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1章 颇离
    仉二爷向前走了两步,他来到“女鬼”面前的时候似乎犹豫了一下,可终究还是蹲下身,猛力将地上的匕首拔了出来。

    在仉二爷拔出匕首的那一刹那,“女鬼”的身子先是顿了一下,紧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异常强烈的寒意从它身上爆发出来,和这股寒气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阵极度尖锐的撕鸣声:“啊——”

    那声音,就像是尖锐的手指在毛玻璃上快速划过时发出的,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我不由地堵住了耳朵,可那阵声音却是直接传到我的脑子里的,我堵上耳朵的时候,它却变得更加清晰了。

    这声音弄得我心烦意乱,我赶紧默背三尸诀,稳住心神。

    这时我就看见白衣女鬼疯了一样扑向仉二爷,仉二爷的手臂被它触碰到的时候,整个人都明显顿了一下,好在下一瞬间仉二爷就快速后退一步,同时挥动手臂,锋利的匕刃从女鬼的颈部划过。

    常理来说,刀刃再利,也无法对灵体造成什么伤害,可仉二爷的匕首触到女鬼之后,仿佛真的在女鬼的脖子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我看到女鬼的脖子处喷出了一股淡淡的黑气,就像是从伤口中喷溅出来的血,紧接着它的身形就快速变得透明,眨眼的功夫就彻底消散了。

    仉二爷搓了搓刚才被女鬼碰到的左臂,转身对大家说:“这东西身上带着很重的寒气,大家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触碰到它们。”

    这时马建国面色苍白地问了一句:“刚才是什么声音?”

    仉二爷朝马建国那边看了一眼,说:“是鬼啸。你什么没什么念力,不是修行界的人吧?”

    马建国点了点头,说他是冯师兄的兵,是个普通的人。

    而后仉二爷就对他说:“再往上走指不定会遇到什么,你还是回去吧,即便我们人多,也不一定能保证你的安全。”

    马建国其实早就不想跟着我们了,只不过冯师兄一直没发话让他回去,他也只能一直闷头跟着。

    得仉二爷这么一番话,马建国就朝我冯师兄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

    冯师兄朝他摆了摆手说“你回去吧。”,马建国转身就要走。

    可也就在他刚刚转身,还没来得及迈出第一步,楼顶上突然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摇铃声。

    铃声过后,整座楼都沸了,鬼啸声从四面八方响起,那凄厉无比的声音瞬间将在场的所有的彻底淹没。

    刚才仅仅是一只女鬼的尖啸就让我有些吃不消了,如今这些声音就像是在我耳边惊起的海啸一样,几乎要在瞬间将我吞噬掉一样。

    好在从刚才开始我就一只在默背三尸诀,心神受到了很好的保护,此时我只是觉得脑袋有些闷,没有其他的不良反应。

    刘尚昂和马建国都没什么修为,这些声音一经出现,他们两个就像是失神了一样玩命地朝楼顶上冲。

    梁厚载一个飞扑将刘尚昂扑到,将他狠狠按在地上。

    马建国在经过仉二爷身边的时候也被仉二爷扯了回来,大概是担心马建国不好控制,仉二爷将他拉回来的同时在他脖子上拍了一掌,马建国当场昏迷。

    尖啸声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大量穿着白衣、面目模糊的女鬼从墙壁和天花板上浮现出来,它们出现在四面八方,慢慢朝我们飘过来。

    这些女鬼身上都带着诡异的寒气,只要被它们接触到,除了身负黑水尸棺的我和师父,其他人都要遭殃。

    速度最快的一只女鬼先是来到了仉二爷面前,仉二爷手气刀落结果了它,可在挥动匕首的时候,仉二爷的手背不经意间触了女鬼的身子,他浑身顿时就是一阵哆嗦,如同受到了电击。

    又有几只女鬼从我们身边经过,其中一只被我用青钢剑斩落,另外几只我没能拦住,身后的人各施手段将女鬼驱散。

    当其中一只女鬼从孙先生身旁飞过的时候,孙先生划破了手指尖,将指尖上的血洒在了女鬼身上,而在女鬼被他的血液驱散的同时,孙先生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来,冲着我们大喊:“这不是普通的鬼,是颇离,千万不要被它们碰到!”

