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

    屋子里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被倒吊在房顶上的刘文辉,另一个是一个盘坐在角落里的老人,他穿着一身红衣,身材瘦小。

    虽然我只是用最快的速度扫了他一眼,可就是那一瞬间我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就是这个案件中的每一个死者都看到过的那个老人,而且每个人看到他的时候,都是临死前的最后一刻。

    我立刻警觉起来,眼睛定格在了他的身上,同时举起天罡剑,用剑锋指着他,尽管他和我之间的足有四五米的距离。

    这时候仉二爷也进来了,他闪到门的左侧,也是转悠着眼珠子在屋里快速扫视一下,然后也是全神戒备地顶住了墙角里的老人。

    我和仉二爷沉静了几秒钟之后,那个老人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出现,他依旧是盘腿跪坐在地上,嘴里小声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咒语。

    仉二爷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拳把他打翻的时候他才睁开眼,一脸惊愕地看着仉二爷和陆陆续续冲进屋子的人。

    仉二爷的拳头有多大破坏力我算是见识过了,可这一拳打在他脸上之后,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老人竟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昏迷过去,他接着仉二爷拳头上的余力,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了仉二爷打向他的第二拳。

    陈道长进来以后,第一时间就要冲上去帮忙,却被我师父一把拦住了。

    而仉二爷这时候也在喊:“都别插手!”

    也就在他喊话的时候,那个瘦小的老人从腰间拔出一柄细长的刀,朝仉二爷脸上刺了过去。

    速度太快了,仉二爷是避不开的,可让人惊诧的是,他竟然张开了嘴,靠着一口白牙将那柄快速刺过来的剑给咬住了。

    仉二爷不光拳头力气大,嘴上的力气也挺猛的,我看到那个老者极速后退一步,似乎是想将长剑从仉二爷嘴里拔出来,可仉二爷咬得太紧,他猛地加了一次力都没拔出来。

    最后他只能弃了剑,和仉二爷缠斗起来。

    仉二爷的拳头又快又猛,可眼前这个小老头却全是走得阴狠的路数,戳眼睛、打喉咙、踢裆,每次他找到空当,对仉二爷出手的时候,用得都是这种招数。

    刚开始,仉二爷打不中他,他也伤不着仉二爷,可他老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最终还是吧仉二爷给惹恼了,仉二爷看样子是用上了全力,那双铁锤似的大拳头像风车一样抡起来,速度快得惊人,完全看不清他出招,只能看到空气中有一个一个硕大的拳影。

    僵持了十来秒之后,老人被打中了五六拳,前几拳他还勉强避开了要害,只有最后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胸膛上,他闷哼一声,然后就像根断了的稻草一样飞了出去,身子撞碎了不远处的玻璃罐子,发出哐啷啷一阵碎响。

    玻璃罐子被他撞破了,大量暗红色的液体从中流淌出来,空气中的福尔马林味变得更加刺鼻了。

    和这些福尔马林溶液一起从玻璃罐中漏出来的,还有一颗红扑扑的肉块,是一颗心脏!

    孙先生和陈道长赶紧冲上去,将倒在地上的老人束缚起来,那个老人虽然受了重击,可意识依然很清醒,此时他正用一种充满怨恨的恶毒眼神扫视着我们。

    仉二爷揉着自己的拳头,踱着步子来到了老人面前,他伸出手来,捏了捏老人的手臂,自言自语地说:“骨头比铁还硬。”

    这时候黄昌荣和我师父已经将刘文辉放了下来,刘文辉身上全都是一道道细长的伤口,那些伤口很深,不断有鲜血从里面渗出来。

    他还活着,可身子非常虚弱,此时他靠在黄昌荣身上,面色苍白地看着我们,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却没了张嘴的力气。

    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在这间狭窄的屋子里陈放着很多玻璃罐子,每个罐子里都用福尔马林溶液浸泡着一样器官。

    齐肩被砍断的手臂、完整的大脑,还有一个罐子里装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

    我看到那堆眼球的时候,它们好像也在看着我,弄得我心里也毛毛的。

    孙先生仔细检查了一下刘文辉的伤势,松了口气说:“伤口虽然有点深,但都不致命,这家伙体质不错,这才多大点功夫,有些伤口已经开始结疤了。放心吧,他没大碍。”

    虽然孙先生这么说了,可刘文辉的那份虚弱,却是一点也不做假的。

    包括我师父字在内,在场的人似乎对刘文辉这个人的状况都不太在意,听孙先生说他没事之后,大家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红衣老人身上。

    按照惯例,负责审问的人还是仉二爷。

    仉二爷在老人面前蹲下身之后,他那双能杀人的眼睛正好和老人的眼睛位于一条平行线上。

    可两个四目相对的时候,我在老人脸上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惧怕,相反,他望着仉二爷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有几分戏谑的味道。

    仉二爷问他:“你叫什么?”

    老人歪嘴笑了笑,给了仉二爷一个很不屑的眼神,并没有回答。

    仉二爷挑了挑眉毛,似乎也是对老人的反应感到了几分意外。

    这时候黄昌荣也在一旁问:“那个女人呢?”

    没等老人作出回应,仉二爷先疑惑起来:“女人?什么女人?”

    黄昌荣就对他说:“当时从乱坟山劫走刘文辉的人,是个女人。柴师傅的高徒也看见她了。”

    仉二爷又朝我这边望了过来,我点点头,说:“从身形上看,确实是个身材纤瘦的女人。只不过当时屋里全是黄烟,我没看清那个女人的样子。”

    仉二爷低头沉思了一下,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个老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