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7章 夜袭
    师父说得没错,刘文辉招与不招,的确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是“十全”这两个字,还是让我十分忧虑,似乎这两个字的出现就意味着,我们一直在苦苦调查的那个葬教,极可能和千多年前的十全道人有关。

    师父此刻心里的想法应该和我差不多,他每次说出“十全”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都会在不经意间变得凝重几分。

    孙先生不知道十全道人的事,当然也不会朝那方面想,他倒是显得很乐观,说如今已经知道得知了葬教的信奉,将葬教的整个体系挖掘出来也不过是早晚的事了。

    对于此,我师父不置可否,只是说:“最近这段时间提高警惕吧,不知道李虎他们什么时候会来夺人,咱们对南洋的手法不熟悉,加上这些人手里有武器,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孙先生点点头:“说得也是。”

    在这之后,我师父立刻给冯师兄打了电话,让他到乱坟山这边来聚头,最近这些天先把手边的工作放一放,先不要回局里了。

    如今,李虎一行人的种种行为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估,我们已无法确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更不知道他们做了这么多事,究竟要针对谁。师父让冯师兄来乱坟山,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冯师兄的安全。

    当天晚上,黄大仙带着小六下山来看望我师父,我师父向他简单陈述了一下目前的情况,也让他留下来帮忙,黄大仙回山上拿了引魂灯和勾魂锁,也住在了土房这边。

    到后半夜的时候,陈道长也来了。

    小小的土房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除了仉二爷在房子里盯紧刘文辉之外,其他人全部在院子里打地铺,我大舅还专程从家里拿来了好多被子、褥子。

    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了好多人,到了两点多钟的时候,陈道长的鼾声就覆盖了夜色下仅有的那一点寂静。

    仉二爷入睡之前打开了窗户,在窗台上点了蚊香。

    当时天气已经比较冷了,根本见不到蚊子,我也不知道仉二爷点这一盘蚊香是什么寓意。

    随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陆续有人入睡,或轻或重的鼾声彼此起伏地响起,冷风顺着被子吹过,吹得人鼻口都有些发寒,院子里偶尔响起一两声咳嗽。

    我睡不着,就抱头躺在地上,望着夜空出神。

    仙儿朝我这边凑了凑,小声地问我:“睡不着啊?”

    我叹了口气,转过头去朝她点点头,可我的视线从梁厚载和刘尚昂那边掠过的时候,就发现他们两个也没睡,正头对着头凑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

    我对仙儿说:“我总觉得,今天晚上好像要出什么事。”

    仙儿张了张嘴,正要说话,我师父却突然蹬了我一脚,我朝着师父那边看,就见他睁着一只眼看着我,还偷偷朝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可就在不久前,他明明已经睡着了呀,我还听到他打鼾来着。

    这时候,陈道长也微微睁开眼,朝我这边瞅了一下,我看到他明明睁眼看我了,可鼾声已经没有断。

    傻子也能看出来了,陈道长根本就是在假睡。我师父刚才也是。

    不只是他们两个,借着月光,我发现孙先生和黄昌荣也是半眯缝着眼,从他们那边一样传来鼾声。

    他们两个,也在假睡。

    我也对仙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仙儿没再说话,但也没退回去,她就这么靠在我旁边,用头抵着我的肩膀,我和一起倾听着夜色中的动静。

    师父他们明明没有睡意,可为什么要做出一副熟睡中的样子,他们是要麻痹谁,在提防着谁?

    就这么凝听了一阵子,我反倒觉得有些困了,可还是强撑着不睡,仔细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悉悉索索……

    就在这时候,乱坟山外围的灌木丛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声响,像是某种体型不算太大的动物从灌木丛中快速穿过。

    我朝着黄大仙那边看了一眼,黄大仙睁着眼,正朝着东南方向偷偷望去,他怀里的小六还沉沉地睡着。

    不是黄大仙,不是小六,灌木丛里的声音是什么东西弄出来的?

