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9章 东乡
    冯师兄口中的“东乡”,其实不是一个具体的地方,而是老城东部几个村子的总称,那地方是市里最大的几个村子的聚集地,而且所有的村子都沿着清平路。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乡村里是看不到监控摄像头的。东乡那地方,村连着村,田连着田,还有很多外来务工人的人在那里租房子住,人口结构非常复杂,如果对方真的进了哪里,要想再把她找出来,确实非常困难。

    冯师兄这边正打着电话,仉二爷就已经出了屋子,顺着轮胎的印记朝乱坟山后山走了。

    我师父让李道长留下来盯着李虎和卯蚩种,之后也招呼着众人,跟上仉二爷的脚步。

    黄大仙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我发现他两手空空的,就忍不住问他:“果子狸呢?”

    黄大仙显得有些无奈:“唉,刚才烟雾太重,我只顾着护小六,一个不留神,让它给逃了。”

    我寻思着,一只果子狸而已,身上又没什么妖气念力,也就没再深究,疾走两步,跟在我师父身边。

    几天前市里刚下过一场雨,乱坟山的土壤没有彻底干透,轮胎的印记在山道上非常显眼,仉二爷追着地上的痕迹,一直追到了乱坟山后的马路上。

    他站在马路口,朝着笔直的马路北方看了一眼,紧紧皱起了眉头:“没人影了?这也太快了吧。”

    确实,因为清平路上没有弯道,整条路是笔直的,所以视觉距离非常长,就算对方先我们几分钟下山,一般来说,也不可能完全看不到她的踪影。

    这时候黄昌荣凑了过来,指着北方对仉二爷说:“两个人,一辆车,现在就在咱们前方三公里左右的地方。他们的速度很快,咱们徒步肯定是追不上的。”

    冯师兄立刻拿出手机,第三次拨通马建国的电话,让马建国尽快行动,绝对不能让劫走刘文辉的人就这么逃了。

    马建国行动也非常迅速,接起电话来说,他已经带队往这边赶了,大约十分钟以后到。

    好在从警局到清平路的距离很近,也就是十分钟左右的车程。

    这一次马建国没挂电话,他一边和冯师兄通话,一边联系着交警队那边,随时向冯师兄汇报情况。

    凌晨三点一刻,马建国在清平路通往一级路的出口做好了拦截带,可从交警队那边传来的消息却称,驾驶摩托车的女人在经过了三号监控摄像头之后就消失了踪影,没有在相隔一公里的四号摄像头中出现。

    冯师兄询问了三号、四号两个摄像头的位置之后,眉头就拧成了一个“川”字。

    在这两个摄像头之间,就是东乡的入口。

    冯师兄让马建国找车来接我们,之后他放下手机,朝我叹了口气:“嫌疑人估计已经进入东乡地界了。”

    我也皱了一下眉头:“进了东乡,就很难再找到人了。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她走了,还是找找看吧,万一咱们瞎猫碰到死耗子呢。”

    冯师兄脸上的表情有点无奈,但还是点了点头。

    没多久马建国就开着一辆很长的面包车过来了,我们也没废话直接上车。

    当时路上也没有其他车辆,见所有人都上车以后,马建国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随着呼噜噜一阵噪响几乎是飞驰出去。

    他用了最快的速度将我们送到东乡入口,这时候东乡这边已经围满了警车,警笛的响声弥漫在整个东乡街口的上空。

    可即便是这样,东乡一带还是非常寂静,早已入睡的村民似乎根本没有受到我们的惊扰。

    我们下车的时候,有一个警员来到了冯师兄跟前,这个人我认识,不久前去局子的时候我还见过他,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冯师兄和马建国都叫他“老刘”。

    老刘过来以后,就有些担忧地对我冯师兄说:“村里头太安静了,不太对头。”

    冯师兄从马建国手里接过一个手电筒,照了照村口的土路,还带着些潮气的土路上显现出了一条非常清晰的摩托车轮胎印。

    冯师兄收起手电,对老刘说:“确实不太对头。老刘,你组织人手,把东乡的几个出入口都守住,不管发现任何情况,都不要贸然行动,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老刘点了点头:“行啊。”

    完了又对冯师兄说:“冯局,你小心点。”

    冯师兄笑了笑,点头。

    仉二爷看着老刘走远了,问我冯师兄:“这人和你什么关系,看他对你的关心,不像是下属对上司那么简单啊。”

    冯师兄依旧是笑了笑,说道:“他算是我刚入警队时的老师傅了。我刚进刑警队的时候他还是大队长,后来判案断案的手法,都是跟着他学出来的。其实如果不是几年前老刘出了那档子事,估计现在也是个副局了吧。”

