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4章 私生子
    师父眯了眯眼,又问他:“还发现什么了?”

    马建国摇摇头:“没别的了。作案的人手法非常高明,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我仔细品味了一下马建国的话,又细细回想着演魄时出现在视线中的那些情景。

    我记得,当我的视线中出现了这个A字母之后,路工头好像曾有过下楼梯的举动,在此之后,他就遇害了。

    可以确定,路工头来到这里的时候还活着,这个地下室,应该就是导致他死亡的第一案发现场。

    我问马建国:“马大哥,地下室只有这一层吗,还有没有地下负二层?”

    马建国很直接地摇头:“这是居民区,又不是商场,哪来的负二层啊?”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仉二爷庞大的身躯从我身旁慢慢移了过去,他挡住了灯光,我的视野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好在马建国赶紧挪动几步,灯光再次照亮了地下室走廊。

    仉二爷来到那个镶在地面上的木板前,将鼻子凑在上面闻了闻,皱着眉头说:“又是老物件,二十五年前的东西。”

    这块板子也是二十五年前的?

    听着仉二爷的话,我就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朝着版面上看,果然发现木板的边缘已经被磨得很光滑,显然确实有些年头了。

    这时候仉二爷突然“咦?”了一声,他抬起脚,在木板旁边跺了两下,砖头和水泥铺成地面上,竟然传来一阵金属被撞击时才会发出的“铿铿”声,其间还夹杂着类似于木头被挤碎的“咯吱”声。

    仉二爷又试着在其他地方跺脚,除了木板附近的那片区域,他的脚掌落在其他地方时,地面上传来的都是正常的闷响。

    仉二爷回过头来对我们说:“这块地有问题。”

    马建国盯着木板周围的地面看了好一阵,半天才回过神来,说一声:“我去借几支镐。”

    “不用这么麻烦。”仉二爷朝着马建国摆摆手,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木板旁边蹲了下来。

    他先是伸出手掌,拍了拍地面,同时侧着耳朵,仔细听着地面发出的拍击声音,好像在确认地底下的情况。

    看他那样子,就像是买西瓜的人在小心谨慎地挑瓜一样。

    过了一小会,仉二爷点了点头,然后一记老拳结结实实地夯在地上。

    接着我就听见“磅”的一声闷响,接着就是一阵类似于瓦片飞溅的声音,甚至真的有破碎的水泥块飞到我身上,打得我生疼。

    水泥浇筑的地面,竟然被仉二爷给砸裂了。

    我和仉二爷是交过手的,也知道他拳上的力道非常刚猛,可没想到他这么强悍,竟然用拳头和水泥硬杠,而且还杠赢了。

    这时候马建国张大了嘴,看着随开的地面,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可仉二爷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他伸出手,将地面上碎裂的水泥块扒拉都一边,出现在水泥下方不是我预想中的红砖,而是一层厚厚的木板,由于刚才受到了仉二爷的攻击,这块木板上也出现了很多裂纹。

    仉二爷用了很长时间不断地破坏地面,才让木板整个露出来。

    那块木板大约也就是一米见方吧,可当我们将它脱出地面的时候才惊奇地发现,它的厚度至少也在半米左右。

    木板下方,是一层崭新的铁板,在铁板上还有一个把手,它似乎是一扇门。

    而当仉二爷将铁板掀开的时候,一股强烈的血腥味顿时从铁板下的洞口中涌了出来,弄得我们几个人都是一阵咳嗽。

    对了我想起来,路工头走在地下室走廊的时候,似乎也提到了这股血腥味。

    最近这段日子我已经习惯了打头阵,铁门一开,我就想转进去看看,可仉二爷却一把拦住了我。

    他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形状和手雷差不多的东西,一边对我说:“别愣头愣脑地冲,先看看情况。”

    说完,他就将手里的东西扔进了洞口。

    仉二爷扔进去的东西应该是金属的,它撞击地面的时候不断发出清脆而尖锐的声响。

    叮——叮——叮……

    洞中非常黑,什么都看不到,不过从平均一秒钟左右就会出现一次撞击声上来判断,洞中应该是一条很长的楼梯。

    在“手雷”发出最终一声撞击声之后,仉二爷将耳朵凑在地上,倾听了好一阵子才直起腰来对我说:“下面没人。”

    我这才从马建国手中接过手电,俯身钻进了洞口。

    与洞口相连的果然就是一条长长的楼梯,我顺着楼梯慢慢向下走,每走几步,仉二爷就会在后面拉住我,迫使我停下来。

    我驻足之后,他也不说话,好像是在倾听着洞口深处的声音,大概是确认没有问题了,他才松开我,让我继续前进。

    整段楼梯我们走了大概有一分多钟的样子吧,最终来到了一个充斥着腐臭和血腥的密室。

    走在密室的地板上,粘稠的血水没过了鞋底,马建国一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攥着手电,在密室中来回探照着。

