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0章 第二具尸体
    和仉二爷的这次切磋对我来说大概算是一次警告吧,也就是从那次以后,我渐渐收起了刚开始在心中萌芽的叛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师父过去常对我说,可如果不是被仉二爷如此轻松的击败,也许时至今日,我也无法真正理解这句话的内涵。

    大舅很早就去地里了,我们晨练结束的时候,仉二爷为我们准备了早饭。

    不知道他在饭菜里放了什么作料,那顿饭的味道很怪,有些发苦发涩的感觉,不过整体来说,还能勉强下咽。

    吃了饭,仉二爷又送我和梁厚载回到学校,在中午放学的这段时间里,他就一直在学校外面的马路上晃荡,我从教室的窗户里就能看到他来回踱步的样子。

    有几个路人从仉二爷身边经过的时候,全都是绕着走的,他身上煞气惊人,眼神像烧刀子酒一样烈,也怪不得那些路人会怕他。

    其实我心里一直很好奇,像仉二爷这样一个人见人怕的人,究竟是怎么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来的。

    整整一上午,我都在暗暗地观察仉二爷,课也没正儿八经地上,有一次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我还在走神,结果被罚站了大半节课。

    终于挨到了放学,我长出一口气,准备去找梁厚载,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是冯师兄打来的。

    我接起电话,就听冯师兄声音有些紧促地说道:“你没事吧?”

    被他这么一问,我就纳闷了:“我好好的啊,怎么了?”

    冯师兄长吸了一口气,说:“李虎又有行动了。”

    我没说话,等着冯师兄继续往下说,冯师兄那边静了好半天之后才重新开口:“今天上午,我们在城郊发现了一具尸体,死状和路工头一样。”

    我问冯师兄:“需要我过去吗?”

    “马建国已经过去接你们了,”冯师兄说:“让仉二爷一起来吧,听澄云大师说,他现在就和你在一起。”

    不等我回话,冯师兄就匆匆挂了电话。

    我到艺术班找到梁厚载,又给刘尚昂打了电话,之后就出校门和仉二爷汇合。

    马建国将车开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刘尚昂已经赶过来了,仙儿也从体育场溜达了出来。

    来了以后,马建国也没废话,催着我们赶紧上车,他开来的是辆面包车,虽然人多,好在完全能坐得开。

    发现尸体的地点位于市区的东郊,从那个位置再向东走就是一级路。发现尸体的人是分区派出所的两个民警,他们原本是为处理一场民事纠纷从这里路过,由于闻到了不寻常的腐臭味,两个人下车查看,在公路旁的灌木丛里发现了那具尸体。

    我们到达案发地点的时候,灌木丛外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冯师兄正和几个老民警讨论着什么。

    他远远看见我们,就迅速结束了这场讨论,快步走了过来。

    冯师兄先是向仉二爷简单行过抱拳礼,接着对我说:“死者的死状很惨,你做好心理准备。”

    我朝冯师兄点点头,冯师兄没再说什么,掀开警戒线,带着我们几个迈进了灌木丛。

    正常来说,像这样的命案现场是不允许我们这样的人接近的,可我大体看了看周围的人,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眼熟,这些人大概都是冯师兄一手带出来的老人,对于冯师兄的真实身份,他们或多或少应该都知道一些。

    进了灌木丛,我就闻到一股强烈的腐臭味。

    走了十几米,一个皮肤呈现出灰褐色的尸体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冯师兄说得一点没错,这个人的死状奇惨,它浑身上下都是一道道深深的抓痕,脖子上的皮肉少了一大块,似乎曾被什么东西撕咬过。尸体从腹部到胸腔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伤口,透过这道伤,甚至能看到腹腔中的内脏。

    这些年见了那么多邪尸,再看这样一具尸体,说实话,我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这时候小赵跑了上来,将一份文件交给冯师兄,又一语不发地走了。

    冯师兄一边展开那份文件,一边对我们说:“死者是市东郊的一个流浪汉,姓周,没有身份证,没有名字,推测为七五年到八零年生人,靠捡卖废品维生。他身上的抓伤和咬伤都是由灵猫科动物留下的,腹腔和胸腔被人用剪刀剪开,心脏被挖走。尸体有中毒迹象。死亡时间不确定,从血液分解程度上来看,死亡时间应该在八天左右,但尸体腐烂程度与血液分解程度不吻合,无法确定死亡时间。”

    说完,冯师兄又将那份文件交给了仉二爷。

    仉二爷接过了文件,却没有翻开看,只是盯着地上的尸体出神。

    过了片刻,仉二爷才对冯师兄说:“这个人的内脏刚开始腐烂,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天,是他体内的毒导致了死后尸腐过程异常。”

