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1章 老物件
    之后我冯师兄问他:“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姓周的拾荒人员,他平时经常在东郊一代活动。”

    董大宝想了想才说:“在东郊这边捡垃圾的我都认识,没听说过有人姓周啊?”

    “你在仔细回忆一下,”冯师兄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说:“他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身板很瘦,在脖子后面这个地方长了一颗痦子。”

    听风师兄这么一说,董大宝立刻拍了了一下脑门:“哦,你说的是狗蛋啊,我认识他,他过去和我是同乡。怎着了,狗蛋犯事啦?”

    冯师兄顿了一下,盯着董大宝的眼睛说:“他死了。”

    董大宝立即睁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变得极度惊讶:“死了?我前两天见着他的时候还好好的,怎着死了?”

    冯师兄又是一阵停顿,过了片刻才说:“是他杀。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哟,这我可记不清了,”董大宝说:“反正得有几天了。警察同志,其实我和狗蛋也不熟,平时见着他,都是收废品的时候,人绝对不是我杀的哈。”

    冯师兄皱了皱眉头:“没说是你杀的人。你口袋里鼓鼓囊囊的,装的什么?”

    董大宝咧嘴笑了笑,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纸包,他打开以后,就看到里面包得都是一些黑色的小颗粒。

    听董大宝说,他血管不好,这种颗粒是用红豆、红糖阿胶混在一起弄出来的,是村里老大夫教给他的偏方。

    冯师兄从纸包里捏了两个颗粒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又将它们装进自己口袋里,完了才对董大宝说:“狗蛋是你的同乡?他住在什么地方?”

    董大宝说:“哟,这个事我闹不清呢。他倒是在村里有个老房子,不过不常回去住。”

    冯师兄让董大宝带我们去狗蛋的老房子看看,可董大宝有些犹豫,说是家里没柴没米了,得先把车上的废品卖了,换个饭钱。

    冯师兄当即给了他两百块钱,这一下董大宝就乐了,一路有说有笑地跟着我们上了车。

    我们之前下车以后,仉二爷一直就在车子上待着,董大宝上车的时候一眼看到了仉二爷,脸上的笑容刷的一下就消失了,表情变得非常紧张。

    刚才被冯师兄盘问的时候他都没紧张,可看到了仉二爷的那张脸,他却没办法镇定了。

    从冯师兄发动起车子,一直到车子进了董大宝老家的村口,这一路上,董大宝除了偶尔为冯师兄指指路,全程一句废话都没敢说。

    狗蛋的老房子就在村子最荒的一个犄角旮旯里,老房子前面是村里的农田,房子朝阳的地方,则种着一片林子,挡住了原本应该照在房子里的阳光。

    下车以后,董大宝就急匆匆地要走,冯师兄也没拦他,可当董大宝走得远了一些之后,冯师兄却又悄悄跟了上去。

    董大宝被仉二爷吓坏了,走起路来还是浑浑噩噩的,脚步都不太稳,根本没有留意到冯师兄正跟着他。

    仉二爷目送我冯师兄的身影消失在了村路的拐角处,才一把扯掉了老房子的门锁,推门进去。

    我跟在仉二爷身后进了屋,刚迈过门槛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很强的霉味。

    这地方常年不见光,湿气很重,仉二爷凑到屋角的一张木板床前,掀了掀上面的被子,被面上很潮,是屋子里这股霉味的主要源头。

    在这间屋子里,除了这一张床之外,还有一个陈旧的木头柜子。

    仉二爷又跑到柜子前,伸手拉开柜门,因为长年受潮,木头打成的柜门已经非常脆弱了,加上仉二爷没收住力气,那扇柜门竟然直接被他扯了下来。

    仉二爷皱了皱眉头,将残破的门板放在地上,又在柜子里翻找起来。

    我问仉二爷在找什么,仉二爷没头没脑地回了我一声:“老物件。”

    老物件是什么意思?我心里好奇,嘴上却没多问,我觉得仉二爷现在好像不太想说话。

    这时候冯师兄回来了,他进门之后就汇报似地对仉二爷说:“我跟着董大宝到了他家的位置,已经联系了当地派出所,让他们蹲点盯着董大宝了。”

    仉二爷简短地“嗯”了一声,继续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

    我看到柜子里的东西很杂,大多是一些旧衣旧鞋之类的东西,不管是衣服还是鞋子都是破的,上面还有重重的霉斑。同时我也不认为在这样一个柜子里能找到什么线索,毕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地方已经很久没人住了,有可能在最近几个月内,狗蛋都没有回来过。

    我终究还是耐不住好奇,问冯师兄:“仉二爷在干嘛?”

