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3章 红衣降头
    过了一会,眼前的白光暗淡下去,周围却出现了其他景物。

    阴暗的地下室,胡乱堆放的沙子和水泥袋,在我视线的左侧方走着一个人,他带着手电,从手电中射出的惨白灯光打在地面上,将那些沙子和水泥也照成了白色,而在光束能够覆盖到的范围之外,黑暗却显得更加深邃了。

    随着视线越来越清晰,我辨认出了走在我前方的人就是李虎,他一边走着路,一边时不时地回过头来,对我说着什么。

    可我听不到他究竟在说什么,只能看到他张嘴的样子。

    跟着他走了一段距离,我突然在想:“怎么有股腥味,像是血血。”

    我也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是怎么在我的脑海中出现的,我明明什么味道都没闻到。

    快走到地下室尽头的时候,我看到不远处的墙壁上用油漆刷着一个大写字母“A”,在看到这个字母之后,那团白光又出现了,视线再次变得模糊,可我的视线依旧在移动,尽管我本人没有任何动作,可我的视线却开始很有节奏地快速颠簸,我觉得我好像在下楼梯。

    而且在这时候,我的脑子里出现了“好臭”这两个字,我什么都没闻到,可这两个字还是出现在我脑海里了。

    这时候,光消失了,视线中也没有浮现出其他的情景,可我脑海中却不断出现一些片段式的文字。

    “疼”、“别杀我,我还有老婆孩子”、“”我不认识你们,我绝对不说出去”、“鬼”、“好痛苦”、“让我死”……随着这些文字不断出现,我的心里浮现出一种异常绝望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处于我本身,而似乎是来自于我体内的另外一个人。

    对,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的身体里好像又出现了另外一个灵魂。

    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这样的文字,直到它们消失的时候,视线在一瞬间变得非常清晰。

    我看到了一个身材非常瘦小的干瘦老人,他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衣服蹲在我面前,一脸奸笑地看着我,余光中,我还看到卯蚩种和李虎就站在他身后。

    视线的清晰仅仅维持了五六秒钟的样子,在这之后,我的视野就变得一片黑暗。

    我睁开眼,看着我师父,我知道当时我脸上的表情一定特别惊讶。

    师父笑呵呵地看着我说:“看样子演魄成功了,是不是有一种鬼上身的感觉?”

    我点了点头,旋即又说:“我刚才看到了很多景象,好像是真实的,但似乎又很虚幻。”

    师父点头对我说:“那就对了,用演魄这种手法推演出来的东西确实类似于幻象,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对幻象的内容进行猜测,才能直到死者在临死前都发生了什么。”

    之后师父又问我看到了什么,我将刚才出现在我视野中,以及出现在我脑子里的图像和文字详细描绘了一下。

    师父听着我的话,渐渐皱起了眉头,直到我把话说完,师父才对我说:“刚才出现在你脑子里的很可能不是幻象,而是路工头临死前的真实经历。”

    说完,师父又走到另外一具尸体前,掀开白布,朝着那具尸体扬了扬下巴,示意我在这具尸体身上进行推演。

    我从墨斗中蘸出墨汁,点在死尸的眉心,施展小推算术。

    很快,我的脑海中又出现了师父所谓的“幻象。”

    先是一抹白光引着我不断前行,然后白光消退,周围出现了一条艳阳下的马路、在路边摆摊卖水果的小贩,那个小贩盯着一个硕大的驼背,他带着草帽,阴影遮住了他的脸,但我依旧能认出他。

    他是卯蚩种。

    在这之后,视线中的景物变得扭曲起来,周围的花草树木,都像是水中的浮影一样快速波动起来。

    我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这是天堂,这是天堂,我自愿成为祭品,自愿……”

    我不禁皱了皱眉头,耐下心来,安静地看着视线中的情景。

    几分钟之后,眼前先是一片惨白,紧接着,视线又变得格外清晰。

    我看到卯蚩种正蹲在我跟前,他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像拨虾壳一样剪开了我腹部和胸口的肌肉和皮肤,在他身后站着那个身穿红衣的干瘦老者,老者正一脸笑容地盯着我,他脸上的皱纹异常深邃,整张脸看上去就像一张干裂的老树皮。

    又是几秒钟过去,视线中就只能看到黑暗了。

    我将自己看到的情景对师父详细陈述了一遍,师父细细思考了一阵子,花草树木的扭曲、波动,说明死者在那个时候看到了什么幻象,但他看到的幻象不会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所以我只能看到现实被扭曲。