    说话的时候,冯师兄一直望着老刘的背影,眼神中透着几分无奈。

    至于老刘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影响仕途,冯师兄没细说,我们也没再问。

    马建国从面包车上拿下了几把手电,给大家分发了一下,之后我们就寻着地上的车胎痕迹摸进了村。

    东乡的几个村子因为地处郊区,加上头几年路况不好,经济上一直没什么发展,村子里的房子还是早年的那种石土房,除了戴村的村口处有一个路灯外,几个村子到了晚上就是乌黑的一片,尤其是村民都入睡了以后,从民宅里透出来的光也消失了,土夯的村道上就只剩下了暗淡的月光。

    我们打着手电在村路上走的时候,除了能听到周围的脚步声外,村子里就是一片死寂。

    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冯师兄停下了脚步,用手电分别照了照通向四个方向的土路。

    事情变得有些超出预料了,就见每一条路上都有一条长长的轮胎痕迹,而且这些轮胎痕迹连花纹都是一样的。

    冯师兄看了看那些论坛痕,皱着眉头说:“这些胎痕看来是人特意留下的,为的就是扰乱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无法追踪啊。”

    孙先生点了点头,在一旁说道:“嗯,而且你们不觉得这个村子很怪异吗,村路靠着民宅,村里人大多不都是养狗的吗,为什么咱们走了这么远,连声狗叫都没听到?这地方太安静了,静得不对头。”

    等孙先生把话说完,所有人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在这地方感觉不到异常的炁场,可整个村子显现出的异常,却让人心里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时师父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膀说:“有道,去民宅里看一下,看看这里的村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不敢耽搁,一个脚步冲向了正对面的一座民宅,用上八步神行的脚法,三大步登上墙顶,又翻身落入了院子。

    孙先生说得没错,村里人确实大多有养狗的习惯,这家人的院子里就养着一只。

    村里的狗都是用来看家护院的,不比城里的宠物狗,对生人凶得狠,主人怕它们伤人,只能用链子将它们栓柱。

    院子里的狗是只体型很大土狗,也被链子拴着,此时正趴在地上熟睡。

    狗这种动物,天生敏锐,我进院子的时候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按说它早就该醒了,可此时那条狗就是在憨憨地睡着。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它跟前,试着拍了拍它的脑袋,即便是这样它也没醒过来,只是在鼻子里吭了一下。

    我又用力摇晃了它一下,这一下它总归是醒了,睁开眼瞄了我一下,接着又睡了过去。

    什么样的狗能睡这么沉?肯定是有人在它身上动了手脚。

    屋门锁着,我进不去,但从窗户的位置,我能看到卧室里有一个中年的汉子正蜷缩在炕上熟睡,我用力敲了几下窗户,他只是用被子蒙了蒙头,没有醒过来。

    之后我又翻墙进了另外一座民宅,院子里的狗和屋里的人也同样是醒不过来的,我用铁锹敲打院子里的铁门,弄出了非常大的声响,可不管是狗还是人,不管是这一家人还是附近的另外几家人,都无法被我惊醒。

    心里大概有了结论,我才离开民宅,回到了师父身边。

    师父朝我刚才潜入的民宅那边看了一眼,问我:“怎么样了?听你弄出了不小的动静啊。”

    我说:“村民被人动过手脚,睡得很熟,我试着吵醒他们,可他们根本醒不过来。屋子都上了锁,我进不去,不过我试探过院子里的狗,三魂七魄都是完整的,不是丢了魂,应该是被人下了蒙汗药。”

    “蒙汗药?”黄昌荣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说:“什么样的人,能给这么多村民同时下蒙汗药?”

    仉二爷回应他:“大概是从水源入手吧,如果村子里的人公用一条水源,只要把蒙汗药投在水源里就行了。”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发现梁厚载一直朝着西北方向翘首远望,在他视线所及的位置,有一座很高的楼房,那楼房大概有十来层的样子吧,在它附近还有一些高耸的吊塔,那地方应该是一个还没完工的建筑工地。

    冯师兄也发现了梁厚载的注意力不在我们这边,他用胳膊肘戳了梁厚载一下,问梁厚载:“干嘛呢,走神了?”

    梁厚载回了回神,指着远处的高楼问冯师兄:“冯大哥,那是什么地方?”

    冯师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一眼,回应道:“东乡小区,半年前刚起来的一个楼盘,现在还没封顶呢。”

    梁厚载“哦”了一声,接着就环抱着双手,像是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