    四面的墙壁都是用钢板围起来的,在密室正中央的位置,堆着一些烂肉和骨骼,那些骨骼十分纤细,看上去不像是人类的,可在这片骨肉堆之中,我却看到了一颗人头骨,那颗头骨看上去也很怪异,它的体积比正常头骨的尺寸要小一些,而且犬齿很尖很长,像是野兽的牙齿。

    仉二爷蹲下身子,将那颗头骨捡建起来,拿在手里掂量了几下,而后抬起头来对我师父说:“是猴子的头骨。”

    师父点了点头,走到那堆骨头和烂肉前,也和仉二爷一样蹲下身,默默地研究起来。

    这里的血腥味来自于地上的血水,而腐臭味,就来自于那些烂肉,那味道实在强悍,我必须花费极大的力气才能强忍住想吐的冲动,可我师父和仉二爷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地用手去翻动那些烂肉和骨头,一边翻动着,两个人还一边交流。

    仉二爷说,猴这种动物的五行属金,几个死者中,除了路工头,另外几个人的命格也是金命,两者之间肯定有着很大的联系。

    我师父将手伸进那滩烂肉里翻动了几下,竟然从烂肉的腐液中找到了一些蜡块,这些蜡块是蜡烛先经过燃烧、融化,滴落的蜡水在血水中团聚冷却而成的。

    师父看了看手中的蜡块,又站起身,后退了几步,远距离看着地上的骨肉堆。

    仉二爷也学着我师父的样子后退几步,望着那堆碎骨头和烂肉出神。

    过了片刻,仉二爷说:“这些肉在彻底腐烂之前,应该是用地上这些骨肉支撑成了一个尖顶的模样,蜡烛就燃烧在尖顶的顶端。看样子,李虎他们应该是在这里举行过某种仪式。”

    我师父点点头:“嗯,而路工头,就是他们的祭品。”

    我师父这边刚说完话,从马建国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路工头不是祭品,他的死纯粹是意外。”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朝马建国那边望去。

    马建国的反应我和差不多,他愣了一下,然后以很快的速度转身,将手电筒的光束照向自己身后。

    此时站在马建国身后人,是一个衣衫破烂的乞丐,没人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来的。

    这个人就是孙先生,我在乱坟山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可他不是受我冯师兄的委托,帮我们调查李虎他们去了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师父和仉二爷对于孙先生的突然出现好像一点也不意外,仉二爷看了孙先生一眼,简单问了一句:“事情都办完了?”

    孙先生从脏乎乎的口袋里拿出一支橡皮筋,将一头乱发扎了起来,他脸上的络腮胡子看上去很不整洁,而且十分茂盛和蓬松,即便他将头发扎起来了,我依旧只能看到他五官中的鼻子和眉眼,而我也是这时候才发现,孙先生的脸上有一条很长的疤痕,从左侧额角一直延伸到下巴。

    大概是因为孙先生半天没回话的缘故,仉二爷转过头来,又问了他一次:“事情都办完了?”

    孙先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跟冯有义说一声吧,阴阳沙我不要了。”

    仉二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突然皱起眉头说:“没办成?”

    “不是没办成,是根本没法办下手啊。”孙先生一边摇着头,一边背着手,走到了我师父身边。

    其实我心里很好奇,孙先生到底是什么事情没办成。

    可在场的人,除了马建国之外都是长辈,我心里虽然怀着这么一点好奇,却没办法直接询问孙先生,在这几个老家伙面前,没有我说话的份。

    孙先生看了看地上的烂肉和骨头,对我师父和仉二爷说:“虽然事情没办成,可我这次出去,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几个死者我都调查过了,他们都是在二十五年前的同一个月出生,命格全都属金,另外,几个人在出生的时候,都曾遇到过一个赤脚先生,这个赤脚先是他们的大伯。”

    这时候我师挑了挑眉毛,很不解地问他:“什么意思?你是说,这几个死者是堂兄弟?”

    孙先生摇头:“不太清楚。”

    过了小片刻,他又说道:“六十年末期的时候,你们这一带来了一群流民,人数大概在三十左右,这些流民在当地滞留了不到半年,大多数人就离开了,只有六个人被当地的村庄收留,成了村里的外来户,这几个人很怪,他们从来不和人过多地接触,每天除了白天出来农忙,平时就呆在家里,从不出门。这六个人还有几个共同点,他们都是那个赤脚先生的亲人,都和村里的村花有过一段孽缘,都有一个私生子,都是在私生子十岁之前自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