    而在我脑子里出现的“天堂祭品”那段话,应该是死者受到迷惑之后曾有过的想法,换句话说,他是自愿被杀。

    之后我又在最后两具尸体上进项了演魄,他们在临死前都受到了迷惑,而且都是在被迷惑的状态下自愿被杀。在这一点上,后面的几个死者和路工头有很大的不同。

    可不管是路工头还是这三个死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他们回光返照的最后时刻,都见到了那个红衣老者。

    我和师父商讨了一下,认为那个红衣老者很可能就是红衣降头的最后一个门人。

    在几个人的案子里,有些人只见到了李虎,卯蚩种不在场,有些人只见到了卯蚩种,李虎不在场,只有路工头死的时候,卯蚩种和李虎都在。

    可不管是谁,在死前都见到了那个红衣老者,这似乎也说明,红衣老者才是李虎和卯蚩种背后的指使者。

    鉴于路工头是几个被害人中经历最特殊的一个,死亡地点也是最隐蔽的一个。师父最终决定要去宿舍楼工地那边看看,对路工头的地王地点进行第二次勘察。

    冯师兄没有反对,立刻调了一辆车,让人送我们过去。

    离开停尸间的时候,我师父突然想起了澄云大师,就问我冯师兄:“大和尚干什么去了,怎么没见着他人呢?”

    冯师兄说:“来到局里以后就去楼顶活动室念经了,一直没下来。”

    师父点点头,径直走出了停尸间。

    冯师兄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去,他说一天之内连着除了这么多命案,他下午需要向上层部分反映一下情况,由于马建国之前已经勘察过一次路工头的死亡现场,对地下室也比较熟,冯师兄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去。

    除了马建国,仉二爷也跟来了。

    路工头死后,教师宿舍楼的工程就停工了,可工人们还在,当马建国的车子从钢架房路过的时候,还能听到有几个工人在打扑克,发出一阵阵叫嚷声。

    马建国将车停在工地门口,又问当地的工人要了钥匙,开了门。

    仉二爷问马建国:“你们怎么没在案发现场拉警戒线?”

    “这里是学校啊,在这种地方拉起警戒线,很容易引起学生们的猜测和恐慌。”马建国一边说着,进了门,随手将门锁挂在门闩上。

    他站在门旁等了等,直到我和师父也进了门,他才拿出了一支手电筒,朝着一幢眼看已经快建完的楼房走去。

    马建国一边在前面走着,一边向我们介绍这里的情况:“新起的教师公寓是六座连在一起的楼房,每栋楼的地下室也是连通的,地下室的走廊很长,路工头就死在走廊尽头的一个隔板间里。”

    说实话,光是听马建国这么说,我的脑子完全没有浮现出地下室的情景,也不清楚他所谓的“隔板间”是个什么意思。

    来到宿舍楼正面的时候,马建国停下来的脚步,似乎在辨认着什么,过了片刻,他才快步走进了最东头的单元门,我们几个也跟着他一起进去。

    进了单元门,再走下一条只有十来节的楼梯就到了宿舍楼的地下室走廊,这条走廊确实很长,马建国晃了晃手电,可手电的光束无法照到它的尽头。

    马建国一直朝着正西方走,嘴上说着:“另外几个单元的入口都被建材挡住了,只能从最东边进,发现路工头尸体的隔板间在走廊的西头上。”

    我没说话,只是安静地走着,在行走的过程中,我看到不远处有一堆沙子被手电筒光束照得惨白。

    这堆沙子,我在演魄的时候见过,当时掌灯的人是李虎,灯光照在这堆沙子上,也是呈现出这样一种惨白。

    我又看了看无法被手电光束覆盖的区域,那些地方的黑暗,和我在演魄时看到的一样深邃。

    我完全可以确定,我在演魄中看到的,就是眼前这条地下室走廊。

    一边这么想着,我心中突然多了几分信心,说不定我们这一次真的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走了没多久,手电光束照亮了走廊的尽头,我就看到尽头的墙壁上用油漆写着一个大写的A。

    而在这个字母旁边,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木板。

    我师父看着那块木板,皱了皱眉头:“这块板子是干什么用的?”

    马建国摇头:“不知道,它是直接用水泥砌在地里的。”

    说到这,他用手电照了照木板的另一侧,我就看到距离木板一米左右的地方,就是地下走廊的侧墙了。这块木板和墙壁的夹角共同围成了一个半封闭式的小空间,我这才明白过来,这就是马建国口中的“隔板间”了。

    马建国指着那个小空间对我师父说:“这里就是我们发现路工头尸体的地方,当时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是坐在地上的,背靠着那块木板,除了路工头身上,周围没有明显的血迹。我们怀疑他是被杀之后,尸体又被转移到这个地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