    冯师兄朝仉二爷那边看了一会,才对我说:“大概是发现‘老物件’了,这是仉家人生下来就有的敏感,他们总是能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发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又问冯师兄:“老物件指的是什么?”

    这一次冯师兄摇了摇头:“这是仉家人特有的一种叫法,我也不知道具体都是指得些什么,不过,每次他们找到的‘老物件’,都是一些很特别的东西。”

    又是几分钟过去,仉二爷终于站了起来,就看到他手上多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头盒子,那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因为受潮的缘故,颌面上已经凹陷下去了。可那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仉二爷将鼻子凑在盒子上闻了闻,自言自语地说:“二十五年前的东西,瘴气很重。”

    说完,他就大踏步地出了门,我们跟着他一起出屋,之后就见仉二爷在屋外的空地上寻觅起来,我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看着他不停地四处观望,我心里就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后来仉二爷又一阵风似地跑到了一片农田附近,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打开。

    冯师兄悄悄对我说:“仉二爷所在的那个地方,从风水上来讲,应该是整个村子阳气最重的地方。”

    这时候,我就看到仉二爷从木盒里拿出了一张发霉的纸片,那张纸上用毛笔写着什么东西,但常年受潮让上面的墨水全部散开了,我根本无法辨认出上面的字迹,只能看到一个个硕大的墨点。

    除此之外,纸片还有被虫子啃噬的痕迹,脸上面的字迹都有些残缺不全。

    可仉二爷却对我们说:“上面的文字是周出生的时候,由他大伯写下来的,上面是他的出生日期。他是77年生人,本命属金。”

    我仔细看了看那张纸片,除了一滩滩模糊不清的墨迹和被虫子啃噬的窟窿之外,什么都没有。仉二爷是怎么辨认出这些信息的?

    更让我觉得离谱的是,他是怎么知道,纸片上的文字是狗蛋的大伯写下来的。

    我心中纠结的东西,冯师兄似乎并不放在心上,他只是问仉二爷:“他还有家人?他的家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仉二爷摇头:“这张纸上没有这么多信息,我只能感觉到这些文字上透着一股死气,他的大伯如今应该已经过世了。有义啊,正好暗门已经到这了,不如走访一下村里的老人,他们大概知道二十五年前的一些事情。另外,死者的本命属金,似乎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

    我不知道仉二爷是怎么推算出狗蛋的本命五行的,可看他说话样子又非常得笃定,好像顺着狗蛋的八字五行调查下去,就能找出李虎和卯蚩种的下落似的。

    当天下午,冯师兄就带着我们走访了村子里的几个老人。

    听他们说,狗蛋好像就是二十五年前出生的,没人知道他爹是谁,他妈当年是在外面乱搞搞大了肚子,才回到村里把他生了下来。

    我们还找到了当初帮狗蛋他妈接生的稳婆,那是一个八十多岁的小脚老太太,即便是上了年纪,可过去的事他记得很清楚,说起话来非常的调理。

    听她说,当初狗蛋他妈剩下狗蛋以后,村里人就给她冠上了“破鞋”这么个名头,村里的女人瞧不起她,村里的男人惦记她的脸和她的身子,日常去骚扰她,她自己带着孩子,日子过的很坎坷。

    可坎坷归坎坷,当时狗蛋他娘是不愁吃喝,因为经常有人往他们家送粮,可稳婆也不知道给他们家送粮食的人是谁。

    直到狗蛋七岁那年,狗蛋的母亲因为受不了村里的风言风语,跳井自杀了。就在当天,村里还死了一个人,好像叫李国华还是刘国华来着,是个外来户,和村里人接触不多,稳婆也记不清他的名字了。

    稳婆还说,当时村里还来了一个赤脚先生,说是寻亲来的,村里人看他可怜就让他住在了村里。

    稳婆说:“那是个顶好的人,有学问,人长得也好,狗蛋出生的时候,周围也没个会写字的人,我就想起他来了,找他给狗蛋记了个八字。”

    冯师兄问她:“这个人,最终找到自己的亲人了吗?”

    稳婆叹口气说:“也是国华死了以后他才知道国华就是他亲弟弟,再后来他就走了,再没回来过,到现在,村里人也不知道他叫个啥。”

    我记得之前仉二爷还说,在纸片上写下狗蛋出生日期的人就是狗蛋的大伯,如果那个赤脚先生就是狗蛋的大伯,岂不是说,那个名叫国华的人就是狗蛋的……亲爹?

    冯师兄问稳婆国华是怎么死的,稳婆说是拿铡草的刀刃抹了自己的脖子,自杀的。

    狗蛋的亲生父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自杀殒命,我总觉得这里头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冯师兄辞别稳婆之后就没再走访其他人,直接带着我们回到了老房子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