    仉二爷说话的时候,又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我,在这之后,他就从靴子里抽搐了一把亮银色的匕首,蹲下身,将匕首插入了尸体的左臂。

    几乎是一瞬间,原本还是银白色的匕首前端变得乌黑,而且这道黑色还在以很慢的速度朝匕首末端蔓延。

    仉二爷轻轻嘀咕一声“好烈的毒”,然后他拔出匕首,张开嘴,用舌尖在匕首上沾了一下。

    他眯着眼,好像是在细细品味什么,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才呸了一口唾沫出去,站起身来对冯师兄说:“毒性很强,但是发作慢,应该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人长期投毒,我要是没猜错,毒素进入他体内以后,应该是主要聚留在心脏部位。”

    要知道匕首上可是沾了毒的,他舌头上沾了毒素,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冯师兄紧紧皱起了眉头:“长期投毒……那只能是身边的人干的,我查过李虎和卯蚩种最近两个月的行动记录,他们一直在学校里,没有作案条件。”

    仉二爷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布,一边擦拭着匕首,一边说:“从他身边的人着手查起吧,应该能找到线索。”

    就在仉二爷和冯师兄交谈的时候,小赵一阵风似地冲了过来,凑在我冯师兄耳旁低语了一番,冯师兄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

    我忍不住问冯师兄:“出什么事了?”

    冯师兄叹了口气,说:“在水库那边又发现两具尸体,死状和眼前这具尸体相似,也是一身的抓咬痕迹,死亡时间无法确定。那边的两具尸体心脏还在,可一个被人砸开了脑壳,大脑不知所踪,另一个被挖了双眼。”

    仉二爷说:“每一具尸体,都丢了一样器官?”

    冯师兄摇头:“最初死在果子狸爪下的路工头算是运气好的,不管怎么说还留了具全尸体。而且路工头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能确定死亡时间的人。”

    仉二爷低着头沉思了一会,他似乎没有什么头绪,抬起头来的时候微微叹了口气。

    冯师兄让马建国带几个人,到水库那边去看一看情况,他则打算带着我们去一趟市郊区的废品收购站,找一个叫董大宝的人。

    董大宝,市区东郊一代的废品中转商,所谓中转商,也就是倒卖废品的二道贩子,他低价从东郊的几个拾荒者手中收购废品,再将这些废品分门别类,以稍高一些的价格卖给废品收购站。惨死的周乞丐没有朋友,平时唯一接触的人,就是这个董大宝。

    不过董大宝也是一个没有正经住处的流民,要想找到他并不容易,东郊的废品收购站,是他唯一一个经常去的地方。

    那个收购站距离陈尸地点不远,冯师兄开着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我一直不清楚老家那边的废品回收站平时是怎么运作的,那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几座由垃圾堆成的小山比院子里的铁皮屋还要高,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怪异的烘臭味,那种味道很难形容,好像是铁锈、潮湿的被子、烤熟的橡胶混合在一起的味道,算不上特别刺鼻,但依旧非常难闻。

    我们走进收购站大门的时候,有两个中年人从房子里跑了出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

    冯师兄当天穿着便衣,只能掏出警官证在他们面前晃了晃,说有个案子要了解一下情况。

    之后冯师兄就问了他们一些可有可无的问题,诸如最近都有谁来过、认不认识一个姓周的拾荒者之类。

    他们说,平时能来这个地方的都是些卖废品的,大多是一些二道贩子,拾荒者也有,不过他们没听说过附近有个拾荒者姓周。

    后来他们又邀着我们到屋里坐,冯师兄摆摆手说不用,又带着我们回到了收购站的铁门前,在这里等着董大宝出现。

    待得久了,我竟然渐渐习惯了从院子里传来的味道,呼吸变得通畅了许多。

    大概是中午快一点的时候,一个骑着三轮车的人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中,这个人的面相很奇特,除了鼻子很大,其他的五官都很小,尤其是眼睛,又短又小,眯成了一条缝,在他身后的车厢里,满满当当地装了许多废品。

    冯师兄之前一直抱着手靠在铁门上,见这个人过来,就快步迎了上去,唤一声:“董大宝?”

    骑车的人立即停了下来,盯着我冯师兄看了一会,大概是觉得冯师兄面生,就挠了挠头皮,用很重的乡音问:“你是谁啊?”

    冯师兄掏出警官证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一直留意着那个人脸上的表情,当他看到警官证的时候,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早就习惯了被警察盘问。