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2章 阴煞
    在画出符印的时候,我几乎是将所有念力都凝聚在了指尖上,可毕竟承载符印的不是符纸,而是我脚下的土壤。土壤中的坤气和我的纯阳念力是相冲的,我这边刚把念力灌入土层,封魂符只成型了几秒钟就被大地的坤气破了灵韵,快速消散了。

    我朝着颇离那边看了一眼,它们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是离我最近的几只颇离身形变得有些透明了,可也就在我望向它们的时候,那几只颇离的形态又快速变得清晰起来。

    黄大仙一边用手托着引魂灯,一边问我:“恩人,怎么样了?我快撑不住了。”

    我叹了口气:“血画符不起作用啊……上次见你用引魂灯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吃力啊,这次是怎么了?”

    黄大仙:“最近我和陈道长正想办法将引魂灯和我的三魂融为一体,如果真能做到,以后我再使用引魂灯就更得心应手了,不过现在引魂灯只融合了我的天魂,大概是三魂没有完全融入它的缘故,现在我每次将它祭出来,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恩人你赶紧想办法,我真的要撑不住了。”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引魂灯的灯光已经开始轻微地闪烁了,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过度老化的电灯泡,灯丝不停地颤栗着,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

    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朝着周围观望着,同时快速转动脑筋。

    就在这时候,我的视线无意间落在了黄大仙的勾魂锁上。

    “黄大仙,”我对他说:“勾魂锁是什么属性的,阴还是阳?”

    黄大仙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回应我:“阳,纯阳!”

    我心里立刻有了主意,赶忙站起身来,用力挤了挤手指尖的伤口,挤出一点新鲜的血液,然后沉下心、摒除杂念,在勾魂锁的锁头上画下了封魂符的符印。

    勾魂锁上的阳气和血印中的阳气相呼应,我能感觉到符印上的灵韵正逐渐变得醇厚。

    我放下勾魂锁的锁头,对黄大仙说:“用勾魂锁扫它们,快!”

    黄大仙朝我快速地点头,之后他就舞动着手臂,让勾魂锁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大弧,朝着颇离扫了过去。

    封魂符原本是用来镇邪物的,我也不知道颇离这种东西算不算是邪物,也无法知道封魂符对它们到底有没有效果。

    我的眼神一直落在勾魂锁上,心中无比忐忑,就怕颇离即便是被勾魂锁打中了,也不会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事实证明,我们的运气还不算太差。

    当狭长的勾魂锁连触碰到最外围的一群颇离后,那些颇离在一瞬间就消散了,它们消散的速度是在太快,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黄大仙一看有效果,也来了精神,快速挥舞着勾魂锁,狭长的锁链一次次从颇离群中划过,每一次都有几百个颇离同时被击中,而后同时消散。

    即便勾魂锁的阳性能让符印上的念力和灵韵存留的时间长一点,但也耐不住击散颇离对符印上的灵韵造成了巨大的消耗。

    黄大仙连续挥动了七八次勾魂锁之后,锁链上的符印也跟着散了,我只能再次弄破手指,为勾魂锁画下新的符印。

    我也不知道勾魂锁总共被黄大仙挥动了几次,只记得我前前后后画了五次血符,工地上的颇离才算是彻底消失了。

    黄大仙收了引魂灯,又气喘吁吁地收起了勾魂锁,我则直接坐在他身边,不停地喘着粗气。

    血画符,果然是一件非常消耗精力和体力的事。

    我打算以后也像梁厚载那样,不管有事没事,身上都带着一打符箓,有备无患。

    除了黄大仙和我牵引着颇离来到了工地上以外,其他人此时还守在楼上,他们不是不想帮忙,而是要堵住楼道口,防止楼顶上的人逃跑。

    我稍微休息了一两分钟,感觉呼吸稍微平缓一些之后,就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拍拍黄大仙的肩膀,说:“走吧,去找其他人。”

    黄大仙由于消耗过大,此时已经无法很好地维持人形了,他那张奇怪的黄皮子脸又露了出来,那双黑黝黝的圆眼睛看着我,眨了两下,之后他又点点头,和我互相搀扶着朝楼门那边走。

