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6章 兵家四脉
    像这样的命案,自然由马建国这样的人去处理,我们几个则搭便车回到了乱坟山。

    车子开到乱坟山脚下的时候,我就听到土房里有人在吼叫。

    那人的嘴巴好像是被堵住的,他的口齿不太清晰,我只能听到“天师”、“大神”、“天谴”、“世界末日”这么几个零碎的词汇。

    孙先生当时就走在我身边,他叹了口气,对我师父说:“这个人不但被种下了疯虱卵,还被洗过脑。他现在固执地认为,除了他信奉的那个教派,别的教派都是邪教,咱们这些人,呵呵,都是邪灵。”

    我师父皱了一下眉头,问孙先生:“他信奉那个教派?”

    孙先生先是很简短地吐出两个字:“葬教。”,之后又说:“我试着问过他,他们那个教派里信仰什么样的神,可他好像受到过某种暗示,对他们教派中的神只字不提,我用尽了办法,可就是没办法撬开他那张嘴。他没说他们的神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只是说他们的神将先知派到了人间,他们称那个先知为‘十全大师’。”

    当“十全”这两个字从孙先生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我的后背就跟着紧了一下,而我师父也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孙先是大概是看出了我们师徒两人的异常,一脸狐疑地问我们:“怎么,你们听说过这个人物?”

    师父没有回应他,径自进了房门,我疾走两步跟上师父,避开了孙先生询问似的目光。

    进屋以后,我就看到炕头那边坐着一个人,他环抱着双手,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一边对李道长和黄昌荣指指点点地,一边骂着“邪灵”、“魔鬼”这样的词汇。

    李道长和黄昌荣显然不想搭理他,两个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就任由那人嘟嘟囔囔地骂着。

    那人看到我和师父,突然就闭上了嘴,之后就换了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我们。

    几秒钟之后,仉二爷也“钻”进来了,我就看到那个人明显缩了一下头,眼睛也不敢盯着我们的,眼珠子一转悠,将视线挪到了窗外。

    仉二爷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那人面前。

    当仉二爷巨大的身躯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肩膀快速耸了一下,从他的额角滑下了一滴冷汗。

    孙先生也进了屋,他凑到我和师父身边,对我们说:“我已经设法解了他身上的疯虱卵。可虫卵容易处理,他的脑子却没救了。”

    孙先生一边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一副很无奈的表情。

    我师父笑了笑,说:“也未必,仉二爷不是还没出手吗。”

    这时候,仉二爷从怀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上,他每作出一个动作,坐在炕头上的人都会跟着颤一下,我觉得那人是怕仉二爷会突然出手揍他。

    仉二爷将一口浓浓的烟雾吐在那人脸上,那个人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剧烈地咳嗽,他只是摆了摆手,打散了围在脸前的浓烟。

    “你刚才,说谁是邪灵来着?”仉二爷一边抽着烟,一边淡淡地问。

    说实话,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种毫无感情的语气,每次他用这种方式说话的时候,我都觉得他下一瞬间就要动手了。

    可炕头上的人却出乎意料得倔强,这一次他没缩头,但也不敢和仉二爷对视,他的眼睛依旧盯着窗外,鼻子里很小声地“哼”了一声。

    从他鼻子里出来的声音,显得非常没有底气。

    仉二爷不急不慢,又掏出一支烟,问那人:“抽烟吗?”

    那人没说抽,也没说不抽,就这么默默地僵持着,仉二爷将那根烟塞在他手里,又给了他火机,他果然将烟叼在嘴里,点着了。

    仉二爷又问他:“你叫什么?”

    就在仉二爷说话的时候,仙儿和梁厚载、刘尚昂他们三个也回来了,他们一进门,师父就转过身去朝他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坐在炕头上的人在经过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才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刘文辉。”

    只不过他在说话的时候,依旧望着窗外,没敢和仉二爷对视。

    这时候仉二爷身上的气势突然变得平和了许多,他笑着问刘文辉:“你认识李虎、卯蚩种这两个人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收了气势,可我却觉得他越发恐怖了,那感觉就像是你正面对着一头几百斤重的猛虎,这头猛虎上一秒种还在用凶狠的眼神盯着你,现在它却俯下身子,意兴阑珊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你不知道它舔自己的爪子,是想干什么。

    刘文辉大概也有和我一样的感觉,他的身子猛缩了一下,还抬起胳膊来,好像要阻挡什么东西扑向他一样。

    仉二爷动都没动一下,又用平静的语气问他:“你认识李虎和卯蚩种吗?”