    我依旧竖着耳朵倾听,片刻之后,那阵细碎的悉索声又出现了,而且这一次,它离我们更近。

    院墙那边出现了轻微的摩擦声,我感觉像是什么东西窜上了墙头。

    我眯着眼朝墙上看,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趴在墙头上,它那双在月光下泛着绿光的眼睛,正滴溜滴溜地朝院子里观望。

    院子里的鼾声还在继续,所有人都在安静地“睡”着,屋子里传来了仉二爷翻身的声音,墙上的脑袋缩了一下,后来屋子里的声音停了,它又继续伸直脖子观望着。

    过了很久,它才下了墙头,院外的灌木丛先是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碎响,不久之后,村路上又响起了脚步声。

    那阵脚步声很轻、很急——有人正朝院子这边快速接近。

    这时候孙先生换了一个睡姿,将脸正对着院门方向。

    那阵脚步声到了门外就停下了,有人将一根长长的管子插进了门缝里,不多久,一阵黄烟就顺着管口飘了进来。

    那股烟雾没什么味道,上面也不带特殊的炁场,只是扩散速度非常快,几秒钟的功夫,院子里蒙上了一层淡黄色的雾。

    我本想闭气,可又见陈道长他们还在自顾自地打着鼾,于是我也放宽心,正常地呼吸。

    门外的人等了好一阵子,才翻墙进了院子。

    进来的人总共有两个,其中一个身材瘦、个子高,动作非常飘逸,他落地的时候,几乎连一点尘土都没激起来。另一个人是个驼子,虽然身子有些残,从墙上下来的时候动作也有些扭曲,可让人意外的是,他落地的时候,竟也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这两个虽然脸上都带了面具,可光是从体型上我就能辨认出他们的身份。

    瘦高个是李虎,至于那个驼子,不用说,当然是卯蚩种。

    这两个人进了院子以后,我师父他们还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我也眯上了眼,假装熟睡。

    李虎的手脚比较利落,快速迈过我们,一阵风似地窜进了屋子,而卯蚩种则悄悄敞开了大门,似乎是事先为李虎打通退路。

    我听到屋子里先是传来一阵很轻的脚步声,接着又传来“咔”的一声脆响,而在此之后,就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

    没人能知道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既然仉二爷在里面,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卯蚩种在院门口等了半天,见李虎迟迟不出来,似乎也有些焦急了,他不停地在门前踱着步子,眼睛一直盯着土房门口。

    又是几分钟过去,门外突然有人轻声说道:“怎么这么久?”

    卯蚩种也小心翼翼地回应:“老李还没出来。”

    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红色的人影出现在了门前,那人也带着面具,看不到脸,可他那身红色的袍子却非常特别,加上他那瘦小的身板,我打眼一看就知道,他就是包括路工头在内的几个死者,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见到的那个老者。

    在他的怀里,还抱着那只两眼泛着绿光的果子狸。

    当时睡在门口附近的人是黄昌荣,红衣老者一进院门,他呼哧一声就爬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将院门重新关上,用身子挡在门前。

    卯蚩种和红衣老者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两个人双双愣了一下神,趁着他们还没做出反应的功夫,陈道长和孙先生同时起身,朝着两人扑了过去。

    在陈道长和孙先生面前,红衣老者和卯蚩种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交手仅一个回合,他们就被撂倒在地,之后陈道长和孙先生一人压着一个人,将他们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院子里的人全都呼呼啦啦地爬了起来。

    那只果子狸似乎受到了惊吓,缩着脑袋就朝门缝外面钻,黄大仙一个箭步冲上去,掐住果子狸的脖子,将果子狸拎了起来。

    大概是感觉到黄大仙不是人类,那只果子狸在他手里,显得安生了许多。

    这时候仉二爷也从屋子里出来了,他手上还拎着昏迷不醒的李虎。

    按说李虎虽然身材比较瘦,但个子并不矮,粗略地看,大概有一米八左右吧,可到了仉二爷手里,远看上去就跟个小鸡仔似的。

    仉二爷将李虎随手扔在地上,李虎无意识地咳嗽一声,没醒过来。

    我师父看了李虎一眼,又快速走到了那个红衣老者面前,一把揭开了他的面罩,并问我:“是不是这个人?”

    光线暗,我离得远看不清那人的脸,冯师兄拉开院子里的灯,我才看清楚那个人面相。

    他不是路工头他们死前看到的那个老者,他是一个年轻人,细皮嫩肉的,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额前的头发还染了一缕黄色。

    师父大概是从我意外的表情上得知的答案,他有些不置信地问我:“不是他?”

    我摇了摇头:“不是他,应该是个年纪很大的人。”

    我一边说着,快步走到卯蚩种面前,扯掉了他的面具,没错眼前这人就是卯蚩种,曾经在我面前诈死过的卯蚩种,刘尚昂也拿掉了李虎的面具,面具中的那张脸,也是李虎本人的。

    似乎在这三个人中,只有红衣老者被掉了包。

    我蹲在那个年轻人面前,皱着眉头问他:“你是什么人,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他愣愣地看着我,沉默了大半天才眨眨眼说:“我是邻村的,今天这两个人找着我,让我穿上这身红衣裳跟他们去个地方,然后我就到这来了。他俩说了,事成以后,给我二百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