    可还没等走出几步,我却感觉到了不对劲,抬头朝着楼顶上望去。

    黄大仙同样也发现了异常,和我一样抬头朝楼顶那边张望。

    其实从所有的颇离都消散之后,我就觉得空气仿佛变得比之前清新了一点,夜空中的星星和月亮似乎变得清晰了一点,工地外围的虫鸣声也变得清楚了一点。

    当时我累得够呛,只顾着喘粗气,也没有特别在意。

    可当我再次走到楼门口,感知到楼门中散发出来的阴煞时,却越发觉得不对劲了。

    这股阴煞不是从楼门中涌出来的,它处于一种非常安静的弥散状态,就这么不急不躁地飘散在空气中。

    我能感觉到,整栋楼都被这股阴煞包围这,甚至连地板的缝隙里都夹杂了阴煞的气息。

    这股阴煞不是突然出现的,它一直都在,只不过我们没有感觉到它。

    联想到颇离全部消散之后,我的视觉和嗅觉都变得清晰起来,这似乎也能证明,就是那些颇离影响了我的感知能力,让我无法察觉到这里的阴煞。

    黄大仙带着些忧虑地看我一眼,对我说:“恩人,我怎么觉得,这地方突然变得特别邪性呢,柴师傅他们还在楼上,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摇了摇头:“这地方一直很邪性,只不过咱们刚才没感觉到而已。颇离只是障眼法,师傅他们没事。”

    说话间,我从口袋里掏出了琉璃卵,将它托在手心。

    刚开始,琉璃卵的重量是正常的,可几秒钟之后,它却突然变得很轻,像绒毛一样轻。

    一股向上的力场,正牵引着琉璃卵。

    错不了了,这股阴煞的源头,应该就在楼顶上。

    我将琉璃卵放回口袋,转而对黄大仙说:“你怎么样了,缓过来了吗?”

    黄大仙叹口气:“不行,刚才消耗太大了,我现在光是维持人形都很困难。”

    我拍拍他的肩膀:“楼上都是自己人,你不用维持人形,咱们得尽快上楼。”

    我这边话音刚落,就感觉黄大仙的身子猛地一软,接着我就看到他的衣服软塌塌地落在地上,一只硕大的黄鼠狼从衣服堆里钻了出来。

    看到黄大仙的原型,说真的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可现在也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我沉了口气,强撑着身子朝着楼上飞奔。

    嘴上说着师父不会有事,可天罡剑和番天印都在我这,万一楼上出现了突发状况,师父没有任何法器来御敌。

    直到我和黄大仙爬到了第七层的楼梯口,看到师父和孙先生正给大家分糖,我才松了口气。

    师父看见我,就朝我招招手,说:“有道,还是你打头阵。上楼!”

    我快速来到了仉二爷身边,仉二爷则将昏迷的马建国扛在肩膀上,朝我扬了一下下巴,示意我先走。

    我们当时的位置距离顶层已经很近了,仉二爷在身后提醒我:“刚才出了不小的动静,楼上的人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

    其实我心里有点不解,在我下楼的这段时间里,仉二爷和师父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冲上楼顶呢,非要等我回来一起走?

    不过这些人都是些老江湖,他们的江湖经验不是我能比的,很多时候他们做的一些事,也完全超出我的理解。

    沿着楼梯行进的时候,空气中的阴煞并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变得越来越强,它一直维持在一个固定的浓度上,这让我有一种错觉,好像这股阴煞的源头遍布在楼廊的每一个角落。

    我有些不放心,又将琉璃卵掏出来实验了一下,那股朝着正上方牵引它的力场依旧存在。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们就来到了楼顶,这里什么也没有,就是一个光秃秃的天台,而牵动琉璃卵的那股力场自从我们登顶之后就消失了。

    这里应该就是阴煞的源头,可是为什么到了这里,阴煞的浓度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仉二爷将马建国放在一边,环视着天台上的环境,片刻之后,他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地说:“这栋楼还没盖完吧,为什么天台这么干净?”

    听仉二爷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个天台几乎是一尘不染的。

    就连空置的电梯机房也像是被大雨冲刷过一样,墙面上泛着一层薄薄的水光。

    孙先生蹲下身子,用手指摸了摸天台的地面,随后他抬起头来对我们说:“地面看上去干净,却有一层看不见的土,有人在这地方布了阵法,遮挡了咱们的视线。”

    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手,就看到他刚才触到地面的那两根手指上,沾满了脏乎乎的泥土。

    可那地面看上去却又干净无比,一丝一毫的灰尘都没有。

    冯师兄简单地扫视一下周围的环境,对大家说:“是折光,迷幻阵里常用的手法。”

    说话间,他俯下了身子,在地面上仔细地勘察起来,又说是要寻找折光的器具。

    梁厚载这时却突然拉了冯师兄一下,冯师兄转过头去看着他,疑惑道:“怎么了?”

    梁厚载想了想,说:“冯大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乱动了,在天台上动手脚的人,可能就是在针对你。”

    听着梁厚载的话,我也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就转身朝梁厚载那边看,不只是我,当时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梁厚载的身上。

    好在几天下来大家也都混得比较熟了,梁厚载也没羞涩,环视大家之后,才开口道:“你们难道不觉得,对方对咱们的了解非常深吗?刚才那些没办法用辟邪符和罡步镇住的颇离,看起来就是特意为守正一脉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