    刘文辉沉默了很久,竟意外地点了点头。

    仉二爷将烟盒拿出来,连同火机一起放在了抗沿上,闲话家常似地和刘文辉攀谈起来。

    我说的闲话家常,绝对是带引号的,仉二爷的语气很平淡,语速也是不急不缓的,可他每说出一个字,都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听他说话实在太难受了,那感觉就像是跪在断头台上听侩子手唱大戏一样。

    我心里毛毛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后来孙先生也有些听不下去,就叫着我们几个后辈出了屋子,我师父他们还在屋里待着。

    出了门,仙儿就长叹了一口气:“唉,可算是出来了,仉二爷的气势好吓人。”

    梁厚载也附和着她说:“真是,那种气质一点不像是个活人,就像是阎王殿的猛鬼,好像随时都要害人命一样。”

    他说话的时候,孙先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其实对于仉二爷,我也是好奇得很,就忍不住问孙先生:“孙先生,仉二爷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他呀,就是个倒腾老物件的。”孙先生笑着说,一边说着一边掏出烟来。

    他吞吐一口云雾,才继续说:“这是他明面上的身份。可实际上,他们仉家在过去应该算是兵家。”

    兵家,当兵的么?

    我脑子里跳出了这么一个疑问,可嘴上却没说什么,听孙先生继续说下去。

    孙先生说:“他们老仉家的人,从秦朝到清初,都是行伍里的人,他们名声不显,可在行伍里头,可都是占着要职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房子那边看,透过窗户,正好能看到仉二爷的大脸。

    孙先生看着仉二爷,嘴上还说着:“仉侗所在的那一脉,算是老仉家四脉里头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老仉家的传承是按季节分的,有春、夏、秋、冬四脉,春字脉的人会观星象,预测天气变化的能力比天气预报还准。夏字脉过去是管行操的,也就是练兵的,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几支精兵,很多都是出自他们的手笔。秋字脉是掌钱,擅长积蓄和调动钱粮,一般来说,这些人直到国家有大战的时候才会冒头,平时都藏得很深。冬字脉就是仉侗他们那一脉,他们是护卫,在过去是专门保护主将的,还要反细作、反斥候,干得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活计,总之就是仉家四脉中最吃力不讨好的一脉,但也是最难招惹的一脉。他们这一脉的人,都和仉侗一个德行,光是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死。”

    兵家……原来是这个意思,孙先生的话我明白了,仉家人虽然是行伍出身,但并不带兵打仗,似乎也不上战场,干得都是一些类似于内务的事情。

    我又地孙先生说:“孙先生,其实我还有个疑问。”

    孙先生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都不是外人。”

    我沉了沉气,问他:“我就是好奇,孙先生是哪门哪派的?”

    听我这么问,孙先生就笑了:“嘿嘿,我呀,无门无派,如果硬要论一个门派的话,我们这种人,大概都能归到信门里。”

    我挑了挑眉毛:“信门是什么门派?从来没听我师父说过呢。”

    “就是信差,”孙先生说:“我是专门给人通风报信的,有时候,也充当私人侦探一类的角色吧。呵呵,想让我出手,费用可是很高的,也就是你师父,能免费把我请来。”

    正在孙先生说话的时候,我师父端着烟杆出来,他皱着眉头,一边吞吐着烟雾,一边来到了我身边。

    孙先生问我师父:“问出什么来了吗?”

    我师父点头:“算是招了吧,可招不招没太大区别,这个刘文辉本身知道得也不多。”

    可孙先生还是问我师父,刘文辉具体都说了些什么。

    我师父说:“刘文辉只是说,他们葬教供奉的神灵,叫什么十全大神,他们信的是十全大道,那个十全大师就是他们的教主。另外,他也知道自己是李虎他们的活祭品,只不过,李虎骗他说献祭的过程和安乐死差不多,人不会不知不觉中死亡,灵魂会回到十全大神那里去。也是仉侗给他看了几个死者的照片,他才知道自己上了李虎的当,把他知道的全都招了。”

    孙先生不住地点头:“果然还是老仉有办法,我今天下午花了好大力气,也没能撬开刘文辉那张嘴。”

    而我则问师父:“刘文辉有没有提到一个穿红衣的老人?就是我在演魄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干瘦老人。”

    师父吐了一口烟,摇摇头说:“仉侗试着问过他了,可他根本不知道这么一个人,仉侗还询他,那些补血的药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刘文辉说,那些黑色颗粒都是来自于葬教在当地的一个上线,那个上线,就是董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