    颇离,这是极罕见的一种冤死鬼,在师父给我的那本《行尸考录》上,对它们有着非常详细的记载。

    确切地说,颇离不算是一种鬼物,只是一种外形和鬼物相似的“魄”,它们身上没有阴气,却能从活人身上夺阳,只要皮肤触碰到它们,阳气就会被快速抽走。

    这种东西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就在于,由于不带邪气,有没有实体,走罡无法镇住它们。

    我也是这时候才想明白,碰到它们的时候感受到的那种寒意,其实就是阳气被抽离身体之后的感觉。

    不断有颇离从四面八方朝我们涌过来,我一边挥舞着青钢剑,一边和仉二爷一起护着马建国。

    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我们根本没有能力一次性抵挡这么多颇离,不时有颇离穿过我的身子,但它们走不远,黑水尸棺就会突然发动,将我被它们抽走的阳气重新夺回来。我虽然经常会感觉到阳气被抽走而产生的阵阵寒意,但总体上来说,我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可仉二爷他们的情况就不太乐观了,被颇离冲撞了几次之后,仉二爷的动作已经变得有些迟钝了,之前仉二爷那不可一世的力量也不见了踪影,现在他每一次挥动匕首都要咬紧牙关,似乎那柄小小的匕首,已经沉重到仉二爷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能将它举起来。

    师父护着冯师兄,梁厚载护着刘尚昂,师父有黑水尸棺护体,看起来没什么大碍,梁厚载在身上贴了辟邪符,可颇离不是鬼物,一样能对梁厚载造成影响,此时的梁厚载就趴在刘尚昂身上,似乎是想用身子护住刘尚昂,可没有实体的颇离却能同时穿过两个人的身体,他和刘尚昂现在的状况都已经十分危险了。

    我想后退一段距离,去给梁厚载他们帮忙。

    可在我后退的时候,仉二爷却拉住我的胳膊,对我说:“守好自己的位置!”

    他虽然看起来有些虚脱,可力气依旧很大,我被他抓着,根本无法移动脚步。

    这时候仙儿一边用狐火灯笼驱逐扑向她的颇离,一边来到我身边,对我说:“有道,黄大仙有点奇怪。”

    她来到我身边之后,就帮我驱赶着周围的颇离,而我则朝黄大仙那边望了过去。

    让我感到意外的时,当时所有人都受到了颇离的攻击,唯独黄大仙那边一只颇离都没有,此时小六正叼着果子狸的脖子蹲在一边,黄大仙将手插进怀里,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远远朝他喊:“黄大仙,你怎么了?”

    黄大仙没有回应我,我师父则冲我摆摆手说:“你不要影响他!带封魂符了吗?”

    我就朝师父那边喊:“来得太着急,什么符都没带。”

    师父狠狠皱了一下眉头,挥手将扑到他面前颇离拍散,转而又对我说:“等会你看准时机画血符。”

    说到这,师父又朝黄大仙那边看了一眼,黄大仙依旧窝着身子,不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

    大概过了有十来秒钟左右吧,黄大仙突然直起了身子,而他的手里则多了一把三米长的铁索和一盏铁瓷灯。

    勾魂锁、引魂灯,我都快忘了他还有这两个宝贝了。

    黄大仙拿出着两样东西之后,就朝我这边望了一眼,祭出这两样东西对他他来说看来不是件轻松的事,他当时的脸色非常查,腿脚也是软绵绵的,一副站不稳的样子。

    这时师父又冲我喊一声:“看准时机。”

    我立刻就明白师父和黄大仙做的是什么打算了,分别朝他们点头。

    黄大仙吸了很长的一口气,强撑着身子站直,然后他就高高举起了引魂灯,将一丝混合着妖气的念力注入到了引魂灯中。

    引魂灯的灯火顷刻间被点亮了,一道惨白色的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楼道。

    附近的颇离全都停顿了一下,之后就受到引魂灯的吸引,朝着黄大仙那边聚拢过去。

    就在刚刚,这些颇离的行动速度还异常迅速,可引魂灯对它们来说就像是一味麻醉剂,再被引魂灯吸引的同时,颇离的行动速度也变得异常缓慢了。

    黄大仙一边摇晃着引魂灯,一边慢慢向着楼下退去。

    之前那些颇离还只是三五成群地现身,可现在从墙壁和天花板处钻出来的颇离却是几十只甚至上百只地出现,它们源源不断地冒出头来,又源源不断地朝着黄大仙那边聚拢,我先一步来到了黄大神身边,一边搀着他向楼下退,一边等待着时机。

    我要等到引魂灯将所有颇离全部聚拢起来,然后再用血画符将它们一次性全部镇住。

    我和黄大仙一直下了楼,来到相对宽阔的工地上,然后就开始围着楼房转圈。

    数以万计的颇离在我们的牵引下越来越密集地聚在一起,直到所有颇离都集中在了方圆不足十米的小区域内之后,我才示意黄大仙停下。

    黄大仙停下脚步,那些颇离并没有继续向他靠拢,离他最近的一只颇离就站在距离引魂灯两米左右的地方。

    我深吸了一口气,咬破手指,同时心至思存,将封魂符的血符印画在了粗糙的土地上。

    我自己也不确定,没有大空术加持的血画符到底能不能成功镇住这些颇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